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焚書:揣摩上意的冒險還是新版文革的前奏?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2月10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12月10日,又是一個週二,很高興能夠繼續和大家討論一些有熱門的話題,也歡迎大家繼續關注我們這個頻道。

這兩天很多朋友可能都注意到了一條陳舊的新聞,就是甘肅發生的焚書事件。說是陳舊,是因為這件事其實發生在10月下旬,距離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但很少見的是,這條原本早已應該消失在各類信息的汪洋大海之中的消息,卻在最近兩天突然大熱,成為華為251事件淡出公眾焦點之後的最新熱點。這本身就說明這條新聞一定有其更深層的社會原因並且契合了新聞發酵的某種內在軌跡。才會從那麼多新聞中脫穎而出對吧,很多看似偶然的事情本身蘊含着必然。下面我們就來簡單討論一下這個事件。

按照慣例,我們還是先簡單介紹一下這個事件的概況。

這則新聞最早見於10月23日,被發佈在甘肅省慶陽市鎮原縣的縣政府網站新聞中心部門的動態欄目,按照這條新聞的報導,是說近期,鎮原縣圖書館組織對館藏資源中的非法出版物、宗教類出版物,以及含有傾向性的文章書籍和影像資料等進行了全面清查下架和迅速銷毀。

報導特意強調說,本次活動由鎮原縣文旅局分管領導親自到館督查,要求要站在強化「四個意識」、堅決做到「兩個維護」的政治高度做好清查工作,最終清查出「涉傾向性書籍」65冊,並於10月22日上午組織人員集中當場燒毀。報導的配圖就是大家已經很熟悉的,兩名女性工作人員在圖書館大門前的過道上焚燒書籍的畫面。

這條新聞在經歷了差不多一個半月之後,突然在最近兩天發酵,成為公眾焦點。那麼很多朋友都注意到了這個事件最大的一個不尋常之處,也是很多網友討論最多的,就是當局清查不喜歡的各種言論書籍,可以說早就是新常態,這本身不新鮮,但這些被查禁的書籍,明明可以通過封存入庫,禁止借閱流通等方式來處理,為什麼當事人偏偏要這麼高調的用火燒焚毀的方式呢?

我們都知道,火燒這種形式,本身就含有雙重的象徵性意義:一個是有明顯的暴力的意涵,另一個是焚燒代表化為灰燼,這隱含着非常決絕、徹底、斬草除根與毫不留情的意涵。

這個就比較刺激人了,也即是說,鎮原縣這位現場監督的官員,無論是他自作主張想要標新立異,還是奉命而為照章辦事,都凸顯出他們公開高調的使用焚書這種方式,是刻意為之,目的就是要發出一種警告:在我的地盤,這些有「傾向性」的東西,只言片語都不允許存在。

那麼第二個問題隨之而來,這麼出位的舉動,究竟是地方官員揣摩上意的邀寵之舉呢,還是秉承上意的試水之舉。值得注意的是,很多媒體報導這條新聞的時候,都特意提到了一個背景,就是中共教育部,也在今年10月通過基礎教育司的官網發佈了一份通知,標題叫做《關於開展全國中小學圖書館圖書審查清理專項行動的通知》。

從內容上看,這個通知的主旨和鎮原縣圖書館的清查行動有相似之處,也要清查三大類書籍,包括非法書籍、不適宜書籍和外觀差,無保存價值書籍,而每一類又都有很詳細的具體界定,哪些內容的書籍屬於非法或不適宜。這就和鎮原圖書館的清查三大類,非法、宗教書籍和帶傾向性書籍有所不同。

鎮原雖然是西北地區一個比較偏僻的縣,但這個圖書館卻是國家一級圖書館,應歸屬文化和旅遊部,和教育部是兩個不同的系統。雖然我們沒有看到文化旅遊部公開下發類似教育部的正式清查通知,但鎮原圖書館的清查很明顯是在執行上級的指令。

也就是說,清查圖書刊物等出版物,很有可能是來自於整個文宣系統高層的安排,只是各部委在具體執行的過程中做法不一,有公開的有不公開的。如果不是鎮原縣這次做的太露骨,恐怕一般人還不會太注意到官方這個動作。

這條新聞從發佈到走紅,經歷了可以說是漫長的一個半月,從這個角度看,不太像一種自上而下的刻意安排。因為了解中共官場的人都知道,如果官方要精心安排一場運動,然後需要這麼一個急先鋒來率先捅破這層紙,那麼在這條新聞報導之後,應該很快就有高級別的喉舌黨媒迅速跟進,大批五毛粉紅也會加入帶節奏,來渲染一場新的焚書運動的正確性及必要性等等。但我們沒看到這個過程,所以,這個焚書的舉動,更像來自於地方官員為了博出位的政治投機。

我們看到今天甘肅官方對此事給出了最新的回應,說這是「個別工作人員未按照相關規定進行封存和集中銷毀,而是在圖書館前小廣場將清理出的65本盜版非法出版物進行了焚燒處理。」

從這個回應我們可以看到兩個問題,一個是此前的新聞很明確說了,此次清查是當地文化和旅遊局領導親自到現場監督進行,現在責任變成了個別工作人員的違規行為,這種說法可能大家都很熟悉,有一股濃厚的「臨時工」味道。因為有一個事實很簡單,即便真的是工作人員腦洞大開擅自燒書,可是那張燒書的特寫照片卻是官方媒體記者拍攝,通過了審查後發佈的,這當然不是圖書館工作人員能夠搞定的事情。

第二,官方此前的報導明確說了清理的書籍有三類,涉及非法出版,也就是盜版了,還有宗教類書籍和涉及傾向性書籍。但在最新的回應中,說辭變成了全部都是盜版非法出版物。

很顯然,這次輿論的發酵遠遠超出了鎮原當地政府部門的預料,官員本來為了凸顯政績的邀寵邀功之舉,反倒惹來了大麻煩,所以需要急速找人頂缸滅火。首先,這個模糊不清的「傾向性書籍」到底是指什麼?這就非常可怕,因為不同的人對同一本書具有什麼樣的傾向,其理解可以千差萬別。如果要用這個作為清查標準,這比歷史上的腹誹還要厲害。

其次,宗教性書籍被視為清查對象,本身就很荒謬,連大陸媒體都在質疑,說按照《宗教管理條例》和《出版管理條例》,只要不是宣揚宗教極端主義內容的,都可以合法出版。而鎮原的做法,顯然是一種危險的擴大化。

凡是對中共建政以來的歷史稍有了解的人,對這個「擴大化」,恐怕都是深有體會的。之所以說其危險,是因為每次擴大化,都意味着一場運動,而每次運動,都意味着千萬人頭落地以及無數的家庭被摧毀。

可能有人會覺得,這就是一個小縣城偶發的出格舉動,扯到人命關天是否有點危言聳聽或者小題大做了?我覺得不是。因為這個消息的延遲走紅的過程,包括甘肅官方的最新聲明,都說明這次事件是自然發酵的產物,而自然發酵的深層原因,是燒書這個很有儀式感的畫面,戳到了中國人內心深處的隱痛,或者說恐懼。

說到恐懼,就很容易讓人想起那句流傳很廣的話:「當一個政權開始燒書的時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燒人;當一個政權開始禁言的時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滅口!」

其實這句話的出處是來自19世紀德國詩人海涅的作品,原話只有前半句,大意說:這僅僅是前奏,當他們在那裡燒書,最終他們將在那裡燒人。後半句應該是其他人加上去的。

不管這話的原文表述有什麼差異,其想要表達的內涵是一致的:在現代社會,尤其在言論自由成為普世價值的今天,任何用暴力箝制言論的政權,最終都可能釀成難以想像的人道災難。

這樣的例子,可以說是非常多的。縱向看看,文革焚書就是近在眼前的例子。文革焚書,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也是本次人類文明史上最大的一次浩劫。其焚書範圍之廣,其毀滅文化的禍害程度之深,可能是古今中外歷次焚書都無法比擬的。

我們都知道,在近代史上,查禁並焚燒書籍最多、手段最嚴酷的首推共產主義蘇聯,和納粹時期的德國。但他們都無法和中共的十年文革相提並論。蘇聯和納粹再嚴酷,總還要甄別篩選一下,是為查禁。而文革的焚書,是查都不查,把幾乎所有古今中外的典籍名著,所有中國傳統的字畫古玩文物古蹟,小到家中祖上遺留的鼻煙壺,大到恢弘龐大的摩崖石刻,一股腦全燒掉、全砸掉!這種滅絕式的廣義的焚書,不但空前,可能也是絕後的。

伴隨着焚書對文化的革命,文化的滅絕,是讓人恐懼的大規模文字獄。根據中共官方自己的數據,不算十年文革,僅僅一個50年代的反右運動,就有至少140萬知識分子被迫害,其中就包括被稱為頭號大右派的民盟中央第一副主席,同時也是中共首任交通部長的章伯鈞。章伯鈞1969年死於文革中,而死後直到現在,他的右派身份都沒有平反。此次鎮原焚書事件發生後,率先公開發聲質問文化部長雒樹剛的公知,就是章伯鈞的次女章詒和。

其實,相對中共建政70年來的無數次運動中,那種超乎想像的對言論的扼殺與發言者的肉體消滅,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我們即便只是膚淺的了解這些,也都足以理解為什麼中國民眾對鎮原焚書會產生那麼大的反應。

如果我們換個角度觀察這件事,會發現這種強烈反應還不僅僅是來自於對過去的歷史創傷的記憶,而更多的是來自於對當前政治和社會現實的更深的恐懼。

什麼意思呢,就像剛才我們提到的,中共對所有出版物的清查整頓,顯然不是現在才開始,也不僅僅局限於圖書界,其實影視圈從「限古令」到「限真令」,從49年後動物不允許成精,到民國劇不允許上流社會表現的彬彬有禮,沒有煙火的焚書、禁書,早就存在,並且一直存在。

自從中國進入網絡時代,網絡防火牆被修建起來,每天都在發生的禁言、刪貼、銷號,其實都是隱形的燒書,而無數因為在微博微信發表當局不中聽的言論而遭到拘留抓捕甚至起訴判刑,或者上電視認罪的大V,只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批鬥,另一種形式的燒人。

任何一種暴政,燒書燒人的最根本目的,是為了維護謊言欺騙,阻止真理和真相傳播。如果從這個角度看,中共的網絡防火牆,以及配套的信息審查制度,網絡評論員制度,已經遠遠超過了歷史上所有單純靠燒書所能達到的效果。

我們對明火執仗的燒書,仍然保持着非常敏感的警惕,但對已經無所不在的審查刪貼銷號,卻已經習以為常。一個朋友曾經跟我講過一個真實的笑話:他大學同學建立了很多微信群,幾乎所有的群都被銷號後重建多次,唯獨有一個群不知什麼原因,一直沒被銷號過,結果這個群中所有的成員都感到抬不起頭,因為沒被銷過號的群,每天都發些什麼東西那就可想而知了。直到有一天,不知因為哪篇文章的問題,這個群終於被銷號,結果所有的成員都相互祝賀,覺得終於可以抬頭見人了。

這個荒誕的真實故事,其實折射的恰好就是這麼一個荒誕的現實:人們可以為看得見的焚書而憤怒聲討,也可以為看不見的焚書而拍手慶賀。從這個角度看,中共玩弄的,不過是一出現代版的朝三暮四與朝四暮三的把戲罷了。

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