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yli:戶口之殤

可憐的戶口

2009年,妹妹自小在滬長大的女兒返家鄉讀書去了。

用小姑娘上海學校班主任的話說:這麼好的成績,不回去讀書,在上海就被耽誤了。無他,無上海戶口是也。

妹妹說這也是小姑娘自己的選擇。小小年紀,生命中第一次離開父母的身邊,回歸那個出世就離開的陌生的所謂故鄉。走得毅然決然,並且勸阻因牽掛而寢食難安的父母同行,還撂下一句與年齡不相稱的話給依依不捨的妹妹:

媽媽,你與我守在上海,我喜歡那裡,我會回來的。

一個初二的女孩子,初生牛犢,誰能預料若干年後,她這樣的豪言壯語還有無實質意義。

一次偶然看見一本土北京人寫的關於戶口問題的思考,而今實行的戶籍制在他推演下,北漂的北京一族,若混不到一個北京戶口,在那是婚不能結,孩不能生的。早先暴光的某名導竟然會利用非正常途徑獲取北京戶口也就不足為奇了。

古有「學而優則仕」,教育產業化的今天,任你才華橫溢,要解決戶口也是需要費一番功夫的。

那時,你真的會茫然加凄然,這還是我的祖國嗎?可是自小耳目濡染宣傳的都是「祖國」就是你偉大的母親,她愛你,你必須也愛她。可如果是,哪裡又有母親捨得設置如此多障礙限制自己子女的啊?從2009年我寫就的此文可知,我那時對黨文化強制灌輸我們的扭曲的價值觀還認識不清。即此黨及其黨文化自小就強制灌輸紅朝人有違常識與人性的,黨就是國的可笑觀點,混淆與偷換概念自命為「黨媽」,洗腦紅朝人認可其顛倒的是非善惡價值觀,與此黨保持一致,對其暴政保持沉默,而這些愚民與役民的手段,都是為了維持其暴政。包括戶口,都是暴政的產物之一。

記得寄居班主任教師家的妹妹女兒,據說丟失了2條新內褲、2雙新襪,詢問負責清洗的人員,她答:我不知道呀,都放那裡你們自己取的啊。這是曾經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遠離父母庇護的小姑娘認識人世間的小小開始。為了女兒的未來,在孩子高中後期,孩子父母雙雙不得已辭工在學校附近租房陪讀。我真不知道教育產業化與商業化的後果,把學生當成張張移動的鈔票的非培養素質而是製造螺絲釘工具的畸形教育,卻讓一個個紅朝家庭全力以赴的付出,作為一個家庭改變自己命運卻註定會失望的機會,意義何在?因在我眼中非但無意義,而且是可悲的,除非紅朝人拋棄讓罪惡滋生與蔓延如瘟疫一般的邪惡體制,這國、這民族、這國人才能擁有真正的教育與希望。

公開資料顯示,中共於1958年制定「戶口登記條例」,從此中國民眾被劃分為「農業戶口」和「非農業戶口」兩大類。

台灣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羅世宏去年6月曾在一篇有關大陸「留守兒童」的文章中表示,根本上來說,中國大陸(中共)長期把人民分為城市戶口和農村戶口的城鄉二元體制,是這一切罪惡的根源,長期把農民及其子女踩壓在社會的最底層。

為什麼全世界只有中國出現6100萬這樣數目龐大的留守兒童群體?王思想認為,原因在於體制。比如,中共實行全世界獨有的戶籍制度;實行的城鄉分割,將農民變為了〝二等公民〞等等。而這些留守兒童就是戶口惡政的犧牲品,如果說「溫暖的家庭是抵禦傷害的最後的避風港」,那溫暖的家庭也是抵禦此黨及其黨文化仇恨暴力鬥爭哲學吞噬人性與良知的最後的庇護之所,故失去了父母的庇護,缺失了父母之愛的留守兒童,在道德淪喪的紅朝社會,由此可能造成的兒童傷害、心理創傷或扭曲與社會問題是無法估量的。

而今,那個喜歡上海為此當年留下豪言壯語的女孩,在父母后悔晚歸影響了孩子成績而有些勉強的選擇了上海的大學。可是當她得知30平米出頭的單身公寓卻需要三千五百元一月且隨時房租上漲與物價高企時,她終於後悔了。

綠地越來越少,陰霾越來越多與嚴重的大都市,大興土木、好大喜功浮華的表面,有多少是重複建設投資的資源浪費?加之缺失人文氣息與人道關懷的大都市怎麼會是一個宜居之所呢?尤其,幾乎所有的公權力都淪為迫害無辜的法輪功信仰者的工具,殘酷打壓好人,敵視與消滅有神論信仰,人人不相信善惡有報,致使社會道德淪喪、人情冷漠、假冒偽劣禁而不止,去看看機關食堂供應的豐盛餐點五元以上者少,且是無公害食材,紅朝人怎麼指望這樣極端自私的黨政府會為民生呢?台灣出現地溝油立即立法,可以讓假冒偽劣者傾家蕩產與身陷囹圄,這應該是紅朝人最看得見的民主法治社會的好處了。

而苦命的紅朝人,眼見毒奶粉余禍尚存,毒疫苗又起。紅朝的孩子從出生就面臨著暴政治下的致傷致殘致死的苦果,長大後又作為暴政奴役的工具–螺絲釘加以黨文化洗腦,何況戶口啊。古雲「慶父不去,魯難未已」,可憐有多少紅朝人認識到,製造這些人禍都源於體制之惡。紅朝人只有退出其黨團隊組織,拋棄邪黨才會擺脫身處紅朝之中已經發生與隨時可能發生的惡制度製造出來的一個個噩夢。

而紅朝要擺脫當下困境的最好辦法,就是依法逮捕挾體制之惡製造了「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邪惡」、把紅朝人拖入如人間地獄一般的深淵、迫害無辜良善的始作俑者江氏,還無辜者公道與清白,保障做好人的權利,社會道德自然會提升,而若人人參與阻止迫害無辜良善,當下這樣的困境將早日得解。無他,縱容邪黨迫害無辜,幾乎每個紅朝人都難辭其咎,因為我們不只是被此黨及其黨文化編織的謊言蒙蔽了真相,還有自己的人性、良知與理性,認為與己無關,冷漠的面對無辜良善被迫害,才加劇了「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悲慘社會現實,而誰能說這不是善惡是非觀自小就被黨文化扭曲無知道義與良知的紅朝人袖手旁觀好人被迫害的報應呢?古雲「厚德載物」,被邪惡黨觀取代了傳統的倫理道德價值觀,失德、無德的紅朝社會,才會瘋狂的殘酷迫害以傳統道德精華「真善忍」自律的道德高尚者,長達十六年之久且還在繼續,很多紅朝人卻無視與漠視,甚至參與充當迫害工具,無視將要承擔違法犯罪的法律後果與報應,至今如此,故載毒載禍的當下紅朝現實,讓紅朝人人受害難道不是一種縱惡欺善的惡報么?

愛爾蘭的埃德蒙伯克說,邪惡佔上風的唯一可能,就是善良的男女不發一言;

一朋友雲,眾生共業;

約翰·多恩(John Donne)詩云:

誰都不是一座孤島,自成一體

每個人都是那廣袤大陸的一部分

如果泥土被海浪衝掉一塊,歐洲就少了一點

一座海峽、一個朋友或一座莊園

如果被沖毀,也是如此

無論誰的死亡都使我不再完整

因為我包孕其中,與之難解難分

所以別去打聽喪鐘為誰而鳴

它為你而敲響。

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它就為你而鳴!

故制止迫害無辜良善,人人「三退」(退出自小因無知而被動宣誓「為它奉獻終身」的黨、團、隊組織),解體邪黨,遠離邪惡,紅朝人才能免於被暴政波及或吞噬,免於戶口的困擾,免於無止境的有毒食品、商品的人禍傷害等等,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