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三百二十七期】唐元隽谈中国监狱亲身经历(二)

【新唐人】唐元隽谈中国监狱亲身经历(二)

(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在上一期的节目中,我们请到民主亚洲基金会的编辑唐元隽先生,谈他在中国大陆监狱和看守所的一些情况,今天我们继续这个话题。

安娜:唐先生您好!

唐元隽:您好!

安娜:上一期我们谈到在中国的监狱�,警察因为没有足够的基金,所以他们要利用犯人工作来调换减刑收受资金。我的问题是他们有没有一个标价?比如说我给你减多少年刑、多长时间刑,你要付多少钱?

唐元隽:我认为这是有的,据我了解这种交易是有不成文的规则。时代在发展、腐败也在发展。今天能达到什么程度,比如说犯人调换一个工作要多少钱?或者是减刑、加分,犯人是通过加分来减刑。

安娜:分是什么?

唐元隽:分是监狱对犯人表现的一种记录。比如说我在的那个监狱,但是全国应该也是差不多。他每个月给你加减刑分,比如说加到360分,当时我在的那个地方,90分叫一个功,加到四个功,就是360分。按照正常的减刑速度,你可以减一年三个月到一年半。有的分数可以减的更多一些,这�就存在着一种交易。

安娜:这种分是怎样界定的?比如说怎样会加分、减分?

唐元隽:管理人员也就是监狱的干警,特别是主管干警,他是有权利单方面做出评判。

安娜:我们看到法轮功学员他们所展示的这种酷刑。您在监狱�呆过,我们听说在一个新的人进监狱的时候,他都会挨打,或是有牢头会对他怎么样,那您能不能说说您的经历。

唐元隽:我们原来看水浒传�的武松,他在被发配之前要打多少沙威棒,监狱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尤其是临时的关押场所更是。基本上新进去的人犯,在东北有个词叫开板,就是说只要铁门打开人犯进去,为了灭你的威风,让你以后服从管理,总是要打一顿或是打几下。

安娜:谁打呢?

唐元隽:通常由警察指定做管理的犯人。因为警察总是利用犯人直接面对面管理,他们不可能每天跟犯人在一起,这样由这些犯人来执行。应该说在他们中都是牢头狱霸,在社会上有的人藉由黑道,有的是能够打打杀杀的人,在�面做执行的工具。

安娜:您当初进去的时后挨过这种打吗?

唐元隽:我当时进去没有挨过这种打,但是一起抓进去参加游行的同伴有一部分人挨打了。我当时因为是参加社会运动,这场运动当时有社会各阶层的同情,包括狱内的干警对六四事件,他们有自己的看法,所以在待遇上稍微有些差别,这是真实的。

安娜:在监狱�主要是犯人打犯人?还是警察打犯人?还是怎样的一种方式?

唐元隽:监狱�头警察直接殴打犯人,这是经常发生的。犯人打犯人也常发生。甚至是由狱警指使犯人作所谓的管理,用体罚的方式也很普遍,我认为这三种情况都存在。

安娜:什么时候警察会指使犯人去打别的犯人呢?

唐元隽:在管理的过程中,监管场所使用暴力是很频繁、经常发生的事情。不可能每一次执行都作这样样的事情,都由狱警亲自来执行。特别是在面对面的情况下,一般是利用犯人�边被授权进行管理,叫大犯人或犯人头、犯人的主任,在监狱�他是有职称的。在正规的监狱就是一些犯人是戴着袖标,可以检查你的工作,检查你的纪律,甚至于有些职位比较低的警察都要买他们的帐,因为他们扣了你这个犯人的封,警察也没有面子。

安娜:在监狱中我们看到像您说的这种情况。但中国政府对外宣称:中国现在的人权情况非常好,在监狱�不存在虐打犯人或殴打犯人的这种情况。尤其我们看到很多对外的宣传上,比如说在外国人去参观中国监狱的时候,看到有的地方还养鹿,房间�有鸡、有鱼,您认为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

唐元隽:我们也知道在每个领域�有它的宣传手段,在给外界观看的一些典型的场所,应该做的还是比较正规的。但是监管场所在中国是很多,差不多也有几千所监狱,据你能了解的大概有多少?

安娜:有多少监狱我没有调查过。

唐元隽:他们所宣传的形象,他们要求外人去参观的也是有限的,所谓的模范监狱。但是在大多数的监管场所,由于制度的弊病,由于长期虐待犯人的传统,由于腐败种种原因。就是特别是对特定的群体,特定的人来进行处罚的时候,他们是可以使用各种手段的。特别是现在对法轮功修炼者,我认为是很可能发生的,据我判断,很多说法都是真实的。像打人、像不服从他们要求的转变而受到体罚和虐待,我想恐怕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是坚持要这样做。

安娜:您认为这些狱警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是不得不这样作?还是在监狱�一般都这样?

唐元隽:一个是政权机器有系统的决定对某些人进行迫害,这些就是利益驱动,或是为了提升这些基层的管理人员,为了其他种种的好处,他们会这样做的,这也是一种动机。另外有些人自身品德本来就不好,虐待犯人就变成一种习性,种种原因。最主要的是还是执政者他对监狱的管理、重视程度,对某些人的态度决定了这些人的处境。

安娜:我们知道在中国的监狱也是有条文是不允许殴打犯人。

唐元隽:对!我举一个例子,当时跟我在一起服刑的北京的学生领袖之一刘刚,就曾经被殴打过。他们的方式就是由犯人,挑动刘刚跟其它犯人之间的矛盾,由犯人来殴打。用拳头把他按在地上,猛打他的头,这样也不留下什么痕迹。经常这样打,刘刚的记忆力、身心受到很大的摧残,这是不可言喻的事情。刘刚的父亲来接见的时候,他父亲刚好就是当看守所所长,他见了我们那个大队的大队长。他父亲提出抗议,他说我也是作这个工作的,我知道监狱规定是不准打人,大队长马上就反唇相讥,你也是干这个的,你不知道监狱打不打人吗?结果刘刚的父亲反而没有话说。体罚犯人也可能是我们这个民族古老的传统,是一种不良的恶劣传统。

安娜:您刚刚提到在监狱中有犯人殴打犯人、警察唆使犯人打犯人、还有他们自己打犯人。主要都是什么样的手段呢?

唐元隽:打人的手段是各种各样,应该说是种类繁多,直接用拳脚这样的情况有。像我99年因为结社被关进看守所,当时有两次拘留,有一次我听同监房的犯人说,这�的管教就是看守所的所长刚刚换,为什么?因为前一任在这�出事了。出什么事?就是他们在这�刑讯逼供,每个监舍、牢房�需要撂案子的犯人。

安娜:撂案子是什么意思?

唐元隽:撂案子就是把办案人员不知道的要继续挖出来,有些人交待的不够多人家不满意。就是把重点的人让他们坐在一起,用一根线穿过他们的耳朵,把耳朵都栓在一根线上,一拉线这几个人都很痛,你不说,你们几个人都是用这样的方法来对待。

安娜:这种像肉体上的折磨、刑讯逼供的情况很普遍吗?

唐元隽:根据我的了解,刑讯逼供的手段是一种普遍现象。在中国司法机关办案的过程中,尤其对那些刑事罪犯来讲更是很普遍的作法。

安娜:还有没有其它一些你印象中非常深刻的对犯人的折磨、酷刑?

唐元隽:因为这些现象比较多,比较复杂,种类也是繁多的。据我所知办案的过程中,在当时的东北长春,我在看守所�听人犯讲,办案人员把塑胶袋套在人犯的头上,把塑胶袋底下收紧,人犯没有氧气就要挣扎,当时脸都变色了,看你不行再松开,几次以后你受不了,你总要说出一些他们需要的东西。有时候这样的人犯打了以后,包括看守所的所长不高兴,他说如果人再走着出去抬着回来,我就不收。像这样的情况我都见过。

安娜:谢谢唐先生。各位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次的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希望您对我们的节目提出宝贵意见,并参与我们的热线节目。

联系电话:1-(212)736-8535

联系邮件:feedback@ntdtv.co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