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讓中國獨立作家的聲音傳到世界

【新唐人2013年11月6日訊】近日,德國之聲採訪了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廖天琪表示會繼續把大陸的一些優秀的知識分子邀請出來,從精神和文化的高度和西方對等的知識分子交流。讓這些獨立作家的聲音被世界聽到。

廖天琪表示,獨立這兩個字是非常重要的,在一個不自由的國度里,作家的寫作不能保持自己的獨立性,如果他要按照自己的意願和自己的思想、用他自己的語言來做藝術創作的話,會受到威脅和騷擾,在中國大陸言論自由、獨立寫作是受到限制、被鉗制之中。

廖天琪強調,獨立中文筆會最強調的就是獨立寫作,獨立寫作代表獨立思想和人格。我們的筆會是和中共的作協相對立的,我們筆會中的作家用獨立寫作來維護言論和創作自由,但是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不斷有我們的作家被逮捕,甚至於被判處非常長的刑期,作為一個獨立作家,廖天琪認為是非常不容易的。

此外,獨立中文筆會雖然是一個文學組織,目的是為了維護言論自由,但還有一個重要任務,要保護維護我們宗旨的作家的人權和安全,除了在精神上彼此守望相助外,也給予這些作家一些經濟和物質上的幫助。

廖天琪表示,中國的作家他們由於生存、寫作的環境使得他們受到限制,他們沒有機會在世界間遊走,中國有很多有才華的作家,他們的視野受制於中國的環境。他希望中國作家也能得到與世界進行思想、文化交流的機會。

廖天琪列舉了廖亦武,他說廖亦武是一個很有才華的作家,他當時在中國甚至遇到了人身安全的威脅,如果他不離開中國,會因為出版他的書而遭到逮捕,他自己也明白這種危險性,在這種狀況下,我們幫助他出來了。他出來後出版的書也獲得成功。野夫是一個非常有深度的作家,野夫的文字之美、喻意之深,如果翻譯成其它文字會很困難。

廖天琪介紹說,自己的作法不是要把中國作家弄到外國來,要他們留在國外,我只是想提供一個機會:他們到國外來看一看,做一些比較。看了外面的世界,幫助一個人對於自己的文化和生存環境,有更深切的體會。

廖天琪指出,任何專制政權對於擅於思考和表達的人是最害怕的,這些人能夠把思想擴散出去,中國有一個非常深的傳統,對於文人有一種根深蒂固的恐懼,這種恐懼遠遠超出了理性。這個國家掌權的黨實際上控制了一切資源,從軍隊到所有的媒體,他們還是這樣怕。

廖天琪還表示,她將繼續幫助獨立中文筆會建立和國際機構的聯繫,打開了中國獨立作家與世界聯通的大門。

廖天琪說:「中國的作家群體、知識分子群體是非常優秀的,他們的表達能力、對中國社會的觀察和見解是非常到位的,讓他們到西方來,和西方的公眾面對面交流非常重要,讓西方世界知道中國這些特定的群體在想什麼、有什麼樣的期待、有怎樣的恐懼,我現在是科隆世界藝術學院的成員,我們有一定的資源和可能性,我還會繼續把中國國內的一些優秀的知識分子邀請出來,從精神和文化的高度和西方對等的知識分子交流。讓這些獨立作家的聲音被世界聽到。」

最後,廖天琪指出,在中國這樣一個特定環境下,文學老是在政治的陰影下;貝嶺是一個詩人,在文化方面、推介西方的文學給讀者方面做了很多貢獻,他希望獨立中筆會盡量更可能恢復文學的色彩,這當然是對的,即使他這麼做,我相信他也不是真的要避開政治這一塊,因為這是沒有辦法脫離的,我是對他寄予很大希望,他也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努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