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二百四十六期】《华侨时报》被诉案启示

【新唐人】加拿大《华侨时报》由于多次发表攻击和诽谤当地法轮功学员的文章,在法轮功向华侨时报报社多次交涉无效后,法轮功递交了起诉《华侨时报》的诉状。经过两年多的辩论和审理,这个案子最近终审结束,并引起了各界的重视,就此诉案给我们带来的思考,主持人安娜邀请特约评论员安清来一起探讨。

安娜:二月三号,加拿大安大略省最高法院对中国驻多伦多副总领事潘新春诽谤一案做出判决,原告,法轮功学员乔-契普卡申诉。无独有偶,2月26日,法轮功学员状告蒙特利尔《华侨时报》诽谤和煽动仇恨一案,终审也已经结束,这个案子的最终判决将在几个月之内做出。今天我们就这个话题和特约评论员安清女士谈一谈这个案子对媒体有何影响,以及它的警世。

安娜:安清,你好。

安清:你好,各位观众,大家好

安娜:在我们过去的节目里面曾经谈过这个案子,你能不能先向我们的观众介绍一下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

安清:可以。这个事情是发生在2001年11月3日,从这天开始,蒙特利尔《华侨时报》就多次的发表一些攻击和污灭法轮功的文章,在这之后,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多次找他们讲明一下事实真相,并且给了三次的律师信,对方都置之不理,在这种情况下,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就以诽谤罪和煽动仇恨罪,把《华侨时报》告上了法庭。在 2002年的2月10日第一次开庭时,原告就拿到了法庭的保护令。在2003年10月份就开始终审,在终审的过程中原告除了十二名证人,还有一名专家证人,几经出庭作证,被告原来说有五名证人,后来就一名也没有出来。这样的话就是在今年的2月23日到26日例行四天,原告和被告双方的律师对终审进行结案陈述,在这个过程中,这个案子也宣告结束,现在等待法官对这个案子进行最后的审判,这个案子在当地的主流媒体引起了轰动。

安娜:在终审的陈词中,双方律师都谈到了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这个问题,被告一方的律师就说,《华侨时报》的做法是符合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做为媒体他可以随便讲什么都可以,而且是没有底线的。对于这个说法你怎么看呢?

安清:我觉得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是要建立在客观、公正和真实的基础上。什么是公正?公正就是公平和正义。真实,就是客观存在的事实。除此之外,你再讲什么,那都是慿空捏造出来的,这是在媒体宣传中不被允许的。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原告的律师在法庭陈述中讲的非常精彩。

安娜:嗯,我们也看到了这一段,现在我们一起看一下原告律师是怎么说的。

持续了两年多的加拿大法轮功学员起诉《华侨时报》诽谤及煽动仇恨一案,双方律师结束法庭辩论。在25日和26日上午进行的法庭辩论中,被告方律师格雷 (Julius Gray)出庭辩护,他向法官说,这个案子的核心是言论自由问题。原告律师伯格曼(Michael Bergman)指出,言论自由应该在尊重事实的前提下行使,这个案件不仅仅是关于我的当事人信仰的真理,也是对一个发生在中国的更大事实的关注,结束法庭辩论后,伯格曼(Michael Bergman)说:“我确信有一天真善忍将是普世公认的道德价值,那时,人们会记住你们今天为中国同胞所做的一切。”

安娜:安清,原告律师说,在当时,中国当局为了给法轮功定性,处心积虑,做了很多的事情。《华侨时报》的一系列的文章也就是在这个大前提下面出台的。这位律师还说,如果中国现在改变政策,停止镇压法轮功,甚至像在1999年以前一样,宣传和褒奖法轮功,相信海外的所有媒体对法轮功的负面宣传都会停止,所有对法轮功有违思的人都会立即静声,你怎么看原告律师的这种说法?

安清:原告律师讲的不错的,这也是中国的一个历史性问题。也就是说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刘少奇当时是中国的国家主席,他在一夜之间被打成判徒,利剑攻击,第二天,所有的媒体都是同样的判徒利剑攻击,是吧!他是一面倒的。像在

法轮功这个问题上也是一样的,你比如说像纽约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状告了纽约

当地的一家报纸《侨报》,从99年7•20到2002年这个过程中,他发表了三百多篇文章,没有一篇是正面、客观、公正报导法轮功,全部都是污蔑性、攻击性的报导,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同一家的报纸,在99年7•20之前,可以有显著的标题,写着“欢迎李洪志大师来纽约讲法”,因为那时中国政府没有镇压法轮功。所以他是随着中国政府的历史变化而改变立场,那他为什么会改变呢?就是他们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

安娜:嗯,你刚才谈到,在这个案子的终审过程中,原告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作为证人,而且还有一个中国问题专家也作为证人,你能不能向观众介绍一下他们的情况?

安清:十二名证人是法轮功学员,他们有的是刚从大陆过来的,有的是在本地,他们通过不同的角度,谈到他们受迫害的情况。比如说像林慎立,他是从大陆劳教所刚出来的,他就讲到他们在大陆受迫害的情况。还有一个叫孙晓燕,他就讲了炼了法轮功以后,他的身心怎么样得到了提高,他拿八千块钱到银行储蓄,银行给他存了八万块钱,他当时想,信仰真善忍是不能要这个钱的,他又把多余的钱给退回去了。在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则是讲到了,他们在媒体负面的、仇很的宣传下,所受到的身心上的伤害。另外还有一个是专家学者,这位专家学者他是蒙特利尔大学历史系中国问题的这么一个专家,也是东亚研究中心主任,他会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这四年来一直在研究法轮功,所以他从明访、暗访,和法轮功进行接触的过程中,他发现这群人非常的善良,非常的好,所以他觉得中国政府登的所有污蔑法轮功的文章都是一面之词,没有第三方的证据来证实他们说的是对的。

安娜:谈到《华侨时报》诽谤和煽动仇恨这一案,就让人不得不想到在卢安达大屠杀之后,有一个媒体的两个记者,一个是被判了无期徒刑,还有一个是被判了十四年的徒刑,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因为媒体被判刑在二次大战的时后都没有过,而且判这么重的刑,你对这个现象怎么看呢?

安清:如果说下达屠杀命令的这个人他是第一杀手的话,那传达命令的人,我认为他是杀手的帮凶,也可以说是第二杀手,如果没有这个传送的环节的话,他这个命令很难执行下去。

安娜:所以你非常认同他这种判决,是不是?

安清:对。像中国镇压法轮功这个问题,如果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这些官方的媒体如果不纵容他、顺从他,不把它传达到中国的每一个角落的话,这场迫害就不会那么严重。比如说像中央电视台,它就扮演了仇恨宣传这个角色,搞了一个天安门自焚事件,所以使得很多的中国民众来仇视法轮功,当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一个团体对另外一个团体进行仇视,那么他就会没有同情心。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一幕幕景象就是在天安门广场打着横幅的法轮功学员,在警察便衣的殴打下,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制止,因为他们对他已经失去了同情。

安娜:嗯,我们看到最近两年来,法轮功学员以一种反迫害的起诉活动,包括起诉江泽民在内有二十多个案子发生了,你在这个问题上怎么看呢?

安清:从这些现象我觉得首先可以肯定法轮功学员是有冤,如果没有冤的话,他们不会吃饱了没事干,是吧,上诉又要钱,又要时间,他们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把自己受迫害的这种冤屈能够让世人知道。另外一个,这些起诉的案件基本上都是在海外,这说明了目前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还是没有说话的权利,他们就在海外寻找这种机会。还有一点,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政府部门还有非政府部门对法轮功进行关注和支援。比如说像最近3月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就通过了530号决议案,呼吁政府要在今年3月份日内瓦的人权会议上提出要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对人权的迫害。还有加拿大的皇家骑警把江泽民、罗干等四十五名中国的官员列入他们的监视名单上。另外还有一个非政府组织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已经发出了十六个公告,这十六个公告当中就是对迫害法轮功的这些官员进行绳之以法,把他们的罪行交给国际法庭还有一些人权组织。从这一系列的情况来看,给人的一种感觉是好像审判这些凶手的日子已经到了。

安娜:法轮功起诉《华侨时报》你认为对媒体会有什么影响?

安清:这个影响非常大,因为他涉及的面非常广,二百多个学员,涉及三名被告,另外还有原告被告双方的律师,还有初级法庭、高级法庭,等于是加拿大上上下下好像没有不知道这个案子的,这个案子就像原告律师伯格曼(Michael Bergman)总结的那样,他说这个案子对人会有一个启示,那么他的意义是非常的深远,他会限制中国政府在海外迫害法轮功,也使中国政府重新评估他在海外借用中文媒体来迫害法轮功这一案子。

安娜:嗯,谢谢安清。谢谢您收看这次的热点互动节目,再见。

希望您对我们的节目提出宝贵意见,并参与我们的热线节目。

联系电话:1-(212)736-8535

联系邮件:feedback@ntdtv.co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