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辛灏年: 一封发自石壁三村的电子邮件(下)

【新唐人2004年4月13日讯】【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林丹, 谢宗延报道】二零零三年十月﹐《透视中国》节目收到了一封发自广东番禺石壁三村的电子邮件﹐邮件的内容是石壁三村村民的联名《上书》。 在上次《透视中国》的节目中﹐专家学者就《上书》中反映的村干部的贪污腐败问题﹐ 为我们分析了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农村的现状。 石壁三村村民在《上书》中还反映了一个农村基层选举中存在的问题。 中国官方媒体一直以来都把中国基层选举作为民主改革的一个成果来宣传﹐ 那麽中国基层选举究竟是不是民主选举呢? 让我们听一听石壁三村的村民是怎样说的。

【电话采访 村民】

【村民甲】选举那时候呢, 每个地方都有七个公安干警在那里把守。 其中有一个点呢,他不准我们村民离开五米以外选举, 我们村民就拉开一点﹐ 走到那个学校的门口写票,公安局派出所那个姓张的副所长就骂他们。

【村民乙】选举村长那天 就是三个点每一个点都有五到六个公安的人在把守, 好像出了什么事一样,那个阵容太大,搞到每一个人心里边好像有一个很大的阴影一样。 事后很多人说出来李少芳妇女主任 就威胁人不要选杜满基和肖卫基。

【林丹】您拿到选票的时候,上面已经有候选人的名单吗?

【村民乙】有了。

【林丹】这个候选人的名单是你们选出来的吗?

【村民乙】不是。 是他们安排的。

【林丹】那你们投完票以后,有没有人当场开票呢?

【村民乙】没有。 下午才开票的,在这几个小时里面他们做了什么手脚,我们都不知道。

【林丹】大概中间有几个小时?

【村民乙】十一点左右就收工了,下午两三点才开票的。

【林丹】那在这期间选票由谁保管的呢?是村民吗?

【村民乙】不是村民,直接拿到村委会里面,村民一个都不在了。

【林丹】那最后选举的结果是你们想选的人吗?

【村民乙】都不是啊。

【林丹】那谁当选了?

【村民乙】没有公布,晚上十点钟搞了个广告出来说, 欧礼煊选到村长了。

【林丹】《黄花岗》杂志主编辛灏年先生原为安徽省人大常委, 曾亲自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委会组织选举法》的审议讨论﹐ 我们请他谈一谈这一立法的背景情况。

辛灏年】 看这篇《上书》以后对我很大的触动就是村委选举的问题。 对这个问题我们一向非常重视, 因为它是标志着中共改革开放过程中的一项政治改革的成就﹐ 不仅被中共的宣传机器所大肆宣传, 而且在海外一些不了解真情的外国学者和华裔学者﹐ 包括一些人士们对这一问题都有一些非常糊涂的看法. 所以看了这篇稿子我就想它说明了什么? 第一条﹐ 村选举的真相是假选举不是真选举。 第二条﹐ 村选举的真相是扩大专制不是推行民主。 第三条﹐ 村选举的真相是无法无天而无民主程序。

一九八六年通过的这个《村选举法》, 我参与了讨论. 在讨论当中我当时一种特殊的感觉就是在人民公社制度取消以后,生产队随之没有了。 而在人民公社阶段﹐ 大队有党支部,有支部书记, 生产队只有队长没有支书。 八六年左右农村出现了种种问题﹐ 诸如卖粮难, 诸如打白条子等等问题已经很难得以解决。 那麽一个村庄一个村庄里的农民﹐ 共产党有一种感觉他管不了了﹐ 因此他要把他管起来. 我记得当时我们的省人大革委会主任说了一句非常明确的话﹐ 说: 怎样把基层管起来﹖ 怎样才能使基层的农民不造反不闹事﹖ 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问题。 因为在一九八六年全国代表大会上面﹐ 已经有人民代表公开提出了﹕在今天中国的农村许多农民在呼唤著陈胜和吴广。 之所以建立村民委员会, 通过《村民委员会选举法》《组织法》, 就是因为共产党感到对中国农村的最基层已经无法进行管理﹐这个形成的过程告诉我们﹐它本身不是为了从下而上的推行民主﹐ 而是要从上而下地怎样把这个没有管到的东西管起来﹐出发点就不是从民主出发的。

第二个呢,村选举法一个很大的特点,当时我们争论得很多,村到底是政权, 还是非政权? 因为如果村一级是政权的话,那么这个选举就具有政治意义,有了政治意义,如果真的是选举,就有了民主选举的意义,可是实际上呢,这一级不是政权. 在村选举法里面,明明白白地规定了,村一级不是政权,它只是一个村的村民们,选举自己的一种管理机构,犹如城市里的街道居民委员会一样. 它不具有政权的意义,因此它不应该行使政权的权力. 但是八六年的村选举法通过以后十七年来所有的村选举,使得这个没有政治权利的村委会,实际上成了一级行政政权. 使得本来在农村的村这一级里面没有党的组织的状况,变成了有党的组织,成立了党支部. 我们就发现中国在实际上的最基层的政权是村政权,实际上中国共产党控制的最基层的权力, 掌握在村党支部手里. 那麽这篇《上书》,就非常典型地?明了这个问题.

比如邵永标是什么人﹖邵永标就是这个村的党支部书记. 书记是这个村的第一把手,也就是《上书》主要要上书控告的对象. 村长是村委会选出来的, 是这个村党支部的第三把手村长兼副书记. 中间还有一个副书记,叫欧显辉,是既不是书记也不是村长,但是副书记排在第二名. 按照共产党的座次排法,这样一个村的基层的党的权力机构,已经决定了它和这个村的行政的机构的关系,什么关系呢? 是政权关系是党权关系,是和乡以上直到中共中央的所有党的机构和行政机构的关系完全一模一样. 所以根本不是政权的村,有了政权,村中无党权的这个村又有了党权,而邵永标作为党支部书记,党的村委会书记,他有权力控制这个村的政权,他才能无法无天。

【林丹】大陆学者杨银波先生一直以来关注中国农民的命运,并对中国大陆农村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调查,让我们来听听他对目前中国大陆农村基层政权选举情况的看法。

【电话采访 杨银波】中国农村现在的选举情况分第一个,就是以实力对比,比如,经济实力,活动能力,威望,人缘关系等等. 第二种情况,就是?由原来的这个村委会点名来产生村民代表,又由这个村民代表来影响选举. 也就是说原来的村委会利用被收买了的这些村民代表来控制选举,并且产生有利于原村委会的新的村委会. 第三个问题,就是我们知道就是镇级干部或者是乡镇级干部, 直接或者是间接地操纵控制选举,钦定新的候选人. 他们的控制方法主要有两个方法,第一个就是控制土地承包,使土地产权在个人和集体之间不明,使村民经济地位不独立, 那麽它的政治地位也就无法独立,这是第一个方法. 第二个方法,就是他调整村政权的权力结构,紧紧地控制住村党支部书记. 我们现在为什么很多村在检举的时候,都把这个目标对准这个党支部书记,问题就是因为党支部书记他的特权过于大。

这个特权是怎样形成的﹖ 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三条规定: 中国共产党在农村的基层组织,按照中国共产党党章进行工作,发挥领导核心作用. 也就是说它通过这种立法的形式,来确立村党支部书记的特权. 另一方面,就是在国家现在实行分税制制度,镇里面的政府只有事权﹐ 但是没有财权。 那麽镇里面的国税由效益好的企业来﹐ 那么地税怎么交呢?效益不好的那些企业,基本上是倒闭户。 因此镇政府里面要交这个地税,只能向农民伸手要。 镇政府, 镇党委主要就是把这个重点放在村党委书记身上,以行政的手段向农民伸手要。 农村之所以产生各种问题,我认为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党支部书记他的特权过于大。

【林丹】在《上书》的最后,村民们提出了他们的维权诉求,让我们来听听石壁三村村民的心声。

【电话采访村民】按照这段时间村民的意愿呢, 就是要把那个头目邵永标和村主任的违法行为, 按党纪和我们《村民组织法》有关规定来处理他. 按照村民的意愿,要重新选好一套能够为村民办实事, 办好事, 能够带领村民去致富, 有能力的优秀干部, 新的领导班子, 希望我们村真正能够村民自治。

【林丹】那您怎么看农民的这个诉求呢?

【辛灏年】我觉著这个诉求完全正确,从原则上来讲,中国在一百年前,孙中山先生就提出了人民有四大权力: 选举, 罢免, 创制 和否决. 罢免权是非常重要的权力,也就是孙中山先生在《五权宪法》中所提出的监察权。《村民组织法》里面说得很清楚,村长, 村委委员是要用民主选举的办法来达成的. 既然用民主选举的办法来达成,那为什么不能用民主罢免的方法来罢免他们呢?共产党今天一再说它是“三个代表”,你既然要代表人民, 就要问一问人民让不让你代表,既然这个村的党的书记和他的村长们,不能代表本村人民的意志,权力,义务和他们的利益,那么本村人民为什么没有不要他们作代表的权力?我认为今天广东石壁三村的农民提出罢免这个村书记,这个村长,这个村委会,要求重新选举是完全合理, 合情, 合法的。

【电话采访 杨银波】我认为民主罢免比民主选举更重要,我们大量把目光都是投到了民主选举,好像大家在呼吁民主选举,就是我们辛辛苦苦把一个人选上去,这个很难,大家要争取. 但是一个坏官,一个贪官,我要把他替下来,怎么办呢?罢免,可是这个罢免能够民主罢免吗?所以我觉得关注中国民主选举,同时也应该关注中国的民主罢免. 罢免有的时候甚至显得比选举更为重要。

【林丹】石壁三村农民在这个《上书》的最后提出了,“坚持和平、渐进、坚韧、理性” 的这么一个维权的原则,作为他们《上书》的一个原则,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辛灏年】我非常欣赏. 这说明我们中国农民进步了,特别是沿海地区的农民,在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已经有了相当理性的思考. 这样一种理性和平是在一个基础上形成的,因为从来,也就是说五十多年来,共产党并没有给人民以这样的权力,人民进行这样的一个理性的诉求,实际上是在相当忍耐的基础上做出的. 因为按照中国五千年来历朝历代人民起义的惯例,这份《上书》里面所说的问题,所表现痛苦诉求,它在任何一个时代,都足以推动一场造反. 可在今天的时代,我们的农民一方面是无可奈何,只能用这个方法,另一方面,他也在看统治者的脸色究竟如何. 因此我希望掌权者能够对他们这份上书尤加重视,珍惜农民自己的进步,珍惜农民自己的理性的精神.

【林丹】在采访过程中, 我们被石壁三村村民的维权勇气所感动.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节目, 使更多的人了解石壁三村农民的疾苦, 支援他们的维权行动, 并希望他们的问题尽快得到解决. 最后, 感谢石壁三村村民对于我们《透视中国》节目的信任. 我们将继续关注中国底层人民的疾苦, 发出他们的声音.

点击进入
透视中国Youtube官方网
新唐人透视中国栏目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