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言博客】人人都可以作惡的維穩模式

【新唐人2012年6月8日訊】【禁言博客】人人都可以作惡的維穩模式:中國的維穩模式是獨特的。

人人都可以作惡的維穩模式

最近,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有篇文章,對中共的維穩模式評論說:任何一個國家,都要維護社會的穩定。但中國的維穩模式是獨特的。其特點可以概括為。第一,維穩政治化。這種政治化表現在,將許多基於利益問題發生的矛盾和衝突,上升到政治層面,結果,使社會矛盾及解決方式,變得敏感化和神秘化,並導致維穩的非理性化。

第二,不穩定概念的含糊性和對不穩定因素界定的任意性。將治安事件、利益矛盾、對政府或領導人的不滿、正當訴求等等,通稱為不穩定因素。最關鍵的是,將執政的持久性與社會穩定混為一談。

第三,舉國體制。耗費大量人力物力,開動全部國家機器,動員整個社會,衝擊了社會的正常生活、正常工作、正常秩序。這樣一來,實際上將維穩變成一種新的政治運動。

第四,責任逐級分解,實行“目標管理”。一把手負責,一票否決。結果是,形成了逐級複製的作惡授權。

第五,權力主導,不擇手段。以所謂“不出事”為最高準則,破壞辦事原則,破壞法治。甚至藉助於黑社會和流氓手段,進行所謂維穩。

文章說,由於這種維穩中的,可以逐級複製的作惡授權方式,導致人人可以作惡。更要命的是,這是一種模糊型授權,不穩定因素可以隨意界定,手段的選擇可以不受限制。很多地方惡政由此而來。實際上,最近這些年,在征地拆遷,計劃生育,城市管理中,普遍存在這種作惡授權。

這種授權,有意無意的形成了一種惡性激勵,即你幫我截訪,消滅群體性事件,我默認,你對威脅你的人進行維穩。進一步的,這種授權,就變成保護腐敗的強有力措施。你揭露我腐敗,我就把你定為不穩定因素,進行鎮壓。這使得維穩,變成了維腐。而且維穩本身也就處於失控狀態。最終,維穩成為了製造不穩定的因素。

偉光正的歷史,就一個字:裝!

如何評價中共的歷史,網上有篇署名氣橫秋的評論文章,用了一個字:裝!文章說:中共一貫把歷史當小說寫,作神話講,真實的歷史,被編造得面目全非。若要看仔細了,塵封的真相,準會掌摑(國)得我們淚流滿面。歷史課教師袁騰飛說,它們的歷史,只有5%的準確性。

依我看來,就像懶婆娘的裹腳布,又長又臭,上面寄生著一群嗡嗡的蒼蠅,又稱“逐臭之夫”,是為精蠅。其拿手好戲,就是搖唇鼓舌,信口雌黃,把杜撰之事,鼓吹得驚天動地,如飛奪瀘定橋;把販毒之事,也描繪得天花亂墜,如歌曲《南泥灣》;把貽誤教育,也渲染得感人淚下,如小學課文《飛機遇險的時候》。而把領袖語錄,詮釋得如同天條的人,都成了將軍、學者、和博士了。

如今,現實不過是歷史的翻版,有興趣的,不妨去看看CCTV、新華網、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等,有5%的準確性嗎? 連朱镕基也說,每晚都看新聞聯播,“看看它又胡說了些甚麼”。現在,可能只有五道杠們還在堅持看吧,而我們早已做“不屑弟”好多年了,借用儲安平的話說,“我們現在,連批評政府的興趣也早已沒有了”。

文章說,楊瀾、宋祖英、蒼井空,曾經同臺亮相,吳征認為“不太般配”。蒼井空微博回應,只一個字:“裝”! 這可能是最短的微博了,卻一字千鈞,韻味無窮。我覺得用這個字,來概括它們九十年的輝煌歷史,那真是妙不可言,精當絕倫!如果我有機會重新編寫它們的歷史,一定用這個字做封面,還要請那位“德藝雙馨的人民藝術家”來題寫:裝!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