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盤點】中共政治局如何走入困局(上)

作者:楊威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29日訊】2020年,中共政治局至少召開12次會議,政治局常委至少17次會議。簡單回顧這些會議的公開內容,就可看到中共如何一步步走下坡路,最後陷入了無法解脫的困局。

1月——第一次政治局會議不提疫情

1月16日,中共政治局開會審議各種工作匯報,為兩會做準備。

此時,武漢疫情已經爆發。2月3日,習近平在政治局常委會議上說,「疫情發生後,1月7日,我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但1月16日的政治局會議,報導絲毫未提疫情。1月7日的政治局常委會議報導,也未提疫情。

會議同樣未談1月15日剛剛簽署的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更未預料到美中關係的走向。2020年第一次政治局會議,根本沒有想到接下來會面對什麼。

1月23日,武漢封城。1月25日,政治局常委召開當月第2次會議稱,「疫情以來,習近平始終高度重視」,「多次召開會議、多次聽取匯報、作出重要指示」,至今這些內容也沒有公開。習近平要求各級黨政領導「靠前指揮」,並成立了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習近平卻把組長位置讓給了李克強

2月——4次政治局常委會議製造疫情受控

2月3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稱,防控工作「正有力開展」,提出各地社區防控「網格化管理」,強化對定點醫療機構、隔離場所等重點部位的「安保工作」。

中共並不關心老百姓的生死,而是政權的安穩。會議稱,「做好宣傳教育和輿論引導」,「宣傳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充分報導「措施成效」,生動講述「感人事蹟」,這次疫情是對中共「治理體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

武漢封城10天後,疫情越發嚴重,老百姓就醫無門,中共卻開始為自己唱讚歌了。會議還稱,繼續「實現今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復工復產」,「穩定居民消費,加快釋放新興消費潛力」。

疫情蔓延到全世界後,各國各地關閉經濟時,各級政府都稱,不得不做出最艱難的決定。他們深知後果,因此十分慎重,但中共草率實施了嚴厲的封閉。中共高層對可能產生的影響缺乏預見,封閉後才發現問題,又很快要求復工復產。

2月12日,當月第2次政治局常委會議忽然稱,疫情形勢「出現積極變化,防控工作取得積極成效」。

當時武漢疫情持續惡化,市民仍就醫無門,火葬場24小時運轉,哪有「積極變化?」中共高層當然知道實情,也要求「增強收治能力,發熱病人多的城市要抓緊增加定點醫院、治療床位和隔離點,加快疑似病例檢測速度」。

這也證實,不僅武漢,實際多地疫情失控,大量患者得不到醫治。但會議再次要求「復工達產」,「對偏頗和極端做法要及時糾正」,實現經濟「各項目標任務」。

中共高層對局勢的把握和預測失準,忽左忽右,反話正說,令各地無所適從。

2月19日,當月第3次政治局常委會議稱,習近平「時刻關注疫情形勢,把疫情防控作為頭等大事來抓,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防控工作取得階段性成效」。

中共高層迫不及待地製造疫情受控的假象,還打氣說,「疫情雖然給經濟運行帶來明顯影響,但我國經濟有巨大的韌性和潛力,長期向好的趨勢不會改變」,還要實現經濟「發展目標」,推動「復工復產」,「促進消費回補和潛力釋放」。

2月21日,政治局召開全體會議。36天前,政治局第一次會議沒提疫情;36天後,防疫就變成了階段性成果。

2月26日,當月第4次政治局常委會議稱,疫情防控「積極向好的態勢正在拓展」。會議還稱向其它國家「分享防疫經驗」,「加強對外宣介和公共外交」。

中共自欺欺人,也註定了下坡路的開始。實際上,中共兩會被暗自推遲了,中共高層要力保北京等地,會議稱「要加強北京等重點省份防控工作,堅決阻斷各種可能的傳染源」。

3月——宣傳防疫勝利適得其反

3月4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稱,「初步呈現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要把復工復產與擴大內需結合起來」。

3月10日,習近平視察武漢,方艙醫院被全部關閉,患者被回家或轉移。3月18日,政治局常委會議稱,「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但會議稱,「受國內外多種因素影響」,「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努力把疫情造成的損失降到最低限度」。

此時歐美疫情進入高峰,經濟嚴重受損,中共達到了故意散播病毒的險惡目的,但反過來也嚴重傷到自己。中共高層此時才意識到不妙。

3月25日,當月第3次政治局常委會議稱,「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重要成效」,同時也稱「加快國際物流供應鏈體系建設」,「儘快返崗就業」。

中共高層宣傳疫情受控的同時,終於發現出口貿易嚴重萎縮,企業難以為繼、失業加劇。

3月27日,政治局全體會議重複同樣內容。同日,習近平與川普最後一次通話。

3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甩鍋美軍,3月17日,川普公開稱「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美中關係開始惡化。各國也紛紛指責中共的口罩外交、甩鍋、要求感謝等,調查中共隱瞞疫情和追責的聲音此起彼伏。

4月——忽提底線思維卻展開對抗

4月8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忽然稱,「面對嚴峻複雜的國際疫情和世界經濟形勢,我們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

中共高層意識到以疫謀霸失敗,開始遭遇國際孤立,中國經濟出現大問題。但4月6日,中共央視稱蓬佩奧是「史上最差國務卿之一」。同日,鳳凰衛視「記者」進入白宮記者會,要求川普承諾與中共合作。4月7日,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在《紐約時報》上發文,稱「中美應該引領……共享……聯手……推動完善全球衛生治理」,中共還要與美國平起平坐。

4月9日,川普宣布停止向世衛組織提供經費,稱世衛組織幫中共隱瞞疫情,導致全世界瘟疫爆發。

4月15日,當月第2次政治局常委會議加重語氣稱,「今年一季度極不尋常」,「疫情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

中共高層生怕這樣的提法太悲觀,於是謊稱「復工復產正在逐步接近或達到正常水平」,但又稱「當前經濟發展面臨的挑戰前所未有,必須充分估計困難、風險和不確定性」。會議強調「六穩」之後,再提「六保」,即「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

4月17日,政治局全體會議,重複了上述內容。期間,中共派出遼寧號航母,向美軍挑釁,引來了美軍B-1B轟炸機,美中軍事對抗展開。

4月29日,當月第3次政治局常委會議,公開報導絲毫未提國際關係惡化,只重複了套話。中共高層不想承認以疫謀霸的重大失策,更不想透漏對抗美國失利。

5月——鋌而走險引發美中脫鉤

5月6日和14日,兩次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意外消聲,黨媒報導都只有兩句話,研究疫情和習近平講話。

5月14日,川普說,「我們可以切斷(和中共的)整個關係」。

這期間,習近平很可能嘗試與川普再次通話,卻遭到了拒絕。美中關係惡化,政治局常委不可能不討論,但沒有應對之法,更不想讓外界知道。中共高層應該也權衡了利弊,是否要在人大會議上推「港版國安法」。

5月15日,政治局召開全體會議,討論《政府工作報告》,並定調稱「面臨諸多困難挑戰」,以習近平為核心「攻堅克難」,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戰略成果」。會議同樣未提美中關係、國際關係惡化、經濟受損嚴重,應該為防止人大會議上被質疑。

5月19日,世界衛生大會一致通過決議,對疫情應對和病毒起源展開獨立調查。中共面對巨大國際壓力,仍然一意孤行。5月28日,中共人大通過了「港版國安法」,直接撕毀「一國兩制」,挑戰西方民主自由價值。

5月29日,川普發表針對美中關係的講話,撤銷香港特殊地位,美中走向全面對抗。當天,政治局集體學習法典,仍未提美中關係惡化,也未提中印邊界衝突。

6月——中共高層隱身卻難躲困境

6月,歐盟忽然取消了9月份的中歐峰會。習近平和李克強緊急與德國總理默克爾通電話,未能挽回;與法國總統馬克龍通話,同樣沒有結果。6月10日,歐盟發布報告,指中共宣傳有關病毒的虛假信息,向歐盟輸出醫療物資的同時,藉機大肆進行形象宣傳。

6月11日,北京市忽然通報疫情,變相封城。中共高層相繼消失、離京避疫,或許進行過視頻會議,但不敢公開。

6月17日,楊潔篪求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毫無進展。同日,七國集團(G7)外交部長聯合聲明,譴責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6月19日,歐洲議會通過決議,強烈譴責中共的「港版國安法」,破壞香港自治。

6月18日,川普發推,「美國確實保持一個選項,在不同條件下,與中國(中共)完全脫鉤」。

6月22日,中歐視頻會議,雙方在疫情追責、經貿、香港、南海、人權問題上各執一詞,幾乎談崩。

6月24日,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演講說,「共產黨並不等於中國和中國人民」,「我們想與中國保持良好的關係,但我們不想再維持與北京(政權)現有條件下的關係」。

6月29日,政治局全體會議審議「中共軍隊黨建條例」、「基層組織選舉條例」。會議沒有提美中關係,沒有提「港版國安法」引發的國際譴責,也沒有提大水災。

疫情從武漢燒到東北、再到北京,戳穿了防疫勝利的宣傳,農民工被迫回鄉,874萬大學生畢業眼看找不到工作……中共高層也只能躲避。

政治局會議還稱,「要毫不動搖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

中共陷入國際孤立,內部也出現了質疑聲音,中共高層只能再次亮出軍權,準備應付內鬥。

6月29日,政治局集體學習,習近平稱「形勢環境變化之快」、「穩定任務之重」、「矛盾風險挑戰之多」、「考驗之大前所未有」。

半年之內,中共政權急轉直下,陷入無法解脫的內外困境,但這才剛剛開始。(未完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