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第八百三十二期】中共自娛自樂的「兩會」秀

【新唐人】熱鬧鬧的落下了帷幕。而另一場由中共指導,被民間戲稱為政協、人大「兩會秀」的節目此時正在北京上演著。今天我們就請本台的特約評論員就這場秀來為大家做一個點評。

主持人:杰森先生您好!

杰森:史鑒你好!

主持人:歡迎來到我們的節目。我們知道,中共的「兩會」是年年召開,而它的官方媒體也是年年高調報導,極力把它推崇為一個真正代表民意的大會。但是在民間,一部份民眾迫於中共的強權壓力,也在表面上隨從附和;但是更多的有識之士卻直接指出,這個「兩會」實際上是中共自編自導的一場「政治秀」。那麼您是怎麼看這個問題的呢?

杰森:事實上這是很明顯的一件事。中國老百姓誰都知道,中國人認為所謂的「兩會」其實根本就是中共自己的事情,跟老百姓是沒有關係的。長期以來,在中共「一言堂」的統治下,中國老百姓對這種所謂的「兩會」從來都不關心,甚至覺得很煩人,每天節目在那兒重複播送著!

實際上這也是中國老百姓對中共這種「一言堂」統治的一種無聲的抵抗。你仔細看一看、分析分析,中共這種政治運作和中國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完全脫離的狀態,事實上是中共這種統治方式一手造成的。

你比如說吧,中共這「兩會」一個是政協、一個是人大,人們通常把政協稱之花瓶,人大稱為橡皮章。政協事實上是中共一個歷史的遺留產物,就算是現在它也沒有什麼法律制約條件,它只不過是共產黨領導下的一些所謂的無黨派人士給中國共產黨出出主意、獻獻策。事實上誰都知道,它完全一點都沒用,在法律上沒有什麼權力。

那麼人大,理論上是中國第一、最重要的立法機關,它直接管法院和監察部門,而且它可以直接選舉中國各級領導,甚至有修改憲法的權力,所有法律都要通過人大。理論上好像它有很大的權力,而事實上它卻完全是個橡皮章。這可以多方面來看這個問題。

第一、所謂的人大,表面上聽好像是人民代表大會。但是事實上我們看統計數字,近三千的人大代表大都來自於各地官員,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來自各地的中共官員;當然人大也包括來自軍隊、娛樂業、體育業這種各行業的代表。

我們看軍隊,軍隊方面百分之六十以上都是軍官,是將軍,你看將軍有多少個?整個中國幾百萬的軍隊將軍有幾個?數量很少的。但是這所謂軍隊方面的代表裡頭,百分之六十以上是將軍。

那你就可以看到所謂這個「代表」,它並不能真正代表人民,它只能代表中共領導下,這個社會體制中的一種獲益階層和領導階層,它並不代表普遍的老百姓。

那麼如果從它的運作方式來看,我們都知道中國的這種所謂「人民代表大會」,它是五年一屆,每一屆選出將近三千人,然後每一屆開五次會,每次會兩週左右,就在北京開。

你就可以想到,全國各地這些人,一年坐在一塊兒待上兩週,他們又要審議什麼政府報告啦、又要批什麼法案,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有時間真正去理解、去考慮這些問題:所謂的法案背後,給底層老百姓生活所帶來的深刻影響,或者政府報告的數據是不是真實?種種這些,這些人都沒有機會了解。大家坐在這兒,你只能起個橡皮章的作用。因為你什麼都不知道,背景知識也不提供。

你比如說前面提到的這次政府工作報告,二零零四年立個目標說,我們要三年內把工程欠款和農民工拖欠工資問題解決。當然二零零七年就該回答這個問題了,可是我們都知道,中共一定會完成這個任務的,它就出個數據說,百分之九十八點六的欠款都已經解決了。

網民怎麼反饋?網民說:完全是胡說八道!他說,我們看到到處有人追債,大年初二在外頭追債還追不來呢!周圍都是欠款。但是它就可以出一個數據,那人大代表怎麼回答?它根本沒有任何背景可調查,沒有這樣的機制允許它做這樣的事情。所以整個來說,它不可能真正的代表民意,真正做出一些科學的法律決策。

主持人:所以這些政協代表、人大代表只不過是一種擺設、花瓶或是橡皮章,舉個手,在這麼個時間完成這麼一個任務。杰森先生,我們再看,一般中共的一些政治運動還有一些政治活動,它都要冠以一些冠冕堂皇的題目和理由,今年「兩會」秀的主題是「共建和諧社會」,那您是怎麼看這個,它背後的因素又是什麼?

杰森:我們都知道,胡溫最近提出「建設和諧社會」這樣一個口號。那我們也知道,「江」下來以後,留下一個巨大的爛攤子,那個爛攤子就是徹底的社會兩極分化,而且社會分配極端不公。而這個隱患事實上是鄧小平提出來的,鄧小平當時為了改變中國極端壓抑的經濟運作方式,就提出要「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

那好,這十幾年過去了,誰富起來了?中共的黨員富起來了;中共的太子黨富起來了;權利集團富起來了。而它完全是靠非法手段,就是靠侵蝕國家的財產,把公有財產變成私有財產,以這種掠奪式的方式富起來的。

那麼作為中國老百姓來說,那是非常不公平的,那就產生民怨了。我們看到很多自發的民眾事件,都出自於一種「仇富心理」。比如說寶馬事件,很小的事情全國搞沸沸揚揚,事實上是反映出一個全民的仇富心理。

那麼這時候你看,這些人已經很富了,他吃穿不愁,有車子、有房子。那麼這時候他也意識到了,如果社會這種仇富心理太強了,他自己生活也不舒服,而且也不穩定。

那麼這時候呢,他反過來說,我們要建立和諧社會。雖然我們撈了這麼多錢,但是我們可以分一點點給你。多少錢呢?這不是最近又出臺一個農村的基本社保,一年給一個人發三百塊錢,三百塊錢夠幹什麼?我們都知道,在中國,三百塊錢簡直是開玩笑!

但是它就用這種方式,用題目、用「共建和諧社會」這樣一個口號,擺出一個姿態來,給老百姓一個感覺說,雖然前兩年我們沒有顧及到廣大的農民和城市的底層人民,現在我們要顧及了,我們要逐漸顧及了。那就是給你一個月餅,掛在天上的月亮,讓你知道未來可能還有希望。而事實上只不過是一種安撫民心的方式,從表面上緩解這種越來越極端的社會衝突的一種方式。

主持人:那您看這次政治秀的內容方面,這個人民代表大會的新聞發言人,他也談到了今年兩會是跟往年不一樣,是著重在討論中國民生問題方面,那您覺得這會不會對這個不和諧的社會有所緩解呢?

杰森:剛才我也談到,這些代表不真正來自於廣大的民眾,所以說,他所討論的內容,其實都不是老百姓真正的問題。比如說,這三千個代表裡頭,有哪個代表是代表農民工的?中國農民工有兩億,佔中國人口百分之十三左右,那這百分之十三的人,我不知道有誰真正能代表這百分之十三的人?而這百分之十三的人面臨了多少問題?比如孩子教育問題,還有他們將來養老的問題,所有這些問題,有人會提出來嗎?

而且,中國有大部分人口是農民人口,對於這種城市和農村的戶口差別,前一陣子有項調查說,百分之八、九十的中國人都說這是非常非常不好的制度,中國農村當然有農民代表啦,農民代表敢不敢提出說要廢除這個戶口制?打消這種制度上的城市和農村的差別呢?沒有,沒有任何人!

為什麼?因為所謂的農民代表其實是農民官員,他自己是得利的人,他也不這樣要求,不真正體會民生。所以說,這些不能代表人民的人坐在那兒討論問題,他們自己本身有車有房的,他們不會真正體會農民的疾苦,所以說他們的意願、他們的討論方式也都跟人民的生活拉的很遠。

有人提出來說反對火車漲價,說是為了考慮農民工,減低農民工的負擔。那人民怎麼反應?有的農民工就在網上說,根本就不是那回事兒,每年春運的時候,我們根本都買不到票,都是從票販子那兒買的,你降價是給票販子降的,最後錢是一年比一年貴。所有這些,都是因為他根本不是人民選出來的,坐在那兒討論的根本不是人民真正關心的事情。

主持人:今年的兩會期間,一些評論家也指出是有所不同,中共公安部在對異議人士,還有對一些上訪的訪民的抓補和打壓方面是比往年開始的時間要早,而且程度上要更猛、更狠,這點是跟往年有所不同。那您是怎麼看這個問題?中共為什麼要採取這種方式呢?

杰森:這本身就非常非常像諷刺劇一樣,一方面我們把人民代表請到首都來,我們共同反映民生,我們共同討論怎麼解決中國的問題,而且特意要解決中國這種和諧社會問題。但同時呢,中共公安部早早就開始部署,據說北京發動五十萬人,其中將近兩萬是民警,剩下的全都是所謂的人民群眾,用所謂的人民群眾來防止所謂的上訪,所謂的集會,所謂的突發事件。

主持人:媒體還報導還動用了特警。

杰森:而且很多訪民說,警察整天見了人就逮,逮了以後就抓到暫時的拘留所裡頭關起來,就是把街上上訪的民眾全部都關起來,你就可以想像。

主持人:因為他對待的不是一些執火明杖的暴徒,而是一些手無寸鐵的老百姓,為反映問題而去的老百姓。

杰森:你像海外,美國如果開一個會,他的警力也會佈署得很厲害,但是他主要是針對恐怖主義份子或者一些類似的問題。而這些群眾,你想做為一個老百姓,他沒有錢,他一個待在北京,整天吃的是垃圾,住的是非常簡陋甚至露天的,他為了上訪,他一定是有大冤情的。這才是你真正要聽的民聲,這是你真正要去解決的和諧社會的問題。

但是這時候你卻發動整個中國警察的鎮壓力量把他關起來,讓他們的聲音徹底和所謂的人民代表大會離得遠遠的,不要破壞中國這種所謂的和諧社會。如果他們這個時候站出來說話就能破壞所謂的和諧社會。你就可以知道,什麼叫中國共產黨所追求的和諧社會!

它坐在那兒說,我什麼時候給你恩賜就給你恩賜,如果你想越過它所說的這種表面的和諧來跟它反映點什麼,它認為都是不和諧因素,都是它要鎮壓的對象,這也就是中共的一種「黑色幽默」。大會上、鏡頭上,每天都談我們要建立和諧社會,卻同時調動五十萬的人力去圍追堵截那些手無寸鐵的、都是老頭、老太太的上訪訪民。

主持人:一些民間百姓也講,中共的兩會除了勞民傷財之外,沒有什麼實質的意義。那麼為什麼中共還花這麼大力氣去搞這個,做這場政治秀呢?

杰森:確實實質上是完全沒有意義的。中共說好聽話是從它建黨之初就開始了,一直說到它奪取中國的政權,也一直說了這麼多年。它沒有哪一個時期不說自己是偉光正的;它沒有哪一個時期不說自己是人民代表的;它沒有哪一個時期不說我們要為人民謀福利的。它的好聽話是沒有斷過的。

但是它還真的欺騙得了人,這麼多年在中共的不斷灌輸下,真的很多中國人還相信了。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它長期不放棄它各種各樣的說法,不斷的換著說法去騙老百姓。

因為它總是給中國老百姓一種欺騙的感覺,所以有個別的看不清它的本質的老百姓還會相信,還真的會迷在其中,想說它真的在考慮欠我的火車票的錢;它真的在考慮是不是要給我每年三百塊錢的醫保,這種最低的生活保證。他真的還相信中共會給中國老百姓一點好處。

主持人:好,杰森先生由於時間關係,我們今天只能談到這裡,感謝您的精彩點評。觀眾朋友感謝收看我們的《熱點互動》欄目,下次節目時間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