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友意外遭網暴 粉紅一句話挖出3宗罪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06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7月5號(星期二),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昨天是美國獨立日,也是美國的國慶日,相信美國的朋友們都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假日。走在街上,隨處可見飄揚的美國國旗也隨處可聽到美國的國歌,不免有點心生感慨:曾幾何時,揮舞美國國旗唱美國國歌,在某些極端政治正確的人眼中,一度被視為是負能量而遭到批判和抵制,尤其在大型體育比賽之中表現得特別突出。

當時我曾經在節目中和朋友們聊過,說中共和極左掌控的美國與其說在進行戰略競爭,不如說看誰左得更離譜,看誰爛得更快。幸運的是,至少從最近美國最高法院的幾個重磅判決看,美國似乎正在步入物極必反的軌道,初顯回歸傳統與正常的跡象,而中共治下的大陸依然還在繼續向極端的政治正確道路狂奔,還在一天天爛下去。

今天我們準備討論的話題,就是最新的兩個焦點新聞事件,兩個事件的當事人都是歌手,而且事件的性質也都非常相似,這就是這兩天轟動整個兩岸三地網絡的「星星不准點燈,香港不准加油」事件。

香港不准加油」

我們先說說「香港不准加油」。

這個事件的當事人是被民間稱為「歌神」的香港著名歌手張學友。為了慶祝香港主權移交25周年,中共黨媒央視製作了一個系列專題節目,策劃邀請了包括周星馳、劉德華、謝霆鋒等港星在內的人進行採訪,以「證明」香港的形勢一片大好而不是小好。

著名歌手張學友也是節目訪問的對象之一。他在訪問中用粵語對著鏡頭說了這樣一段話:「香港這25年經歷了很多,高高低低、起起伏伏。但因為我是和這個城市一起成長的,我在這裡出生,在這裡長大,我仍然相信這個城市,仍然希望這個城市會變成一個比以前更加好的城市,香港加油。」

就這麼一段看上去很平實普通的祝福語,就此惹來一場輿論風暴,或者說,惹來一場鋪天蓋地的網暴,而網暴的主角,當然是一大批無限愛國的粉紅人群。

有時候你不得不驚歎這些愛國鍵盤俠的挖掘能力,張學友這麼短短的一句話,被它們至少挖出了三個疑點:

1. 張學友只提了「香港」及「25年」,卻對「中國、祖國」隻字不提,這就有了不夠愛國、甚至是港獨的嫌疑;

2. 張學友稱香港這25年「高高低低、起起伏伏」,明顯不夠正能量,甚至涉嫌隱藏了對香港這25年的變化不滿,什麼叫「高低起伏」啊,說香港回歸了祖國懷抱居然還有「低」有「伏」,而不是一直「高」一直「起」,這不就是在抹黑祖國不行嘛;

3. 張學友最後居然來一句「香港加油」,這可是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中被每一個參與者抗議者使用過的,張學友似乎在暗度陳倉呼應示威者們的主張,這就有了「廢青」的嫌疑。當然,實際上張學友今年已經年逾六旬,說廢青是美化他了,應該算是廢老了。

由於網絡批鬥及呼籲抵制的聲浪太高,央視都不得不刪除了張學友這一段採訪視頻。而當事人張學友也意識到事態嚴重,第一時間發布了一份公開聲明回應網暴事件,第一句話就先表明自己是一個愛國家,愛香港的中國人,並且作為藝人將不涉政治作為其基本原則。

然後他說了不少實話,說現在的香港與最輝煌的時候相比,實在是差強人意。然後他說香港經歷了黑暴和疫情,現在百業蕭條,人心惶惶,正是需要努力加油的時候。他說聽過「北京加油」、「武漢加油」、「上海加油」……,但「香港加油」卻因為一些犯了錯誤的人用過,「黑色」「黃色」被一些別有用心犯了罪的人穿過,變成了愛國不愛國的標準,成為了「禁語」「禁色」,他個人無法理解。

平心而論,張學友無論接受央視的採訪發言還是針對網暴的聲明回應,基本上都保持了不卑不亢的基調。雖然他提到了黒暴,提到了犯錯誤的人,甚至提到了犯罪的人,這當然與希望他敢於對中共說不有明顯的差距。但另一方面,他也毫不隱晦地提到了香港現在「百業蕭條、人心惶惶」,這顯然也與官方希望的粉飾獻媚大唱讚歌有著明顯的差距。

也就是說,張學友基本上已經在可以容許的範圍內,最大限度想要做到他說的「不干涉政治」,無論哪一方,他都不想表現出明顯的支持或反對態度。也就是說,張學友實際上真正想表達的,是他希望自己擁有對某些敏感議題保持沉默的權利,這在香港是具有相當代表性的。

尤其是在大批香港抗爭的代表性人士要麼被投入監獄,要麼被迫遠走異國海外的背景下,絕大部分曾經走上街頭但又無法離開香港的普通民眾,對擁有民主選舉,對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已經不抱希望了這個龐大的人群,唯一希望還能保留的,恐怕就只有這麼點保持沉默,保持不表態的權利了。

我相信這可能是無數香港朋友希望堅守的最底線,張學友只是因為其明星身分而被特別注意到,被推到了風口浪尖而已。

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 那唯一存在的聲音就是謊言

但從另外一面講,張學友被網暴的遭遇實際上已經折射出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什麼問題呢?可能很多朋友都知道那段非常有名的話:如果尖銳的批評完全消失,溫和的批評將會變得刺耳。如果溫和的批評也不被允許,沉默將被認為居心叵測。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許,讚揚不夠賣力將是一種罪行。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那麼,唯一存在的那個聲音就是謊言。

這段話一直被傳是柏拉圖說的,但實際上很可能不是。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在於,現在香港的輿論環境,或者說中共當局希望看到的香港輿論環境,已經到達了第三個層級,也就是「沉默將被認為居心叵測」這個級別,距離「讚揚不努力就是有罪」這個文革或朝鮮級別,只不過一步之遙。

張學友僅僅只是希望遠離政治保持不表態、保持沉默,充其量也就說了一句「香港加油」,就已經被粉紅大罵為港獨。按照這樣的標準,當初全國人民都喊「武漢加油」就是「武獨」,上海封城都喊上海加油就是「滬獨」。

要知道張學友受訪本來就是央視針對香港主權移交25周年而拍攝,這個大前提已經決定了受訪者的談話框架,而且張學友的發言即便在央視這樣極其嚴苛的審查制度下,也已經算是過關合格了,但依然被粉紅們罵到被迫刪除視頻。

頭號黨媒居然遠不如民間的愛國群眾政治更加正確,這個看起來很荒謬的現象其實告訴了我們一個殘酷的事實,就是在當今政治挂帥的大陸,就連愛國這麼一個無遠弗屆的領域,都出現了嚴重的內捲,而且捲到了央視的頭上,這只能說明一點:作為頭號黨媒的央視在最紅最專的群眾眼裡,已經屬於「讚揚不努力就是有罪」這個等級。

就在今天,新任特首李家超剛剛公開表示,說會儘快啟動23條立法,但要先深入研究,希望法律是管用的,立法後不用再修改。也就是說,李家超希望一步到位,一錘定音就能夠讓新版23條立法做到滴水不漏,全方位管控港人意識形態和生活等任何一個方面,這顯示新版的23條立法恐怕只會比2003年的舊版23條更加嚴厲。

所以,我們可以肯定,中共對香港的要求絕不會到此為止,以張學友為代表的想要保持沉默的大多數,很快就會發現,他們能夠閃展騰挪的空間和餘地將迅速被壓縮,所有人都不得不向下一個層級去靠攏。所以,張學友現在認為「差強人意」的香港,再過哪怕五年,可能就會變成港人回憶懷念的曾經美好的香港。

這樣的進程,這樣的感受,我相信無數大陸的朋友都已經深刻體會過了。現在不是有那麼多人都在懷念10年前的大陸言論相比之下是多麼的寬鬆嗎?其實10年前他們同樣是這樣感嘆的。

「星星不准點燈」

說到內捲,我們就需要聊到今天的第二個焦點事件,也就是「星星不准點燈」。

近日,湖南衛視芒果台一檔名叫《乘風破浪》的音樂競演綜藝節目中,王心凌、張天愛等五位女性歌手翻唱了台灣知名創作歌手鄭智化的經典曲目《星星點燈》。但出人意料的是,原唱的歌詞:現在的一片天,是骯髒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裡,再也看不見,被作了顛覆性改動,改為了:現在的一片天,是晴朗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裡,總是看得見。

結果鄭智化於7月3號晚上在微博發帖抗議,說「關於我的經典歌曲《星星點燈》,被亂改歌詞一事,我表示震驚、憤怒和遺憾!」

這件事情很快引爆網絡,有朋友諷刺說,中共國歌首先就是最大的負能量,居然到今天還在說「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簡直就是亡我之心不死,這必須改為「中華民族到了最安全的時候」;也有朋友類推,說要改的歌太多了,《小草》這首歌應當改為「比花還香,比樹更高」才算勵志的正能量;趙傳的「小小鳥」也太頹廢,應當改為「大大鳥」,想要飛,想飛多高就飛多高。

當然,也有很多大陸網民對鄭智化的抗議並不買帳的,其中一條很有代表性的留言是這麼說的:您的這首歌創作於很早以前。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後人也可以根據變化了的時代進行符合時代特點的創作。希望您能理解。也希望您能多來看看,大陸的天,是真的晴朗了。

這個留言其實無形中說出了一個真相:共產主義的「物質決定意識」理論,演化到了中共這裡就變成權力基礎決定歷史敘事方式,只要權力在手,想怎麼改就怎麼改,這與中共黨史的史觀是完全契合的。

其實鄭智化可能不一定知道,這次幾位女歌手對歌詞的改動還並非是第一次。早在2018年,央視音樂頻道就曾經播放過由大陸歌手白嘉峻翻唱的《星星點燈》,而且就是改動歌詞後的版本,其改動的歌詞和這次的版本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這五位女歌手很可能並不是自己擅自改了歌詞,而是大陸版本《星星點燈》的歌詞,很可能已經就是被央視固定了的這個版本,不允許唱骯髒的一片天,只能唱晴朗的一片天,因為大陸是解放區。

但一個非常搞笑的問題就隨之而來了,我們都知道,鄭智化一直被視為勵志型創作歌手,這不僅是他本人由於腿腳殘疾但依然走出了自己成功的音樂之路,更是因為他創作的大量歌曲本身就充滿了勵志的情懷,這首《星星點燈》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首。

原本批台灣當局政治不清明 中共對號入座

一首原本被視為勵志經典的歌,卻因為不夠正能量,不夠勵志而被黨媒直接改歌詞,這本身就是一種荒誕。

而更加荒誕的是,鄭智化的這首歌創作於1992年,正是李登輝擔任中華民國總統的時期。那個時候的鄭智化還未真正走紅,他感慨當時台灣生存環境之不良,也對自己的未來感到一片迷茫看不清,所以才有感而發,說天骯髒了,看不到指引方向的星星了;所以才在「想著茫茫的前程」時,呼喚「遠方的星星請為我點盞希望的燈火」。

換言之,這原本可以說是批判當時的台灣當局政治不清明,民生多艱難的一首批判性歌曲,要從政治正確的角度看,幾乎就是中共求之不得的統戰素材:你看,台灣的歌手都在唱台灣的天空是骯髒的一片天欸,那不證明了台灣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嗎?不正需要我們去解放台灣嗎?

而且時逢李登輝執政,李登輝可是被中共定性為「兩國論」、所謂法理台獨的鼻祖,是一直被中共大罵為千古罪人的對象。鄭智化含蓄抨擊李登輝,本可以說正中中共的下懷。

但這件事情詭異的是,誰都沒想到中共居然自動對號入座,自動把骯髒的一片天認為這是在描繪大陸的滿天陰霾,把對李登輝的不滿自動認為是對習主席的不滿,於是才有了央視不告而取,私下偷偷篡改歌詞的小動作。

也就是說,原本是台灣歌手批判抨擊台灣當局的一首歌,卻讓中共看不慣了,說這歌詞得改,要不然聽起來像是在罵我們,像是在罵我們敬愛的習主席。這就是典型的做賊心虛,正是因為中共做賊太多太久了,所以一聽到有人罵賊,中共就本能地覺得這有問題,要麼刪改,要麼就查禁。

大陸開始新一波「身分政治」浪潮

我們今天把這兩個事件放在一起來聊,就是因為這兩個事件表面看起來沒啥關聯,但其實本質是一樣的,都是知名藝人對政治的表達不符合中共當局的需要,因此而被要求改口。張學友被要求要對「香港加油」的說辭改口,而鄭智化則直接就被當局政治化處理了,都不屑於通知你,直接把你的歌詞改了,意思就是沒查禁已經就是賞臉了。

這背後反映出一個什麼問題呢?可能很多朋友都沒有察覺到,現在的大陸已經開始了新一波身分政治的浪潮。在過去我們討論過,身分政治是共產主義這種意識形態操控社會人群,挑起群眾鬥群眾的不二法寶。而身分政治的實質,就是中共在毛時代無所不在的「唯成分論」。

我相信稍微上點年紀的華人對「成分」這個名詞都不陌生,這是一種不問個人品行和才能、只以人群某種成分歸屬來作為好壞善惡的評判標準。

在美國發端的「黑命貴」運動橫掃全球的時候,中共的所謂「國師」金燦榮都曾經洋洋得意,說中國曾經在文革搞過身分政治,吃了大虧,這下美國也搞起來來了,這不自廢武功嗎?這不是正好給了中共趕超的機會嗎?

誰都想不到,天道好輪迴,也不過才三五年的河西之後,就又輪到了河東。中共對民族情緒走火入魔式的反覆挑動、並極端化渲染所造成的最大惡果,就是無形中在整個社會造就了一個巨大的身分政治環境,而這個環境對身分的劃分就是以愛國和不愛國來區別。

可能有的朋友們已經有所察覺,當年毛澤東時代最大的身分政治,就是你是否忠於毛主席,定性為肯定的,就是紅五類,定性否定的,就是黑五類。而習近平時代最大的身分政治,就是你是否愛國,中共只不過用一個虛幻的「國家」這個概念,來取代了同樣曾經是虛幻的「偉大領袖毛主席」。

這二者都以絕對不可觸碰、不可違逆、不可質疑的特質而獲得至高無上的地位,順之則昌,逆之則亡。從這個角度說,中共的文革其實從未結束,它只不過是暫停了一段時間而已。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