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三百二十九期】特派记者南非行

【新唐人】亲爱的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这里是姜光宇。如果提到南非的话,那在您印象中也许是一片荒无,那里的社会治安动荡混乱,如果有人在那里开了几枪的话,也许您会认为那是家常便饭。可是在六月二十八日,在南非的约翰尼斯堡发生了枪击法轮功学员事件,却掀起了轩然大波,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应,在事件发生之后,本台也对枪击事件做了详细的报告,并且派出了记者前往南非对事件做出深入的采访和调查,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特别请来了这两位特约记者,他们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安娜。

姜光宇:安娜,您好。

安娜:你好,姜光宇,观众朋友大家好。

姜光宇:还有我们摄影师陈兴,陈兴您好。

陈兴:您好。

姜光宇:安娜,你今天穿的是很休闲啊,一看就不是做主持人,那么平常都是你在问别人问题,今天你被别人问,感觉怎样?

安娜:感觉不错。

姜光宇:陈兴,你呢?

陈兴:我一般不会感觉不行。

姜光宇:那么在事件发生之后,陈兴我想问你一个,在事件发生之后,还没有决定让你去南非,你当时怎么想?

陈兴:当时就觉得南非这地方比较乱,感觉说去了不知道会有什么在等待着我,所以就是说各种措施都准备一下,就是说看哪个地方不能去,哪个地方能去。

姜光宇:那你们俩之前有没有去过南非,安娜和陈兴去过南非吗?

安娜:没去过。

姜光宇:因为那传说中那边很混乱,枪支也是可以随便买卖的,会不会担心自己的个人安危呢?

安娜:我当时……。

姜光宇:有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安娜:我倒没有觉得,因为我这个人好像生性比较胆子大,所以没有这个担心。

姜光宇:是吗?那么你们下飞机之后又做了什么呢?当天刚到约翰尼斯堡的时候做了些什么?

安娜:我们刚到的时候,就去美国的当地的使馆去报到,这样的话,就是万一要有什么事情的话,他们知道我们在哪里头,然后我们就赶紧联系该要采访的一些人,比如说警察局,还有这个受害人,还有他们同车的人,还有其他一些有关人员。

姜光宇:那对这次你们深入南非前线做这个采访报导,你们俩个有没有一个比较详细的计划,就是先做什么?怎么能够来调查这件事情?

安娜:是有的,有计划。

姜光宇:那你们后来第二步又做了什么?除了到美国大使馆去报到之外。

安娜:我们当天就采访了一些当地的人对这个枪击事件的看法,然后晚上的时候我们就去医院采访被枪击中的David Liang。

姜光宇:就是澳洲的法轮功学员?

安娜:澳洲的法轮功学员。

姜光宇:你刚刚提到去采访当地人的反应,当地人知道这件事情吗?

安娜:当地人很多人都知道,因为这个事件在当地也是引起轩然大波,就像你刚才说的一样,很多人就是认为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枪击事件,而且这个报导在当地最大的报纸、主要的媒体上都是头版头条的报导,有大幅的David Liang的照片,还有被枪击中的车的照片,很多的分析都说那是中共在后面指使的。

姜光宇:那么通过你们调查,老百姓的普遍的言论,或你有没有采访当地的民众呢?

安娜:我们有采访当地的民众,而且不只一位。他们普遍觉得就是说如果在南非发生枪击的话是很正常的,因为南非的治安不是很好,而且枪支也是可以随便拥有枪支的。那么当时这个情况,就是说首先这个被枪击之后他们没有抢东西,就是枪击人他们没有去抢,没有拿到他们任何的有价值的东西,因为他们当时车有很多行李、还有现金,还有其他的东西。

姜光宇:就是排除了这种抢财物的可能性?

安娜:对,是这样。另外一个就是说这种凶杀的这种可能性也不是很大,因为这些人他们是第一次去南非,他们在那没有仇人,所以这个可能性也被取消,就是被排除了,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说,他们这次此行的目的就是去南非告中国的那个官员曾庆红虐待法轮功,所以很多的舆论就认为说跟他们是有关系的。

姜光宇:所以说中国的嫌疑最大了。

安娜:嗯。

姜光宇:那陈兴到了医院之后,你看到了伤者David Liang,他的伤势从你们传回来的照片可以看到是很严重的,你在现场看到的情况是怎么样?

陈兴:也是很惨,David Liang就是当时躺在那里,可以看出他经历了很多痛苦,包扎的床上都是他的血迹,就是很痛苦。

姜光宇:因为当时我给他通电话,就是当时电话采访,在电话中他声音很弱,我就问他能不能声音大点,他就说我现在实在是没有力气,很疼,我想确实是这样的。

陈兴:是这样子。

姜光宇:你们到了他的伤势是不是已经稍微好了一点,因为你们去的时候是七月的……?

安娜:我们到那已经是七月二号,已经事隔……他是二十八号遭到枪击,四天。

姜光宇:那他的脚伤有没有稍微好了一点?

陈兴:包扎好了一点,但是我觉得还是没有彻底好太多,因为他的伤势实在太严重了,就是他的骨头被打碎了,当时就是说包扎起来,可以看出他还是非常痛苦。

姜光宇:那据你们了解,你们到医院之后,医院的医生、护士、包括医院的院长接到这个病人之后,他们的反应是什么样?知道他们是被枪击之后他们的反应是什么?

安娜:当时我们采访了一些David Liang他同车的人,还有医院里面的人,还有他的主治医生,他们说当时他来的时候,急诊室其实是有很多人了,但是他被第一个安排进去,就是给他清理伤口、止血什么的,因为当时地上都是他的血迹,一直往外流,而且在包上纱布之后,血一直往外渗,就一层一层的包扎,还在往下滴啊滴啊滴。

姜光宇:伤势很重啊!

安娜:对,伤势很重,而且就是跟他同车的人说他当时就是浑身发抖,没法抑制的那种抖,所以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冷了,还有一种就是他疼的浑身发抖,医生就说他们当时看到这个枪击之后,不像一个普通的抢劫的枪伤,因为南非经常发生枪击,他们也经常处理这种枪伤,因为他不是一个普通的枪伤,他那个伤口,他说一定是那种AK-47的那种枪打的,因为还有一个比较有经验的医生,专门去看,然后他那个伤口他在介绍的时候都是黑的,就是烧焦了,因为那个子弹的力气很大、速度很快,所以当时就把皮肤都烧焦了,当时他们做的处理就是把那些坏的皮肤剪掉,然后止血,清理那些碎骨头,我们后来就是看到医生给我们提供的X光片,他刚刚去的时候的片子,和后来我们去看到他伤口的时候,已经很不一样了,就是后来我们看到的时候,基本上软组织都已经吸收了,已经不是那么肿大了。

姜光宇:我从你们传回来的一些消息中看到在医院也发生一些比较离奇的事情,好像是丢片子或有什么?

安娜:是,我们采访他的医生的那天,就要求看一下他的所有X光片,当时他从他的档案里头拿出来,我就问他一般你们拍几张片子,他说他第一天来的时候有四张片子,但他找了半天就只剩两张,所以我就问他,那两张有可能去哪里?他说他也不知道去哪里。那我就问他说,这些片子是不是属于医院的财产,是不是病人的这些东西是属于病人拥有的,是要妥善保管,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拿走的,他说是应该这样的,但是他不知道去哪里了。

姜光宇:这让我想起电影惊险的片子中,被害人的东西被偷走。那你们俩都是第一次去南非,陈兴到南非跟想像中有什么不同?

陈兴:想像中当然就是说南非很脏、很乱,没有什么太好的感想,但去了真是不一样,基本上他是挺发达的一个国家,从建筑物、商店或者从人的品味来说都是非常发达的。

姜光宇:跟美国差不多?

陈兴:差不多。

安娜:我的感受是南非它也分不同的地区,我们当时有去了南非的黑人贫困区,那也有白人居住,因为南非这种历史,种族隔离的历史,那么在黑人区,有很多贫穷的地方,就是像我们看到的那种破旧的那种纸盒和纸板糊成的那种房子,也有很多那样的房子,大家住在里头,而且当地的黑人跟我们讲说他们的生活的确是很贫困的,很多人都吃不饱饭,就是贫富差距很大。但是你们看到那些白人的居住区,就是真的是跟美国没有很大的区别的地方,房子也很大,而且就是买东西、交通什么都很方便。

姜光宇:在想像中南非好像比较混乱,社会治安动荡,那实际情况?

安娜:实际情况我们是没有碰到什么危险的情况发生,所以我没有那种切身感受,但是你要是从街上走,各地方看,你能知道那地方不是很安全的地方,因为一般的宅院都会有电网,那我们当时还接触了当地的人,他是一个制片人,他们家有三个保镳,他在休假的时候,小偷可能是想偷入他们家去偷东西,因为他们很密闭,有保安系统,结果他们家没有问题,但是他邻居被偷到了。

姜光宇:当地人反应怎么样?你们去了之后,当你们去调查这件事情之后,当地政府首先你们也许会接触到他们,他们的态度怎么样?

陈兴:当地政府也是很重视这件事情,他们的理由是说游客到他们的国家,所以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他说这个案件已经交到最高审,就是总统已经开始重视这个案件了。

姜光宇:总统来过问了?可是总统过问我们这边看了很多人的各界的揣测也都不同,有人说有可能是中共在背后做了怎么样,总统来直接过问可能会干预到这件案情,再往下深入的发展,目前你们在那边看到的情况,或者你们听到的各方面的揣测是什么样子?

安娜:我们在那边当地看到的就是有一点事实,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中国和南非的关系是很好的,因为南非他要依靠中国,比如说他的经济上,中国的资助,中国购买他的武器,或者就是说卖给他的武器,对他的培训,包括现在南非政府当地人告诉我们说,南非现在的政府都是中国当时培训出来的,包括他们的军事,还有其他的管理方面,都是中国培训的。所以他跟中国大陆的政府有着这种纽带的关系,那么在当时,就是枪击事件发生之后,各大媒体,所有人都在报导这件事情,当时中国政府他也感到压力了,所以当地的使馆就发表了一篇声明,就是说这个事情完全是属于普通的枪击,跟中国政府无关,当时我们也问了当地的一些记者,他们就说这个很可笑,因为他们的理由是说法轮功学员想吸引公众的注意,所以自己枪杀自己,所以根本就不合逻辑。南非政府我们没有看到他公开的有什么声明,我们只是说在和警察局调查事件过程中,他们透露说他们过问过这件事情,所以这件事情从一个当地的普通的枪击案的级别,已经上升三次到省,现在就是到国家一级,而且他有专人负责,很多事情就已经非常保密,很多事情他不向外透露,我们在询问警察局的时候,他们就讲说,观众在看这个事情,很多人在看这件事情,但是罪犯同时也在看,所以有些信息是不能公开的。

姜光宇:你到了南非之后,据我们知道,当地大使馆有没有为难你们?就是中国大使馆。

安娜:中国大使馆我们没有跟他们有很多的接触,我们唯一的见过他们就是在当地警察局的时候,警官就跟我们两个说你看那两个中国人,他们是中国大使馆来的。

姜光宇:他们在什么地方?当时?

安娜:在警察局区域,他们也去问情况。

姜光宇:他们也很关心?

安娜:对,他们也很有意思,因为他们一方面说这跟中国使馆无关,另一方面他去打探这个情况,所以我想他们这个事情还是要关心一下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姜光宇:按照一般的情况来讲,我想我们这边的媒体记者去当地来了解这个情况、发展情况的话,一般都会跟当地人做一个深入调查或接触,那你们这次去南非有没有当地人带你们去做些事情,或者是比较紧密的接触,在南非当地?

安娜:你指什么样的人?

姜光宇:就是当地人。

安娜:帮助我们调查这个案件的吗?

姜光宇:对。

安娜:应该说是有吧,就是我感到那些当地人,不管是白人还是黑人,他们都很单纯,而且就是挺有正义感的,而且也很热心,比如说我们顾了一个司机,那个司机他就跟我们出了很多的主意,他告诉我们他周围的朋友怎么看这件事情,帮我们分析,说到哪里去找有可能找到凶手,怎么去找,他给我们出了很多主意,包括其他的人也是,帮我们分析这个案情,说你可以去这样做、那样做,给了我们很多的建议。那么还有一个,我们采访一个当时救了David Liang的当地人,他是当地一家报社的记者和摄影师。当时他在走过高速路的时候,正好看到法轮功学员上面招呼,就是需要救援,所以他就停下来了。我们在采访他的过程中,我们真的是很被他感动,因为他下车的时候,他就说你们是不是车坏了,那些人说不是,说我们受到枪击了,然后他马上就掏出枪来,因为他们都会随身带枪保护自己,说人在哪,说那个罪犯在哪,后来他们说跑掉了,那我觉得说很多人可能这种情况下,就是对自己还是有生命威胁的,但是他很勇敢,很有正义感,后来我就问他,我说那你知道不知道自己有生命危险,而且当时他大概一个八、九岁的儿子坐在他车里面等着他,我说你不会认为对你有风险吗?他说我是个黑人,我们经历了那些历史上那么多的事情,而且大家对我们的看法就是认为黑人犯罪、什么不好啊,他说我要向大家证明,我们黑人不是这样的,我们也是有正义感的,我们是愿意帮助别人的。

姜光宇:他知道枪击案之后,他知道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以及他知道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迫害这些情况之后,他的个人想法是什么?

安娜:他非常强烈的说这些法轮功的人非常好,他带着他们去报警,经常去帮助这些法轮功的学员,比如说当地如何去联系警察局,因为他们刚刚到南非,很多事情不了解,所以都是这个人带他们去的。然侯他跟法轮功学员接触之后,他认为这些人非常好,然后他就是很痛恨这个中国政府,他认为没有任何其他原因,从他做记者的这种经历和经验,他认为就是中国政府在后面指使的这件事情。

姜光宇:从你们传回来的报导中我也看到了,好像当地有一家媒体,跟你们有比较亲密的一种接触,你要讲讲这个过程吗?是什么样的媒体?

安娜:他叫???,他就相当于美国的???,实际上他们和???之间也是有嫌疑关系的,他等于就是非洲的???。

姜光宇:很热的一个电视节目?

安娜:对,他是一个很深入报导一些事件,他是很敢于,他是独立的制片人,他敢于报导很多比较敏感的事情,据我们所知,他的一些报导,他有一个报导曾经导致南非的一个高官下台,而且他们的一些报导,比如说他们有的时候为了拿到更多的事实,他们就去监狱里面,有一个就是其他的告诉我们说,他们用隐形的摄像机把那些口供拿到,用摄像机拍到,而且很有意思的是,当地的警察局有的说要跟他们取证,看一些情报,说你们能不能把那些告诉我们,他们说这是你的职责。

姜光宇:他们怎么看这枪击案呢?

安娜:我想他们就像很多的媒体一样,他们认为这个枪击案不是一个普通的枪击案,不是一个抢劫案,那后面是有幕后操纵的,而且他们也认为中国政府是在背后的,而且他们已经做了一个专辑,我想应该是在星期天的时候播出来了,但我还没有看到,因为我已经回美国了。

姜光宇:关于枪击案的专辑?

安娜:对,关于这个南非枪击案的专辑。

姜光宇:做了一些深入的采访和报导?

安娜:对。

姜光宇:问了这么多,还没谈到法轮功学员方面他们的一些反应,包括受害者David Liang,还有澳洲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在你们发来的报导中可以看到,事件发生之后各地法轮功学员都在抗议这种黑枪袭击的事件,也很多法轮功学员去了南非,能谈谈法轮功学员方面在南非的一些情况吗?

陈兴:法轮功学员去南非,就开始发表记者会,法轮功学员比较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件事情发生了,所以就开记者会,想要让非洲的民众知道,就是说不怪非洲的民众,我们也不相信是非洲的民众做的事情,我们觉得背后有阴谋的,所以就是说,想把这件事情讲清楚。

姜光宇:法轮功学员都举些什么活动在那边?在约翰尼斯堡?

安娜:他们就是很有意思,他们一开始的时候,就是枪击案发生之后,他们就举行新闻发布会,然后向外界说明他们来干什么,他们认为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枪击案,得到社会广泛的呼应,那这之后就是有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觉得这是很严重的事件,因为在过去他们告诉我们,在过去海外也有一些对法轮功的骚扰,就是迫害的行为,比如说把他们的车烧了,比如说把他们的电话偷听,或者去他的家里面把他的通讯录拿走,但是说在海外这是第一次有纪录的发生枪击事件,所以他们认为这很严重,所以他们之后就有人从其他地方来,然后比如说他们办这个法轮功的洪法,然后有很多的媒体对他们进行的报导,然后还有一些律师也支持他们,就是帮助他们起诉这些有关的人员,就是中国的官员,然后就是有一些新闻发布会,而且他们还去中国使馆前面炼功,很有意思的是,就是我们回来的前一天,他们在普利托里亚这个地方,就是南非的首都,他们在那举行一个新闻发布会,就是说要起诉这个陈至力,还有有关的中国官员,就是让他们对这件事情负责,我们当时看到中国的使馆里面就只有一只狗在那边走,没有人,看不到人的,然后那个大门紧闭,有很多的栏杆,你可能在我们的图像里才能看得到,然后当时我们的司机就跟当地的警察,告诉我们说你看到那个宾驰车,他们在这转好几圈了,说这就是使馆的车。

姜光宇:中国使馆的车?

安娜:中国使馆的车。我们当时就说那我们要不要把他拍下来,这样我们就知道,后来他们就没有再过来,我们就没拍到这镜头。还有一种,就是拍到另外一个镜头,就是说有一车,就是像???那种小面包车,像是面包车,有一车中国人,他们过来之后,他们很惊讶,从他们的眼神能看得出来,然后他就下来了,下来之后就过去看,后来我们就赶紧问他们,说你们知道不知道法轮功在起诉中国官员,你们有什么感想,他们当时很紧张,他们都不敢讲话,然后我们就把那个镜头拍下来。

姜光宇:在海外看到很多中国媒体一提到法轮功都是这种表情好像是。还有一个问题我很感兴趣,法轮功这件事情,枪击案在南非发生之后,当地民众对法轮功的态度是怎么样?他们怎么样看待法轮功?

陈兴:我觉得他们对法轮功的印象非常好,因为法轮功学员在那个地方,我们到的时候,他们发生那样给民众讲法轮功是什么,因为当时民众知道有法轮功,但是并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样的一个东西,所以当时法轮功学员给他们讲法轮功是什么,他们就非常能接受,所以他们也觉得法轮功学员是非常好的人,我们也知道法轮功学员到黑人区去办九天班。

姜光宇:什么是九天班?

陈兴:就是他们办了九天法轮功学习班。

安娜:就是法轮功的介绍吧!

姜光宇:喔!就是教法轮功的。

安娜:对,法轮功他是这样的,九天班是什么呢?就是法轮功的李老师,他有一个讲法,那法轮功这个九天班就是把法轮功基本的这些道理,系统的讲给学习的人。

姜光宇:去的人多吗?

安娜:我们报导了这个,我记得当时第一天有二十多人,第二天大概有四十多人去,而且他们当时学得特别虔诚,我们就问了一些小孩,我说你学了这个有什么感觉?那小孩就说,I feel ???,我说那他感到能量了,我说那你在那儿有???,在哪有能量,他说这儿身上,然后我说手上,那小孩很纯真的,而且我们看那小孩,就是说帮助他们去发资料,就是跑到街上发资料,唱法轮功的歌什么的,就是很有意思。

姜光宇:那还真是挺羡慕。那你们从南非回来了,陈兴,你之前是不太想去南非,那现在从南非回来之后,你对南非的印象有没有什么改变呢?

陈兴:我觉得真是不错,我觉得不错很多方面,就是说首先那地方很美,那真是非常不错的,人也非常的好,不像我们想像的就是说很多外国人觉得非洲人就是特别乱、特别穷,说他们比较……

姜光宇:不太喜欢那个地方?

陈兴:对。但是人真是非常善良的人,我觉得现在谁有空真是去一下。

姜光宇:南非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陈兴:好吃的很多。南非动物多,很多都是打猎维生,所以就做出一些烤肉。非常好的。

安娜:也很好吃阿,什么驼鸟肉、鳄鱼肉、大象肉,还有什么肉?

陈兴:长颈鹿肉。

安娜:长颈鹿肉,各种各样的肉。但是我们没敢吃,因为我们就是心里头有障碍。

姜光宇:你们去了南非之后,我们也在电视上看到南非热带的风光和热带的动物狮子、长颈鹿,就在马路边上跑,你们去看到这种景象吗?

安娜:对,我们还去看了一个野生的动物保护区,当时那个狮子它就是在睡觉,我们的车子离那狮子也就一米远,我们就是心里挺害怕,那司机就说你不用怕,说那个狮子它的眼睛不是很好使,它是闻味道的,所以当时我们就离得很近,所以照得都是很清楚。

姜光宇:有没有就是关于狮子的比较有趣的事情?现在狮子有吃人的吗?

陈兴:有,我们的导游当时在车上说你看这些狮子在睡觉,去年有些日本人,有三、四个日本人,看到狮子在睡觉,就想去跟狮子合影,三、四个人就跑到狮子边,他们开始就出车了,从车里下来了,然后就站在狮子旁边,就是给它照相,结果这群狮子把这些人生吃了,狮子也会吃人,就是它吃人以后,它再也不吃别的动物,就光吃人,所以这狮子吃人之后,这动物园就必须把这群狮子杀掉。

姜光宇:有这么可怕,那么我们现在重新从狮子回到枪击案。现在法轮功学员,你们回来的时候,他们还在那边吗?还有在那边吗?

安娜:据我们所知,他们一直有人在那,他们因为说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调查出来,而且要将这个枪杀的背后的黑手揪出来,然后去把他们告上法庭。

姜光宇:在你们俩在南非深入调查和采访枪击案的过程中有没有人阻碍你们?或有没有人对你们有些比较惊险的事情?跟踪你们怎么样?和电影里面一样的东西有没有?

安娜:我们可能没有那么敏感,也没准有人跟踪我们,也没准没人跟踪我们,但是有一次我们去采访他们的一个新闻发布会,当时陈至立在那有一个叫云南杂技团的有表演,当时我们去的时候,我们看到有一个像是中国官员一样的,他很紧张看着我们,问我们说你们讲中文吗?后来我们说讲中文,然后他说你们是哪的啊?就问了好多问题,所以我想他们当时是挺紧张的,我们在采访法轮功学员过程中,他们告诉我们他们是被盯了,他们是被盯稍了。

姜光宇:法轮功学员有没有跟你们透露他们的车怎么会被枪击呢?或者是说这件事情从法轮功学员来看,他们一开始认为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呢?被一个枪手用枪来打呢?

安娜:他们觉得就是因为他们到南非去起诉曾庆红,还有薄熙来,因为他们没有其他的目的,他们去那就是做这件事情,在他们出访期间把他们告上法庭,他们觉得就是他们在幕后指使的,这种顾凶杀人,或者是枪杀他们,或者是恐吓,阻止他们进行起诉。

姜光宇:杀鸡儆猴的感觉是吧?这几个法轮功学员之前去过南非吗?在这次去南非之前?

安娜:他们没有去过。

姜光宇:从来没去过?那么在当地应该没有认识的人?

安娜:对。

姜光宇:从发回来的报导说这个过程是他们下了飞机之后,自己开的车,由当地学员带的,当地有一个法轮功学员。

安娜:对,他们是这样。他们一共有九个人是从澳大利亚去的,都是法轮功学员。然后当地有一个南非的法轮功学员去接他们,所以那个人的车有五个人,他们自己有租了一辆车,有五个人,当时他们就一前一后走,他们刚从机场出来的时候,他们就怀疑说,当时有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就从边上去挤他们,然后当时他们就想这南非人怎么这么开车,所以就是说开车要小心点,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就是后来发生有枪击事件。那到发生枪击事件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就是他们听到两声响,他们以为放鞭炮,后来觉得不太像放鞭炮,然后就以为是车的短路有爆的声音,然后当时那个司机就是David Liang,他受伤了,他就觉得腿很疼,然后就是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期间,马上他们就看到右边,因为那个南非跟我们不一样,司机是在右座的,我们是在左边开的,他们在右边开,所以就从右边挤到他们,就是在司机那边往左边挤他们,就把那车挤过来了,挤的同时,他们就看到一个黑人从窗户里面伸出一个AK-47的枪,向他们射击,他们当时也觉得”唉呀!是枪击事件。”他们不知道,以为是抢劫的,所以就说David开快一点,David说我的腿不行了,我开不快,然后说那开慢一点,他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腿,因为他是出租车司机,他的技术比较前术,所以他就让那车慢慢的滑到边上去,我们当时看了一下那个地势,它是先过了一丛芦苇,因为边上都是芦苇,有很清楚的车辄的印,过了芦苇之后,下面就是有水泥的像沟一样,然后他就下到沟里面,沟就是V型的,所以他的车倒的时候就掐在那了,如果当时他再往前一点掉下去,再往前差不多十米的地方就是更深的沟,掉在那里可能就车毁人亡了。

姜光宇:那是很危险的。

安娜:对。

姜光宇:那据法轮功学员的他们讲的当时的情况,完了之后呢?就是他们车平安之后呢?

安娜:后来当时他们车就掐在那了,掐在那之后他们当时就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就是没有反应,因为当时这情况发生太突然了,而这时候他们就看到那个逼走他们的白车,因为已经晚上八点半,天比较黑了,但是他们知道是浅色的车,那个人露出头来,就是大概离他们有几米远的样子,把头往下看看,然后就走了,所以也没有下来,也没有抢他们,也没有再开枪,就跑了。

姜光宇:这次你们俩去南非有没有感觉有点像历险?有没有感觉?

陈兴:没有太多,反正我们就觉得这份工作也是很重要的,我们觉得就是说报导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因为给世界观众讲清这个,把这个事情搞清楚。

姜光宇:作为一个媒体。

陈兴:对。

姜光宇:包括我,还有台里很多同事,大家对你们还是很牵挂,看到发回来的报导,也是很高兴。

安娜:谢谢你们。

姜光宇:好的感谢你们今天来到我们热点互动,今天你是主持人变成嘉宾了。感谢二位。

各位观众们,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希望您对我们的节目提出宝贵意见,并参与我们的热线节目。

联系电话:1-(212)736-8535

联系邮件:feedback@ntdtv.co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