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建築:一封遺書揭開的真相

近期官員自殺的事件頻頻發生,而遺書卻極少外流,於是真實死因就只能聽憑上級發落,不消說,多半都是「抑鬱症」,令崔永元等資深患者都忍不住拍案而起:「把個好病生生給毀了!」

百密總有一疏,日前一位湖南官員自殺後,終於流出了一封遺書。

「昨天,易鬆又和我談及機動車環保檢測中的有關問題,我一個辦事員,領導怎麼說,我就怎麼做,那些材料領導都過了目,認同了的,到現在卻要我說清,百口難辨,硬是要我承擔責任,我沒辦法!做的要死不討好,想不通!我好累,做得好累,想休息了,算了!」

——遺書道破天機,現在我們終於明白「抑鬱症」是怎麼回事了,想必家屬登時也明白了,於是他們糾集百餘位親友「佔領」了環保局大廳,把遺言放大貼在柱子上,把「還我公道!」的橫幅挑出大門,冰棺抬進大廳中央,燒紙上香弔唁……把這公務機關當做了靈堂,藉此向當地政府施壓,要求真相

這算是「衝擊行政機關」了吧,該出動特警嚴肅處理了吧,然而當地一反常態,與家屬展開了通宵達旦的耐心談判——可見,「遺書」抓住了上級的軟肋,槍桿子也硬不起來了。

家屬情緒激動,厲聲指責:「楊平羅死得真冤呀!我們希望政府和紀委能好好的徹查此案,環保局的領導涉嫌經濟問題,為什麼事發了就讓楊坪羅一個人出來做替罪羊?死者遺書中提及的機動車檢測一事,環保局黨組到底做了多少見不得人的手腳,以至於讓一個工程師蒙受不白之冤!」

的確如此。不單單是此案例,在任何一例官員貪腐案中,說是一個人就能完成整個貪腐流程,是沒那麼容易的。政府部門出台的所有措施,都有相應冗長流程,有人草擬、有人上報、有人審批、還有人審定,總而言之就是「層層把關」,這繁瑣流程連體制外的都深有體會,大小事兒不經過一把手的一支筆,根本不能算完——然而出了事兒自殺的卻常常是副職,甚至小兵。楊坪羅這「總工程師」雖說名頭不小,可他在機關當中的決策地位,遺書中已經點明。

顯然,他們的工作是有貓膩的,「機動車檢測」中間的貓膩大了,全國民眾都知道,要不國家咋把機動車年檢給改革了呢,然而這貓膩顯然不可能僅由一個「總工程師」就能獨立玩轉的。要擔責大家一起擔,不能讓有人跳樓,有人逍遙法外,楊坪羅「冤」就冤在這裡。

因而對於家屬,我們是同情的,也感激他們把這遺書公之於眾,顯然,每兩年就要白扔一大筆錢進去的廣大車主,也在為貪腐買單,全社會都需要這個真相

家屬提出了三點訴求,比如:徹查環保局領導的經濟問題、揪出逼迫楊坪羅跳樓的幕後兇手;處理好死者善後事宜,發放撫卹金,並賠償一切損失等……這些訴求我們都理解,並且支持,然而無法理解的是其中一項——讓死者讀大二的女兒來市環境監測中心上班,頂替楊坪羅的職務!

瞠目結舌。女兒還在讀大二,不知她是否願意到這父親被逼跳樓的機關裡來上班!這裡害得他們家破人亡,卻還要削尖腦袋往裡鑽,如今公務員這麼「辛苦」,這麼「難幹」,這麼大的風險,卻還非要往這火坑裡跳,這機關裡究竟有什麼「魔力」,叫人如此「前赴後繼」?——還真是「致命誘惑」也。

文章來源:http://shearwall.blogchina.com/2196809.html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