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二百六十四期】衡量中国的七个标准

【新唐人】热点互动 衡量中国的七个标准

4月11号纽约时报刋登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做得如何?用你从未意料到的标准来衡量’,在这篇文章里作者除了以西方主流社会对中国评判的标准之外,还提到了七个非常独特的标准:‘第一个就是中国的留学人员是否归国、还有,民工的收入、民工的权力、下岗工人小孩的前途、中产阶级雅痞式政治、中国网民、最后一个标准呢,是给狗以人权和给人以狗权’,今天我们就这个话题和特约评论员韦实先生谈一谈,请他谈一谈他对这些标准的看法。

安娜:韦实,你好。

韦实:主持人,你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安娜:你觉得他这些标准是不是合理呢?

韦实:他的标准做为独特而言,我觉得满合理的,因为他这七个标准衡量的是一些很软性的因素,也是一些很大的社会问题,这些社会问题看似很小,如果不解决,他将是制约发展的一个很大的瓶颈,所以说他这些标准就是从系约指数去衡量一个社会,衡量中国,我觉得有他的一个独特之处吧,合理倒是满合理的。

安娜:你看他第一个标准,就是说中国的出国留学人员是不是回国,你觉得这种衡量他怎么能体现中国的现状呢?

韦实:因为这个问题是这样,就是说留学人员他基本是中国的菁英,那么现在回国也不是说不回去,大概有两类人是海龟(海归)派吧,第一类就是工作、身份在这里解决得不是很如意,他回国去求发展,那么第二类是在美国已经有一定成就了,也有一定的这个...比如说他的房子、生活、工作都不错,可是他也要回国,为什么呢?因为在美国人人来讲相对很平等,不会因为你是教授专家,对你有什么特别的对待,而且毕竟中国人生长在中国的文化圈,所以说他还是希望回到中国去,再一点就是说,在中国被人尊重,自我价值的实现,种种的种种是促使他回国的一个动力,那么同时,现在回国问题,就是在国外过得很如意的或者是比较有成就的人,他一般是不太回去的,他回去就是观光,这就跟这个清末民初,国民政府时期的留学生心态很不一样,比如说在清末的时候,当时是美国用庚子赔偿,他确定了一个公费留学生制度,当时很多人是考公费的留学出国,当时有詹天佑啊,有中国各方面的专家,像蔡元培等等,很多出国以后留洋再回国,当时孙中山执政的时候,百分之八十的部长是留学生,国民政府时代,那个时候留学生入阁是一个风尚,都是有洋学位的人,而到了现在这一届基本都是清华党,留学的基本没有,而且都是公核背景出来的人,这样一个背景就造成了现在留学的菁英他没有一个从政的环境,很多人你一听回国都是海龟(海归)啊,创业啊,投资啊,发展啊,可是从政用这种民主的理念,用这种国外先进的人人平等,为民服务的理念去服务社会,这个没有,现在很少有人听说回国报效祖国,那个来讲是有一些媒体看到,但基本上不是这个型态,所以说这种比较以公利为目地的出发,而不是以一个理念,一个实践什么事情,或是去改造社会的想法去回国,甚至根本就不回国,这是中国的菁英不能被中国好好的利用,甚至他改变不了中国这个社会,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安娜:那这些留学生回国之后,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韦实:听说开始是“海龟(海归)”,现在是“海草(海炒)”,“海带(海待)”,就是说开始海龟(海归)是归国,开始挣钱,海草(海炒)和海带(海待)好像是一个意思,就是回国待岗吧,现在大家也知道,现在海龟(海归)也不吃香了,海龟太多以后,给你产卵下蛋的地方也不那么多,工资都降下来了,而有些本土的人也是满优秀的,他对中国的了解啊,对中国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把握啊,有一些是在美国这个地方,比较简单,比较纯朴的人,他回去不太适应,也有这种现象。

安娜:他还有一个评判标准,就是中国民工,我们看到现在这几年中国的民工好像是愈来愈多在大城市里,他们同样的工作叫民工去干,雇主就不用支付那么多的薪水,你觉得为什么这个会成为一个评判标准呢?

韦实:这个民工工资的拖欠,中国的官方媒体是讲拖欠太概是一千亿,那么亚洲时报报导是三千三百六十亿,如果说摊到每个人身上,恐怕是他半年或是一年的薪水。

安娜:所以你认为这个评判标准对中国的现状是比较有表现力。

韦实:这关系到一个社会稳定的问题,你听听看现在很多报导民工跳楼秀啊,为了讨工钱跳楼,或者采取很极端的作法,甚至有人是要不到钱或是要到一部分打了折扣的钱,本来工资就很低,大概也就是,一般来讲是400人民币到800人民币一个月,这还要遭到苛扣,甚至拿不到,所以这个问题就造成了一个...,本来种地挣不了多少钱,一家人指著这一个人在外面打工的钱生活,那么,你如果这个钱都拿不到,自然造成了社会的不稳定,或者是民工心中的怨恨,不满啊,甚至种种其他的作法啊,这对社会治安也会有影响。

安娜:你刚才提到农民跳楼秀,就是说来表演跳楼,我现在不太明白,我看到很多的报导都是说农民工他有很多的困难,然后呢,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他就去跳楼、自杀,你认为这可以称作跳楼秀吗?

韦实:这个跳楼秀我觉得也不太准确,因为这是很多报刋他用这个名辞吧,实际上,我们想一想,中国人很爱面子的,一个人站在塔楼上,他别的办法已经行不通了,拿自己的生命,拿自己做人的尊严来讨回一点工资,这种情况下叫秀确实是很不合适的,这根本就是一种很无奈的抗争手段。

安娜:我们还看到还一个标准就是说,下岗工人子女的前途问题,你看下岗工人子女的前途怎么样?

韦实:下岗工人子女的前途,那就是很难吧,我们举个例子,可能来讲,在北京这种大城市,如果你还是在一个双职工家庭里,你上大学将来有一个好的职业,有一个好的家庭,这个可能性可能是百分之六十到七十,我们打个比方,可是你要是生在一个小城市,中等城市,还是父母还下岗了,那么你将来走这条路可能百分之十都不到,基本不太可能,因为你没有钱,你除非学习很优秀,不然不可能有好的学校,因为父母都下岗,你没有社会上父母的人脉、关系网来帮你去找好的工作啊,认识好的人帮你来铺好的路,基本上是很黯淡的,而且你也知道下岗工人因为经济,因为接触的东西也少,不可能有那么多课外活动的,不可能有这么多旅游啊,新的电器啊,新的时尚啊,他接触不到,自然而然,他造成一种同学的歧视,所以说这个来讲,心理上和未来上双重有很灰的压力,对他来讲,都是很灰暗,没有什么希望的,而且他自己也知道这点,知道我是下岗工人的孩子,我在社会中是处于一个什么位置,我将来前途怎么样,就是一种很抑郁,很压抑的一种心态,也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下岗工人的隐性失业,再加上刚才讲的民工,他都是等于在把城镇的有些工作岗位拿走,尤其是低收入家庭来讲,他这种心态对他将来的发展是很不利的。

安娜:你认为他这七个评判标准中为什么会有一个标准是中国中产阶级也就是雅痞式政治,为什么会提到这个呢?

韦实:在西方国家,包括民主国家,包括台湾,问政治的都是一些中产阶级,他的政治诉求啊、他的理念、他的需求很主导一个国家的走向、政策的走向,可是在中国为数不多的农村他有一个民主的实点就是基层选村长,但是基层选到村,到县以上就没有了,因为县以上有一定权力了,这肯定不给你,而中国城市里基本都选人大代表,就张三和李四是人大代表,大家投票看要不要张三和李四上,那么张三和李四选上以后怎么办呢?再往上一级,最后到人大,张三他提起了某某事,某某一部分人的民意,这个民意人大代表实际上也不是选出来的,是指定的,所以这种来讲,他的政治诉求根本就得不到有效的宣泄渠道,比如说我可以投谁的票,不可能,这一部分人他解决温饱之后,他必然有一个政治上的诉求,这部分人的需要得不到满足的话,他也会有别的途径去宣泄,去疏导,那么这个途径是什么现在还不知道,所以这也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

安娜:我们看到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说,中国网民的现状,我们看到现在中国能上网的人是愈来愈多了,最近我朋友从中国来,他们对网上情况的了解,我看真的是日新月异,你认为这个为什么也做为一个特点?

韦实:像中国这个网实际上是被禁得很厉害,很多网站是看不到的,比如说北美有一些很好的新闻网站他是被封的,像很有名的大参考,小参考,他也没有往国内发邮件,他就被封了,你看不到,禁网的同时他有一个原因,我举个例子,在Google里面打出江泽民的名字,你看看这有什么结果很有意思,你想想看这种情况下,他屏蔽以后,他只要他喜欢的资讯,他不喜欢的资讯就被过滤掉了,那么如果这个资讯都被屏蔽掉,都被过滤掉,那必然影响中国人对这个世界的判断,比如说伊拉克战争的时候,当时都在想中国人都在等著伊拉克人扎口袋,埋地雷,...,把美军包围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边,巴格达就是美军的坟场,就是这么一个概念,事实上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安娜:最后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他是说给狗以人权和给人以狗权,我们现在看到好像是在中国大陆很多家庭都是养狗的,而且都把狗叫狗儿子啊,狗女儿啊,都是很亲切的,你认为对这一点你怎么看呢?

韦实:给狗以人权,在北京狗不许上街,有的狗可能一辈子也没见过阳光,为什么?可能主人白天要上班吧,晚上也不一定有心思去溜狗,我们可能看过一个电影“卡拉是条狗”,里面葛优演一个下岗工人养了一条狗没钱办牌照,那个狗被他当做狗儿子一样,是他生活中的支柱,结果这狗被公安拿走了,到最后你说什么话也没用,因为你没办牌照嚒,所以说在中国,你办不起牌照这么贵,你又要养狗,所以有很多黑狗出现,你看电影里面,警察也来,家家户户都是...,基本上有狗牌可以先...,没狗牌的抱着狗就跑,就跟以前侦一队来抓什么盲流啊、抓超生,一个感觉,在都市里头。

安娜:你认为为什么把这一条列为是一个能表现中国现状的一个特点呢?

韦实:这个就反应了一个管理的问题,养狗甚至都这么混乱了,这个问题都解决不好,就是讲你这个问题都很难解决了,有些更大的问题,更复杂的问题你能够解决好的可信度自然就降低了,像给人以狗权这个问题,说很难听的例子吧,狗它有叫的权力,人他也有说话的权力,你也知道在国内人权,就是说人的言论权,人的出版、结社,或者表达他的意愿、人的信仰权力,在中国基本是被很大程度抑制住了,被人为的来禁锢住了,你看他对中国家庭的地下教会,对异议人士的拘捕,包括刘荻在网上发表一些看法的文章就要被拘禁,被公安局拘禁,所以说随着人的温饱问题解决以后,他有精神上的诉求以后,这个...不会因为你的禁锢他就没有了。

安娜:谢谢韦实,各位观众,谢谢您收看这一次的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