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備忘錄傳遞信息:有把握幹掉拜登?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1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1月9號星期二,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一夜過去,風雲突變。昨天可以說大新聞集中爆發的一天。首先是川普突然撤換了國防部長埃斯伯,然後是一個堪稱重磅的消息:司法部開始正式調查大選舞弊的相關指控,隨後參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公開力挺川普就選票舞弊發起法律挑戰。此外還有一系列其它的重要信息。

這些消息看起來似乎都各自獨立,但其實都存在某種內在的聯繫,這些聯繫都指向一個共同的趨勢,一直順風順水的拜登即將走到他欺詐之路的盡頭。

司法部啟動舞弊調查

這幾個消息中,最重要的當然要數司法部啟動舞弊調查這件事,因為這是自美國大選選舉日出現舞弊事件,導致整個計票以及總統歸屬出現巨大法律糾紛以來的第一個實質性的轉折,所以我們先來討論這個消息,看看它的背後就蘊藏了什麼樣的信息。

根據相關媒體昨天下午的報導,美國司法部長巴爾公布了一份備忘錄,正式授權司法部調查任何有關2020年選舉中選舉舞弊的「實質性指控」。

巴爾在備忘錄中是這麼說的:「如果有明確且明顯可信的違規指控,且這些指控如果屬實,有可能影響到個別州的聯邦選舉結果,就可以進行調查。」

這份備忘錄由巴爾發給了美國檢察官、司法部刑事司、民權司、國家安全司的助理檢察長和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

巴爾還在備忘錄中強調說:由於投票已經結束,對司法部在此案中採取公開行動的擔憂被大大降低。他指出,授權調查不應被視為表明司法部已得出投票違規行為影響選舉結果的結論,而是為了確保投票過程的信任。

巴爾啟動對大選舞弊的調查有一個重要的背景,就是4天前的11月6號,亞利桑那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安迪‧比格斯和德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麥克‧克勞德聯手起草了一封致巴爾的信件,前後總共有39名議員聯署,要求巴爾對此次大選欺詐指控展開正式調查,以確保美國大選的公正性。

在這封信件中,議員們明確指出,司法部的責任就是要確保任何人的選票都不會因任何手段的選民舞弊而被貶值。司法命令必須要被遵守,計票觀察員必須能夠觀察計票。

最後,議員們還向巴爾提出了兩個措辭強硬的提問,「我們要求立即對以下問題作出答覆:你現在正在做什麼來確保投票和計票過程的公正?你是否會致力於利用你所掌握的一切資源,確保只計算合法選票,且立即以完全透明的方式進行計票?」

很顯然,越來越多的證據湧現和議員們的強烈質疑,是司法部終於開始進行調查的主要原因。

司法部的調查是一個標誌性事件,因為這意味著大選之戰正式進入到司法程序,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份備忘錄的公布等於是從司法層面否認了拜登自行宣布勝選的合法性。

巴爾備忘錄傳遞信息:有把握幹掉拜登?

巴爾的備忘錄有很多官方辭令,但對舞弊調查的啟動本身已經蘊藏了豐富的、耐人尋味的信息。

首先,司法部在此前亨特「電腦門」中的表現大家已經有目共睹了。雖然FBI事實上有立案調查亨特洗錢等等犯罪行為,但巴爾一直保持低調不予公開,箇中原因我覺得他自己在這份備忘錄中說出來了,就是擔心採取公開行動可能會影響大選投票結果。他不想被攻擊為司法調查政治化,但實際上,他對亨特甚至拜登嚴重犯罪的調查不予公開本身就是在政治化,就是在有意誤導選民。

不過這不是我們現在的討論重點,我們的重點是,巴爾顯然是一個非常注重明哲保身的人。硬盤門那麼大的案子他可以壓上接近一年的時間對外隻字不提,為什麼現在他才幾天就公開表態要調查了?原因很簡單,相關證據很多很充足,他已經不可能壓得住了,他要再壓下去,他同樣難以自保。

也就是說,我們基本可以肯定巴爾手裡現在已經有了相當程度的實錘證據,他才會不怕左派攻擊他把調查政治化。

其次,剛才我們對比了他在亨特電腦門中的表現就可以知道,他非常清楚,一旦宣布公開調查,無論他措辭上如何撇清自己沒有黨派傾向,都一定會被左派視為替川普助力,是在站隊川普了。那麼,如果調查沒有結果,他就等於把自己送到左派的槍口之下。

這背後的邏輯其實並不複雜,如果他沒有掌握相當確鑿的東西就貿然宣布調查,萬一最後調查的結果發現沒有重大舞弊甚至沒有舞弊,不足以改變大選結果,他不等於葬送自己前途嗎?因為如果調查沒有結果就一定是拜登上台執政,他怎麼可能放過這個調查了他家電腦門又調查了他選舉舞弊的傢伙?他一定會成為拜登第一個報復的對象。

所以,反過來說,他只會在基本已經拿準了,有把握幹掉拜登的情況下才宣布調查。

巴爾與麥康奈爾會晤:兩重大事情出現

我之所以這麼判斷,還有一個旁證,也是一個重要的的細節,就是在巴爾授權聯邦檢察官啟動調查的幾個小時之前,他先與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進行了會晤。

這次會晤他們談了什麼我們都不知道,但會晤結束後我們就看到了兩件重大事情的出現:1. 巴爾宣布授權啟動調查大選舞弊;2. 麥康奈爾去了參議院,首次公開表態力挺川普就選票欺詐行為採取法律行動。

根據媒體的報導,麥康奈爾在昨天參院的現場演講中是這麼說的:「很明顯,還沒有任何州認證他們的選舉結果。我們至少有一兩個州已經進入重新計票的軌道,我相信總統可能會在至少五個州進行法律挑戰。」

大家看到了吧,麥康奈爾的表態和巴爾顯然有直接關係,他這些數據顯然直接來自巴爾,以他這樣身分的人公開站隊川普,他絕不可能僅僅只憑川普團隊的某個律師或某個工作人員的報告就這樣公布出來。所以,我們就基本可以肯定,巴爾手裡拿到的乾貨,起碼涉及到5個州,這已經足夠翻轉整個大選結果,所以巴爾才下定決心出手,並首先與共和黨的領袖溝通。

我們都知道,12月8號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日期,根據聯邦法律,各州必須在這一天之前解決有關票數的任何爭議並確認獲勝者。而6天之後的12月14號,選舉人團的成員就要正式投票選出合法總統。

所以,對巴爾來說,司法調查及其後續的系列行動處置,都必須在12月8號之前完成,也就是說,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這段時間,將是極其關鍵的時期。拜登會坐以待斃嗎?顯然不會,他肯定會動用一切資源對司法部施加強大壓力,干擾司法調查等等。巴爾為什麼先找麥康奈爾溝通,因為他需要足夠強大的支持去應對即將到來的狂風暴雨,他手裡有多個硬盤,他對拜登背後的利益集團如何行事的方式有非常透徹的了解。

大戰最關鍵的地方:可能是賓州

我在昨天的節目中跟朋友們討論了此次大戰的勝負手,最關鍵的地方可能是賓州。現在賓州已經出現了重大變化。賓州的舞弊內幕還在不斷被揭露出來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比如有網友截取開票日當天的電視片斷顯示,各州實時計票的視頻下方數據一度顯示川普在賓州得票是1,690,589;拜登得票為1,252,537。但當各州這一輪播報結束視頻再回到賓州選情數據的時候,畫面卻顯示川普的票數竟然減少19,958票,變成得票1,670,631。而拜登的票數則不多不少剛好也是增加了19,958票,變成得票1,272,495。

當然這些都是線索,究竟是選票統計錯誤還是電視台播報錯誤都還需要進一步核實,但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是,截至目前為止,我們看到所有被曝光出來的統計錯誤、人工操作失誤、軟件故障、計票人員失職等等各種各樣的所謂「偶發性事件」,全都一邊倒是對拜登有利而對川普不利,這完全違背了最基本的統計學與概率學原理。

這樣的事情,出現一次兩次,我們可以說是偶然,如果已經出現幾十次,並且在不同地區都出現完全相同的結果,我們唯一的結論就只能認為,這不是巧合,而是人為的安排。

賓州最大的問題依然是當地違法延期計票,這個問題在法律層面的較量仍然在不斷推進。就在昨天,包括了密蘇里、德克薩斯、佛羅里達、阿拉巴馬等在內總共十個州的總檢察長組成聯盟,集體聯署了一份意見書提交到了聯邦最高法院,要求最高法推翻賓州延長郵寄投票截止日期的裁決。

總檢察長們的意見書提到的核心問題,就是我們昨天才討論過的,賓州高等法院擅自以司法裁決允許賓州計票期限可以在11月3號晚上8點後再延續3天,甚至允許郵戳不清晰的郵件都可以計算在內,這個舉動已經違反憲法,侵害了賓州立法機構的權力。

法院不具有立法權,根本沒有權利代替賓州議會來行事。這不是小事,因為這違反了美國立國的根本,三權分立的制度。這個惡劣的先例一旦開啟,美國建國基石就將被破壞,未來將從此永無寧日,國將不國。

而且,截止我做這期節目的時候為止,俄亥俄州總檢察長戴夫‧約斯特也提交了類似的訴狀,俄克拉荷馬州的總檢察長邁克‧亨特也預計將在今天提交此案的意見書。

大家看到了吧,賓州這個案子的焦點,就是延期計票問題,換句話說就是非法選票不能計算的問題,這也是其他幾個有舞弊嫌疑的州最大的問題,也一直都是川普和拜登公開講話中各自最強調的關鍵所在。

拜登想要製造既成事實 碰一鼻子灰

隨著賓州訴訟案的進展,我想可能會有越來越多的媒體被迫重新修改它們的選舉地圖,拜登可能會成為美國歷史上唯一一個正式發表了勝選演說,但卻被聯邦相關機構拒絕承認的總統候選人。

事實上,拜登想要製造既成事實的行動依然在進行。在煞有介事地開始籌建自己的施政團隊後,昨天拜登團隊的工作人員想要進入聯邦機構進行權力移交的過渡工作,結果碰了一鼻子灰,遭到美國總務署的拒絕。

總務署的發言人明確表示,總務署目前處於「等待」狀態,在權力移交得到「確認」之前,總務署的官員拒絕簽署允許拜登過渡團隊於本週正式開始工作的信函,也不會接待拜登團隊的任何工作人員。

所以,如果我們對最近這兩天一系列的跡象做一個簡要的總結,就可以看到,拜登的自我加冕之路,已經基本走到盡頭了,目前他除了繼續利用媒體營造「當選總統」的假象這一招,暫時看不出還有什麼回天之力。畢竟,外國領導人的祝賀不能當飯吃,最高法院法庭上砸下來的法槌,那個才是實實在在的。

川普解僱國防部長埃斯伯 勝算在握?

最後還有一點時間,我們簡單討論一下川普解僱國防部長埃斯伯的事情。

這個事情其實早就有了相關的風聲傳出,但各路官方機構都不斷闢謠,包括國防部本身。沒想到在昨天川普直接在推特上宣佈解除了埃斯伯的職務,由國家反恐中心主任克里斯托弗‧米勒出任代理國防部長並立即生效。

雖然大眾早有心理準備,但川普在這個大選之戰正打得激烈異常的時候突然解僱埃斯伯,顯然不是心血來潮。

眾所周知,埃斯伯與川普的重大分歧在今年夏天的BLM騷亂中公開化了。川普多次聲明尊重國民合法遊行權利,但必須恢復「法律與秩序」,也多次警告要出動國民警衛隊平息反警察暴力和BLM聚眾騷亂的各種打砸搶行為,但埃斯伯公開宣布他反對任何此類舉動。

由於埃斯伯的阻撓,導致騷亂綿延了整個夏天,使得包括紐約、芝加哥、西雅圖、洛杉磯、三藩市、休斯頓等大城市在內的許多地區陷入半癱瘓狀態,多人在騷亂中傷亡,生命和經濟損失巨大,不能不說埃斯伯負有巨大責任。

話說回來,川普在昨天以異乎尋常的果斷將埃斯伯解職,無疑主要是為了應對內政而非外敵,因為我們看到目前即便是中共也都在軍事領域保持了相對的低調,因為習近平也不好輕舉妄動,在目前這種輸贏未定的高度敏感期,他要做點什麼動作搞不好會給他中意的拜登幫倒忙。

所以,川普撤換埃斯伯,顯然是在為將來可能出現的國內大規模騷亂作準備的。什麼情況下會出現大規模騷亂呢?當川普贏得法律戰,將拜登從他自己搭建的加冕王座上一腳踢下去的時候,我想絕大多數人可能都相信,支持拜登的那些極端組織極有可能要鬧事,而且這次鬧事的性質和嚴重性,都將遠超BLM騷亂。

如果川普不提前部署,美國很有可能陷入內亂,甚至引發真正意義上的第二次內戰。

也就是說,當川普作出這個決定的時候,他已經判斷自己大概率要翻轉大選了,因為他手上握有哪些牌,他自己是最清楚的。

好的,今天我們就討論到這裡,歡迎大家訂閱點讚並留言轉發,我們下次見。

訂閱頻道: http://www.youtube.com/c/遠見快評唐靖遠?sub_…

推特專頁: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yuanjiankp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