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彭德懷罵周恩來老奸巨猾

【新唐人2012年10月10日訊】(新唐人綜合報導)據文革期間的揭發材料記載,彭德懷曾經說周恩來:「他(指周總理)到哪裡,像狗婆一樣,後面跟了一大群。」彭德懷又說:「周恩來在黨內沒有什麼了不起,不過是個小資產階級的代表而已。」彭德懷評價周恩來做事是「事務主義」。在廬山會議期間,周恩來和彭德懷有過一段對話。這讓彭德懷感到周恩來真是老奸巨滑。

廬山會議期間周彭的一段對話

周恩來彭德懷說「鋼、鐵、煤的計劃不能完成。還有運輸是個大問題。木材、化肥、糧食繼續緊張。更重要的是基建。還有機械、財政、金融、外貿……上海的 煤只有七天的儲備。六個月的存量只有三百一十億斤。去年增加了二千八十萬人。按『一五』經驗,一元貨幣九點六元物資,市場就正常一點。一九五六年,一比八 點八就緊張了。」

彭德懷問:「這些情況為什麼不到大會上去講一講呢?」

周恩來支吾其詞地:「開始就講這些困難,像訴苦會了,誤會成洩氣不好。」

彭德懷感歎:「你們這些人真是人情世故太深了,老奸巨滑。」

彭德懷指責周恩來「老奸巨猾」的意義或許並不單指此事。

周恩來參与批判彭德懷

廬山會議之前,彭德懷曾寫過一個關於經濟問題的報告,委託周恩來,進言毛澤東,但是周恩來推卻不幹。周恩來在「反冒進」被批判之後,再也不敢向毛澤東「諫言」了。中共建政後,周更是毛路線的 「堅決捍衛者。」

1959年7月14日,毛澤東收到彭德懷的信。兩天之後,毛澤東召集劉少奇、周恩來定下關於此事的處理方法―「評論這封信的性質。」毛同時要求周恩來通知彭真等上山。周恩來比劉少奇敏感得多。劉少奇當時還建議會議再開一周便結束,而周恩來在20 日就批評了周惠,原來周惠批評了劉建勛等人的「假大空」。周恩來開始轉向。

7月23日,彭德懷對周恩來說:「這次會議,我為什麼要寫這封信給主席參考?我有個感覺,共產黨有不敢批評的風氣了,寫個東西要字斟句酌,我實在忍不住了。」對此,周恩來一語點破:彭的「骨頭是犯上」。周恩來的骨頭在「反反冒進」之後就不再犯上了。在批彭的時候,周不忘向毛澤東表示忠心:「馴服就是沒有骨頭?所有領導同志都要馴服,否則如何勝利?」

見風使舵的周恩來

廬山會議之前,毛澤東在1959年4月上海會議期間曾經嚴厲的批評了一幫中共大員,要他們學海瑞!

1959年4月5日,毛澤東在講話中抱怨他的下屬「不大批評我的缺點」。

毛澤東還以李銳寫信為例,鼓動下屬向他提意見,說不僅要有「骨頭」還要有「肉」。但是胡喬木卻說:毛引用海瑞的說法不止這一次,實際上還是要求不要出海瑞。

彭德懷上廬山前,對是否上山開會,有過猶豫。黃克誠說:早有一次,主席對彭開玩笑地說:「老總,咱們訂個協議,我死以後,你別造反行不行?」。黃克誠說,可惜彭德懷並未因此稍增警惕,依然我行我素,想說就說。毛澤東先引誘彭德懷「犯我」,然後再將「犯人」的重武器打向彭德懷。

彭德懷上了山。但是同在廬山上,也受到毛澤東特意點撥的周恩來,和彭德懷的表現卻是大相逕庭。

周恩來幾個月前還對弄虛作假的糧食產量數字表示關注,認為「那些謊言是基層迫於上級的壓力編造出來的。」在廬山上的周恩來對此緘默了。彭德懷罵周恩來老奸巨猾是十分有道理的。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