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錫進得罪高層「被退休」? 中美兩校同曝告密事件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8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2月17日(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胡錫進退休實為「被退休」?傳被指「黨性不強」得罪大人物;親共媒體罕見起底胡錫進身後操盤團隊;中美兩大校園熱門事件,指向同一個關鍵詞!

前天,香港的親共媒體《星島日報》率先報導說,《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即將退休下台,結果在昨天胡錫進本人就在微博發帖證實了這件事。

有點令人意外的是,胡錫進的退休很快成為外界各大媒體的報導熱點,比如在日本,幾乎所有的媒體都在報導這件事情。這說明儘管胡編在國內名聲形象都很糟糕,但客觀地說,他在國際輿論界的受關注度還是比較高的,畢竟他頭上扛著頭號黨媒《人民日報》旗下子報這麼一面紅旗。

【港媒爆料:胡錫進是「被退休」】

今天我們就先來聊聊胡錫進退休的話題,因為有跡象表明,胡錫進的退休,似乎並不僅僅是年齡到了這麼簡單。

在美東時間的昨天中午時分,胡錫進在微博正式宣布,自己即將年滿62歲,已辦理退休,不再擔任環時總編輯,但未來仍將以環時特約評論員的身分,「繼續為黨的新聞輿論工作竭盡所能」。

同時,也有更為詳細的報導出來了,說胡錫進退休後,將由80後的《人民日報》評論部副主任范正偉擔任《環球時報》黨委書記、法人代表、董事長兼社長,而原《人民日報》國際部副主任吳綺敏將擔任《環時》總編輯。

從表面上看,胡錫進作為一個局級幹部,已經過了60歲的退休年齡,這次就是一個正常的引退了。但從他半年前就被媒體預告退休而他本人否認,到現在傳聞兌現,這背後總讓人感覺有點什麼東西。

同樣還是在昨天,果然就冒出來了一點東西。香港大學一家名叫「中國傳媒計劃」的研究機構發表了一份報告,引述消息人士的說法稱,胡錫進的退休實際上是「被退休」,可能是因為有人「對他在國際上引人注目的高調言論感到不滿」而被免職。

報告還說,高層有人認為胡錫進成為一門「鬆散大炮」(鬆散大炮意思就是「一個沒有被固定的大炮」,這是一個英文典故,被用來形容一個愛招惹麻煩、我行我素、舉止無法預料的人。)

報告說,尤其在彭帥事件上,胡錫進一系列笨拙的操作起到了負面作用,得罪了中共的某些權勢人物,因而導致中共領導層要求「加強《環球時報》的政治導向」,要有更多的「黨性」,少一點「胡錫進精神」。

這個理由看起來比較搞笑對吧,胡錫進這麼一個為了黨的利益竭盡全力做到高難度無死角叼盤的「功狗」,居然也被視為「黨性不強」而撤換,不能不說是一個巨大的黑色幽默。

說胡錫進是狗,並不是我在這裡罵他啊,他自己早就說過《環時》的使命就是充當國家利益的「看門狗」,只不過是把黨的利益偷換成了國家利益顯得自己高大上一點而已。

也就是說,按照這份報告的說法,胡錫進的退休,並不是那麼單純,而是與他叼盤用力過猛,起了反作用有關。

這個說法是不是空穴來風呢?我覺得是有一定道理的。

【《環時》蹊蹺新設社長職務】

首先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就是有說法稱,過去的《環時》並沒有社長,這次是新設的崗位。但也有官方背景的微信公號說《環時》過去有社長一職,只不過一直都空缺。

不管怎麼說吧,反正現在的職務安排,很明顯是把過去胡錫進一個人幹的活,分成了由兩個人來做,大體上把行政資產管理和報紙內容產出進行了劃分。這樣做帶來的直接結果就是從此以後《環時》的社評等重要文章的出台,多了一道把關的閘門,胡錫進自己寫稿自己審稿的時代將一去不復返了。

這個跡象,當然符合「媒體姓黨」這個大原則,尤其這個新任社長范正偉,據說是《人民日報》「任仲平」寫作班子的骨幹。「任仲平」是「人民日報重要評論」的諧音,這樣的一個人坐鎮《環時》,其政治把關的監軍角色是很明顯的。這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前的文宣系高層,對胡錫進的調門並不放心。

【胡錫進亂劃紅線犯忌】

其次,在我個人眼中,胡錫進基本就是一個癟三網紅一樣的角色存在,是靠「立場優先於事實」故作驚人語來賺流量,帶節奏的,遠遠算不上一個真正的媒體人,也不怎麼上得了檯面。

中共一直用他作為「非官方的發言人」,也只是為了圖個方便,把官方很想說而又不方便直接說的比較low的話,都讓他說出去,因此而招來的板磚和唾罵等等,當然也就讓他去抵擋,不連累黨中央。從這一點上看,胡錫進有著類似擺在大門口的痰盂的功能。

這種單向閥門開關式的功能,過去一直很受黨媒認可。但現在從「劃線事件」、「彭帥事件」等實際效果來看,這種功能越來越顯露出弊大於利的後果了,這應該是胡錫進「被退休」的深層次原因。

別的不說,單就胡錫進「總劃線師」、「總中肯師」這兩個江湖稱號,就犯了大忌。

要知道,在中國大陸,以「總XX師」享譽江湖的人,官方正式的只有一人,就是鄧小平「總設計師」;而民間贈與的只有兩人,習近平獲贈「總加速師」,胡錫進獲贈「總劃線師」、「總中肯師」。

即便是民間調侃,這也已經使胡錫進有動了中南海「禁臠」的嫌疑。這個「禁臠」出自晉朝人謝混的一個典故,原意指別人不得擅自食用的豬脖子肉,後來就被比喻為個人獨占、不能分享的東西。

尤其這個「總劃線師」,我們在過去的節目中就和大家討論過了,胡錫進屢屢代替當局出來趾高氣揚地劃紅線,結果又屢屢被美日台輪流打臉,儘管輿論的鋒芒都指向胡錫進和《環球時報》,但誰都知道這打狗就是打給主人看的,實際上還是掃了一尊的面子。

每次胡編被打了臉,他都是用「你們等著啊,有種別跑,咱有的是大招,至於啥時用,這個主動權在我們手上」等等來給自己找台階下。這樣一來,他盤是叼住了,但等於就把包袱扔給了最高當局,讓全世界都把目光投向中南海,等著一尊出來給個說法。

我早就說過,胡編這樣幹等於是給習近平下套,自己爽快過完了嘴癮,最後都讓習近平不得不動用外交資源甚至軍事資源來幫他擦屁股撐場面。以習近平的脾氣,他能受得了這個嗎?

【大外宣起底胡錫進身後操盤手】

第三,我說胡錫進不算媒體人是個流量網紅,這也不是我的杜撰,而是他自己證實的,而且他之所以能夠成為網紅,也不完全是靠他那張隨時都可左右逢源的嘴。《遠見快評

在胡錫進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上,明明白白寫著該微信公號的運營主體是「上海得已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這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是「成為資本」,而「成為資本」的創始人是在大陸網絡平台頗有名頭的李世默。

這個李世默可能有朋友不熟,他在大陸比較有代表性的兩件事,一個是創辦了近來風頭正勁的左派媒體《觀察者網》,另一個就是策劃了優酷與土豆兩大視頻平台的合併。

而李世默更大的一件事,是他操盤運營了至少三個知名輿論大V的微信公眾號,這三人分別是胡錫進、張維為和此前被揭露躲在德州豪宅裡寫反美文章的「眉山劍客」陳平。

李世默還有一個稱得上是「把兄弟」的長期合作對象,叫饒謹。饒謹這個人,可能海外的朋友比較陌生,但我相信大陸的朋友可能聽到這個名字都會露出笑容了。因為饒謹最近先是被曝光是司馬南猛攻聯想事件的操盤手,然後又被人舉報性侵,搞的這個一向躲在暗處的人物意外地高光。

事實上,饒謹操盤的人不止一個司馬南,還有另外兩個在大陸廣為人知的所謂專家,就是金燦榮和李毅。金燦榮以對付美國有五大邪招、鄭州洪災是美國氣象武器襲擊等言論馳名江湖,而李毅則以「中國疫情死了4,000人,和美國比等於沒死人」的高論語驚天下。

這個話題聊到這裡,我想大家應該看明白了,胡錫進、金燦榮和司馬南等人都是一路貨色,都是由李世默與饒謹這兩大專做愛國生意的平台在操作的流量收割機。他們倆這種愛國生意模式一度紅極一時,名利雙收。

而更有意思的是,剛才我們提到的這些起底胡錫進司馬南等人的內容,都曾經於今年7月公開發布在《中美印象》這家親共的美國中英文網站上。而這家網站的主編劉亞偉號稱美中問題專家,其官方身分是美國卡特中心中國項目主任。而他另外一個身分,是大陸知名軍旅作家、李先念的女婿劉亞洲的親弟弟。

這個圈子繞得有點大,我們簡單點說,就是圈外人看胡錫進是黨媒喉舌,但在圈內人眼中,他就是個不上檔次的商業化網紅,而且是被文宣系中很多自認為「上檔次」的勢力排擠打擊的。

尤其在近期,我們看到饒謹操盤的司馬南因為聯想事件而遭到了各大官媒反擊,紛紛發文呼籲「提振企業家信心,挖歷史舊帳之風不可長」;而李世默操盤的胡錫進在彭帥事件後也黯然退場,一句話,這種愛國生意模式開始碰壁了。

所以,綜合以上的這系列信息,我們可以得到什麼樣的結論呢?

1. 中共當局對使用多年的「官方人士義正詞嚴,非官方人士潑婦罵街」這種一個腦袋、兩張面孔的模式正在進行調整,這種模式的紅利已經嚴重透支,其副作用已經超過了其帶來的所謂正能量效應,不但沒有講好中國故事,反而頻頻製造了很多中共事故。

2. 胡錫進的退休,基本上意味著中共宣傳史上一個時代的結束。有人把這形容為進入「後胡錫進時代」,這多少有點高看他了。實際上,這不過是一個「後罵街」時代的開始。中共會繼續戰狼,會繼續無底線撒謊,甚至繼續罵街,但可能在表面上會儘量包裝得漂亮點,儘量不把罵街詞彙用得那麼粗鄙下三濫。

3. 最後,我們套用一位網友的評論給胡錫進做一個總結,我覺得說的挺到位的,一共四句話:心中無底線,活著總劃線。叼盤無極限,摔落無紅線。

【上海老師講真話被學生告密】

好的,最後一點時間,我們也說說這兩天非常熱的兩個事件,一個發生在中國,一個發生在美國,二者最大的共同點,或者說核心關鍵詞都一樣,就是「告密揭發」。

12月14日下午,上海震旦職業學院的東方電影學院教師宋庚一,在《新聞採訪》課程中提到了南京大屠殺30萬人缺乏翔實完整的數據,並告訴學生,不應該永遠去恨,而應該去反思戰爭是怎麼來的。

她的講課視頻被一個學生剪輯後進行了揭發舉報,引發軒然大波,《人民日報》等黨媒都立即發文批鬥,震旦職業學院也迅速在16日發布通告開除宋庚一。結果沒想到事情引發了更大的反響,大批網友反過來人肉搜索了這位告密的學生,再度把這個南京大屠殺死難人數的事件推向了風口浪尖。

現在網絡上已經流傳出來宋庚一當時講課的全文,我們可以看到她其實並沒有否定日軍在南京的大屠殺行為,她只是針對30萬這個數據的來源進行了說明,說從歷史上就一直對屠殺人數的估計有爭議,最少的說只有3,000,最多的說有50萬。

為什麼會這樣,就是因為沒有翔實的死難者身分數據統計,這與納粹屠殺500萬猶太人每個都有名有姓有身分形成鮮明對比,這反而導致了中方在與日方討論這個話題的時候直不起腰杆,因為沒確鑿的數據支撐。

這個話,至少我看起來沒覺得有什麼問題,要注意,她是在《新聞採訪》課程中舉了這個例子,實際上是在批評中國做學術的圈子不夠嚴謹,是在教育學生做新聞、做學問要嚴謹求證腳踏實地,並不是在否認南京大屠殺。

就這樣的一個比較客觀實在的講課內容,依然被學生惡意斷章取義去告密,而且我們都知道,宋庚一並不是第一例,也不會是最後一例。

【美國大學驚現大陸留學生告密】

另外一個事件也發生在校園,是美國印第安納州的普渡大學。上個月,大陸留學生孔志豪因發表了支持六四事件學生的言論,遭到同校許多大陸留學生的騷擾,罵他是美國中情局間諜,有人甚至向大陸的國安告密,導致國安特工直接找到了孔志豪在中國的父母,逼迫其對孔志豪施加壓力。

普渡大學校長丹尼爾斯在星期三致全校師生的電子郵件中,公開譴責那些剝奪他人言論自由的人,表示將對騷擾者進行懲處,並要求這些人另尋他處接受教育。

結果這件事情也是迅速發酵,部分涉及此事的大陸留學生開始發起聯署,以歧視為由要求丹尼爾斯更正其「錯誤言論」。

這兩個事件雖然相隔千里,但卻釋放了幾乎一樣的重要信息,就是告密賣友求榮、賣師求榮,正在成為大陸年輕一代的新常態,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而且這兩起事件都反映出,中共多年來反覆的洗腦,已經使得一部分人到了根本無法接受事實真相的地步。

宋庚一的講課只是陳述了一個簡單的事實,學生絕對不會聽不懂;而在海外求學的普渡大學這些粉紅學生,也絕不會不知道六四屠殺的真相。但他們都選擇了對客觀事實視而不見,反而主動去承認、迎合中共虛假的政治宣傳。

也許他們可以說,自己去告密並沒有得到什麼物質獎勵,而只是為了愛國。但正因為這樣,那才是更可怕的事,因為這樣的人已經形成了一種牢固的觀念,就是:強權的政府就是終極真理,無論說什麼都絕不允許質疑,甚至明知其虛假,也要用暴力的手段消除所有質疑的聲音,自覺成為暴政的維護者。

讓人可以明明白白昧著良心把最無恥、邪惡的事當作最光榮、正確的事去做,這就是中共洗腦的目的,這也是紅色洗腦破壞力的最生動的展示。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