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紅調轉槍口 大陸全民反外國人永居條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04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3月3日星期二。這兩天中共在國內和國外都各有一條比較引人注目的新聞,而且二者之間還存在一些聯繫,所以我想今天就想把兩條新聞一塊聊聊,順便延伸談一個話題,就是中國人的身分認同問題。

先說國際上的話題,昨天美國國務院宣布,在美國的5家中共大外宣機構,就是此前被定為「外國使團」的5家宣傳單位,包括新華社、中國國際電視台(CGTN)、中國日報、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和人民日報,他們駐美機構的中國籍雇員人數必須從160人減少至100人,減幅約40%。

這個動作其實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因為美國針對中共官媒做出中國籍雇員的數量限制,是前所未有的,而且,美國目前還沒有對其他國家記者或媒體機構實施過類似的人員限制。

另一方面,美方這次的舉動,明顯是對中共驅逐華爾街日報記者的一個回應。話說到這裡,我們先簡單回顧一下華爾街日報這件事情的過程,方便一部分沒太關注新聞的朋友全面的了解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事情的起因剛好在一個月前,華爾街日報在2月3號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標題是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翻譯過來就是: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文章同時還有一個副標題,比較長,我就直接說中文的意思,翻譯過來就是「中國的金融市場可能比其野生動物市場更危險」。

這篇文章主要內容是抨擊中共官方掩蓋疫情真相,防疫救援行動遲緩,其表現讓海內外喪失了對中共的信心。而且在經濟層面,由於瘟疫的衝擊可能導致長期積累的金融危機爆發,從而在全球化背景下,給全世界也帶來巨大損失等等。

對於文章針對的是中共政府還是中國人,很多網友都見仁見智,在我個人看來,從標題副標題到內容,針對的對象都是在批評中共政府的亂作為和政策失誤。而且,有一個背景需要說明一下,美國媒體批評美國政府都經常毫不留情,批評各國政府更是常態,說某國是病夫這個梗,也不只是對中共說過,華爾街日報過去就說過奧斯曼帝國的衰落是歐洲病夫,也說過菲律賓是亞洲病夫,甚至就連英國因為脫歐問題糾纏不休進退兩難,也被說成是歐洲病夫。

反過來,中共黨媒新華社,早在去年6月18號就發表了一篇新華國際時評,標題就是《「美國病了」才是真相》。文章的主題也很直接,痛批美國,說什麼美國再次偉大是假象,美國病了才是真相。這裡雖然沒有明確說出美國病夫這個詞,但意思已經非常明白。所以你看,這是一件非常搞笑的事情,如果說搞種族歧視,傷害國民感情,中共大半年前就已經挑釁在先,就已經在歧視美國人民,傷害美國人民了。而且還是國家級通訊社這麼去歧視,華爾街日報只不過是一家私營報紙,還代表不了美國政府,相比之下,哪個的歧視來的更嚴重呢?

好了,話題不扯遠了,我們說回來。實際的情況是,中共官方因此大做文章,指責華爾街日報是種族歧視,尤其把大清末年腐敗疲弱的時候被稱為東亞病夫聯繫起來,然後又是一番民族主義大炒特炒,要求華爾街日報撤稿道歉。

當然華爾街日報不是NBA的火箭隊,沒有理會,於是中共在2月19號驅逐了華爾街日報駐中國的三名記者以示報復。其實中共這些年對外國記者動不動就限制簽證,甚至監控,恐嚇,拘禁,毆打等等可以說一直都是家常便飯,每次也都是相關國家口頭抗議一下就完事,所以中共從來沒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

但這次不一樣了,中共驅逐華爾街日報記者後美國國務卿彭佩奧馬上發出聲明譴責。然後我們就看到了國務院出台的這項措施。

這項措施其實有很重要的意義,主要體現在幾方面:首先,這是一個重要標誌,標誌美國對中共在貿易領域之後,又一個領域開始採取對等策略。這個策略很簡單,就是你給我什麼待遇,我就給你什麼待遇。尤其這個舉動發生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時候,就更有特別意義。

什麼意思呢,我們都知道過去美蘇冷戰時期的三大特徵,就是經濟上脫鉤,意識形態上敵對,軍事上競賽。在爆發了差不多兩年的貿易戰之後,才剛剛暫停下來,雙方又爆發媒體戰,尤其對美國這樣一個一向以言論自由和開放最為自豪的國家,現在也毫不猶豫對中共的宣傳機構進行實質性的限制,這個信號是很強烈的。在我看來,這實際上已經意味著美國已經做好準備,不惜再打一場冷戰,甚至可以說,雙方已經進入冷戰狀態,只是嘴上沒有這樣明確的宣布罷了。

美國當前危機委員會成員章家敦就明明白白的說,現在就是戰爭,包括中共在這次疫情過程中,用各種方式把瘟疫失控的責任嫁禍給美國的行為,都是不折不扣的戰爭行為。

從另一方面,中共這方面來說,可以說是繼上次NBA事件後,中共炒作民族主義的又一次挫折。不同的是,上次是來自美國民間輿論的反擊,這次是來自美國政府的反擊。

這些年來,中共把國際社會對中共政府的批評,尤其是對中共踐踏人權,迫害本國民眾以及在國際社會戰狼式橫行霸道的批評,一概偷換概念,說成是辱華,等於是不斷綁架全體國民,用民族主義來掩蓋自己的問題。這個做法曾經屢屢見效。尤其西方近年政治正確流行,對種族歧視這類話題高度敏感,無形中給了中共混淆視線的機會,一說中共政府的問題,就被歪曲成傷害中國人民感情,侮辱中華民族之類。

中共煽動的民族主義也好,愛國情緒也好,嚴格說是一種「偽民族主義」。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真正的民族主義,真正的愛國者,恰恰是最能分清國家和執政黨的區別的。他們清楚的知道,一個政黨如果有問題,會給國家帶來災難,會給民族帶來災難。就像納粹德國一樣,那些狂熱支持希特勒的納粹軍人,和反對希特勒的德國人,誰在毀滅德國?誰在拯救德國?我覺得任何稍有理智的人可能都不難得出正確的答案。

我們都知道,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性,中共炒作偽民族主義次數多了,時間長了,其實無形中也給自己埋下了地雷,會讓中共自己在國內也遇到麻煩。而且很有意思的是,這個地雷和中共黨媒在美國踩雷幾乎同時炸響,這就是國內突然很熱鬧的外國人永久居留條例事件。

這個事件本身也不複雜,就是中共司法部在2月27號公佈了《外國人永久居留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這個條例出來後,經過短期的發酵,在上週末一下稱為網絡焦點,原因是大批民眾對此持反對態度。而引人注目的是,其中相當部分網民原本都是小粉紅,都是中共頻頻煽動愛國民族主義的中堅力量,結果這次調轉槍口反對條例了,不再無條件支持政府的政策,不少人甚至高喊草案發起人楊宜勇是漢奸,要在五四的時候上街抗議等等。

一個有關外國人申請永久居留的草案,居然引發了嚴重的維穩危機,這可能是中共做夢都沒想到的。這背後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

上網看朋友們已經總結了很多反對的理由,包括申請門檻太低,一旦成功基本就是有權利沒義務,可以享受很多中國人都享受不到的福利,包括買房、生孩子,享受各種保險等等。而尤其備受關注的是,條例規定獲得永久居留權的外國人可以按照規定兌換外匯匯往境外。當然現在我們不清楚這裡的規定都是什麼樣的具體內容,但的確讓很多網友產生一個擔憂,就是可能會有不少已經擁有外國國籍的官二代三代,或紅二代三代,都出口轉內銷來申請永久居留身分,然後合法轉移資產。

這種可能完全是存在的,因為我們都知道在中共體制中任何政策其實都是彈性的,只要關係到位,所謂的政策約束都不是問題。

不過,今天我不準備討論這個技術性問題,我想從另一個角度和大家簡單討論一下中國人的身分認同問題。就是說,中共這個條例為什麼招致大面積國人以愛國的名義反對,和中共長期炒作偽民族主義有密切關係。

實際上,這是中共在中國人的身分認同上自相矛盾造成的。是典型的作繭自縛。

長期以來,中共都把自己塑造成為中國人的代表,甚至是中華民族的代表,這是中共為了爭取執政合法性的政治需要。因此,中共實際上在全國營造了一種排外的意識形態。尤其是當局鼓吹四個自信,可以說把民族情緒推到了極端,誇張一點說,甚至已經推到了種族主義的程度,戰狼小粉紅隨時掛在嘴上的我大中國如何如何,就這麼來的。

但現在這個外國人永居條例,可以說給所有狂熱自信的國民當頭澆了一盆冷水,因為大家突然發現,原來自己在黨的眼裡,還不如亞非拉窮國來的某個黑人地位高。

我為什麼一再說中共炒作的是偽民族主義,原因就在於,中共從共產主義原教旨教義開始,其實就是反民族主義的,大家都知道共產主義一開始提出的目標,就是要消滅國家和民族的差別,最後達成所謂世界大同。這也是為什麼中共一開始在中國鬧分裂,稱自己的地盤為蘇維埃共和國,人民日報公開發社論給偉大的父親斯大林慶賀生日的原因。中共是以意識形態為祖宗歸屬認同的,從來不是以民族身分為歸屬認同。也就是說,中共從一開始就沒有把自己當成中國人。他們的身分認同,一直都是馬列子孫,而不是炎黃子孫。

為什麼後來中共180度大轉彎,搖身一變,又成為民族主義代言人,最直接的原因是毛澤東的共產主義模式在經歷大饑荒和文革後徹底失敗,中共被迫改弦易轍。所以,中共現在高舉民族主義大旗,從一開始就是權宜之計,只是為了保政權而採用了鄧小平白貓黑貓式的實用主義的結果。這只是一種技巧手段,一種偽裝,中共從骨子裡並沒有真正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這是文化決定的。

此前我在節目中曾經聊起過這個話題,就是中共其實不是中國人,就是這個意思,因為中國人的身分內涵,這5千年來,其實都是由文化認同決定,而不是單純的血緣種族認同來決定。

什麼意思呢,我們先說說什麼是中國。《戰國策•趙策》有這樣一句話:「中國者,賢聖之所教也,仁義之所施也,詩書禮樂之所用也」。所以中國的概念,你看一上來就是文化為核心,就是聖賢之所教,仁義禮智信之所用的地方,就是中國。那麼從這個概念出發,我們就可以說,只要受到了聖賢之道教化,遵循天道人倫,施行禮樂仁義的人,就是中國人。那麼這個聖賢之道的源頭,是從「人文初祖」黃帝就開始的。

我們都知道,中國自古有華夷之辯的說法。就是說如果單純從民族血統、種族角度來區分,有華夏族和四方夷狄的區別。而這個區別最大的地方就在於夷狄和中原文化不同,所以夷狄一般情況不被視為華夏同族,不被視為中國人。

但如果夷狄之人同化了中原文化,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遠一點說,孟子就講,說舜是東夷之人,周文王是西夷之人。他們雖然從出生的地理位置上,一度被視為夷狄,但他們都能夠同化中原文化,並且還成為後世稱頌的中國聖賢之王。

到了後世,包括我們認為分裂時期的五胡亂華時期,蒙古入主中原建立元朝,滿清入主中原建立清朝,都是相似的情況。從血緣種族上說,這些遊牧民族都是異族統治華夏中原,但為什麼我們仍然把他們視為中國人,也把他們朝代的歷史歸納入中華24史之中呢?真正的原因就在於他們雖然形式上是異族入主改朝換代,但他們依然同化、繼承了中華文化,延續了這個文化的血脈,而沒有破壞這個文化,所以我們今天依然把他們視為中國人的一部分。

剛才繞了一個圈子,目的就是想說清這個概念,中國人的內涵,是由文化決定的。這個文化在,無論如何改朝換代,中國都在,中國人都在。如果這個文化不在了,被毀滅了,那是真正的中國毀滅,中國人也就不存在了。

明代大儒顧炎武曾經提出亡國與亡天下是兩個不同的概念。用他的話說:「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意思就是,亡國只是改朝換代而已,但如果文化滅亡了,仁義道德淪落,人人像野獸一樣相互撕咬吞吃,那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天下滅亡。

我們都知道,中共有一整套的黨文化系統,這個黨文化的來源是德國人馬克思,這套東西的核心內涵就是我們大家都很熟悉的暴力革命。只要接受了這套理論洗腦的人,無論其原來是哪國人,無論是東方人還是西方人,都會表現出驚人的思想行為的一致性,同時喪失了他原來那個民族的特有的文化。所以,我們看到無論這個共產主義走到歐洲還是亞洲,都表現出一樣的殘暴和野蠻,反文明與反社會。

所以這樣的人,從文化意義上說,他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中國人或俄國人,他就是馬列的子孫。中共對中國的統治,其實是真正意義上的異族入侵,他們表面上長著中國人的面孔,但他們骨髓裡的文化基因,完全是來自西方的一個邪教理論,所以中共不是中國人,他們內心深處也根本沒把自己看成中國人,所以他們才會表現出來,對中國人是一種佔領軍式的、掠奪性的統治,同時要對中國傳統文化進行滅絕式的破壞剷除。

現在的中國人,雖然表面上的傳統文化基本被毀滅殆盡,但中國人骨子裡的許多文化基因還在。所以當中共炒作民族主義,必然喚醒國人的身分意識。但當中共出於某種利益,又想大量引進亞非拉異族文化人口進來,很多人一下子就產生本能的排斥。因為在深層,很多人並不是感到現實物質利益受到威脅,而是文化身分認同上發生了衝突。這個矛盾真正的根源,就在這裡。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朋友們的觀看,我們下次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