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文廣:學香港反洗腦 反愚民

【新唐人2012年9月11日訊】大陸人被洗腦60餘年,現在應該學香港,反洗腦、反愚民教育。最近香港當局仿大陸模式,推行「國民教育」對學生洗腦,遭連續示威抗議,最後港首只得叫緩讓步。我為港人維權叫好,香港是大陸的燈塔和希望,大陸應以香港為榜樣。

據報導:香港的反「國民教育」運動異常激烈,特別是「國民教育」教材中那句「共產黨是團結進步無私的執政集團」,令港人厭惡(BBC)。按當局原計劃,香港中小學經過三年過渡期,於2016年實行國民教育必修課。此方案激起港民強烈反彈。此舉從一開始就被港人質疑為政治洗腦,其實質是「愛黨」多於「愛國」。據了解世上只有中國及新加坡有「國民教育」,其他國家只有國情或公民教育。在香港多達69%的學生反對這一課程。

香港中學生團體「學民思潮」發起抗議「反洗腦」集會,學生專上(專科以上)聯合會宣布開展罷課行動聲援中小學生,許多學生都表示將會參加。由親民主派團體組成的民間反對國民教育大聯盟佔領了政府總部,並在晚上舉行全民黑衫集會。大會宣布有12萬人出席集會。

由於恐懼香港反洗腦浪潮衝擊處在乾柴烈火中的中國政局,中共不得不對香港反洗腦運動退讓。9月9日香港立法會選舉前夕,香港特首梁振英宣布撤回國民教育科三年開展期,由學校自行決定是否開課。至此香港的反洗腦抗議獲得了初步勝利。

大陸當局1949年後,開始洗腦教育,從幼兒園一直到大學,洗腦教育持續六十餘年,是現在進行式。這種洗腦教育內容包括:灌輸中共的偉大,光榮正確;中共領導人的英明神聖;灌輸仇恨(階級仇恨、國家間仇恨)思想、崇尚暴力、鬥爭哲學。

大陸的洗腦是一種愚民的教育,目的是抑制自由思考,禁錮獨立人格,使人愚昧。統治者要把人馴化成低級動物、把人變成鬼、變成沒人性的工具,消滅學生的創新靈魂。其明顯的結果是:在13億中國人中找不到傑出的文學家、藝術家、美術家等明星人物,更沒有思想家。而在1949年前的民國時期卻是群星燦爛,出現過很多大師。60多年中大陸居民中無人獲得諾貝爾科學獎、文學獎。這些都是洗腦教育、愚民教育的結果。

現在中國七十歲以下的人,都是從小學開始接受洗腦教育,是洗腦的犧牲品,其中多數都成了當局的簡單工具。香港居民的反洗腦、反國教意義巨大,我相信有朝一日中國的學生和家長,也會群起而反之。現在的大學生,有幾門洗腦的公共必修課,其中有《毛澤東思想概論》、《鄧小平理論概論》(見附圖)及江澤民三個代表 等內容,(注:見孫文廣:評大學生必須課—《毛概》)這些課程就如同香港的《國民教育》,洗腦功能有過之無不及。對這些課程學生不但要學而且要考試,不及格不能畢業。要讀研究生還要先考這些課程。儘管學生不願學,教師不願教,但課程照開不誤,校方靠點名強制學生上課,學生在課堂上,有的用手機打遊戲,寫簡訊,有的同桌竊竊私語,比比皆是,教師睜隻眼閉隻眼,考試時全部開卷,通通過關。

香港的反洗腦示威抗議早晚會蔓延到大陸。大陸要向香港、台灣學習,他們是大陸民眾的兩盞明燈,是中國的希望所在,他們也是大陸自由化、民主化的大後方,這正像二十年前的西德之於東德,也像抗日戰爭中沒有淪陷的大西南和重慶。24年前的六四運動,遭到血洗,正是香港為大陸提供了有力地支持和出逃的通道。香港和台灣的存在是大陸的優勢,希望和支撐。現在兩岸三地應聯起手來,衝破阻障,共同開拓出大陸自由化、民主化的大道。

香港和大陸,一河相隔,近在咫尺,現已開放自由行,大陸人為何不去開開眼界?我的一位好友每年都去香港一次,主要是看報、看雜誌、看書籍,甚至買點帶回來,有的還去觀摩遊行示威,來迴路費不多,為何不去試一下呢?

2012年9月10日星期一 於山東大學 電話:0531—88365021 13655317356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