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為什麼都愛玩這個,也有人毀了天下?只要能坐得住,就能贏嗎?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1月05日訊】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今天的節目從一個有趣的歷史故事開始。

汴梁,大宋皇宮內,宋太宗正在和待詔賈元對弈下棋。這和皇帝下棋可不容易,贏了輸了都不是小事,自然是要許多擔待。太宗和賈元下棋,常常讓賈元三手,而賈元呢經常輸一子。為什麼呢?輸多了,讓皇上看出來自己故意輸棋,落個欺君之罪就麻煩了,輸個一兩個子,皇帝高興高興,也不顯得自己水平太低。

但是時間長了,太宗還是覺出了不對勁,於是有一次和賈元說:「此局你再輸,就打你板子。」結果下完滿局,不輸不贏,不生不死,剛剛平局。太宗好氣又好笑,說:「你真的好詐,再圍一局,你勝就賞賜緋色官服,不勝就扔你到泥潭裡。」下完結果,還是不輸不贏,不生不死。太宗故意狠心地說道:「朕已經讓你一手,現在這是個平局,那就是你不勝了。來人啊,過來,把他扔進泥潭裡。」賈元急忙大呼:「皇上,我手裡還有一子沒有算上。」太宗於是大笑,賞賜賈元一件緋色官服。


估計太宗心裡也明白,自己的棋藝雖不算頂尖但也有些水平,賈元能控制棋局,想贏就贏,想輸就輸,甚至贏多少、輸多少都能如意把握,這棋藝著實不一般,確實令人佩服。

那麼說起這圍棋呀,確實是看似簡單卻內含大智慧。它在一個縱橫交錯的正方形棋盤上,通過黑白二色棋子的對弈,將藝術、易理、謀略、智慧融為一體,所以歷朝歷代,一直深受帝王將相、文人雅士,以及普通百姓的喜愛。

而這些下圍棋的人呢,一般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競技派,一種是證道派。競技派一般都注重下棋技藝的手法和風格,目標是力求勝算得勝局,如同稱王稱霸。證道派一般是追求一種人生品味,尋求一種修身養性的道德境界,把勝負視為兵家常事,超脫其中,自然而然獲取天然之樂。但是,不管你是哪一派,都是有「制勝之道」的。今天我們就來談談圍棋制勝之道的謎。

我們先來看看第一個:精算之道。

精算與血淚十局

唐朝有一位非常知名的僧人一行,他就是發明唐朝「大衍曆」曆法的那位。他從小就有過目不忘的本事,而且精通曆象、陰陽、五行和數學運算。一行本來也不會圍棋,也沒有學過。一次,他到唐朝大臣張說家裡,觀看當時的棋聖王積薪與他人的對弈。才看罷一局,一行提出要和王積薪對弈。大家心中詫異,這從沒下過棋的,連入門都不算的人就要挑戰棋聖?而王積薪呢,倒也很是謙和,同意與一行對弈。結果兩人竟然是不相上下。當時,大家都很吃驚。一行就笑著對大家說:「這僅僅是爭先而已。如果下棋時能夠留心使用貧僧編寫的四句乘除法則,則人人為國手了。」

這樣看來,一個圍棋高手,需要具備的基本素質,就是精算。像南宋的圍棋高手劉仲甫,他就能夠在落子之後,計算後面二十手。現在的許多圍棋高手都是對此有系統的訓練。

沈括在他的著名筆記《夢溪筆談》中記載道,當時僧人一行幾乎窮盡圍棋局數。沈括自己也嘗試計算,窮盡整個棋盤的三百六十一路,發現變局的總數,大致要書寫四十三個「萬」字,換成阿拉伯數字,這後面可要寫好多好多的「0」呢。真可謂是:人生如圍棋,千古無同局。

當然,制勝之道除了會精算,還需要有實戰經驗的淬鍊。像清初棋聖黃龍士,他的棋藝可謂出神入化。他手下有許多高徒,其中一位叫做徐星友。當徐星友達到一定水準之後,卻很難再進階成一流高手。黃龍士為了進一步提升他的棋力,師徒兩人下了十局棋,這十局雙方盡智竭力,嘔心瀝血,十局成績幾乎對半。自此,徐星友心智大開,棋藝大增,又經三年磨練,成為當朝第一國手。而這十局驚天地泣鬼神的古棋局,則被後人稱為《血淚篇》,也叫「血淚十局」。

不過到現今的時代,精算的能力,已經被人工智能AI所占領了。許多圍棋電腦軟件蓬勃發展,大數據的運算能力更加強大,他們不但計算棋局數,還在專家的規劃裡不斷錄入全世界棋手們對弈的棋譜,增加了對棋譜和棋風的分析能力。看來,一般水平的圍棋愛好者是很難挑戰這樣的人工智能的精算能力的。

圍棋與精靈兵道

要說制勝之道,當然還是得談談兵法的。圍棋與兵道兵法的關係,最出名的是宋朝張擬撰寫的《棋經》,他分為十三篇,和孫武的《孫子兵法》十三篇遙遙相映。甚至兩者還有一篇是同名的,叫做「虛實」篇。真的是虛虛實實,兵不厭詐。

大家知道,上古黃帝曾經得到九天玄女傳授的兵法,打敗蚩尤。而圍棋則有個極為精靈的故事,也是與兵法有關。

《太平廣記》有一則故事。唐朝晚期有一位叫做馬舉的節度使,鎮守淮南一帶。有人進獻了一套圍棋用具,上面用漂亮的珠玉裝飾,非常精美。馬舉愛棋,當場付錢千萬買下了。沒想到,沒過幾天,這套圍棋用具竟然失蹤了,命人到處找也找不到。恰好此時,來了個老頭,拄著拐杖求見。見面之後,那老頭也不甚客氣,和馬舉滔滔不絕地講兵法。他說:「先以法治兵,兵治而後將校精,將校精而後士卒勇。」老頭談得是頭頭是道。馬舉也驚異不已,心裡覺得這肯定不是一般人吶,於是虛心請教老頭:「先生何許人也?為何學問如此高深?」老頭說:「老朽乃是南山木強之人,屢經戰事,所以知道一點。」說完之後,老頭準備告辭了。可馬舉覺得,好不容易來了個懂兵法的高人,應該把他留下來,後面再慢慢請教呀。於是,馬舉當場請求老頭就留在府上休息休息。當晚,馬舉回想老頭所談到的兵法,越想越覺得太精妙了,需要再仔細談談,於是就令人去請老頭過來。誰知,老人歇息的房間內空無一人,而那套圍棋用具卻在屋內。馬舉心中非常詫異,他暗自猜測,或許那老頭就是這棋具幻化而成的。而後人則依據這個典故,又把圍棋稱為「木強者」。

可以推測的是,如果圍棋精靈都能夠講解兵法,看來,神仙能夠傳授兵法給像黃帝這樣的有德之人,也是有道理的吧。

明代有人輯錄圍棋古譜成書,取名《仙機武庫》。董中行在書中寫了篇序,說道:「棋乎?仙乎?非鏡於至精,達於至變,而入於至神者,孰知其機乎?」這正暗示,更高級的兵法應該是來自仙人和神界吧?

圍棋與神奇之夢

我們之前提到,唐朝有個棋聖叫做王積薪。他的成聖之道可是非同尋常的。他早年夢見青龍吐出《棋經》九卷,傳授給自己,從此王積薪棋藝大精,進步神速。後來他打遍天下無敵手,成為唐玄宗時代的第一國手。安史兵亂時,王積薪又來到蜀地,得到隱居的蜀山孤姥的指點,棋藝更進一步。

而像王積薪這樣因為一場夢而棋藝大增的,還有唐僖宗。唐僖宗在小時,被封為普王,本來不曉得下棋,一日做夢,夢中有人傳授他《棋經》三卷,並讓他焚燒之後吞下。醒來之後,這個王子就無師自通,開始會下棋了,而且還是不一般的水平。後來他繼位唐皇,自己卻肆無忌憚地遊樂,喜歡鬥雞、賭鵝、騎射、擊劍、音樂、圍棋。唐僖宗在位時期,因為不知整頓朝政,不懂關注民生,致使天下大亂,亂軍四起,唐朝徹底走入衰敗。

看來,圍棋的制勝之道,也可以由神仙通過做夢傳給人的。只不過,善人用之,拿來積德行善;惡人用之,拿來荒廢事業。這是天意的捉弄呢,還是人生的自取呢?或許二者兼而有之吧。

還有一個別具特色的圍棋夢的故事。話說宋朝裡中有一戶胡姓人家,祖父和父親都喜愛圍棋,每天都有人到胡家談棋論藝。有一天,胡家父親的妻子晚上做個夢,忽然驚醒,別人就問她:「怎麼啦?還好吧?」這位妻子就說:「做了個夢,夢見自己吞一枚枯棋。」大家都笑了,這沒什麼啦,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天天有人在家裡談棋論藝,當然會做這樣的夢了。

不久,這位胡家妻子就生個兒子,取名胡卓明。到卓明七八歲的時候,他看到祖父在和客人對弈,卓明忽然從旁邊指著說:「公公啊,您這一步棋下錯了。」祖父不理睬他,繼續和客人下。很快,祖父就輸了棋,心中不快,就惱怒地對卓明說:「小子,你怎麼知道的?」就把棋盤和棋子推給他。那意思就是,你能行,你就來。胡卓明雖然年紀小,但一點也不怯場,伸手落子,和客人下了幾手,結果贏了。祖父一看,大為吃驚,於是也和孫子對弈起來。這樣連下數日,胡卓明竟然能夠和祖父匹敵了。到胡卓明十多歲的時候,四方都有愛棋者與之相爭高下,沒有不落敗給胡卓明的,胡卓明一時名聲遠揚。

看來,胡卓明母親的那個夢,是在暗示胡卓明是一枚會下棋的棋子轉生的了?

陸象山的河圖神悟

陸象山,就是南宋儒家心學大師陸九淵,因為後人尊稱他為「象山先生」,故而也稱他為「陸象山」。他少年時經常去南宋都城臨安市集店舖裡觀棋,一連看好多天。其中一位圍棋高手也看見他了,就說:「官人日日來看,必是高手,願求教一局。」陸象山回答:「我不會啊。」就拒絕了。三天後,陸象山又來,但他只是買一套棋具,拿回去懸掛在室內牆壁上。陸象山連續兩天,躺著仰視這棋盤,忽然悟到,說:「這就是《河圖》數理啊。」陸象山起身再去臨安集市找到那位圍棋高手,和他對弈起來。結果,陸象山連勝兩局。那位高手起身稱謝說:「某人本是臨安第一棋手,凡是來和我對弈的,都要饒他一手。今天官人的棋力,反而是先饒我一手。您真的是天下無敵手了。」陸象山就笑著離去了。

以棋悟理,依理照圖,由圖成技,運技勝算。這個故事在棋界傳為美談。精通易學,參悟河圖洛書,也能夠增進棋藝,成為制勝高手,可謂神妙無窮了。

自勝勝人 孤獨求敗

看過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的朋友應該都記得,裡面有一位武俠高手周伯通,他會左右互搏術,左手和右手互相較量,可用不同拳術對打。

圍棋史上也有此等高人,左手對弈右手,如同孤獨求敗。明末清初散文家魏禧就記載一位叫黃在龍的「獨弈」傳奇。黃在龍很少和別人對弈,經常自己在家裡獨弈,人稱「獨弈先生」。黃在龍獨弈的時候,有時眼睛向上看,若有所思;有時自己欣然而笑。屋外的人只聽到呯呯的落子聲音。

黃在龍一輩是兄弟三人。當哥哥的喜歡彈琴,當弟弟的喜歡養花種竹。黃在龍經常邀請這兩個兄弟一起下棋。他倆也不推辭,對坐棋局,卻不說話也不動手。於是黃在龍就擺開棋盤,稍微問問兄弟這樣下如何,獨自布棋下子,而兄弟倆「意對」。不知道這「意對」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思維傳感嗎?說不定,這表面上是兄弟對弈,其實還是黃在龍一人自娛自樂呢。看來看去,不論是左手打敗右手,還是右手打敗左手,黃在龍都是勝手,永遠的無敵手。

好了,今天有關圍棋的故事就和大家暫時分享到這裡,下期還有更精采的內容,敬請期待哦。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期見。

參考文章:
1. 賈元,《弈人傳》卷七
2. 一行,《酉陽雜俎‧語資》,《弈人傳》卷四
3. 劉仲甫,《弈人傳》卷九
4. 沈括,《夢溪筆談》卷十八
5. 黃龍士,徐星友,《弈人傳》卷十五
6. 馬舉,《太平廣記》卷三七一
7. 王積薪,《弈人傳》卷四
8. 唐僖宗,李儇,《弈人傳》卷五
9. 胡卓明,《獨醒雜誌》卷八
10. 陸象山,《鶴林玉露》丙編卷一
11. 黃在龍,《魏叔子文集》外編卷十七《獨弈先生傳》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Ganjingworld頻道:https://www.ganjingworld.com/zh-TW/channel/ua2MIMdFBSjyPJItn7rgaTw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