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制裁610誰怕了 記者遇襲幕後是誰 福奇對功能增強實驗一問三不知?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13日訊】今天是5月12日,星期三,今天事情很多,講三個:美國首次制裁610官員、誰是襲擊香港大紀元記者的策劃者、福奇(Anthony Fauci)參議院聽證。

余輝成為首個被美國制裁的中共610官員,制裁有沒有用?香港大紀元記者遇襲,誰在幕後?福奇對功能增強實驗一問三不知。

美國務院發布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之際,首次制裁成都市原610辦公室主任,美國制裁的依據和歷史,對中共官員的震攝;香港大紀元記者被暴徒襲擊,誰最有動機、資源和手段?美參議院聽證會參議員追問福奇和武漢病毒所關係。

美國制裁中共610官員

今天,美國國務院宣布,將成都市原610辦公室主任余輝列入制裁名單,余輝及其直系親屬將被禁止進入美國。這是第一個因擔任610辦公室主任迫害法輪功而被美國公開制裁的中共官員。國務卿布林肯也在自己的推特上發布了這一消息。

今天是美國國務院發布2020國際宗教自由報告的日子,布林肯就此發表了講話。講話中還特意提到了對余輝的制裁。

有何意義?這表明美國現政府的態度:關注國際宗教自由、反對中共當局對宗教信仰的迫害、強調反對對法輪功信仰團體的迫害並採取實際制裁行動。再次重申對參與迫害者是要追究個人責任的。

美國制裁余輝有象徵意義,但不僅是象徵性的,余輝只是一個代表,此前美國國務院已經向法輪功學員表示,已經有不少中共官員因迫害法輪功而被禁止入境了。

我們知道,以前,美國對外國侵犯人權的官員是沒有制裁措施的,主要是沒有法律依據。法輪功學員收集了最多的迫害者的名單和罪行,也在中共迫害者出訪期間發起過幾十項法律訴訟,部分案子裁決以後也無法執行。

一直到美國國會通過了《馬格尼茨基法案》,馬格尼茨基是俄國的一位稅務會計師,因為揭露稅務官員的腐敗被迫害,死於監獄。為此美國國會通過了以他名字命名的制裁外國迫害人權和腐敗官員的法案。當時是針對俄國官員,後來國會發現制裁很有效果,於是把針對俄國的擴大到全球,這就是《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

自此,美國對外國侵犯人權的官員制裁就有了法律依據。以前都是對國家,或經濟實體,現在是針對個人了。

這個原則早在紐倫堡審判就定下了,就是個人必須對反人類罪行承擔責任,不能以執行命令來推脫。但實際執行,只有在犯下罪行的政權被打敗了才有可能,如對前南斯拉夫塞爾維亞領導人的審判。

《人權問責法》實際是一個介於中間的懲罰,就是美國或類似國家或政體以禁止入境或經濟制裁的方法針對個人。現在美國、英國、加拿大、歐盟和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立陶宛、拉脫維亞)都有類似的法律了。還有多個國家正在醞釀通過。

不過,這次對余輝的制裁並未援引《馬格尼茨基法》,而是國務院的行政命令,所以只有禁止入境而沒有經濟措施。這是從法律角度。

不過對中共官員,震懾力是很大的,無論中共把自己的統治吹得怎麼天花亂墜,對官員來說,把錢和家人轉到國外還是有非常強大的吸引力的,相信很少有人會把目標定在北朝鮮、委內瑞拉這些國家的,還是會以發達國家為主。

這個直系親屬禁止入境是很嚇人的,本來是自己做裸官,結果把家人也堵在國內了。

其實美國有些制裁,是只做不說的,如對一胎化的執行者,國內的都知道,婦產科醫生如果在簽證上說明身分是不容易得到簽證的。美國2000年初就立法禁止強制流產、墮胎的執行者入境,但很少說,被拒簽的自己也不會說,也不會被報導。

為什麼選了余輝公布?我們看一下以前的案例,第一次使用《全球人權問責法》有13名外國官員被制裁,包括一名原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局長高岩,而避開了當時公安部副部長傅振華。

最近的一次是對新疆5名官員,最高達到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雖然陳全國和傅政華都是政治局委員級的,但現在新疆是全世界關注重點,情況和當時有所不同,可以說是比較例外的。就是一般會避免制裁級別過高。

還有一個需要注意的是被制裁的多半是現在還在位的,不一定是犯罪時的位置,這樣才有震懾作用,余輝可能就具備這些條件,曾經是四川這個大省的省府成都市610正職主任,現在還是成都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理委員會主任,看來是個有油水又非常有可能經常出國的。

香港大紀元記者梁珍被暴徒襲擊

5月11日,香港大紀元記者梁珍在住所外等車時被暴徒襲擊,引起從美國國務院到各國政要和記者、人權團體的譴責。這件事不是偶然的,因為就在一個月前,4月12日,四名暴徒闖進《大紀元時報》印刷廠破壞機器和電腦。這不會是香港官方或本地黑幫的行為,而更可能是中共策劃的。

我們先看香港官方,包括警方,在這件事上最多是不作為,或不積極作為。香港黑幫,黑幫多半是搶奪勢力範圍,和《大紀元時報》毫不相干,香港黑社會會被中共利用,但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不會主動介入政治案件,因為他們也怕判斷錯誤。

而中共滲透香港,第一步就是黑社會。最有名的就是97移交前,被認為公安部為順利移交,和香港黑社會有接觸談判,來自公安部長陶駟駒1992年說的:「我發現有不少僑團組織,他也可以說有一種社團性質,或者有些人的思維,把他們看成黑社會,其實我看他們也很愛國。」

後來被人說成「黑社會也有愛國的」,其實他1993年的另一次講話更直接,他說:「我曾經有一次擔任過出國的保護任務,隨國家領導人到某個外國,當時就有一個類似三合會的組織,他們就出了800人,出來保護我們國家的領導人。」香港黑幫主要就是三合會。

只有中共具有動機、資源和能力來策劃。中共收買統戰了海外幾乎所有中文媒體,極少數不被收買的就以大紀元新唐人媒體集團,影響力最大,對抗中共大外宣的能力也最強;而香港又是新聞自由的最前線,香港抗爭期間,《大紀元時報》最及時準確報導,得到港人的支持和讚揚;中共在香港已經有能力,無論是收買當地打手或是自己派人過去都很容易。

但還是這句話,中共已經通過《國安法》直接在香港抓人判人了,卻還是要用這種當年鬧革命的地下黨手段,實在是可恥。

參議院舉行關於中共病毒的聽證會

昨天(11日),參議院舉行關於中共病毒的聽證會,美國政府首席疫情專家福奇到國會作證,網上廣泛流傳的是參議員保羅(Rand Paul)的提問。保羅議員指控NIH(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一直在向武漢實驗室提供資金,對蝙蝠冠狀病毒進行「功能獲得」基因改造。

福西說,保羅的說法不正確,「NIH從來沒有,現在也沒有資助過武漢研究所的『基因功能獲得』(gain of function)研究。」他甚至否認那是功能獲得實驗,如果你看基金申請的描述和階段性報告,是人們扭曲了事實;他也不承認把錢給了武漢病毒所,不過保羅指出錢是通過「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轉包給武漢病毒所後,他解釋是為了研究SARS。

這裡想說明幾點。1)基金的申請一般需要有初步結果,而有了初步結果後實驗也就結束了,也就是說,基金往往用於下一個實驗或進一步實驗,而不是申請的那個,大家都是這麼做的。加州理工校長巴爾的摩就曾經說過,科研基金就是做你申請裡沒有說要做的。作為給錢的一方,應該監督基金的使用的。

2)有人曾經留言說應該查美國,儘管放心,美國國會、媒體、政府總有人會查的,有一點問題早就被挖個底朝天了,美國沒有自上而下的系統的陰謀,中共才有。

美國媒體最喜歡挖政府,還記得當年《紐時》和《華郵》公布美國五角大樓文件。中共的問題並不在於一個自然發生的傳染病發生在中國,而是該傳染病的源頭有疑點,而且還有隱瞞。

訂閱橫河觀點:https://bit.ly/3pHMthA
支持我們:https://donorbox.org/henghenews
訂閱「橫河觀點」Youmaker 優美客頻道:
https://www.youmaker.com/c/HengHe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