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 二零零八年中國經濟由盛而衰的轉捩點

【新唐人2008年10月02日訊】新唐人記者林冲報導: 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应美中「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的邀请,在芝加哥华侨文教服务中心发表演讲,以下是演講的部分内容.

何清漣】 奧運這個「盛宴」已經開過了,接著中共就要開始應付經濟難題了。全世界所有的國家舉辦奧運,有利用這個奧運成功的發展了經濟,推動了經濟高速增長的,像日本;也有像南韓,是政治、經濟雙豐收的,這都是特例。但很多國家舉辦奧運,沒有什麽太大的影響;還有部分國家,像希臘,奧運後經濟衰退了。但是中國呐,確實是不等到奧運結束,經濟危機就已經出現了。

這個問題我不是現在才講,大概是在兩個月前,日本有一家叫做VOICE的雜誌,約我寫一篇分析今年的經濟問題的文章, 我寫的標題是 『奧運狂奔未竟,經濟危機畢顯』 。「未竟」就是未完成的意思。我爲什麽叫它「奧運狂奔」呢? 因爲中國一直在用一種「奧運信念」支撐中國的經濟,說中國辦奧運肯定有錢賺。因爲有商標權;還有原來要賣給美國的NBC六十八億的獨家轉播權(後來又不給了)等等,他們認爲肯定有錢賺。

中國老百姓被這個「奧運信念」支撐著進入股市。我的一些朋友跟我講,大家都是這樣說:奧運之前政府怎麽樣也不會讓這個房市垮,也不會讓這個股市垮,這個時候進去,肯定有錢賺。就算是拖到八月不行,我們在五月提前抛。去年我就警告他,說你還是早點抛了爲好。我說你想的是提前三個月,可能有人想的是提前幾個月。還有一點,你主要是要知道,這個股市的資金來源是哪里。來源一大半都是維爾京群島的那些遊資,就進去想要炒人民幣升值,順便到股市撈一把。結果從去年十二月以來,股市就一直不好。

我在這篇文章裏面分析了中國經濟敗相,共四大類。第一,就是房市。大家都知道,中國的房市到現在市值已經縮水百分之四十左右,有一些地方掉下去的還不止這些,像深圳掉了一半還不止。出現了房貸斷供的現象,因爲很多買房的人覺得我繼續供下去會負債更多,乾脆不要了,讓銀行沒收算了。這就形成了大筆的銀行「爛帳」。

第二,就是外商撤資潮,中國最發達的兩個經濟區域,一個就是珠江三角洲,另一個就是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這地方呢,是以港臺資本爲主,結果今年港臺商人紛紛破産、撤資,原因有幾個:一是人民幣升值;二是兩稅並軌,增加了他們百分之十三至十四的稅率;第三個就是能源價格上漲,導致他們進口的原材料,出口産品的運費都漲,他們吃不消。當然他們還講了一個原因說是因爲『勞動法』實施,其實『勞動合同法』還沒有實施,現在實施細則還沒出來呢,那是一個預期的影響,不是現實的影響。

像那個東莞,是台資集中之地,大概有七千九百多家台資企業,而且以制鞋爲主。今年已經撤走了很多企業。中國製造的三大支柱産業是玩具,紡織品和制衣,制鞋,從去年就開始垮,今年都垮的差不多了。制鞋業已經蕭條下去,根本拿不到訂單。紡織業因爲利潤爲零,今年根本沒有訂單,遭遇嚴冬時期。

就在珠江三角洲叫苦不疊的時候,長江三角洲又發生問題。長江三角洲「垮」的主要是民企。這幾個月已經垮了六萬八千多家,這都是中國報紙上公佈的。下一步這些企業怎麽辦?這些企業就業的人是有好幾百萬,垮了之後等於又增加了幾百萬失業人口。而且這些企業一直是銀行的貸款大戶,他們一旦形成爛帳,又得使銀行背上。這也是銀行爛帳的兩個來源。

第三個就是股市。股市從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發動的這一波行情,一直持續到去年年底,開始下跌。最高時候的市值和最低的市值相比已經縮水了百分之六十幾。中央電視臺聯合幾家媒體在今年的三月份到六月份進行了一個調查,調查了幾萬個樣本吧,最後得出結論:股市百分之九十五點幾的人虧損;百分之四點幾的人保本;還有百分之一點幾的人盈利。

爲什麽會是這樣?說老實話,中國這個股民,他們確實對股市餓性質認識不清。中國股市和其他國家的股市不一樣,他是政府做莊家的一個大賭場。政府從開設這個股市那一天開始,就是希望用它來圈錢,轉嫁危機。最開始的時候呢是一部分企業成功的利用他圈錢,這個我在我的『現代化的陷阱』裏面寫到了。當時就引發了很多問題,朱鎔基做總理的時候就希望整頓一下,結果後來發現根本整頓不了。朱鎔基當時就想,與其是企業圈錢,這些民營企業圈錢,還不如我國營企業來圈錢,於是就開始了把很多大型國營企業推向股市,圈了大批的錢。那麽現任政府就更大膽,就推了很多銀行企業去圈錢。

中國銀行的爛賬真是一筆算不清的帳。到底是多少爛賬,就講前年的一個公案吧 。前年美國著名國際會計公司安永公司(Ernst & Young)公佈說,中國的銀行爛帳有九千七百多億,結果中國抗議,逼他認錯。其實在安永之前也有一個人講過這話,就是瑞士銀行的董事長,但中國沒找他麻煩,因爲瑞銀跟中國沒有業務關係。而安永公司後來還真乖乖地認錯了。爲什麽認錯呢?很簡單。安永與中國政府有關係。原來中國想把銀行推到華爾街來上市的時候,建設銀行、工商銀行都請安永做資産審計。安永當時出具的資産審計報告、財務審計報告都說中國是合格的。但是你現在既然有這麽多爛賬,那就是說明你原來的審計報告做了假 。所以中國政府就問他,你到底是原來那個是假的?還是現在的是假的?安永一下就被抓住了痛角。如果他要承認原來的是假的,他就觸犯了美國聯邦法律,是聯邦重罪,而且他的職業信譽就沒有了。所以他就「兩害相權取其輕」,他就乾脆承認說是我們職員犯了錯誤,把那個職員開除了(衆笑)。當時我就寫了篇文章叫做『安永報告放而又收,中國銀行壞帳再惹關注』的文章,談的就是這個問題。

中共通過股市轉嫁了多少呢?我現在不說別人,就說他自己的資料。在銀行上市之前,他公佈的爛帳率,說是百分之十九點幾,這個已經遠遠低於國際社會給他估計的了。但是在他上市以後,銀行根本沒有改革,也沒有什麽經營手段的改良,而爛帳率就下降到了百分之八點幾,就是一下子下降了百分之十多,那麽這些爛帳誰背了呢?股民給他買了單。所以,中國股市只有一個是真正的贏家,那就是中國政府,他成功地利用了股市轉嫁了國有企業的風險,轉嫁了銀行風險,讓廣大股民承擔了這個風險。現在在股市投資的大多數都是中國的中產階級,而中產階級凡屬涉足股市和房市的,其資産都縮水了一半多以上,現在他們都很難過。那麽這是我講的第三個危機。

第四個問題就是「通胀」問題,現在是全世界都「通胀」,因爲能源的問題。但是中國更嚴重。因爲這是「成本推動型通脹」,根本降不下來的。由於能源價格上漲導致工業品價格上漲;再導致農產品等價格上漲;所有的物品價格都要上漲。中國老百姓現在很多人吃不起肉,爲什麽會是這樣呢?因爲中國的窮人太多了。

中國自己說自己只有三千幾百萬的貧困人口,但是世界銀行給他算了一個數。世界銀行爲全世界計算貧困人口定了有兩條線,一個叫做「高貧困線」 ,一個叫做「低貧困線」 。「高貧困線」就是人日均消費兩美元。這是用來衡量其他國家用的標準。但是世界銀行爲中國設置了一條「低貧困線」,就是人均日消費一美元。這樣一算,中國貧困人口有三億五千萬。再加上過去中國的GDP是按照購買力平價計算的,是不對的,所以去年世界銀行改變了對中國重新估算方法,中國GDP的總量一下子縮水了百分之四十。原來中國說GDP很快要超過德國日本,成爲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國,但現在一下子縮水了百分之四十,又跌回到第四位去了。中國的幾億窮困人口,本來就過的緊緊巴巴,物價一上漲,他們根本就吃不消,而且他們又沒有什麽社會福利。

中國的社會福利完全只提供給黨政事業機關的,比如醫療保險,中國的醫療保險所有的費用,大概城市裏占百分之七十,農村裏百分之三十。城市裏這百分之七十呢,百分之六十多是給高幹群體用掉了。這個都是中國自己算的資料。因爲中國這個醫療保險不是平等的,是按照政治級別分級享受,所以就等於大多數人根本得不到醫療保險。大家付不起醫療費用,好多人把沒有死的母親,活著就送到火葬場去,就是因爲他們治不起病。還有好多人治不起病的就自殺,全家自殺的都有。

中國所有的問題,最後就都集中到一個問題上來,那就是「銀行危機」 。世界銀行的現任副行長,中國的官方經濟學家林毅夫前一段時間說,中國的經濟現在是「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我說,美國是世界第一大經濟強國,碰到一個房地産次貸危機這一座山,還叫苦連天。你中國比美國經濟差的多了,這四座山你怎麽翻得過呢?基於以上分析,我認爲二零零八年就是中國經濟由盛而衰的轉捩點。

(此文爲何清漣女士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在芝加哥華僑教中心發表的『近十年中國爲何進入社會反抗高峰期?』 演講的一部分, 何清漣女士演講的其余部分,將於近期在『透視中國』欄目中播出,請注意收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