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隴南數萬民衆抗暴遭鎮壓

【新唐人綜合報導】中國大陸甘肅省爆發近年來最大規模的民衆抗暴事件,逾百名農民受傷。當地人士認為,官商勾結以及搬遷補償不到位,導致了這起官逼民反事件。

据自由亞洲電臺報道,受強拆影響的隴南市農民,在周一晚同周二上午,兩度衝擊市委辦公大樓,周二早上群眾人數更多達五萬人。當局調派大批武警到場鎮壓,並施放催淚彈驅散群眾,衝突中逾百名農民受傷,其中數十名農民傷勢嚴重,有目擊者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有二十多名農民死亡。但目前官方沒有公布在事件中有人死亡。

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了曾參予包圍市委辦的隴南市東江鎮農民周女士,了解兩次衝突的過程。周女士指,數百名拆遷戶周一陸續到市委辦上訪,抗議市政府不合理拆遷,到傍晚時份,農民集結人數愈來愈多,連同圍觀者估計有近萬人,到周二凌晨,現場的秩序開始失控,群眾衝擊市委辦大樓,並造成破壞,當局調來大批武警,使用暴力抓捕農民,雙方首度發生衝突,至少有十多名農民代表被打傷及抓捕,在武力鎮壓下,武警在凌晨二時許成功將群眾驅散。不過,當局過份使用武力引起農民公憤,大批農民早上九時許再到市委辦討說法,因農民聲勢浩大,加上圍觀群眾,包圍市委辦的群眾多達數萬人,當局再次大規模鎮壓。

周女士說:農民堅持去鬧,因為昨天到市委辦上訪不被理會,晚上農民與武警打起來,至少十多名農民代表被打傷抓捕,多人送院,早上更多農民聚集到市委辦討說法,要求不拆房並交出代表,數百名武警又打起來,我被推倒地上,見到重傷倒地的至少有十幾人。

周女士曾經去醫院探望受傷農民被拒,她指醫院門外有公安武警把守,拒絕村民進入。

另一名農民周先生指,早上約有數萬名農民聚集抗議,當局派來數十部武警車,數百武警到場施放多枚催淚彈,然後見人就打,男女老幼都不放過,周先生估計衝突中逾百名農民受傷。他說:當時群眾約有近五萬人,隴南市委調派周邊多個縣的武警過來,約有好幾百人,他們手持警棍,施放多枚催淚彈,然後暴打農民,部份受傷的被抓捕,很多被追打拚命逃跑,很多農民被打傷,估計有一百多個農民受傷。

周先生說,周二凌晨時,部份農民情緒激動,衝擊及打砸市委辦兩幢大樓,又焚燒多部政府車輛洩憤。周先生指,早上的衝突維持了個多鐘頭,武警清場後,整個武都區實施戒嚴,各出入道路有武警站崗把守,要抓捕參加打砸的群眾,現時不少農民受傷送院。

另一名農民何先生更指,衝突中目擊有多名農民被武警打死。但官方到目前沒有公布有死亡數字。他說:市政府派來很多武警,打死了廿多名上訪農民,他們堅持上訪,當時我在現場親眼睇到,當局派來武警打農民,廿多個被打死,受傷的不計其數。

何先生說,東江鎮內六條村的幾千畝農田,本年初被隴南市政府提出徵用,數萬名農民不滿賠償太低,一直拒絕搬走,多次上訪無果。

另据美國之音報道說,該台記者採訪到了隴南市以及就近其他城市的一些人士,這些人士認爲這次衝突事件是權貴階層貪得無厭和官商勾結導致官逼民反。

隴南市西和縣居民文俊義告訴美國之音說:“中國的經濟是市場經濟,這個市場經濟沒有錯,但是走了樣,變了味,變成了一種掠奪經濟,甚至是一種土匪經濟。他們把老百姓的財產掠奪過去,然後轉手倒賣。他們的私人利益驅使他們去這麼做,而且是打著冠冕堂皇的旗號在這麼做。 ”

文俊義認為,政府在處理這類問題時往往站在房地產商一方,因此在權力和資本勾結的情況下,不可能公正、合理地解決拆遷糾紛。文俊義說:“中國很多地方都是以房地產的發展作為地方經濟的支柱。所以,政府在處理這個問題時,可以說是站在不公正的立場上的。很多地方出現房地產糾紛以及土地被侵占問題時,如果要到法院告狀,法院也不予立案。這就赤裸裸地暴露出政府處理這個問題上的立場。”

甘肅省天水市居民郭新民說,他對隴南市發生因拆遷糾紛而導致的上訪事件深有體會。他本人就是因為老城區改造而被強行拆遷的:“隴南事件和我的經歷相似,在我的拆遷問題上也是官商勾結,對老百姓補償時,房屋建築面積一個平方米只有4、5百塊錢,但是,他們徵用土地後的建築面積一個平方米達到3千7、8百塊錢左右。你說,這樣的差距,老百姓能不能接受的了?在這樣的前提下,老百姓肯定要找政府。”

另一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甘肅省天水市居民王鳳山認為,隴南市發生的這一事件在全國各地比比皆是。他認為,關鍵問題在於政府徵用土地或實行搬遷時對老百姓的房屋補償不到位:“對我們來說,這是習以為常了,到處都是。主要的問題是補償不到位。無論是強行徵購農民也好,下崗職工也好,還是老百姓的房子,都存在補償不到位的問題。如果補償到位了,不會出現這個問題。”

中共官方媒體對此次衝突事件報道為由於拆遷糾紛引起的上訪人員打砸事件,並未有提及武警暴力清場,更沒有透露雙方兩度發生流血衝突,以及聚集人數等,而且還把事件的責任歸咎於上訪民眾。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