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和平交權? 新聞聯播連三天異常說明什麼?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10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5月9號(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解析「習近平禪讓」系列爆料:哪些信息是真的?新聞聯播連續三天異常說明了什麼?從「飢餓封城」到「暴力消殺」,上海風暴並未結束;浙江驚現「紅朝落」異象。

在上一次節目中我們和大家一起討論了習近平在5月5號政治局會議的講話,就我個人來看,這次會議應該是黨內圍繞20大的內鬥,雙方正式拉開陣勢半公開較量的一個關節點,或者說是一個分水嶺。以這次會議為標誌,習近平的權力應該是受到了很大的限制,雙方會在一個實力更為接近的層面上展開廝殺。

我相信無論海內或海外的朋友們都很關注這個事件的進程,因為這場內鬥的結果很可能會對整個世界局勢產生重大影響,並進而影響到經濟外交各個領域,最終影響到很多人的生活。

今天我們就繼續跟進來討論一下這個話題,因為有一些新的傳言和官方宣傳的跡象出現。但在討論之前,我想先簡單說說另外一個比較特殊的消息,一個我認為和這次事件有關的消息,這就是浙江舟山天現異象的事件。

浙江驚現「紅朝散」天象

5月7日晚上8時許,多段網絡熱傳的視頻顯示,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區海域附近的天空,突然呈現出一種異常罕見的詭異的血紅色,景象令人震撼,當地居民紛紛驚嘆:「這是什麼天氣啊?」「天怎麼了?」也有孩子在喊感到好害怕等等。

這個視頻的熱傳迅速引發了很多人的猜測和不安,官方按照慣例安排了專家出面進行解釋,比如有專家先根據觀測記錄排除了因地磁和太陽活動導致血色天空的可能。該專家認定,這是因為一艘遠洋漁船的紅色燈光,在大氣中液體微滴的散射作用下,將紅光散射到較遠範圍造成的。

而北京天文館一位人士則認為,這有可能是某些人造天體的殘骸在墜入大氣層的過程中發生爆炸或高度摩擦生熱所引起的發光現象。

不管哪種說法,都很難解釋為何如此大範圍出現血色天空。舟山地區常年捕魚,過去從沒見過一盞燈可以映紅大半個天空。至於人造天體墜落造成的發光現象與此差別非常大,這應該是個常識了。

不管怎麼說吧,很多網友都認為這是一種罕見的天象,代表著血光之災或某種大的災異變化。

一說到天象,可能有朋友會覺得,你怎麼聊起迷信來了。其實這是中國傳統文化中最核心部分之一。我們都知道,中國傳統文化非常講究「天人相應」,這其實講的就是人事與天象往往是息息相通,相互聯繫這樣一個道理,這與現在科學很多發現是一致的。

這一點其實連中共自己都從不避諱。儘管中共從一開始就宣傳無神論,極力破壞傳統文化,一概扣上「迷信」的帽子予以打擊,但中共黨內信奉讖緯之說,篤信很多天象甚至某些異能之士,其實早就是公開半公開的祕密。

遠的有眾所周知的毛澤東命名8341部隊,1976年吉林落下的隕石雨,近的有江澤民自知血債太多,一度閉門抄寫《地藏經》以求自保,且終身不去「鎮江」這個地方視察,包括中共高層對數字「八」的集體信奉,無論夏季奧運會還是冬奧會,都一定要選在8號晚上8點開幕等等。

就是說,中共自己私下裡其實非常信奉這些,即便按照中共的方式來看待,浙江舟山血色天空也是一種不祥之兆,因為這最直接的表象就是一種紅朝落、紅朝消散的象徵,而且發生在浙江。按過去的說法,這裡可是習近平的「龍興之地」,是「之江新軍」的大本營,所以這個天象意味著中共這個紅色朝代將在習近平手裡結束,也未可知對吧。

解析習近平被迫「禪讓」系列爆料

好的,我們轉入今天的正題。

外界觀察到中共政局近期出現異動,主要是三大原因,一個是4月底到5月初當局一系列重大經濟外交政策的轉向引發了關注;第二個是5月5號政治局常委會措辭嚴厲的官方通報;第三個就是自媒體人老燈關於習近平可能權位不保的先後4次爆料。

這三大原因的前兩個都是客觀存在的事實,我們也都做了比較詳細的討論。第三個屬於尚待證實的爆料,所以不同的人對爆料的可信度有不同的看法,這很正常,但這樣的系列爆料不早不晚剛好與前兩個事實同期出現,且爆料內容本身也確有一部分合理之處,所以我覺得還是有一定參考意義的。

在老燈的系列爆料中,其核心的信息要點就是一個:習近平已經被迫內部禪讓,內定李克強暫時主持工作,黨內維持和平交權過渡到20大後再揭蓋子。作為對這個說法的支撐,爆料人提供了一些說法供大眾驗證。哪些說法呢?我看了一下,大致包括下面幾個方面:

1. 重大人事變動:這部分明確提到的是兩個人,一個習近平心腹丁薛祥將離開中辦去接任上海書記並最終退休,接任人選是一個叫吳漢聖的官員。另一個是李克強就讀北大法律系的同學石泰鋒將入主中組部掌控人事大權。

2. 按照爆料人的說法,說為了政局穩定,現在疫情防控仍然會在宣傳上繼續強調動態清零,但在實際執行上會逐步放鬆,大致有點嘴上說清零,手上搞共存的意思。

3. 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式宣傳將大幅降溫,派王岐山出席韓國新總統就職儀式,藉此和美國溝通情況,希望美國暫停對中共的制裁打擊等等。

我們先說說人事變動的這一部分。爆料說丁薛祥從中辦主任位置上調任上海書記並最終退休,這種調動在中共歷史上還沒有先例。而且,上海是中共政治高地,凡是出任上海書記這個位置的官員按定例都要進政治局常委,唯一的例外就是當年的上海書記陳良宇被胡錦濤以反腐名義拿下。

所以,說丁薛祥調任上海並隨後退休的說法,實在太過古怪,其可操作性非常低。至於傳聞中接任中辦主任的吳漢聖,在5月5號這天被官方報導調任中央和國家機關工委分管日常工作的副書記,成為二把手。而這個中央和國家機關工委的書記一把手,就是丁薛祥。理論上說,吳漢聖可能接替丁薛祥。

所以,這個說法看起來有點半真半假。此外,傳聞將要接掌中組部人事大權的石泰峰,也已經在5月2號被官宣出任中共社科院院長兼黨組書記。這意味著已經年滿66歲、去年就達到正部級官員65歲退休年齡石泰峰,在仕途上很可能不會再更上層樓,正常情況下應該在明年兩會後到政協等地方去養老,不太可能繼續在20大後超齡服役去執掌中組部。

接下來我們說說對習近平宣傳的變化。

以最具代表性的頭號黨媒《人民日報》為例,我翻查了從4月25號到今天5月9號一共15天的頭版報導,客觀地說,只有5月7號和8號連續兩天,習近平沒有作為報導主角出現在頭版頭條的新聞標題中。7號頭版有報導王岐山出訪韓國的新聞標題提到了習近平,但實際報導的主角是王岐山。

除此之外,在5月3號和4月29號,都出現過習近平當天沒有登上頭版頭條新聞的情況。再往前查,會看到4月18號的頭版也曾經沒有習近平的報導。也就是說,習近平並不是固定每天必須出現在《人民日報》頭版頭條,過去時不時有一天沒有在頭版報導他的情況並不少見。

如果我們再以另一個代表性黨媒喉舌新聞聯播的報導進行查看,會看到從4月27號到5月5號期間,只有4月28號這一天習近平沒有出現在前兩條位置,這應該屬於剛才我們說的,偶爾習近平缺席的情況。

但從5月6號到5月8號,連續3天,習近平從新聞聯播前兩條位置消失了。這的確非常罕見,非常不尋常,因為這幾天正好就是「習近平被迫遜位」傳聞鬧得最沸沸揚揚的幾天。而到了今天,習近平一口氣又獨占了新聞聯播的前三條位置。

所以,我們綜合《人民日報》和新聞聯播這兩大喉舌的報導一起看,對習近平的宣傳確有一定的降溫跡象,但若要以此做出判斷,說習近平就此失去了權力,只是作為一種維穩工具「被頭條」,我覺得證據明顯還不夠。

第三個關鍵的問題,當然就是關於疫情防控的清零政策。

清零政策是否會繼續下去,這幾乎被外界視為判斷習近平是否真正失去權力的最關鍵指標之一。上次我們就分析過,無論我們願不願意,清零政策都已經被高度政治化後成為雙方權鬥的最關鍵抓手,也就是焦點,而且觀察這個焦點中的焦點,應該是上海。

按照爆料人的說法,雖然習近平已經被迫禪讓失去絕對權力,但為了政局穩定和彰顯習近平政策的錯誤嚴重性,政變勢力仍然會在表面上維持清零政策及相應的宣傳,但會在實際執行上放鬆。

就我個人目前觀察到的情況,這個說法不太符合實際情況。總體來說,現在大陸的防疫政策,不但在宣傳上沒有改變清零的基調,而且在實際執行上反而是更加嚴厲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吉林再度進行全員靜默式核酸檢測以及上海暴力抓人隔離、暴力消殺的日益嚴重。

根據吉林省吉林市疫情防控小組官宣,從5月9號6點到10號6點,在城區範圍內停止一切非必要人員流動,實行靜態管理,要進行「一人不落」的核酸檢測,理由是「鞏固疫情社會面清零成果」。

然而吉林市是在剛剛一個月前的4月8號才宣布達到社會面清零,28號宣布有序恢復城區生活秩序的。僅僅過去了十多天,就全員緊急停擺進行核酸檢測,顯然是清零不保,又出了什麼麼蛾子了。

不僅如此,上海市金山區是全市最早在4月20日宣布達到社會面清零的行政區。奉賢區也在5月1號首批進入6個社會面基本清零的行政區名單。但金山和奉賢兩個區都在7號先後發布通知,要求8、9號連續兩天在全區範圍開展開2次全員核酸篩查,期間實行全域靜態管理。

這顯然是全國一盤棋的,繼續嚴格清零的部署。雖然在官方層面上,每天公布的感染數據在大幅下降,包括上海在內的大部分封城地區物資供應緊張的情況也得到了緩解,大面積饑荒、敲鍋衝關等現象沒那麼多了,但強制隔離和入戶消殺這兩個問題卻迅速開始抬頭。

比如河南鄭州,今天有視頻流出省計生幹部學院的學生被全部拉走集中隔離;北京西城區里仁街3號院,1人確診整個單元的人都要拉走隔離;上海目前每日新增雖然下降到了四千例左右,但官方依然要求各區各街道辦層層立下軍令狀,要爭取在5月15號之前達到社會面清零。

一份網絡曝光的浦東新區書記朱芝松講話顯示,5月10號新增病例數就要比前一天下降60%,還聲稱「即使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完成任務」。如此高壓之下,多個社區明確要求,一人陽性,整棟樓人員都被將被拉走隔離。而徐匯區湖南街道東湖居民區的一份通知也顯示,所有居民都必須足不出戶,連團購都停止,全體靜默直到15號為止。

而網絡熱傳的一個視頻顯示,一位居民隔離期滿回家後發現,大白們以「消殺」的名義,將屋主的財物和食品洗劫一空,連鞋都不放過。這其實和紅衛兵抄家沒什麽區別,換了一種方式而已。類似的惡意消殺還很多。

不僅如此,即便在習近平缺席了《人民日報》頭版新聞標題的5月7、8號兩天,也都刊登了《人民日報》評論員撰寫的有關疫情防控的系列評論,力挺繼續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不動搖。唯一值得注意的是,在5月7號的評論標題上,出現了「因時因勢做好精準防控」的提法,這可能是一種策略性調整。

所以,我們綜合這三大方面的實際信息來對比爆料內容,可以看到整個爆料傳言是一個真假摻雜的信息集合體。就目前的情況看,我個人依然傾向於得出這樣的結論,就是:習近平遭遇了嚴重挑戰,他親自部署的幾大政策都遭遇挫敗。這導致他的權力受到了限制,但他採取了在對外中美關係和中俄關係、包括金融監管方面讓步調整,而在對內清零封城方面不肯放鬆反而加嚴的方式來應對。

而反習勢力也順勢利用了這一點,通過出口轉內銷的方式來釋放爆料打擊他的政治權威。這樣做是有一定效果的。正如爆料人所言,中共最高層的激鬥往往對中下層也是不透明的,所以大量中層以下的官員其實也無從得知高層真實情況,也只能從各種渠道打聽一些真真假假的信息。

這樣的爆料一釋放出來,其產生的最大輿論效果就是會讓一大批搞不清狀況的官員為了最大限度自保,會不約而同集體採取觀望態度。誰都知道,這種時候說錯一句話、表錯一次態,很可能就斷送了所有的未來。上面正打得你死我活,都有各自渠道釋放自己有利的消息。所以這樣的爆料,實際上就是黨內權鬥的信息戰。對反習派來說,能夠讓一大批官員不敢驟然對習表忠心從而觀望,可以說已經就達到信息戰目的了。

習近平和平交權?

最後一點,爆料提到這次軟性政變的16字方針,叫做「提前交權、到站下車、平穩過渡、不追責任」。這其實在中共政治結構中是幾乎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在中共歷史上,鄧小平對華國鋒發起過軟性政變,和平交權。但那是因為華國鋒從未掌控軍權,所以才被鄧小平等一群手握重權的元老廢黜。

習近平掌權10年,在軍隊大力反腐兼軍改,雖然不能說整個軍隊都是習家軍,但要說他對軍隊沒有相當程度的掌控恐怕也是不客觀的。最起碼,就連爆料人自己也承認中央警衛團的指揮權依然掌控在習近平心腹丁薛祥的手中,爆料人自己也不否認習近平存在利用丁薛祥翻盤的可能。

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下,說中共這樣的組織會出現猶如民主體制一樣的和平交權且不秋後算帳,這基本上就是天方夜譚。習近平走到今天,他已經絕不可能適用華國鋒模式,無論他勝敗如何,最終的結果一定都會刺刀見紅。

我們從另一個角度看待這件事,其實對中國來說,對真正想要擺脫中共這個邪教組織的暴政的人們來說,習近平繼續加速並不一定就是壞事。也許反習勢力的確想通過勾兌美國,用換人來為中共延壽,為權貴家族集團的統治得以延續而爭取時間。但對習近平來說,繼續加速已經成為他和反習勢力對決的唯一籌碼。

從這個意義上說,習近平或許並不一定不想減速,而是形勢比人強,他已經沒有了其它任何路可走,他減速就只能意味著被推翻被清算。在他看來,雖然加速最終也必然墜崖,但那是遠慮,他現在只能考慮用加速來解決近憂。所以,圍繞清零,圍繞上海,這場政治風暴恐怕遠未結束,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大家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