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碼事件」首獲通報 5責任人受罰難掩4大疑問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23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6月22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在此前的節目中我們就說過,中共體制下任何群體性事件,包括任何群體性輿論熱點事件,當局是不可能允許存在你問我答這種模式的,它們只允許存在我說你信,而且必須信,誰敢不信並且還要進行質疑的,你就會被貼上傳播謠言的標籤,輕則刪帖銷號,重則喝茶拘留。

我們說唐山燒烤店暴力侵害案正在複製徐州豐縣鐵鏈女一案的模式,最典型的一點,就是河北當局採取了所謂「一錘定音」的模式,直接一上來就是省廳發布通報,這個通報一出來,立即就作為官方最終定論,無論大眾還有多少疑問,無論通報本身還有多少自相矛盾或含混不清的地方,都不允許民眾繼續質疑,誰質疑,誰就可能面臨打擊。

關於河北省廳對打人案的官方通報,我在昨天的直播節目中已經做了較為詳細的分析,不一定都對,僅供朋友們拓展思路、如何客觀看待這個事件被證實了什麼以及被隱藏了什麼。在這裡我就不重複相關內容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直接查看我昨天的視頻。

【封口捂嘴?河北啟動「新聞打假」行動】

今天我想和大家討論的,是與這個通報相關的另一方面的新聞。如果說河北官方的通報涉嫌有些內容造假,那麼接下來我們要討論的就是它們正在進行所謂的打假。

昨天河北省廳關於唐山暴力案的官方通報出來後,一條新聞、嚴格說是一條舊聞才開始引起大眾的關注。這條不算新聞的新聞,就是河北多部門聯合開展「打假治敲專項行動」。

根據河北官方媒體在6月16號的報導,河北省委宣傳部會同省法院、省檢察院、省委網信辦、省公安廳,還有市場監管局、廣電、稅務、通信、記協,甚至包括「掃黃打非」辦公室等一系列單位部門,啟動2022年度打擊新聞敲詐和假新聞專項行動(簡稱「打假治敲」專項行動)。

按照官方的說法,這個「打假治敲」專項行動主要以打擊新聞敲詐、假新聞,查處假媒體、假記者、假記者站,糾治「有償新聞」為主要任務。

看到這樣的一個消息,我們馬上就能明白,那些各地傳媒記者前往唐山為什麼會遭到空前嚴厲的盤查、騷擾和阻撓、甚至遭遇暴力對待最後趕回老家了,因為這與河北這次「打假治敲」專項行動是無縫對接的。

這次新聞打假行動的時間非常微妙,剛好在唐山暴力侵害案發生後、有關受害人可能已經去世的民間輿論迅速發酵的當口推出來,其針對性是毋庸置疑的。這一點,就連中共官方媒體自己都毫不隱晦。

昨天,由中新社主管的雜誌《中國新聞週刊》在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截至目前,微博管理員已累計處置違規微博5萬多條,對12,567個帳號予以禁言,關閉了嚴重違規帳號1,417個。同時,清理謠言內容7,959條,處置違規帳號971個。

與此同時,該消息進一步聲稱說,微博平台近期主要處置類型如下:

1. 借傷情鑑定歪曲解讀法律法規、攻擊司法體系的言論;
2. 挑動地域對立,製造地域矛盾的言論;
3. 惡意編造傷者去世等相關謠言;
4. 挑動性別對立的極端言論。

大家看到了吧,這裡提到的什麼性別對立和地域對立等等都是附帶的裝飾,官方真正要封殺的核心對象就是兩個,一個是對受害者傷情司法鑑定的質疑,另一個就是受害者已經去世的傳言。

而且,如果說就某些新聞事實本身可能還存在真假之分的話,那麼關於地域差異和性別差異方面的話題,就完全屬於觀點性質的言論了,這已經與什麼假新聞、新聞敲詐等等毫無關係。

所以,河北鬧這一齣所謂的「打假治敲專項行動」,實際上就是不折不扣的對暴力侵害事件的封口捂嘴行動。最近這兩天在網絡熱傳的相關信息有兩條,一個是一位女孩對著鏡頭、拿著稿子大聲念一份檢討書。她說自己因為針對唐山打人事件發布了7條視頻,播放量高達4百萬,結果被限流並下架。

然後她就用反諷的語氣,說自己沒想到唐山事件的背後是蛇鼠一窩,自己想要打老鼠完全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這是對老鼠的侮辱。自己被平台禁言後還想要申訴,這完全就是人格扭曲、令人髮指。從此以後,自己決心要「識時務者為俊傑」,儘快向權錢靠攏,多製作劇情類視頻,不辱使命等等。

我相信在這一波封殺唐山事件的行動中,類似這位女播主被封口、訓誡並勒令自我檢討的人不在少數,只是大多數人可能都不願再冒被官方打壓的風險,沒有像這位女孩一樣用另一種方式發出自己的抗議。

而另一條信息是來自律師,一位名叫秦浩明的律師在社媒平台發出帖文,說收到了通知,要求所有律師不得對唐山事件進行點評,發表評論。

這個消息無疑也是針對河北省廳對唐山事件的通報而來的,因為當前大陸無論媒體還是民間的輿論焦點,都聚焦在受害者的傷情鑑定與嫌犯的定罪量刑是否會被高舉輕放這個話題上,律師在這方面的發言與評論,顯然在當局眼中是一種負能量,是潛在的威脅,所以需要提前封口。

如果這位律師不在河北當地,那麼封口令就只能來自中央的司法局或政法委,這足以說明,唐山燒烤店這個突發案件再次被政治化了,當局自動啟動了維穩機制。這就是中共體制的獨家特色,我相信很多大陸的朋友這次通過「河南要錢河北要命」這兩大事件的直播,應該對曾經橫行一時的「政治挂帥」有了更深刻的體會。

唐山案結局:有處罰無正義】

所以,就唐山這個案子來說,將來的結果會如何,其大體的輪廓已經出來了,我想幾個相關的低級別官員可能會被處以象徵性的一些處罰,陳繼志等人則不排除會被處以較重的刑罰,比如通過數罪併罰的方式判個十年以上,算是平息一下民憤,然後一切到此為止。

從官方通報的種種暗示,至少我們看到了這種傾向的存在。雖然具體的作惡者將受到懲罰,但這並不一定代表著正義得到了伸張。

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都知道一個簡單的道理,通過司法形式來為受害者伸張正義,是一個社會建立最起碼安全感的底線。這種形式必須具備的一個前提,就是作惡者的行為必須得到與其作惡程度相應的懲罰,而受害者必須有權利說出她受到了什麼樣的侵害。這是法庭上原告與被告的最原始基本的意義所在。

從這個意義上說,河北當局嚴厲打壓受害者一方,甚至連同幫助受害者發聲的民眾也一起打壓,這樣的做法絕不是在履行司法正義,而更像是在執行幫派家法而已。

在它們眼中,這幾個肇事的流氓混混固然是個麻煩,但受害者一方得到那麼多人的支持和吶喊助威,是更大的麻煩。中共與生俱來最恐懼的,就是大眾群體性的要求正義的呼聲或行動。所以我們才說,中共體制遲早自己搞死自己,就是因為這樣的體制把它們自己送到了一條死路上。

這條路反映在大眾身上,就是你的冤屈如果不被輿論關注發酵,你的問題就得不到解決。但如果你的冤屈被輿論關注並發酵了,你的問題同樣得不到解決,甚至你自己都會被體制視為問題的一部分然後被解決掉。

這個邏輯,與河南村鎮銀行爆雷後廣為流傳的一句話是完全一樣的。這句話的大意是說:在中國,你欠銀行的錢,你會被限制行動,無法坐高鐵乘飛機;而如果銀行欠你的錢,你同樣會被賦紅碼然後無法坐高鐵乘飛機,你甚至可能被強制拉去自費隔離,你的遭遇可能比你欠銀行的錢還要糟糕。

這就是我們說的死路,這不僅對被統治的普羅大眾來說是一個死局,對統治者一方來說同樣如此,因為統治者與被統治者本身就是相生相剋的關係,就是一枚硬幣的兩面。任何政權把民眾逼到了有理無理都是死的局面,這個政權也一定走到了盡頭。

【官方通報「紅碼事件」 4大疑問待解】

說到這裡,我們就順便聊聊河南銀行爆雷的最新進展。

就在今天,河南鄭州官方剛剛通報了「部分村鎮銀行儲戶被賦紅碼」一事的調查問責情況。通報稱此次事件中共有1,317名村鎮銀行儲戶被賦紅碼,有五位擔任公職的人員最終被處分,其中最高級別的官員是「鄭州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部長」馮獻彬遭黨政撤職處分。

他和團市委書記、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副部長張琳琳是「擅自決定」對儲戶賦紅碼的主謀。

其他三人還包括了市委政法委維穩指導處處長趙勇,市大數據局科員、市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健康碼管理組組長陳沖,鄭州大數據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楊耀環。他們受到的處分分別是給予張琳琳黨內嚴重警告、政務降級處分;陳沖政務記大過處分;楊耀環、趙勇政務記過處分。

我之所以不厭其煩把這5個人的職務信息都列出來,其實就是想讓大家看到,這5個人涵蓋了政法委、團委、疫情防控指揮部和大數據管理等部門,但沒有一個和銀行金融系統有直接關係。

所以,這就是一個非常奇怪的、莫名其妙的通報。

首先,這幾個人與村鎮銀行爆雷看上去沒有任何關係,他們為什麼要主動去為八竿子打不著的當事方新財富集團和許昌農商行擋槍,替他們收拾儲戶維權的爛攤子?

其次,通報說馮獻彬和張琳琳是「擅自決定」,意思就是沒有通過組織討論,這個決定也不代表組織。那麼,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馮獻彬和張琳琳表面職務和爆雷銀行沒有關係,但實際上他們是銀行爆雷的利益相關方,所以他們才不惜公權私用,動用了健康碼這個超級管控利器來對付討要失蹤存款的儲戶。

那麼,我們就要合理懷疑,這幾個人是不是和捲款逃走的呂奕及其他犯罪人有暗中勾結並有分贓嫌疑了。

第三,馮獻彬等5人的行為,從性質上講絕不是通報說的「亂作為」問題。我們都知道,如果一個平民百姓偽造一個健康碼來改變自己的出行權限,他所要面臨的絕對不會是「亂作為」3個字,而是一定會被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犯罪」追究刑事責任的。

馮獻彬等人的行為,不折不扣就是在偽造健康碼,他們用一個原本不存在的紅碼扣到儲戶頭上,結果導致儲戶受到了變相拘禁的待遇,損失了自己的金錢、合同甚至考試機會,這已經構成嚴重的社會危害性,侵害了他人的人身權利和財產。如此嚴重的違法犯罪行為,豈能用「亂作為」這種罰酒三杯式的辭令來定性的?

第四,剛才我們說了,這5個人的職務和銀行金融系統看不到任何直接的交集,那麼他們是如何得到這一千多位儲戶的詳細個人資料的?要知道儲戶的個人信息是相關銀行必須保護的客戶隱私,他們能夠拿到這些信息只可能是銀行系統的人提供的。那麼提供信息的銀行方面的人,我們就完全可以確定一定和爆雷案密切相關,這個人首先就應當接受司法調查,同時負責給紅碼的這5個人也必須接受調查,他們這麼鞍前馬後為爆雷銀行擦屁股收拾爛攤子,究竟得到了什麼好處。

所以,這5個人至少涉嫌觸犯了妨害傳染病防治以及非法獲取儲戶信息進行權錢交易這兩方面的違法犯罪行為,當局僅僅給予一點黨內處分,用幫規代替國法,實在是有點侮辱大眾智商。

僅從這一點來看,我們也都可以斷定,河南村鎮銀行爆雷事件,絕不可能只是一個跑路的呂奕欺騙了眾人這麼簡單。作為中共國家銀行體系一部分的村鎮銀行,事實上已經成為利益階層的提款機,所謂的國家銀行,事實上只是披著銀行外衣的一幫搶匪而已。

所以,河北唐山的案子,其折射出來的是中國人最基本的人身安全底線已經沒了,你安安靜靜坐那吃頓飯,就可能隨時被拖出去暴打甚至喪命,而且你和你的親屬都會成為嚴控對象,讓你覺得好像自己才是犯罪分子。

而河南銀行的爆雷,其折射的是中國人最基本的財務安全底線也沒了。你哪怕不做任何風險性投資,只是簡單地辦理存款,你的錢都可能隨時不翼而飛,而且你還會同時被構陷,被賦予一個社會危險分子的特殊身分然後像個犯罪分子一樣被迅速囚禁。

這樣的情節,過去我們都只在電影中看到過,而且即便在電影裡幹這些事的也都只是躲在黑暗角落的犯罪分子。而在當今的中國,中共已經把電影中的一切都變成了現實,而且所有的犯罪分子都堂而皇之、西裝革履地坐在各種政府機構的辦公樓裡,用充滿理論自信和道路自信的目光,面帶微笑地看著你。

好的,今天我們就暫時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