新聞周刊(13)寧願掃地不給中共貼金 憶6.4吳學燦無悔

【新唐人】新聞周刊(13)寧願掃地不給中共貼金 憶6.4吳學燦無悔

開場:

姜:親愛的觀眾朋友,親愛的球迷朋友,很高興又和您見面了。大家可能已經注意到我加了一個“親愛的球迷朋友”,因為足球界的盛事世界杯已經在兩天前正式拉開了序幕。今天,本台体育節目的主持人王岩將要給大家展望一下本屆世界杯的概況,請不要錯過。再一個呢,上周各界關注的焦點應該是64十七周年,時隔一周之后呢,我們倒是有兩則和64相關的故事。一個是曾任《人民日報》的編輯、在17年前因支持學生民主運動而被判刑入獄的吳學燦,他如何從一個中共喉舌報紙的編輯成為一個徹底拋棄中共的海外异議人士;另一位是香港民主派元老的司徒華在17年后的64這一天的經歷。好了,我就閑言少敘,開始今天的節目吧。

往事回眸

提要:吳學燦与震動中共的《人民日報》號外

姜:89年的學生民主運動至今依然令世人記憶猶新。今天我們要講的是一個在那段日子里的一個很特別的故事。當時任職于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編輯的吳學燦,在64期間做了一件不能算是惊天動地卻也是嚇了中共一大跳的事,他策划印了一千多份《人民日報》號外,揭露當時中共高層意欲罷免同情學生的趙紫陽總理一職,并打算武力鎮壓一事。吳學燦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他曾經在中共党內是一個又紅又專的共產党員,那么在22年后,他又是如何徹底拋棄中共了呢?我們下面就來听听吳學燦自己講述他的這段不平凡的經歷。

采訪吳學燦:5月20號戒嚴的那一天,上午八點多鐘,我到報社上班,上班在那個五號樓,門口,去過人民日報的人都知道,五號樓是人民日報的中心,五號樓門口有10几個人在看那個什么東西,跟我一個版的小王,他說:老吳老吳,你來你來,你來看看。我說:什么東西?一看,哦,北大傳單,底下是趙紫陽的五點聲明。第一條是什么什么,要和平解決什么學生什么東西,然后叫公布副部長以上干部的背景什么什么的。我一看,這個好呀,搞到開元印刷厂,老的印刷厂的設備給他們,就安排報社的家屬子女在那做,給我們到那里去印,拿那個北大傳單去印,印了我們就上街,上街以后就一邊走一邊喊口號一邊散發,喊:4.26 社論不是我們寫的。

演播室

姜:從大學開始,吳學燦就是一個被中共視為所謂又紅又專的要重點培養的“苗子”,隨后被安排進了中共喉舌的《人民日報》當編輯。然而,恰恰是這些經歷,讓他真正的開始反思中共的所有宣傳和中共的本質,也讓他真正認清了中共欺騙、流氓的本性。

采訪吳學燦:但是我的感覺就是,這個社會主義制度本身就是不行的,因為他們在簡報里面,在發言里面,透露了台灣和南朝鮮還有什么歐洲東德西德的情況,那就是說,大陸不如台灣,不如香港,北朝鮮不如南朝鮮,東德不如西德,一句話:社會主義不如資本主義。無論哪一方面都不如,我得出的結論就是這樣。當時社會上還有叫民主牆,我覺得雙重影響,就是一個在共產党的党內務虛會和社會上的民主牆。雙重影響之下我終于清醒了,原來我活了28年,我1951年出生,一直到79年都被共產党騙了。后來我在秦城坐牢的時候,六四以后,我寫了一首詩,叫:少年傾听謊言,青春狂呼口號,青春因為我15歲16歲的時候是文化大革命嘛,一直到25歲四人幫倒台。15歲到25歲這是10年,就是喊口號,青春狂呼口號,28年夢里飄,我在夢里,像做夢一樣,想來怒火中燒,當時我就覺醒了以后,我就特別憤怒,原來這共產党一直騙著我們,騙了我几十年,我就很恨,我就覺得這個我們做人怎么給人家騙了,都是假的,什么文化大革命呀,什么反修防修呀,不就是毛主席要把劉少奇,劉少奇威脅了他這個最高領導人地位嘛,搞一大圈,讓全國人都來走來走去的,什么串聯,什么亂七八糟的,把劉少奇弄死就完了唄,所以這里很多東西,后來我就覺得這個,我這一輩子,我60年我就差點餓死,我活到1979年,又多活了19年,從那以后我就覺得,這19年我就是白撿的,我一定要和共產党這個一党專制做點什么,要把它這個情況,我現在知道了,我要讓不知道的人也知道,我要說,我要講,雖然我寫了以后,他不能登,但是我可以說呀,我有嘴呀,除非你把我嘴給封上,你不封上我就說, 我走到哪里說到哪里。

因為共產党對人,特別是對媒体工作人員,進行這個物質上生活上的控制,精神上思想上的控制。物質上的控制就包括:這個工資呀,住房呀,職稱呀,這都算,因為職稱,有什么職稱就有什么房子,有什么待遇嘛,都是算物質的嘛,這是物質上生活上。然后精神上呢,他有很多辦法,比如傳達文件,就拿共產党的那一套,所謂党內的信息,實際上就是共產党的那些東西要灌輸給你, 而且呢還是假裝說是:因為你這個待遇才給你這個東西,就好像你好像那個什么你能得到共產党的信息是党特別看重你,所以才給你這個,那就是說你應該求之不得,他實際上是把共產党那套東西灌輸給你,還讓你感覺你求之不得,所以你這樣得到的這個自己就覺得很珍惜呀,好像是:哇,党對我這么信任,我一定要為党賣命呀。所以這個。。。但是實際上這個效果,時間長了以后,人都會有覺悟了,因為人畢竟是有自己的腦子的嘛,要想共產党從49年以后做的种种的事情,做了多少運動,什么彭德怀,劉少奇這些下場,所以會想到。當然它自己還是會搞這個傳達文件,然后是政治學習。政治學習就是這個什么經常是有什么學習啦,一三五就學習嘛,上面布置一個什么東西來學習,學習什么文件,把中央文件那個精神吃透,然后再學稿子編稿子中都要貫徹執行,然后還搞運動,這還不算,傳達文件政治學習這都不夠味了,干脆來搞運動,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反對精神污染,那70年代就更多了,什么一打三反,什么批林批孔,評法批儒,還有鄧小平的時候,四人幫整鄧小平的時候,反右傾翻案風,那個運動多的很,它就通過這些辦法來控制你,這每次運動中都要達到什么目的,就是要達到一個,你只要不符合共產党的,不符合共產党精神的,就給你要么辭職,要么罷官,要么坐牢,要么開除什么等等這樣的,讓你就是說,你只有符合党的宣傳精神,你才能保住你這個飯碗,或者才有可能晉升,才有可能分到大房子,才有可能什么什么,它是這個這個搞運動。然后還有呢,更細的控制。

演播室

姜:《人民日報》號外讓吳學燦鋃鐺入獄,但是他還寫過一篇令外界廣為稱道的文章《沒有愛國賊,只有愛党賊》。在這里我們要提及的還有一篇吳學燦發表于2002年的《人人都是檢查員——談中共政權對媒体的控制》,文章詳細分析了共產党是如何把一個個活生生的人變成專政工具和為專政服務的沒有良知的變態人。文中有這樣一段話:我根据自己在中國共產党內22年的見聞,以及自己在中國生活45年的經驗,1996年到美國后作出這樣一個結論:只有我們自己的想像力不夠丰富的問題,沒有共產党干不出來的坏事!

采訪吳學燦:現在共產党最絕的是來一個腐敗的控制,為什么叫人人腐敗呢?人人腐敗,象人民日報的編輯記者, 你出去以后,現在干脆明目張膽就是說:寫一篇文章多少錢,在什么第几版,第几條,多少字,一個字多少錢,都算得。還有的中間人,就是說先給多少,先交一半,然后登出來再交另一半,如果登不出來,多長時間登不出來,把前面的錢再退回去。相當于這個腐敗已經系統化。而且大家就是胸中有數了,就是很明白了。就是大家說:哎,明戲不明戲呀,就是明戲了。人民日報就是這樣,那中央電視台就更厲害了,更黑了,那露個面在中央電視台就10几万,很厲害,太黑了。你腐敗了,你擁護共產党沒問題,你跟著共產党講假話沒問題,但是你要是想說點真話,好,對不起,你腐敗,就抓你腐敗。如果你不講真話,你一直跟著党講假話,你腐敗再嚴重也沒問題。

在共產党內,我就當了22年的党員,當過支部委員,做過党小組組長,共產党說話你能听嗎?你能相信它嗎?它從來都是這樣的,對它有利的,一個芝麻,它能說成西瓜,說成大象都可以。對它不利的那個大象說成西瓜再說成芝麻,說成沒有了,根本沒有,這我們親身經歷。如果你說別人說沒有什么說服力,我是專門在人民出版社干了五年,在人民日報干了九年。對不對?我是親身經歷,維護它的政權是第一的,這個老百姓死多少跟它沒關系。你象那個60年餓死几千万,這個毛澤東眼睛眨都不眨一下,還說什么反右傾。

演播室

姜:目前,用吳學燦的話說:他在美國過著九等公民的生活,那么經歷了這么多之后,他對他的選擇有沒有后悔呢?

采訪吳學燦:在物質上,在人格上,雖然不是公民,連綠卡都不是,但是我感覺上是個公民,雖然是九等的公民,現在共產党動員异議人士回去,也動員我回去。回來吧~ 回來干什么?哦,當初你反對共產党,現在到美國去掃地,你活不下去了,資本主義世界讓你掃地,那還得回到党的怀抱呀,還是我們社會主義制度优越呀。沒門,不去!就不回去,我掃地,我在這里掃地,我情愿在這里做九等公民,也不愿回去當一等奴才,對不對?我回去當人民日報編輯,人民日報編輯也夠的上一等奴才了吧,我覺得人民日報,看著別人的臉色。現在我們看誰的臉色?我自己的工作,掃地,掃地完了回家,回家想看看電視看看書,自由的很哪,對不對?那就是這樣,我絕不為共產党貼金,決不讓共產党利用我們這些人去維護它的政權,又作它的工具,再說的難听點作它的走狗,門都沒有,不做!情愿在這掃地。

(以上節目由林丹﹐謝宗延提供)

港台掃描

提要:華叔「6.4」的一天—平凡中的不平凡

姜:听完吳學燦的這段故事之后,我們看到現在的吳學燦在自由的國度里輕松的過著一個普通人的正常、充實的生活,我們祝愿他在美國生活的美好、快樂!接下來我們再來看一個同樣在64這一天但卻迥然不同的故事。這次時空轉到了香港,人物變成了香港的民主派元老、人稱“華叔”的司徒華。在17年后的6.4,華叔又是如何渡過這一天的呢!

今年的「六四」對我來說很特別,因為和華叔一起渡過「六四」的一天,一個看似平凡卻又不平凡的一天……….。(畫面:問早晨!)

扒:現在是早上的七點鐘,我們要跟司徒華先生去吃早餐

華叔前住家附近的茶餐廳這是他每天吃早餐的地方,平時看似嚴肅的他,很親切的和我閒話家常,華叔說他有十個兄弟姐妹大部份散居在海外,華叔排行第三,最大的哥哥都已經81歲了。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我們鄉下開平(廣東),華僑很多,所以傳統上都到海外!

問華叔「六四」過了十七年感覺呢?華叔說現在的心情和當初不同,89年時沒有人預料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共產黨會用坦克車和機關槍去鎮壓,當時他和許多香港人一樣都非常的震驚和悲憤,之後便組織成立「支聯會」。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在這件事件當中,我得到一個非常深刻和寶貴的教訓,就是瞭解到共產黨的本質,因為以前有很多事情或許我們不太清楚,即使在文化大革命之後,鄧小平復出,改變以前的看法,殊不知到了89年的時候,它就暴露它的本質,它的本質是甚麼呢?就是要掌握絕對的權力,不容許任何挑戰它絕對的權力,如有人挑戰它的權力,它都不惜鎮壓屠殺。

華叔表示現在沒有當初的那種激情,而是理性的去要求「平反六四」,因為這是中國邁向民主的第一步,每年的六四都會舉辦很多活動,尤其是當天的燭光晚會受到國際間的關注。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我們風雨不改的去舉行,這一點表示我們的堅持,表示我們的訴求,這一點不光是我們香港人很重要,甚至國內和海外都很關注香港的這個燭光晚會,因為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有一個建設民主中國的理想。

早餐後,華叔前往維園參加當天的第一個活動-「毋忘六四」長跑。

扒:司徒華先生在早上八點半已經抵經維園現場,他將在八點四十五分主持「無忘六四」的長跑開跑儀式。

華叔在主持開跑儀式上神態輕鬆,可能覺的後繼有人吧!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民主的道路是很漫長的,須要有人接棒的,雖然你自己不能夠跑完全程,但是有人,一定會有人接你棒跑完全程。」他並祝福年青的接班人在民主的路上平安順利!

典禮完畢後,華叔便趕回九龍了,做甚麼?這是華叔每天的例行活動-晨泳,華叔說以前他的腰脊椎有毛病,甚至不能行走,自從每天游水後就好了,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我從91年開始來這裡游水,最初一個星期三、四次,但是98年以後我每天都來,從98年到現在已經八年了!我只有停過三天。

他說有健康的身體才能支持民主運動,現在參加遊行時,都能走完全程。華叔表示做任何事情都要持之以恆。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我們參加民主運動固然要有毅力,游水也是一樣,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恆心才有效,所謂滴水穿石,聚沙成塔。

華叔的行程排的很緊湊,接著到港島一間教堂參加祈禱會和演講,身為基督徒的他已經第三次在「六四」當天在這個教堂演講,他呼籲教徒們擁躍參加當晚的燭光悼念集會,並以聖經中撒種的故事,比喻民主運動努力不懈的成果。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參加這個集會可以說是一役美好的仗,也可說是一段應走的路,也可說是守持自己的信念,今晚點點的燭光將會好像一粒一粒落在好土的種子一樣,結出30倍、60倍、100倍的果實。

華叔演講完已經過了中午了,問他餓不餓?他表示不吃午餐的,一天只吃早、晚兩餐。匆匆的又趕回九龍區,出席在旺角街頭舉辦的有關六四的圖片展,他稱讚這個圖片展對內地遊客和年輕的一輩提供事實的真相,幫助他們了解歷史,同時也提醒那些昧著良心的人。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有很多人不是不了解事件,當時他還在打倒李鵬,現在他則絕口不提,甚至在立法會有關六四動議的時候投反對票,這一類人應該來看一看,可能上面有他的像。

已經是下午的三點多了,華叔表示必須回家休息一下,晚點還有悼念晚會呢!十七年來,我們心目中的華叔就是這樣渡過六四的一天!豐富!精彩!意義非凡!

新唐人記者林秀宜在香港報導

演播室

姜:看過以上兩個有關6.4的小故事之后,我們稍微休息一下,不要走開馬上回來。

財經風云

提要:中國 印度經濟現狀對照和比較

姜:歡迎重新回到我們的節目。要說到中國和印度,确實有很多相同之處,同樣人口眾多,同樣幅員遼闊,同樣是第三世界國家等等,而且近年來印度的經濟增長也呈現了強勁的勢頭,所以,外界一直很喜歡對兩國進行比較。那么今天我們就來看看本台財經新聞組就兩國經濟方面的情況所作的對比。

多年來,對中國和印度 —- 這兩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進行對照和比較,一直是一個熱門話題。最近,這一話題再度升溫。

德國《法蘭克福匯報》刊文論述,有八大根据,決定印度必將赶超中國。比如:印度私營企業規模比中國大;印度銀行坏賬率比中國低;印度教育水平高于中國;印度科技發展优于中國;印度人口年輕,而中國人口老化;等等。

最具國際權威的美國科爾尼管理諮詢公司,最新公布《2006年全球零售發展指數 》報告,披露:在全球零售市場上,印度連續兩年躋身最受歡迎的榜首,成為對零售業投資者最具吸引力的國家。同一指標,中國僅排名第五,与去年相比,還下降了一位。

印度之所以連續兩年名列第一,是因為,印度投資回報率高。盡管印度每年吸收的外資僅為中國吸收外資的十分之一,但印度的資本使用效率大大高于中國,使投資人能夠獲得更多回報。除此之外,在政府改革力度、政治穩定程度等方面,印度也优于中國。這些,都使印度獲得國際好評。

目前,印度擁有3500億美元的零售市場,預計今年還將勁增13%。考慮到印度經濟改革起步于1992年,比中國整整晚了14年,能在短期內崛起,發人深思。

人們都說,股票市場,是一個國家宏觀經濟的晴雨表。對比中國和印度的股市,可以測量出兩國經濟的活力与健康程度。在印度,以孟買30种股票為標杆的指數, 屢創新高,兩年半里,就上漲了兩倍;在中國,滬深股市連跌四年,股民叫苦連天 ,怨聲載道。印度股市,早已成為市場經濟的有机組成部分,法規健全,運作透明;中國股市卻至今深陷官商勾結、人為操控、黑幕交易的泥潭。中印股市差距,折射的,恰恰是兩國政治經濟制度的懸殊差別。換言之,印度后來居上,發揮和体現的,是其制度經濟效益。

值得注意的是,在零售業吸引力方面,除了排名第一的印度,排名第二和第三的,分別是俄羅斯和越南。這兩國,也都是中國的鄰國,經濟改革也都比中國起步晚,如今,都构成中國的強勁競爭對手。

環球焦點

提要:熱火朝天談世界杯

姜:

王岩:

E网穿梭

姜:好了,听完了王岩對世界杯的預測之后呢,我們來看一組有趣的圖片集錦,是關于本次世界杯的几個之最。

結束語

姜:節目最后我給大家講一個笑話:中國大陸有一個体育節目播音員叫:韓喬生,他有一次非常經典的解說,大家听一听啊:“7號球員夏普分球,傳給了 9號隊員,9號隊員也叫夏普,他們可能是兄弟。在足壇活躍著很多兄弟,比如荷蘭的德波爾 兄弟,愛爾蘭的基恩兄弟。好球,這個球傳給10號傳得非常好。咦,10號怎么也叫夏普。可能是這樣的,外國球員印在球衣上的只是姓,這些球員都姓夏普,就像韓國有很多球員都姓朴。漂亮,10號連過兩名隊員,破門得分!11號上前祝賀,11號是——夏普?”這時韓喬生停頓好大一會,然后低聲說道:對不起,觀眾朋友,夏普是印在球衣上贊助商的名字。

哈哈,好了,再輕松的一笑之后,我們的節目也要結束了!別忘了告訴我們您的反饋,郵件地址是:newsmagazine@ntdtv.com

朋友們,下周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