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打人事件或涉內鬥 習簽特殊軍令要攻台?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14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6月13號(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這個週末,只要一打開手機刷新聞,就可以看到滿屏都是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一直持續到今天仍在發酵,官民都在熱烈討論和女權、性別暴力、黑惡勢力、深夜擼串的安全感等有關的話題,沒有看到降溫的跡象。在大眾輿論受到當局高度管控及方向引導的中國大陸,這樣的現象並不多見。

唐山打人案與「83嚴打運動」】

很多上點年紀的朋友都知道,唐山上一次因為治安案件問題成為舉國關注的焦點,是1983年的嚴打運動。這個運動的全稱是「嚴厲打擊嚴重刑事犯罪活動」,按照官方說法,這是於1983年9月發動的一場社會治安運動,前後持續了三年之久。

該運動獲得了鄧小平的支持,根據公安部的公開資料,「83嚴打」運動期間,一共立案超過240多萬起,定性為「大案要案」的數量就高達18萬多起。3年多的時間內,全國逮捕了至少177.2萬人,判刑174.7萬人、其中2.4萬人被判處死刑。而在判刑之外,還有至少超過32萬人被送勞教。

究竟是什麼原因成為引發這場運動的導火索,說法不一,但根據中共頭號黨媒《人民日報》2017年3月發表的文章,毫不隱晦地聲稱,鄧小平拍板嚴打的直接原因是因為唐山有黑社會性質的「菜刀隊」攔截騷擾了鄧小平的車隊,以及1983年6月在內蒙古呼倫貝爾盟發生了27人被殺的「六一六大案」。

坊間一度傳言唐山菜刀隊在攔截鄧小平車隊過程中砍死了兩名警衛,最終引發鄧小平勃然大怒。

儘管官方一直將「83嚴打」視為一場社會治安運動,但在我看來,這實際上依然是一場政治運動,因為這場運動本質上是用公檢法同屋辦案的文革方式來對文革遺留的社會問題進行了一次清零,迫使整個社會迅速轉入另外一個軌道。只不過是因為當時文革結束不久,大眾對政治運動極為反感排斥,鄧小平自己也公開說不能再搞政治運動了,所以官方才換了一個說法。

「83嚴打」運動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背景,就是當時整個中國社會剛好處於從政治挂帥向經濟挂帥的轉型過渡期,處於重塑社會價值導向和社會人群思維方式的轉折點上。當時因為文革結束不久,社會法治體系破壞嚴重,社會經濟也嚴重受挫,元氣未復,同時大批知青返城之後沒有工作,社會上出現大量目無法紀、信奉強權第一鬥爭為王、有槍有刀就是真理的人群。唐山菜刀隊就是這一類組織的典型。

我們可以看到,當前的社會狀態和83嚴打時期是比較相似的,也是整個社會正處於一個巨大的轉型過渡期,只不過方向剛好是反過來的,是從經濟挂帥重新回到政治挂帥,同時也因為經濟嚴重受挫,社會上失望、甚至絕望情緒瀰漫,也出現了大量迷信強權至上、迷信戰天鬥地的失業人群。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的持續暴熱,還真有幾分宿命的味道。

燒烤店打人事件發酵至今,我想案件本身的過程可能朋友們基本都知道了,我這裡就不重複囉嗦了。今天我想重點和朋友來討論的,是這個案件最新的一些進展,以及我自己對這個輿論現象的一些觀察,包括這個事件背後的一些原因。

唐山打人案3大不尋常】

首先,關於唐山打人案的受害者情況,根據大陸官媒今天的最新報導,說案件受害的4名女子中,有兩名受傷較重的女子在醫院接受治療,出入病房時需要藉助輪椅,但傷情穩定,無生命危險,而另兩名女子傷情較輕未住院治療。

而醫院工作人員的說法是,目前因疫情防控原因不允許探望受害人,但確實有婦聯等部門人員持有相關手續進入病房探望了兩名住院女子,但沒有見到兩人家屬。這一點媒體已經得到了路北區婦聯工作人員的證實。

從這裡可以看出,受害者當事人都處於被政府嚴格管控的狀態,甚至連家屬都不能陪伴,可見此案對當局的敏感程度。受害人雖然暫無生命危險,但其受傷情況究竟如何,是否有嚴重傷殘甚至留下終身後遺症等等,這些重要信息直接涉及到犯罪過程的調查,也直接涉及到最終的定罪量刑,但目前都受到嚴格封鎖,外界一無所知。

這是我們看到唐山事件當前第一個不尋常的地方,就是除了官方通稿,大陸這麼多大大小小的媒體沒有一家可以採訪到當事人,甚至包括當事人的家屬。包括案發當時那麼多的在場的旁觀者和見證人,也幾乎沒看到有一個站出來講述當時的情況,唯一的例外是燒烤店的老闆娘被人肉網暴瀕臨崩潰之後自己發視頻聲明自己也是受害者。

而在犯罪嫌疑人這邊,目前我們知道的是,在事發近36小時後,9名涉案人員全部被抓獲,其中5人都有刑事犯罪前科。而且根據河北省公安廳11號晚上的通報,這起案件已經改為異地管轄,由廊坊市公安局廣陽分局偵辦。

這是一個比較罕見的動作,其釋放的信號也很清楚:唐山市公安系統內很可能已經有人涉及這個案件,所以河北當局採取異地管轄措施,是為了防止唐山公安局為了掩蓋自己的問題而捅出更大的簍子,就像徐州公安局處理鐵鏈女事件一樣。

這是第二個不太尋常的現象,因為當局不但在網絡輿論上沒有封殺屏蔽,而且還高調宣布案件實施異地管轄,挑明了不信任唐山公安系統,這本身就製造了一個新的輿論焦點出來。這與我們過去慣常看到的官方刪帖銷號壓低輿論聲浪,千方百計避免事態擴大,極力大事化小的做法似乎相反。

剛才我們提到了,9名嫌犯中有5人都具有尋釁滋事、非法拘禁、故意傷害罪等前科,而且嫌犯案發後居然可以在嚴控疫情的環境下連夜跨省出逃,所以案件背景已經是大概率有涉黑涉惡的情況,而一旦涉黑涉惡,充當必不可少的保護傘角色的最大嫌犯,恐怕就是唐山當地公安部門。

從目前我們看到被神通廣大的網友挖出來的河北法院判決文書實錘材料顯示,本次打人案的兩位主要嫌犯劉濤和陳繼志,曾經在2015年12月12號因追討債務而將受害人商某打斷手且造成顱骨骨折。

當時唐山公安曾經立案,並對劉、陳二人開始網上通緝。但非常詭異的是,在被通緝期間,劉陳二人不但沒有在外地東躲西藏,反而依舊在唐山大搖大擺叱詫風雲。2017年2月,劉濤曾經開著陳繼志的車,在唐山市創造了一車連撞八車的紀錄,並在事故後棄車逃離。

而原本頂著「網上通緝逃犯」標籤的陳繼志,居然大搖大擺地出現在了交管隊和唐山中級法院處理這起交通事故而毫髮無傷。這些情況並非道聽途說的街頭議論,而是唐山公交認字[2017]第00000027號官方文件明明白白記錄在案的。

僅此一個例子,我們就可以知道唐山打女人「五虎將」與公安系統的關係有多密切了。網友們現在熱議的嫌犯之一是江蘇某地政法委書記的兒子,還有這幾個嫌犯為什麼可以掙脫疫情防控的天羅地網,開著邁巴赫豪車連夜跨省出逃等等,這些尚待證實的傳言,都和尚未揭開蓋子的保護傘背景有關。

第三個不太尋常的地方,就在於整個事件的發酵過程。

根據網絡曝光的機場路派出所出警記錄顯示,案發當時是有出警並將嫌疑人帶回派出所的,但隨後就有一個嫌犯洋洋得意發視頻,說花了60萬私了了。

而整個事件之所以急速發酵,最後迫使唐山警方重新追捕已經釋放了的嫌犯,最關鍵的原因只有一個:燒烤店內和店外兩段完整的監控視頻被曝光了,這是引發網絡公憤及輿論海嘯的源頭。這兩個視頻不但完全否定了派出所「一般打架」的結論,也讓《北青報》記者將案情描述為「交談」、將集體施暴描繪成「對抗幾位女子」的報導顯得極其無良。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這個視頻是誰拿到並捅出去的?

我們都知道,機場路派出所在案發當時就到了現場並帶走了嫌犯,作為辦案常識,他們不可能不調取現場監控視頻作為責任劃分的證據。但視頻並不是由警方曝光的。

根據大陸媒體的報導,一名ID顯示為「繁華落盡只留芳華」的網友稱,網上流傳的「唐山燒烤店打人視頻」是他最早發布出來的。他說是收到了事發地的商戶朋友發來的監控視頻,看後非常氣憤,才決定公布視頻仗義執言。

這樣看起來,除了警方之外,理論上還可以拿到監控視頻的就只有燒烤店的老闆娘了,但她顯然不是曝光視頻的那個人,因為老闆娘哭訴自己被網暴的委屈時,澄清自己有報警,但一個字都沒有提到說是自己把視頻傳出去的,而這才是為她洗刷冤屈的最有力武器。

所以在我看來,合理的結論只有一個,這兩段視頻是公安內部人士上傳的。其上傳的原因可能是某個人出於單純的義憤和良知,也有可能是因為其它複雜的因素,這個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視頻產生的巨大的輿論風暴使得這個事件恐怕難以避免被捲入高層政治漩渦之中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就在今天,唐山市委市府馬上就宣布,從即日起開展為期半個月的夏季社會治安整治「雷霆風暴」專項行動,而網絡上不少學者、甚至個別律師也開始呼籲要再來一次像「83嚴打」那樣的運動。

這其實還只是一方面的跡象。很多朋友可能都看到了,就在6月10號同一天,上海金山區大街上發生了一位老年男子揮刀砍殺一位女子的惡性案件,期間無人上前阻止。而北京西二環太平湖東里的聯通辦公樓裡,發生了一個95後女員工將90後女上司割喉的慘案。

後面這兩起慘案,論性質嚴重程度和血腥程度,都遠超唐山打人案,但相關話題都被封殺,在社會輿論中的影響現在幾乎為零,只有唐山案依然保持著極高的熱度不斷延伸著強大的輿論效應。

這並不太符合新聞傳播原理,但符合當局的政治需要,這才很有可能是當局對這個事件採取了反常的開放態度的原因。因為從案件性質上說,嚴懲社會流氓欺男霸女是最符合當局政治正確需要的。

唐山打人案的急速發酵,幾乎完全蓋過了原本大眾對清零防疫與經濟困頓的高度關注。甚至完全蓋過了官方封殺李佳琦造成半個微博討論「六四」屠殺事件的巨大尷尬,大幅稀釋、減輕了當局的輿論壓力,此其一。

其二,犧牲幾個不上檔次的小惡霸,中共正好可以樂得借這個事件扮演一次為民除害的正義角色,連警方抓捕嫌犯的視頻都毫無障礙在網絡上廣為傳播,這等於在為中共政府挽回形象,這是一舉兩得的買賣,中共當然不會放過。

其三,如果我們往遠一點說,當局如果真的利用這個事件為導火索,進而掀起一場全國範圍的「嚴打」或「亞嚴打」力度的運動,大家想想,這不是等於變相的另一種形式的清零嗎?強化對社會的管控一直都是當局想要達到的目標,防疫清零管控效果是沒得說,但經濟代價太大。

如果改為打擊刑事犯罪的方式來管控,則可以收管控之實效而又避免了對經濟的損害。所以現在我們看到在唐山的宵夜市場總是站著幾個殺氣騰騰的警察的時候,就會感到似乎這一幕畫面也沒感到那麼違和了。

【效法普京?習近平簽特殊軍令】

好的,最後還有點時間,我們簡要說說習近平剛剛簽署的一條軍令。

就在今天,習近平以中央軍委主席身分簽署了一道命令,發布《軍隊非戰爭軍事行動綱要(試行)》,自2022年6月15號起施行。

官方通稿寫得很簡略,只說這個綱要共6章59條,目的是為部隊進行非戰爭軍事行動提供法規依據。其宗旨是在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的前提下,著眼有效防範化解風險挑戰、應對處置突發事件,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維護世界和平和地區穩定,創新軍事力量運用方式,規範軍隊非戰爭軍事行動組織實施,對有效履行新時代軍隊使命任務具有重要意義。

這些敘述表達非常官方,而「非戰爭軍事行動」這樣的表述很容易讓人立即聯想到普京始終不對烏克蘭宣戰,而堅稱自己只是在進行所謂的「特別軍事行動」。這也引發很多人猜測,習近平現在推出這個綱要,是不是意味著他要效仿普京對台灣動手了?

我個人對此傾向于謹慎看待,就是說這種可能性不能說沒有,但目前仍然很低。

為什麼呢?首先,我們可以看到這段文字是把「有效防範化解風險挑戰、應對處置突發事件」放在最前面,而把「維護國家主權、安全」放在後面的。而且,在習近平「總體安全觀」裡面提到的16種安全中,政治安全也是被放在首位。

所以,這個綱要在這個時候推出,與其說主要是針對台灣,不如說主要針對國內。鄧小平「六四」動用軍隊屠殺民眾,實際上是在趙紫陽拒絕簽字的非法狀態下進行的,這一直都是鄧小平邁不過去的一道坎。習近平推出綱要,顯然就是要解決在必要時候動用軍隊來搞定內政危機的合法性問題。

說白了,他在警告對手:不要以為我幹不了鄧小平幹過的事,鄧小平可以把坦克開到天安門前,我也可以把機槍架到中南海內來「化解風險挑戰」。

當然,這個綱要也給中共對外實施一些灰色地帶的軍事行動製造了生存空間。習近平不一定真會在現在打台灣,但不排除他可能會在其它地方刻意引發一些小型可控的局部衝突,這可以很有效轉移國內矛盾焦點,但又不至於讓整個事態失控,就像普京曾經在頓巴斯地區做的那樣,利用狂熱的民族情緒來鞏固自己權力。

至於普京原本有相對有利的一手牌,卻因為貪心不足而打成一幅爛牌局面,這點不明智有點超出了我對他的判斷,我覺得這可能也是習近平從普京身上學到的最大教訓之一。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