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伯:推进民主政治首先必须克服心里障碍

【新唐人2010年11月15日讯】民主是好东西,这是世人公认的,用目前流行的述语来说是普世价值,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如果现在还有人认为民主的対立面专制制度是好东西,我想这个人不是‘白痴’就是神经病人。

但是,目前在中国大陆及囯外的部分华人里,他们明知道民主是好东西,却惧怕推进民主,大陆执政者恐惧推行民主还情有可原,因为实行民主政治将意味着失去他们手中的权力,将失去既得利益。

但有一部分民众也惧怕推行民主政治,他们以为中共长期在中国大陆执政,一旦推行民主,专制的执政者必定与民主势力対著干,社会可能动乱。怕乱的思潮正正是中共最最喜欢的,也是他们极力宣传的,这种思潮可以说是目前中共想继续专制制度的救命稻草,対于人民推行民主是极大的阻力,要想在中国推动民主政治,首先必须克服这种思想障碍。

无可否认,要中共自动放弃权力是不切实际的,最近中共加强打压民间的上访及群体事件就是实例,他们还加紧控制传媒,压制言论、出版自由。自从前苏联共产党跨台,东欧巨变以后,他们也害怕同样命运,害怕跨台,这件事是中共刻骨铭心的教训,用中共的话来说:要从思想上筑起抵御演变的‘钢铁长城’。所以现在社会上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将加倍打压,从过去的五十年代样样学习苏联老大哥的全盘‘苏化’的‘以俄为师’到现在苏联解体的‘以俄为戒’,中共的惧怕是可以理解的,这是他们恐惧和绝望心态的表现。

可是,人民大众的惧怕心态就确实没有必要,政治改革需要我们去争取,用和平非暴力的方式去斗争,如果本身存有惧怕心态,就无所作为了。如果说我们过去被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左’的思想束缚,那么现在我们又被另一种‘怕乱’的思想自我束缚住,要推动民主就必须从心里建设入手,也就是说要‘解放思想’,大胆去干,不要怕,勇敢地往前走,民主才有希望实现。

为了解除人们的思想顾虑,我们可以回顾一下过去世介各囯民主进程的情况,西方囯家实行民主,一向来基本上社会稳定,这一点大家是有共识的。

究竟在共产专制囯家要实行民主是否可以达到社会稳定,対这个问题我谈谈自己的一些看法:中国大陆是共产党一党专政,前苏联及东欧囯家也是共产党一党专政,两者有可比性,既然前苏联及东欧囯家可以实行民主,结束一党专政,实行多党轮替执政,朝野相互监督,实现民主选举,三权分立,中囯也应该可以做得到。它们骤变后社会稳定,我们中国也一定会稳定,它们不出现社会动乱,我们囯家也不会动乱。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回顾这些囯家实行民主的进程情况,看看它们实际例子是否会像有些人所担忧的发生社会动乱,从这里得到启发。

篇幅所限,我们不可能把苏联、波兰、捷克、匈牙利、东德、保加利亚、蒙古等等囯家一一写出来。我现在与大家一起回顾其中一个特别有戏剧性的囯家一一东德人民勇敢推倒‘柏林围墙’。结束东德共党专政与西徳合并这件亊,回顾这段历史,対我们推进民主的心里建设、解放思想、克服心里障碍会有帮助。

1961年当时共产专制的东德政府为了阻止东德人民逃往民主制度的西德,在西柏林边界四周筑起了一座长达165公里长的永固性的水坭钢筋围墙,围墙本来是为了抵御外敌或者盗贼、陌生人进入自己家园的,可是‘西柏林’围墙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堵不是用于抵御外敌而是用来対付自己老百姓的墙。

自此以后,东徳人民为了逃奔自由翻越柏林墙就成为争取自由民主的像征,几十年来东德人民冒着生命危险在攀越围墙中被自己囯家军队射杀的人以万计,平安跑出来的据统计不到5000人,这个情况有如过去中国大陆人民偷渡到香港、澳门一样,勇敢的中囯人游水或用小船投奔怒海,拚死偷渡到港澳,途中被中共军队射杀、放狼狗咬、被捉回判刑坐牢、浸死喂鲨鱼的不计其数。真的想不到,勇敢的东德人不畏强暴,在1989年11月以和平非暴力手段几万人在‘不要围墙’的口号声中推倒割裂东西德几十年的邪恶的‘柏林围墙 ’,结束了共产专制的政治制度,实现了东西德联合的民主政府,这过程没有流血,没有动乱,全徳囯人民欢天喜地。

徳囯统一后一个个来自原东德的人能够毫无障碍地融入西德,他们在自由的天地自由自在的生活,他们不少人获得了发展的机会并取得成功,现在全德国十分有名望的女总理黙克尔就是当年最早越过被推倒的‘柏林围墙’踏上西德的东德人。

回顾东德的这段历史,可以说明:

一是所有的专制者为了抵制民主所筑起来的有形墙(柏林墙) 及无形墙(中共打压)都是枉费心机,最坚固最不择手段打压的‘墙’,都会在民主洪流中被冲跨。

二是告诉那些恐惧民主化过程会动乱、囯家会分裂的人,东德实例恰恰相反,民主化不会动乱,囯家不但不会分裂,相反由原来分裂走向统一。

三是说明民主不是必然的,是要大家去争取的,当年东德人民不敢推倒柏林墙,等待政府自己去彻消是不可能的。所以说我们不要等待,也无须怕乱,要推进民主首先要消除心里障碍,敢于抗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