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紐約地鐵慘案 真的沒有英雄嗎?

【新唐人2012年12月11日訊】【熱點互動】(880)紐約地鐵慘案 真的沒有英雄嗎?這起慘痛事件在紐約引起了廣泛的憤怒。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在今天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中,我們將為您討論三個熱點話題。

首先是最近在紐約地鐵站發生了一個韓裔男子被推下月台而被撞死的事件,這件事情中真的沒有英雄嗎?真的所有人都是在那兒冷漠嗎?第二件事情為大家討論央視最近新聞聯播出錯而引發的熱議;那麼在最後一節中我們將為大家討論一下習近平南巡意欲何為?

歡迎您撥打我們熱線號碼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同時也歡迎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撥打我們的免費熱線電話400-670-1668,接通之後再撥899-116-0297,同時您也可以通過skype跟我們語音和文字互動,skypeID是RDHD2008。今天在我們節目現場的是紐約城市大學的教授陳志飛教授。

我們今天第一節先來探討第一個環節,就是上週在紐約地鐵站所發生的一個慘案,我們首先接通本台的新聞中心,請大紐約新聞的主播艾倫為大家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艾倫您好,能否介紹一下紐約慘劇的情況?

艾倫:紀嵐您好。12月3日中午,紐約市曼哈頓地鐵發生一名韓裔乘客被推落地鐵站月台,遭到地鐵撞傷後不治身亡的慘劇。事發後《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頭版刊登了受害者被推落地鐵軌道,遭到列車撞傷前瞬間的照片,引發了強烈反響。

連續在週二和週三以頭版刊登一名攝影師拍下的事件發生瞬間的場景,照片顯示58歲的韓基錫被推落軌道後列車逼近時的場面。

照片刊出後,攝影師阿巴西立即成為輿論譴責的中心,許多人指責他既然有時間拍照,為甚麼不救人。

阿巴西辯解說他當時在等地鐵,離受害者很遠,根本就沒有時間救人,而且他希望照相機的燈光會吸引火車司機的注意,讓他停車。

攝影師阿巴西:「如果這樣的情況再次發生,無論有沒有攝像機我都會朝受害者跑去,但是我根本不可能救韓先生。」

當時的情況讓人陷入道德困境:受害人和兇手爭執的時候是否就應該干預,還是他被推下月臺後,面臨進站的火車時應該做出更多的努力救他。

阿巴西說,從受害人被推落站臺到列車進站,有22秒時間,但他在緊急情況下還是選擇了自保。

攝影師阿巴西:「22秒鐘的時間看起來足夠長,但在這個過程中,我跑過去的時候,那個推落人的嫌犯正朝我走過來,我盡力背靠著牆穩住自己,因為我不想也被推落站臺。」

星期三,紐約警方宣佈正式逮捕30歲的嫌疑人戴維斯(Naeem Davis),指控他企圖謀殺。

艾倫:事發時駕駛這輛地鐵的司機告訴媒體,看到軌道上有人後曾試圖緊急煞車,但是車沒有即時停住,車停下後他立即跳出駕駛室去救人。紐約巿長彭博也在第二天公開對此表示遺憾,並表示如果有任何可做的來停止(慘案發生),他都會去做,並送上祈禱。事件的過程就先介紹到這裡。

主持人:好,謝謝艾倫。剛才我們看了艾倫介紹這個慘劇發生和這件事情在進展過程中的一切情況,這件事情在紐約當地引起主流媒體的強烈關注,也引發了激烈的討論。焦點就是《紐約郵報》所披露的這張照片:列車駛來,瀕死的韓裔男子被推下月台,在軌道上的一個鏡頭。它的大標題寫「被推下了站台的這名男子馬上就要死了」,旁邊的文字也寫到了「這是在劫難逃」。

在這樣的字眼下,我們看到這張照片究竟有什麼感覺?有很多的質疑,首先一個質疑是關於這張照片的拍攝者、攝影師。雖然說攝影師是「新聞誠可貴,生命價更高」,但在這一刻他為什麼不選擇救人而選擇去拍照?究竟這背後的動機怎麼去解讀?當然,我們在片子中也看到他自我對這件事情的澄清,我們要請問一下陳志飛教授,您對此怎麼看?

陳志飛:一言難盡,這事的確是令人感到非常的撓頭,而且從道德層面來講,有很多有意思的而且有深層涵義的話題可以從中牽扯出來,值得大家深思。

首先就是您說的這個問題,攝影師阿巴西當時是不是該救人?他自己的澄清、辯護是,當時那個罪犯或者是涉嫌殺人的嫌疑犯正向他走來,他有點害怕,而且他年紀也不輕了,他是不是有這樣的能力去救他,現在也未可知。在這種情況下,時間很短,人是不是能做最有道德感、最正確的選擇,這相對於對每個人來講,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但是我們可以看到阿巴西在這個挑戰面前,他沒有作出最正確的選擇,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因為從人性的角度來說,人嘛,在這最關鍵的時刻,人性應該是占據主導,這是一個最明確的而且是一個本能的反應。動物都會這麼做,在牠的同類遭到攻擊的時候,都會選擇這樣的行為。

他沒有任何反應,卻有時間拿出他的攝像機,而且還有人跟我講說阿巴西先生在兜售他這張照片。的確,我們可以看見這張照片的確可以給他帶來榮譽或是辱罵,他選擇了他本能的職業習慣來拍照,而沒有從人性的角度來作出最光輝、典範的行動,從這點來說,這的確是令人遺憾的。

主持人:我們看到他具體為自己辯護的時候有幾個細節,比如他說他掏出相機時,他並不在乎拍到什麼畫面,他是希望閃光燈能引起司機的注意,所以他連閃了很多下,這是其中的一個解釋。

另外一個就是說,他看到這個事件的時候,直到(被害人)被火車撞上之後,整個過程大約持續了22秒。而且這個罪犯、把韓裔男子推下站台的這個人也朝向他走來,他自己本身感到了威脅,就靠牆站立,等等這方面的解釋。您覺得他這個解釋是否站得住腳?是否是一個本能的反應?

陳志飛:我覺得他是本能的反應,一碗水要端平,他在當時那個情況下,沒有選擇跑到現場去救已經落入地鐵坑道的受害者,這一點我覺得在道德上是有缺失的;但是如果後來他看到那個人走過來,感到很恐懼,貼著牆站立,這個我也是能夠理解的,因為在當時是中午12點30分,那是紐約地鐵整天運營最蕭條的時候,所有上班的、年輕力壯的都在寫字樓上,地鐵裡的人相對來說很稀少,現場只有幾十個人,而且大多是遊客,遊客嘛,他人生地不熟,可能也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在這種情況下,阿巴西作出這種反應出來也是可以理解。

因為我經常坐地鐵,看到那個深深黑黑的地鐵坑道,心裡有的時候也很緊張,也不免泛出這個念頭,如果我掉下去怎麼辦?是不是會有人救我?但是如果你年輕力壯的話,你自己可以用臂力撐起來,很顯然這位韓裔的先生他沒有這個能力,那圍觀的人也沒有做出相應的反應。

從這件事情來說,我覺得這是在錯誤的時間發生錯誤的事件。當時的確有很多細節不能被忽略,因為這兩人發生了肢體的衝突,事後經過調查,這個韓裔男士之前喝過酒,那麼這位非裔的施暴人有可能也有精神方面的問題,所以這是很大成份的一個巧合、極端極端的例子。如果用這個例子來透視美國社會,我覺得好像有些偏頗,但其中當事人的道德缺失,我覺得也是不容質疑的。

主持人:我們注意到這裡邊有一個家住在新澤西,曾經在現場的一個人,在接受採訪時他感到愧疚,同時他也說明了一些原因,包括當時的遊客,八個是老人和婦女,同時站在月台上的有一部分人在向飛馳而來的列車揮手,示意他們要放緩,要慢下來,但是這些究竟做得夠不夠?那麼背後的質疑是說如果身處這種情況,應該做什麼?難道沒有一個人有力氣從月台下把這個韓裔男子拉上來嗎?

陳志飛:當時那個現場有可能真的很少有這樣的人,因為我們很難用自己的價值觀強加給別人。社會有社會的道德觀,但社會並不要求每個人都做英雄。你剛才說的這位新澤西的男子,他37歲,就一般常識來說,他應該是有能力給這個韓裔受害者伸出一臂之援的,但他選擇「沒有做」。也可能是膽怯,也可能是為了自保。我覺得在這個情況下,很難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給別人。

同時我們也看到這個事情在大陸引起了熱議,很多在國內經常對比中美兩國的生活、價值或者是文化方面差異的人,抓住這個事件,覺得美國現在「道德淪喪」,其實中國還很好。

最近在北京地鐵四惠站有個男子不慎掉入坑道中,當時很多在月台上的人就要急駛而來的列車停下來,那列車當時也按時停下來,使這個男子最後得救了,軌道的電擊也沒有使他的身體受到很大的傷害。所以很多人就覺得在地鐵不慎落入坑道方面,中國的確勝過了美國,這也是在華文媒體被炒得很熱的一個原因。當然,另外一方面,受害者是亞裔,可能跟在美國生活的中國人有關係。

我覺得這是個極端的例子,可是用它來折射整個社會的全貌,尤其是道德的水準,可能還不是很準確。從這個事件上,我們畢竟可以看到美國的主要媒體對此做了非常詳盡的報導,而且我們剛才也聽到記者說紐約市長彭博也出來說明,也做了道歉,而且對死者表示了哀悼。

從這點來看,我覺得相對於在中國大陸發生的林林總總,沒有非常混淆、特別讓人感到不可逆轉的力量的事實,黑白分明的情況下,很多人也做出違背道德原則的事情。比如說有棄嬰被汽車碾過,被攝像機拍下很多人路過都離開,從這個情況來看,我覺得這個事件其實反映出美國社會還是比較真實的,並不像中國很多網友說的那麼極端。

主持人:剛才您也提到在中美兩國對比方面,也有人會說,你看,如果在場的人沒有能夠伸出援手,如果他們是有能力的話,那這裡就體現出人情的冷漠、人性的缺失。在這一點上,你不要老說我們中國的道德敗壞,美國也存在這樣的事情,是不是這樣?

陳志飛:當然,人類的道德缺失,這肯定是一個普遍的現象,實際上也不能說在美國道德就是一日千里一直在往下滑,其實類似的事件在六四年初(一九六四)就在美國發生過。在紐約有女子被歹徒刺傷,周圍大樓上的人都在觀看,我覺得其中最關鍵的是人的勇氣和有沒有英雄站出來。

其實這一點我剛才已經講了,我們不能把自己的要求強加於別人,你如果設身處地的想想看,在你自己生命會遭到危險的情況下,你能不能做出最好的反應。因為他在這種情況下,他肯定要承擔後果的,如果歹徒把槍口、把矛頭指到你身上的時候,你可能會遭殃。

在美國來說,它的教育普遍是:在你生命受到危害的時候,你的生命是最關鍵的。這我再強調一遍,對警察來說,在美國生活的人都知道,警察沒有義務在歹徒對你開槍的時候保護你,這點是很多人不知道的。因為在這個國家它首先尊重和承認的是你的生命,所以很多人都知道,在美國,生活在大城市的話,生活中因為錢包裡有錢,歹徒對你施暴的話,你把錢給他,你就可以脫身而走。

在這種情況下,相比中國很多相似的例子,你可以看到比如說那個棄嬰被汽車碾了之後,路人去幫助這個棄嬰,他是不承擔任何後果的,但這時候沒有人去做。那最近發生在南京沃爾瑪門口,有一個婦女把自己的孩子丟下不管,揚長而去,這個時候路人如果沒有去幫忙,我覺得這也是非常不好的行為。因為他做的是好事,完全是一個黑白分明的、每個人都可以讚賞的事情。

再說一個大家都知道的最近發生的事情,在廣州有幾個歐洲的領事館出面義賣兒童產品,其中募得的33萬元完全捐出。可是有人用假幣來買這個義賣產品,他明明知道後果而又去做這種壞事,其實他只要完全不做就會帶來很好的社會效益,而且他還省得去做壞事。相對來講,和美國這個事情相比來看呢,可以更容易的看到社會道德深層的一些暗流湧動的現象。

主持人:好的,那我們接下來繼續談,引發爭議的並不是這個攝像師本人,這個照片登載在《紐約郵報》上,其實《紐約郵報》發表這樣的文章也是受到百般垢病,不應該發表這樣的照片。您怎麼看?

陳志飛:這個時候對新聞媒體來說,我們也是媒體人,他的抉擇,他的選擇就像那22秒一樣,非常珍貴,也非常漫長,也非常短暫。他讓我想到,其實911發生的那天,我人在紐約,我在電視上看到了更加令人震撼的畫面。後來針對911的報導,公眾對媒體做了非常尖刻的批評,因為很多畫面是兒童不宜的,當時我甚至從畫面上看到有人從樓上掉下來的場面,可是呢,在911發生的過程當中,沒有人會感到奇怪。實際上做為媒體人來講,你是要把真實的情況展現給觀眾,還是你出於社會還是某些原因有所保留,這個在媒體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他不可能面面俱到。

我覺得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你也可以說媒體做錯了,因為確實對某些人來講,他是個「象徵意義」,或對他的種族來說,好像看起來有點不太舒服,但是從他的職業道德來看,他好像又做對了,就是很難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

主持人:好的,那我們來聽一下紐約的魏先生對此事有什麼看法,您有半分鐘的時間。

紐約魏先生:哈囉,是這樣子的,假如掉進地鐵月台下,看到有車來的話,你一定要從軌道中間躺下去,等車過了之後,再叫人救你,因為地鐵的軌道跟月台大概是五呎,所以你一個人根本不可能,要兩個人拖他起來。還有這個車子進站的時候,你根本就不可能停煞住的,所以一定要把這個Power(動能)沒有掉,他的車子才停。通常每一個方向它有藍燈,藍燈下面有個電話,你可以拿這個電話說有人掉在軌道上。

主持人:好,謝謝魏先生,我們明白您的意思了。我們也看到一個地鐵英雄,2009年,演員查德‧林塞(Chad Lindsey)曾經在賓夕法尼亞車站(Penn Station)也跳下過月台救一個人,他說︰在這個時候,沒有面臨什麼考驗的時候,誰也不會知道自己的肌肉在那一刻會有什麼反應。萬幸的是,在這之後的幾天,美國再次發生這樣的事情,月台上的人把掉落的人救起來,發生這樣溫情的救助的事情。

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第二節要討論的是央視的新聞聯播出錯所引發的熱議。12月8日,中共的喉舌新聞聯播央視在直播的時候出現了技術故障,兩條新聞重疊進行,播出的時間大概15秒左右。此後央視官方微博進行了道歉,但是網友卻說沒必要道歉,他們說老百姓更關心新聞的真實性。究竟當時出錯的狀況是怎麼樣的呢?我們請導播來放一下當時的視頻。

好,我們看到的是上一條新聞還沒有播完,主播就出來了,出來了之後,她就開始播報下一段的新聞,然而上一條新聞還是存在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兩條新聞合在一起,形成了播出的故障。本身在直播的過程中,造成這種故障應該說不是什麼特別大驚小怪的事情,在直播的過程中,也有發生的可能性。那最後央視進行了正式道歉,卻引發了熱議,引發了一個軒然大波。這個事情引發了這麼大的一個爭議,究竟怎麼看?

陳志飛:首先我們也是電視媒體,所以說,說別人好像有點不光彩。但是實際上中央電視台跟我們新唐人不是一樣的媒體,像剛才您說的,它是中國共產黨的喉舌,所以它的責任,它並不完全或者說完全不是呈現新聞的原貌,它是黨派的一家之言,是來愚弄百姓民眾的。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對它進行評論並不見得是在奪同行的聲譽,我們是要還原真正的中國大陸的現狀。

從整個過程來看,我覺得實際上它出錯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因為人嘛都要出錯,導播出過錯,我也出過錯,您可能也出過錯,但您出的錯比我少,僅此而已。從中央電視台專業的程度來看,我覺得它還是相當高的,為什麼呢?中共花了很多銀子來打造中央電視台的形象。我記得在80年代的時候,在公主墳的時候,它建了鋼樓,當時在北京辦公室的條件就已經可以說是首屈一指,占前幾名了。我出國之後,前兩年又出現什麼大褲衩的工程。對它來說,它的資源是非常豐富的。所以說從人力各方面來說,的確出現這樣的錯誤是不應該的。

以道歉來說,也確實是中規中矩的,所以問題絕就絕在這兒,為什麼它做錯了道歉,觀眾還不領情呢?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說明在人的心目中,中央電視台到底有什麼樣的一個地位?就我來講,我仔細的想了一想,我覺得這有讓人非常噁心的感覺,為什麼呢?就像有一個整天說假話的人,突然有一天講,對不起,我出門的時候忘了把燈關了。這就是說,它的確是道了歉,但你覺得這感覺非常怪,因為這人好像在文過飾非,而他最致命的錯誤他永遠都不會當眾承認。

另外,說得更極端一點,就像一個殺人犯,他經常殺人,但他有一天突然對大眾做了自我批評,對不起,我今天坐公共汽車的時候忘了給老人讓座位了。這麼一個人,你要給他揭露真實身份,他是殺人犯,他一貫殺人,那麼相對他做錯了,他坦誠承認他坐公共汽車忘了給老人讓坐了。你如果接受他這個檢討,你心裡會有什麼感覺呢?

這就是全國人民對中央電視台自我批評的一個感覺。它一貫說謊,電視台根本的職責你根本就沒有完成,而且你不但沒有完成你應負的社會責任,你還助紂為虐,幫中共這麼一個邪黨整天愚弄、欺騙、洗腦。那你做了這樣的過錯,做出這麼一個小小不言的失誤,然後自我批評,大眾不接受,大眾藉此機會還表現他們對中共不滿,對它的喉舌不滿。所以這是一個絕妙的諷刺。

主持人:這是志飛教授的一家之言。好,我們再來接微視頻的趙培,您對此事有什麼看法?就是在央視出錯之後所引發的熱議。您覺得目前中國的微博上究竟在關注什麼,大家的焦點在哪裡?

趙培:大家好,其實它這個出錯並不是個大問題。現在微博上最關注的兩個事情,一個是央視12月6日作的一個新聞報導,說中國當時的女飛行員進行實彈的一個空對地的打擊,但這個事情很明顯的作假的。兩點作假:第一,飛機起飛時可以看出飛機沒有掛彈。第二是導彈射下來的顏色跟它之前講解的顏色完全是兩個顏色。所以觀眾一直反映這是一個作假,你為什麼這個事不討論呢?

還有一條新聞是,央視有一條新聞是「尋找最美女醫生」,它當時記載了新疆一個女醫生要騎馬幾個小時送一個孩子去就診的一個類似的故事。網友就質疑說,通過衛星地圖可以看到當時有公路,你為什麼不坐汽車?汽車可能3、4個小時就搞定了。所以大家一直說為什麼你一個技術上的東西你要道歉,而你作假作了這麼多年你不道個歉呢?

主持人:謝謝趙培。為什麼作假作了這麼多年不道歉?這裡邊我想央視的特約評論員楊禹的評論也非常有意思。我們拿出來解讀一下個別的話語。他說今晚新聞聯播出了一個切換的錯誤,央視新聞及時做了誠懇的道歉,他這裡邊說新聞聯播一直奉行金標準,壓力源自於社會的高要求。我們先讀到這兒,聽聽志飛教授的意見,您覺得這個「壓力來自全社會的高要求,新聞聯播一直奉行金標準」,您是否認同?

陳志飛:我覺得我不認同這一點。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國人對此表示非常譏諷、非常不屑的反應。就是因為它把自己看得太高,它認為它自己字字說的都是真言,句句都能代表民意,這也是中共給它強加的一個任務。但實際上在中共的指揮棒下,它被迫要說出很多假話、造出很多的謠言。剛才趙培給我們舉了幾個生動的例子,而且是最新的。其實去年《熱點互動》錄播的時候,咱還跟主持人林雲做過──當時中央電視台用美國空軍實戰演習的畫面來代替中共最新出產的戰鬥機空中演習的場面,兩者大家一比較的話,發現完全是一樣的。

其實這樣作假的場面,這樣的情況是層出不窮的,對電視台來說這是最致命的。所以它說出了「金標準」,「金」在何處?是不是?這完全是滿嘴胡言,這樣來辯解自己出錯,來反映自己的內疚,實際上是非常虛偽的,這也是大家所以不認同的一個原因吧。

主持人:我們看到那個評論後邊還繼續提到新聞聯播是中國影響力最大的電視新聞節目,它有不可替代的「符號感」。那麼我想請問一下趙培,您有沒有體會到這個符號感,或者是說中國有多少人體會到這個符號感?

趙培:大家好,這個符號感我們可以看一下最新的報導。最近呢,央視報導習近平的時候,他是中共的領導人首次出鏡,沒有像我這樣穿著西服打著領帶,他是把領帶給拿掉了,他們認為央視已經有很大的變化。其實央視的符號感呢,它是頭十分鐘介紹領導人怎麼忙,中間十分鐘介紹中國形勢多麼大好,後邊十分鐘介紹外國的形勢怎麼糟,告訴中國人,您生活在中國已經很幸運了。所以這可能就是央視新聞聯播一貫的符號感的來源。

主持人:好,那我們再來接聽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看看觀眾朋友對此是什麼想法。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好,大家好。我講一個問題,什麼呢?其實中國的電台也好、電視台也好、報紙也好,它每天都講假話,每天都講。為什麼它這一次講假話要出來道歉呢?那就是跟習近平有關係。習近平一上台,他好像前幾天才講過,「所有的報紙,所有的電台,要講真話,不要講大話,不要講假話。」習近平曾經講過這個話。可能這裡面就有人感到危險,我們天天講假話根本不需要道歉的。你天天講假話,你不道歉也可能不追查,一追查那主管就完蛋了,我想是跟這個有關係。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我們明白您的意思了。我們請志飛教授回應一下。

陳志飛:我覺得中央電台新聞聯播它有個非常特殊的使命,剛剛我們也談到了,因為我們從小就看著這個長大的,它是模式感或是符號感非常強。的確,中共把它看得非常高,因為它是一個非常有效的工具。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知道它假,可是因為中共它搞網絡封鎖嘛,還是有很多人在看,所以就不停的或不知不覺的還在被洗腦。

習近平上台以後,我覺得郎咸平說的「這種情況可能會有所改變」,我對此保持懷疑。我覺得習近平說的「不要說假話,不要說空話」,可能為了緩解矛盾,讓中央電台在某些方面收斂一些。在表面形式上就像剛才趙培講的,領帶可以放鬆一些,或者態度可以顯得親民一些,形式可以活蹦一些,但是在說假話,在愚弄民眾上,它可能須要中央電台更多的幫忙。因為中共現在處於四面楚歌之中,它的困境更多,它的醜聞更多,各地腐敗的現象更多。它一方面大力抓腐敗,另一方面,在宣傳上肯定要說更多的假話來掩蓋它的腐敗。在這一點上,我覺得王先生對習近平可能有過高的期望。下一節我們還要討論習近平最近視察南方,那我們可以連起來一塊來探討這個問題。

主持人:我想請教一下趙培,您覺得中央電台會變嗎?在未來的話,它不再成為中共喉舌,不再起宣傳作用,而改變成能夠為人民服務嗎?

趙培:這個不會。其實我們看一下自習近平上台之後,中共宣傳模式有所變化,比如說,這一次習近平南巡來講,它首先出來的是官方微博上的消息,在電視上並沒有馬上出來消息,也就是說,它電視還在嚴格控制的狀態,只是在微博上允許有一定的不同的網友的聲音存在,至於它會不會變,我們還要看。

現在很多人說微博變了,因為允許打「習近平」三個字、允許打「胡錦濤」三個字、允許打「江澤民」三個字,但是細心的網友們搜索了一下,發現一旦你搜索了「習近平」這三個字,最開始出來幾個都是官方的報導或者正面的報導,那麼任何關於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這些中共所謂的領導人的負面報導,您在中國的微博上仍然是搜索不到的。

主持人:今天是12月10日,我們知道,備受爭議的中國的鄉土作家莫言今天領取諾貝爾文學獎。在此之前,他也幽了中央電視台一默,在北京時間9日的時候,莫言在斯德哥爾摩大學演講時,被現場一位男子問及:「您幸福嗎?」他說:「您是中央電視台嗎?」其實他有一個典故和事情,中央電視台在營造十八大氣氛的時候進行了採訪,就用這個話語說「您幸福嗎?」而民眾對此嗤之以鼻,或者說「我姓曾」,或者說「我是外地打工的,不要問我」等等各種方式去回答。您怎麼看待現在這個「你是中央電視台」這樣一個幽默?

陳志飛:就說「你是中央電視台」這句話實際上就有很大的諷刺意味,是大家對它不認可的一個表現。中央電視台並不是金字招牌而且是被人唾棄的對象,這點從一個中共體制內的作家的反應上可以看出來。我記得它說的「你幸福嗎?」就是剛剛您說的這段話,來源於十八大之前它要營造氣氛做現場直播的一個節目,當時很多人都很反感,就像剛才您說的,我是民工、我姓曾或怎麼樣。類似的事情,莫言之前就已經被以幽默的方式搪過這麼一把。

10月14日,他剛被宣布得到諾貝爾獎的時候,中央電視台就採訪了他,也問了「你幸福嗎?」他當時的回答說:「我不知道」,而且莫言說了他肺腑之言,他說為什麼我不知道呢?是因為我現在感到壓力很大,為什麼感到壓力很大?因為他作為體制內的作家,得諾貝爾對他來講是一種榮耀,也是一種壓力,他必須要按照中共嚴格的、中規中矩的方式來表現。

所以說這回得了諾貝爾獎之後,莫言其實在各方面顯得非常的尷尬,比如有人問起國內的一些異議作家的情況以及問起中國人權的情況,他都躲躲閃閃,雖然他有銅牙利齒他很難把他說的很圓;今天又碰到這種情況。所以莫言我可以感覺他肯定就是火突然間冒出來了,火氣馬上就冒出來了,因為你怎麼又像中央電視台一樣讓我難堪一把呢?所以從這點來看,我覺得中央電視台它那種符號感、使命感,莫言雖然不認同但他也被迫尷尬的接受,雖然他有時候「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雖然冒出一句很不中聽的話,但他也是一種迫不得已的無奈吧。

主持人:圍繞著莫言,圍繞今天我們談到的中央電視台,中共所控制的媒體,莫言還有一句話,他談到新聞審查的時候,他說這些審查就像機場進行安全檢查一樣,當然這句話也引起了外界極大的爭議。針對莫言說這樣的話,我不知道趙培您有什麼樣的看法?

趙培:現在在推特上大家說:「你說錯了」,因為莫言是偷換了一個概念,他是說人家是問對中國審查的看法?他說沒有完全自由的。是,但是一般的媒體它是有審核的,比如說這適不適合給兒童看?這適不適合給老人家看?或者在吃飯的時候播這個合不合適,這個會不會對觀眾有什麼刺激的感覺。我們在上節也討論了這個問題。但是中共它是說這個能不能播?這個播出來對我有什麼影響?這個東西不符合我黨的宣傳理念所以不能播,所以現在網友非常細心,說是莫言偷換了概念。

主持人:好的,我們再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包女士,包女士您好。

加州包女士:主持人好。現在中國這些報新聞的男女,因為他們的稿子都被改了很多遍了,所以你看他們在播新聞的時候,男的都像僵屍一樣,女的就好像晚娘一樣,所以你根本不想看它的節目。另外他們這樣做長久的話,他當然很不高興,在他工作的時間內他根本都不快樂,你想想看不要說其他的,說美國好了,他們這些播報新聞主播,他們都非常愉快的做他們的工作,因為他們稿子不需要被刪得這麼厲害,所以我覺得中共這些做媒體的人他們也非常可憐。

主持人:謝謝包女士。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本節我們將要討論的話題是「習近平南巡,意欲何為?」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

那麼從7日中共的總書記習近平在上任以後第一次離京巡視,就選擇南方廣州的深圳。在這次過程中異乎尋常的是,大陸的中共官方媒體對此並沒有太多的報導,這究竟是為什麼?此行的目的是為了效仿鄧小平,還是為了傳遞什麼樣的一個信息?圍繞這樣話題,我們將和我們的兩位嘉賓,以及觀眾朋友共同探討。

首先一個問題,我們來關注一下,因為習近平出訪可以說是中共的國家領導人進行出訪,尤其他是新上任的第一把手,中共媒體對此事沒有太多的報導,確實是異乎尋常。針對這樣一個問題,我想首先請問一下趙培,您對此有什麼樣的觀察?

趙培:其實習近平整個出訪,這一次有人比喻成鄧小平的南巡,我們看一下習近平之前做的事情,很多事情他也在表明這種態度,比如他在「復興之路」這個時候,他們跳過江澤民和胡錦濤,直接看到鄧小平為止。另外這次大家感到很詫異,我們看一下中共的歷史,在歷史上江澤民在1991年的時候,他特別去了西柏坡,去紀念革命前輩,那麼胡錦濤在他第一次當政的時候,他也做了同樣的事情,也就是宣誓的意思,他要忠於中共黨的意思。

這一次習近平沒有去,很多人就理解成為習近平有可能做一個改革的姿態,其實我個人的觀點是,大家看一下中共的所謂的經濟改革,也就是在經濟方面給老百姓一定的自由,從鄧小平之後歷次他們都在做,也是沒有收緊或做得更好一點的情況,也就是一條直道走下去。根據《維基解密》一份美國的電文說,習近平一直是把自己做為一個紅色的接班人,他理所當然的認為,他們這批太子黨是接班人。其實我覺得更好的解讀,習近平是在展示他個人的風格。

前兩任包括江澤民和胡錦濤都是他們太子黨的管家,而習近平他有太子黨的身分,他有這個權力,也有這個身分去做一些個人的表態。比如說他可以不打領帶啊,他可以做的更親民一點,可以先跟百姓握手,再跟當官的握手等等,其實是他個人做為太子黨把他後一個時期打上自己的「習近平」烙印。我是這麼認為的。

主持人:好,那麼習近平這一次「南巡」,我們聽這個名詞似曾相識,20年前鄧小平也是發表南巡的講話。那麼這一次是否是效仿鄧小平,還是有其它什麼樣的深意,針對同樣的問題,我想請教一下志飛教授對此有什麼樣的觀察。

陳志飛:中共黨魁在上台之後,都要做出一個出行,不是出訪,出行,然後向全國宣示一個新的涵義,或代表一個新政的時代的到來。那麼對江澤民還有胡錦濤來說,他們都去了西柏坡,因為他們並不是太子黨,並不是根正苗紅的出身,或者雖然根正苗紅但是沒有顯赫的家族背景,所以他們要向毛澤東宣誓,要向黨內的元老宣誓,我會效忠你,我會為你效犬馬之勞。所以我也從外電看到,習近平對這些人實際是看不上的,他把他們只是稱為「夥計」,因為他並不代表中共黨內最元老的,最保守的勢力。

習近平現在我們之前的節目中分析到,他其實有黨內很強的民意,因為他是在黨內非常有人脈的、習仲勛的這麼一個長子,而且習仲勛長年在廣東工作,習仲勛可以說是鄧小平在改革之初一個得力的幹將,他在廣東搞了改革開放;習近平這回又去深圳看了他母親。他這一趟整個的出行實際上給人感覺非常親民,甚至吸取了西方政客這種譁眾取寵或者說有意拉近民眾的這種風範,的確讓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覺。比如說車隊輕車簡從,沒有專門的大型的豪華客車,他自己坐的是中巴,一路上也沒有交通阻攔,並且當時他在一個山上去種樹的時候也沒有封鎖,百姓可以自由的跟他交談。

從這點來說,相對於之前的胡錦濤,他的確是更加大度,或者更加放鬆,甚至更加有自信一些。因為我從他家族顯赫的背景和黨內的民意來說,他不用像胡錦濤那樣擔心有人在算計他,或者是掌握不了軍權,他是已經大權在手,這也是後江(澤民)時代以來中共首次有這樣強力的人物出現。

說到習近平他具體的目的,我覺得他有兩個「興」字,剛才趙培也提到了,所謂的復興,他第一次給大眾講話,就是剛剛上台的時候,他不是在博物館給全國人民做了講話嗎?他多次提到了民族復興,根本沒有提到改革,這一次他想給人感覺是另外一個「興」,就是中興。我覺得這兩點習近平可能都做不到。

他做到的復興主要是想給全國人民說經濟會越來越好,而且要丟掉百年恥辱這麼一個印象,因為他講話中多次提到亞太戰爭之後,中華民族受到很多凌辱,現在要站起來了,但是中共並不是一個真正能夠引領中國人民走這條路的帶領者,因為它是一個獨裁政權,從它一貫的倒行逆施身上可以看得出來,這是它一廂情願,這並不是說明中共的強勢,而是說明中共已經走到窮途末路,因為已經沒有人相信共產主義,而且今年又發生薄熙來、王立軍這樣的大案,說明黨內出現很多的異己份子,對整個黨的意識型態沒有認同感。

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像原來中共的黨魁一樣,不得不重新拾起民族主義這個已經破落的大旗,因為民族主義的確在中國人的心目中占據很多的地位,可以被他來操縱、來控制民意,所以說起中華民族復興,等於是說中共知道自己的統治方式已經不靈了,只有借用民族主義、民族情緒來延續它的統治。

另外就是他自己的一個設想,因為他想做一個中興的領袖,就是另外一個「興」,他覺得我要一改門庭、一換氣象,所以說一朝天子一朝臣,而且新人新氣象,給人這樣一個感覺。我覺得在現在黨內矛盾叢生、暗流湧動,很多人對他的王位覬覦的情況下,他這一點可能也達不到。

主持人:有評論指出,這可能是釋放改革開放的信息,同時也有評論分析指出,習近平最近大談反腐,不反腐就亡黨亡國,在反腐的過程中,可能遇到阻力,他是否是要在南巡、在反腐的過程中殺出一條血路?針對這樣的評論不知道趙培您是否認同這樣的觀點,您有怎麼樣的觀察?

趙培:其實習近平現在面對的腐敗不是一般的腐敗,包括中共很多左派的網站也提到了,他們提到一個標準是:你習近平能把太子黨你們自身的權益給鏟除了,我們就承認你反腐了;左派也不承認,很有意思的是左派學者、當初支持薄熙來的張宏亮說了一句話,就說薄熙來在重慶是以打黑的名義來實行中國人的共同富裕,而習近平現在是以反腐的名義來實行中國人的共同的富裕,大家都是一樣的。

其實這背後是一個什麼樣的邏輯呢?把腐敗分子的錢拿來分給大家,中共可以把腐敗分子的錢拿來,但是絕不會分給大家,因為它黨內最大的貪腐勢力是太子黨,比如說江澤民的兒子,他手底下控制了很多包括中國的網通、很多投資公司軟件公司都在他的控制底下,甚至他手裡還有一些海外的比如說鳳凰衛視的股票,他能把這些拿出來分給百姓嗎?他肯定不能。所以習近平反腐就面臨這個問題。

當然從歷史上看,中共的腐敗是一直存在,左派很希望能回到毛澤東時代,他們認為毛澤東時代沒有腐敗,也就是習近平能把腐敗反到那個時候,他們認為就達到目的了。其實大家仔細的看一下,它腐敗有兩種形式,一種是毛澤東時代特權的腐敗,也就是大家按照做官的等級,比如說部一級享受什麼樣的待遇,中央一級享受什麼待遇,政治局常委享受什麼待遇來腐敗的。現在是金錢的腐敗,太子黨拿了錢,我按照錢的多少,按照權力多少來重新劃分,其實腐敗只是兩種不同形式,你要左手好還是要右手好,對百姓來說是沒有區別的。

主持人:好的,我們就這個問題來聽一下觀眾朋友對此事怎麼樣的看法?紐約的周先生,周先生您好。

周先生:我認為習近平他的蜜月期大概就是一年左右,一年之內如果他沒有什麼動作的話就沒有什麼動作,所謂的反腐也好、什麼也好,包括什麼八項規定也好,這沒有用,你就是把媒體放開、放開黨禁就完了。這是第一點。另外一點就是習近平本身我認為他不是一個真正很積極的人,因為什麼呢?第一、他在福建工作幾年也看不出有什麼大的成就,而且他當年談戀愛好像就是靠介紹,這就說明他不是一個主動追求的人。

主持人:好的,謝謝周先生。我們再接一下紐約沈先生的電話,沈先生您好。

紐約沈先生:主持人好。十八大落幕,習近平由王儲到穩坐第一把交椅,於是他鬆了一口氣,南巡如同新婚蜜月的長途旅行,他沒有攜帶6位政治「情侶」因為他們配不上他的情侶,因此一個也沒有攜上。帶上老婆、兒女出遊,看看媽媽,有衣錦還鄉表現孝心的意思,「媽媽,孩兒回來了,爸爸可以安寧了」。好,就這樣。

主持人:好,謝謝沈先生。針對剛才觀眾朋友發表的看法,我們請志飛教授從這回應一下。同時我有一個問題,就我們注意到中共領導人都有植樹,到一個地方植樹好像是一個傳統。我們請導播也放一下圖片。那麼這次據說習近平也模仿當年鄧小平也栽下一棵高山榕,但是有港媒爆料說,其實此樹也是在前一天就種下了,那麼習近平只是擺一下,做一下姿勢。同時我們看到在深圳蓮花山公園,胡錦濤親手種植的桂花樹上有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這張照片上面有個遮陽棚而且有樹葉。那麼樹在下面,上面一個傘,看到這樣一個照片,我不知道志飛教授對此作何感想?

陳志飛:您是說不同的朝代、不同的領導人有不同的風格,還是什麼意思?我一下也看不出什麼特別的名堂,但是從習近平這次植樹而且植的是跟鄧小平同樣的樹來說,我覺得他不僅僅有衣錦還鄉的意味,他還向全黨、全國人民釋放這種信息,這說明我們中國從小說的:「你是屬於哪個部份?」他還是把自己認為是改革派,因為改革現在是中共唯一給全國人民畫的一個大餅,可以充饑的。

所以說什麼樣的項目都可以在「改革」的大題下進行,那麼反腐是不是也是改革的一部分,我們不得而知,但從這點來看我的確覺得習近平自己已經沒有什麼新的東西可以拿出來,因為如果說江澤民或者是胡錦濤還有餘地可以迴旋的話,他自己現在只能重執鄧小平的大旗,開改革先鋒或者開拓者的角色,繼續把苟延殘喘的中共帶領下去,能走到哪一天?走到什麼樣的一個境地,他自己可能心裡也沒有一個很好的答案。

主持人:我們再來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大陸吉林的熙女士,熙女士您好。

吉林熙女士:我今天打這個電話特別激動。「習近平南巡,意欲何為?」我看這些都不重要了。石濤常說的一句話:2012年是真相大白的一年。再來就是我祝福新唐人的各位主持人跟嘉賓,而且新唐人辦得越來越好。

主持人:好,謝謝熙女士。我們繼續返回這個話題。除了關注習近平之外,其實胡錦濤他現在剛剛退下,他的一舉一動也非常地受人關注,恰恰在習近平南巡之前,12月1日到6日,胡錦濤在貴州開展了卸職之後的首次外訪出巡,恰恰在習近平的(12月)7日之前。這次的告別之旅我不知道志飛教授有什麼樣的觀察和解讀?

陳志飛:其實你看一下,胡錦濤整個在中共最高權力中樞的政治生涯,你可以感到他是如履薄冰,他少了很多習近平這種大度或甚至瀟灑,因為他本身受到各方面的阻力。所以他一路走來有人說他是含淚而退,我覺得他可能巴不得早一天從那個位置撤下來,因為的確形勢還有黨的阻力,對他來說各種方面是非常險惡的。那麼他卸下中共的包袱回到他闊別已久的原來他自已發跡的地方,見一見自己原來的老同事,可能舒緩一下心情,這我覺得可能是他真實心境的表達。

從這點來看一下習近平,就像剛剛觀眾說他是蜜月,我同意觀眾的說法,蜜月是很短暫的,甚至本來就不存在,習近平可能也是一箭雙鵰或有很多方面的作用。不管怎麼樣講,中共最高黨魁的任何行蹤,一方面有他的涵義,一方面也表示他們的無奈,他的確在很多方面包括各種經濟的改革層面和經濟發展,實際上都沒有作為或沒有作為的餘地,對習近平來講,我覺得他的日子肯定會比胡錦濤還要難過。

主持人:那麼我們也注意到一個現象,習近平此次南巡到廣州時候,像以前很多中共領導人都有接見香港特首的慣例,但他此行並沒有接見香港特首梁振英,這是他故意冷落還是有什麼其它的原因,究竟怎麼樣解讀?

陳志飛:我覺得香港最近好像有很多針對香港特首還有大陸強壓民眾的一些反彈,所以說習近平可能覺得在這個時候不便於出來攪這趟渾水,而且會把自己比較好的心情給攪亂了。另一方面我們也觀察到,這回陪同習近平整個旅行過程的是廣東現在最高長官汪洋,但是已經有傳說汪洋馬上卸任,材料已經轉給中組部,他的職務將被胡春華代替。所以整個過程來看,習近平還是有很多考慮的,他可能在更多的享受短暫的蜜月,或者想到將來中共更多的挑戰和內鬥,可能更加心裡翻轉不停吧。

主持人:好,由於時間關係,我們這節節目就只能進行到這裡,今天的《熱點互動》為您探討了三個話題,一個是「紐約地鐵的慘案,真的沒有英雄嗎?」,第二節探討了「央視新聞聯播出錯所引發的熱議」,在最後一節探討了「習近平南下意欲何為?」,我想觀眾朋友通過討論,您有自己的答案。

今天我們第一次採取這樣的三個議題的方式,很多觀眾朋友打來熱線電話,由於時間關係我們不能接聽,非常的抱歉,希望您下次還繼續打來關注新唐人的節目。非常感謝我們兩位嘉賓陳志飛教授和趙培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