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訪民妻子呼籲釋放奧運前被拘禁的丈夫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安培報導)9月份,中國各地學校新學期又開始了,安靜了一個暑假的校園又開始熱鬧起來。居住在湖北省武漢市的周雲峰女士透露,她從事教育工作的丈夫靳光明在奧運召開之前失去自由,現在新學期開始了仍未獲釋,無法像其他老師和學生一樣返回校園。

今年50歲的靳光明是武漢市第一商業學校圖書館館長,也是許多住房被強制拆遷、曾經上訪的居民之一。靳光明的妻子周雲峰女士星期一發表公開信說,中國的教師節就要到了,可是她卻不知道自己的丈夫被關押在什麼地方。周女士透露,7月19日晚飯後,她和丈夫在街頭散步,親眼目睹丈夫被包括當地公安在內的十幾個人非法綁架:

「為什麼我說他們是黑社會的?因為當時有一個人說『請你配合。』我說你們是非法的,他說他們是穩定辦的,那就要求出示證件,因為穩定辦有公安局的一部分,但誰都不出示證件。這時我看見有一個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警察,因為以前他到靳老師的單位來過,是穿著警服來的,所以我一眼就認出這個人了。這個人打開車門一看見我就跑了。當街綁架為什麼就不敢出示證件呢?我真不知道靳老師犯了哪一條?」

周女士在公開信中透露,他們的住房2003年被強制拆遷,沒有得到任何補償,5年來他們流離失所,投親靠友。她的丈夫靳光明依照合法程序上訪,曾被拘留和傳訊。周女士表示,這次她丈夫被抓之前,當地公安人員曾要求他寫不到北京上訪的保證書,遭到拒絕:

「奧運期間絕對不准去北京,靳老師是上訪過的人,就更要來找。綁架事件發生的前一個星期,我們住的地方的一個派出所副所長姓趙的去靳老師單位,要他寫一個不去北京的承諾,被靳老師拒絕了。後來他們就說他態度特別不好,說要往上報。」

周女士表示,她丈夫7月19日被抓走後,曾用別人的電話打電話給她表示,他的手機被沒收,有武漢市西門街派出所的警務人員看守他。記者星期一打電話晚到西門街派出所,電話無人接聽。周女士說,丈夫被抓後,她也曾跟多個政府部門聯繫,但並沒有找到丈夫的下落:

「我和他姐姐去了,他們說他們不知道這事兒,叫我們去信訪辦問,信訪辦說絕對不是他們,叫我們問公安局,但公安局根本不讓我們進。靳老師單位的領導去問市裡,市裡說為了奧運會的穩定把他送到法教班了。」

周女士在星期一發表的公開信中呼籲中國依法保障教師的生命安全,盡快釋放靳光明。周女士說,她丈夫被抓走已經42天,奧運期間,她沒有向外界發表公開信。令周女士不能理解的是,現在奧運會結束了,為什麼她的丈夫還不能回家?關注靳光明一案的中國民間組織「民生觀察」負責人劉飛躍先生表示:

「這個案子有普遍性,因為奧運會當局是看得很重的,他們不想出任何亂子。據我所知,靳光明老師2008年已經沒有再上訪了,也沒去北京。這就說明了當局寧可錯殺一百也絕不放過一個的那種心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