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三百零五期】曾庆红与南非枪击案

【新唐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根据本台的最新消息,六月二十八日在南非发生了一起枪击事件,来自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在前往南非首都请愿的路途中,遭到了黑枪的扫射。今天我们请到了法轮功的发言人袁锋女士,和特约评论员韦实先生来到了我们的演播室,和观众谈一谈有关的情况。现在请大家看一段最新的消息。

“曾庆红与薄熙来在六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到南非访问,前往请愿的法轮功学员遭到黑枪扫射。据当事的法轮功学员表示,得知曾庆红与薄熙来在六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在南非访问,九名澳大利亚籍法轮功学员六月二十八日下午抵达南非约翰尼斯堡国际机场,当地法轮功学员前来接机,在机场换完外汇后,他们分乘两辆车赶往南非首都的总统府宾馆,进行和平请愿和起诉曾庆红迫害法轮功。途中约下午八点半左右,一辆白色面包车从侧后方向法轮功学员第二辆车开枪扫射,至少有五枪击中车辆。当时法轮功学员称车上有三名黑人,枪手是一位年约二十五岁的男青年。唯一身穿印有中英文‘法轮大法’字样夹克的,并担任司机的法轮功学员梁大卫两脚中枪,一只脚粉碎性骨折,目前正在附近一家医院抢救,车辆受到严重损伤,车胎被打爆,但黑人枪手并没有下车进行抢劫。

下面请听本台为受害者和另一名在场法轮功学员王涛的电话采访。

记者:David Liang,你好,我是新唐人记者姜光宇。能不能请你讲述一下当天发生枪击事件现场的具体情况呢?

梁大卫:在机场往后的地上,向我们开了四、五枪,有两枪打在我的腿上,然后我就控制车子,开到旁边,已经不能开了,然后有人把我送到医院那里。

记者:另一名当事人王涛对本台记者说:

王涛:David Liang身上穿了一件印了‘法轮大法’的衣服,我们出机场之后来了一辆车。据当地人说这种事情在当地也很少发生,如果发生了抢劫事件,一般枪撀完 了会把钱财抢劫一空,然后才让人走,不可能是枪撀完了以后没有停下来就开车走了,这是不合常理的。我们认为百分之九十与曾庆红有关,因为他在中国迫害那么多法轮功学员,而且他一直是在背后出谋画策的人。我们这次来和平请愿,正好触到了他的痛处。类似事件在全世界各地也发生过,他们会勾结当地的黑社会做出很多过分的行为。”

安娜:观众朋友们,现在向您介绍今天的两位嘉宾,一位是法轮功的发言人袁锋女士,您好!

袁锋:您好!

安娜:另外一位是特约评论员韦实您好!

韦实:安娜您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安娜:你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这个事情发生之后,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袁锋:大约事情发生之后四个小时吧。我在纽约东岸得到了消息,但是我想一些欧洲学员可能更早知道,还有包括澳大利亚、亚洲的学员,其实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对这件事情都非常的关注,非常关心受伤的法轮功学员,同时我们也非常想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希望南非政府对此事能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安娜:那么你们现在除了我们刚才报导的之外,有没有更新的消息呢?

袁锋:刚才你们的报导基本上是符合我们了解到的情况的,而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枪击事件中,唯一受伤的学员是从机场出来就一直穿着印有中英文‘法轮大法’字样的衣服的,所以我们觉得这是针对法轮功学员来的,而不是一件普通的枪击事件。

安娜:那你们认为是谁干的这事?

袁锋:我们很难认为是其他的人了,因为法轮功学员在全世界各地的活动都是非常平和的,这一点西方社会对我们都是有很高的评价的。只有对法轮功进行残酷迫害的一些中国的领导人,他们才不愿意看到穿着黄色衣服的法轮功学员在他们面前出现,指出他们所做的那些惨无人道的事情。这次学员到南非去,也是因为曾庆红、薄熙来到南非访问,他们想透过这个机会控告他们在中国犯下的罪行,使世界上更多人知道在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所以如果它不是一件普通的枪击案的话,我们怀疑跟大法是有很大的关系。

安娜:谢谢。韦实你怎么看?你认为这件事情是谁做的?

韦实:我个人认为这件事情最后的老板是曾庆红。法轮功在南非有传功地点,不可能南非政府那么做;再一点,法轮功讲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迫害到现在可能有五年了吧,包括在大陆从来没有听说过法轮功还警察一个耳光,也不可能法轮功自己打自己,引起国际社会同情。再来,我了解到的情况是这是黑人开的枪,不是中国人。当时有两辆法轮功学员的车,一前一后,可是他只打了其中一辆,而且打到的学员是穿着法轮功衣服,而且子弹还打到轮胎、脚、发动机,这种情况下只有一个可能性:不是抢劫,因为他只认法轮功学员的人打,不然他没有道理不打另一辆车。再一个可能,可能很多人会认为“你怎么知道是针对法轮功学员?”或者是“曾庆红来操纵他打的呢?”原因有两点:第一,南非确实很乱,那个国家有三百多万支枪,一年抢劫一千一百多次;南非那个地方开枪抢劫很正常,但是不抢钱打了枪就跑这就很不正常。再一个角度,中共的体系很严格,什么事情如果领导不同意的话,底下人的责任没办法担得了,像开枪这么严重的事件,如果被抓到手腕的话,恐怕连薄熙来都没有这个胆子告诉手下的人去买几个人来给我打枪。如果在曾庆红出访期间出了那么多问题,如果不是他自己同意的话,那就是回头他处理了,毕竟这件事情没有人会想跟曾庆红没有关系。你早不打晚不打,为什么偏偏在访问时打枪呢?在这种情况下,概率最高的就是曾庆红,所以我认为曾庆红是这件事情的主导者。再从历史上看,曾庆红迫害法轮功是给江泽民出谋画策的,他在这种情况下想采用这种方式免于法轮功对他的起诉,我个人认为可信度有百分之九十吧。这是我个人的推断。

安娜:那袁锋你怎么看呢?

袁锋:事实上,在我们了解过程中,在现场有一位南非本地的人,他帮忙把受伤的学员送到医院,他说“这不是一件普通的枪杀事件,一定是政治迫害”,做为一个本地人,他是这样认为的。我们非常吃惊对法轮功学员发生这样的枪杀事件,也是头一次听说,但是我们也觉得他们是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因为他们在国内的劳教所使用的电刑、、、等等,迫害致死人数也上千人,所以这种残酷迫害的方法非常多,这次枪杀头一次用到国外来,类似恐怖主义的份子的行为他们已经用了很多次。比如说在美国本 土,像芝加哥学员的贴了‘法轮大法’字样的车当街被烧了;还有,学员在领馆门前静坐请愿,他们也从领馆冲出来当街殴打学员,这些在芝加哥都有立案,而他们也被判了刑。像这样殴打、恐吓、打电话作人身攻击的事情是非常多的,但是枪击却是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还真的是头一次,而且全世界法轮功学员确实都非常关心,因为这涉及到在民主国家都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被某些激进的人做这种事情,这不只是法轮功学员,其实很多善良的人都可能受到威胁,他们以后的人身安全、自由、民主也没有保障,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所以我们呼吁各国政府对这件事情进行关注,特别是民主国家,一定要把这样的问题解决。

安娜:韦实,我们看到这次枪击事件就像袁锋说的,是法轮功学员第一次在海外受到的枪击事件遭遇到这种不幸的情况。你认为幕后的指使者或进行枪击的人,他要达到什么样的目地或效果呢?

韦实:他要达到的效果,我比较同意刚刚谈到的恐怖主义。恐怖主义的定义是什么呢?就是国家个人以政治或其他目地,透过暴力造成恐怖、吓阻、或恐吓的气氛。它不像一般的做法,也不是直接杀人或抢劫,它是以一种行为对群体造成恐吓。这次事件传达出一种讯息:比如说你是法轮功,你不要以为你在国外就没有问题,你想告我对不对,那我就拿枪打你,他的意思就是吓阻法轮功学员,为了保卫自己安全所造成的恐怖气氛,使学员不敢参加控诉或讲清中国迫害的事情,起到这一种作用,这是他真正的目地所在。

安娜:你说的恐怖主义,很多人可能就会想到在伊拉克发生的恐怖行径,他把人质的头割下来,这事跟你刚才讲的在南非发生枪击事件有什么相同或不同之处呢?

韦实:相同的地方就是都造成一种恐怖的气氛。比如伊拉克的斩首,今天可以斩美国人的首,明天斩韩国人的首,就是说你们任何一方若不达到我的要求,都有被斩首的可能,这是一种恐吓。这种打法,是说你是法轮功学员,我今天可以用枪打澳洲的学员,今天可以打南非的学员,或打别的地方的学员,造成一种恐怖的气氛,这是共同点。那么不同点在哪?他有一个很明确的理念,就是我说你不可以干什么什么(如驻军),而且他声称我是谁谁谁,我干了这件事情。而枪击案你看他雇用了当地的黑人,用钱来买,连传达一个信息都没有,甚至没有开新闻发布会,还说打压法轮功是正常的,说这枪是我打的,你们以后要老老实实的,也不敢讲这种话,这是恶棍流氓,是有区别的。

安娜:谢谢。袁锋,现在发生这种情况,你们有没有做什么反应?下一步打算要干什么呢?

袁锋:首先,我们想在本地立案,希望南非政府对这件事情做进一步的调查,同时,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都非常关切这件事情,也会向他们的国家政府、媒体广泛的去讲发生了这件事情,使更多人知道这种行为是不可以被西方民主自由国家所容忍的。

安娜:韦实,这件情况被广大海外华人知道之后,你认为会引起什么效果或影响?

韦实:影响现在还无法预测,我想有一种可能性,像南非这个国家,当年他们前总统曼德拉在狱里被关押了几十年,在一九八几年的时候,各国的舆论、政府、人民给自己的国家和联合国写信,要求释放他,最后造成了南非的平等的过渡而普选,结束了白人很不合理的独裁制度。那么华人今天到了维权很重要的一步,为什么华人要维自己的权呢?就是今天他打压法轮功,明天可以收押民运,那么你说我不炼法轮功,我也不参加民主活动,有没有这些事情?大家知道回国投资的华人也遭受迫害,而中国搞政治运动是五年一小十年一大的,你也保不定成为他下一次的牺牲品。

安娜:谢谢韦实!谢谢袁锋!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这次的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希望您对我们的节目提出宝贵意见,并参与我们的热线节目。

联系电话:1-(212)736-8535

联系邮件:feedback@ntdtv.co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