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新中国”是个要挣脱的思想政治囚笼

【新唐人2011年11月7日讯】如今的绝大部分中国大陆人,脑海里总扔不掉党文化的“旧中国”、“旧社会”、“封建专制”等曲解历史的政治话语。在他们心目中,中国礼法制的帝王国家,从夏朝到清朝,从官场到社会,都是腐败堕落的太监和小脚,认为中原12朝等于晚清。这当然是视而不见从陈胜、刘邦平民称王当帝,到孔明、陶潜文士务农等史实,甚至不愿正视唐朝“万邦来朝”、元朝意大利商人叹为观止的历史。甚至对辛亥革命之后,中华民国在北京政府、南京政府(包括重庆临时政府)允许民间自由办报、结社的高度自由无知,不知道正是当时太自由了,毛泽东才暴力夺权成功。

毛泽东之所以暴力夺权成功,得力于中华民国初年新文化和五四两运动走歪了道路的“民主政治”。中国陈独秀、胡适、鲁迅等文人,不满足全民骤然之间获得的言论、结社、出版自由等权利,希望一步到位就拥有当时美英法等国就拥有的人民普选权,以欧美水到渠成的民主宪政现状,评判自由泛滥的中华民国政治。1946年,储安平在上海复旦大学当政治学教授,办时政刊物《观察》,见不到当时南京国民政府戡乱时局的艰难,对毛泽东“民主专政”的“极权专制”本质和蛊惑的了解,远不如蒋介石、蒋经国父子。《观察》发刊词中,提出的“民主、自由、进步、理性”八个字,以民主压自由,完全非理性的偏袒毛泽东“民主专政”暴力运动。如果当时储安平们跟胡适们都旗帜鲜明支持国民党戡乱,先解决毛泽东拥兵割据的问题,接受蒋介石父子后来在台湾对毛泽东“民主专政”实行的言禁、党禁,而不是跟宋庆龄、郭沫若们共同参与“新中国”的创建,全国土改灭绅、镇反灭义、反会道门使宗教变质、反右毁文人等罪恶都不会发生。1957年5月,储安平应中共中央统战部座谈邀请给“老和尚”提意见,批评“党天下”的政治状况完全合乎历史事实,却被打成全国四大右派之一,作茧自缚。紧接着毛泽东搞全民“大炼钢”、“除麻雀”、“浮夸风”,民间再无春秋时代就有的乡社舆论,无汉唐到明清一直存在的文官和文士自由谏言的制约传统。1959年彭德怀上万言书批评大跃进浮夸,因言获罪被罢官之后,中国大陆执政党党内会议上的自由批评也荡然无存了。中国人在急切地追求民主中,由于不禁毛泽东“民主专政”结社和言论的自由以及蛊惑,如同德国魏玛共和国不禁纳粹党和共产党,导致纳粹专制的历史不幸。中国大陆,现在还得重返中华民国以前全民拥有的道德伦理的自由传统。

在中国,从传说黄帝舍弃权力去崆峒山访广成子求得道成仙,到中华民国在北京政府、南京政府(包括抗战时期的重庆政府)允许民间自由办报、结社,中国人一直有信仰、思想和言行的基本自由,与时俱进地从帝君到诸侯、卿大夫、士大夫,再到隐士、文士,最终到工农民众,直到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才戛然而止。毛泽东“民主专政”的人民,滥用言论、出版、结社自由,跟毛泽东合作将国民党赶出大陆,结果是储安平1966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是中国大陆的国民数亿年收入不到二千美元,没有全民劳保福利及全民选举权利,是台湾的国民享有年收入两万美元以上、全民劳保福利及全民选举权利。今日中华民国台湾省人,到全世界享有138国免签证及落地签的待遇,大陆人去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都比台湾人出国艰难!

“坦然面对,坚毅前行。××论坛欢迎您的到来。这里是民主的沃土,自由的摇篮。这里包容各种思想流派。希望您在这里展现精彩的自我。”,这是近日在大陆一个专谈论政治话题的语音聊天室看到的迎宾词。“民主”诉求不经意的摆放到“自由”前面,中华民国丢失大陆和国民丧失自由的玄机,悄然呈现。但那个聊天室的某日话题是“如果您是室主、您该如何制定房间宪法、施政方针、社会福利、对外政策”,这种把聊天室的言论自由和政府的民主宪政混为一谈的做法,导致聊天室出现三分之一、二分之一管理的奇观,网管乱踢人使聊天室由上百人的春风热气降到十几人的冷清秋景。这是在自由还没发展出西方公民信徒的新教伦理或东方国民的新儒学伦理时的必然结局。

利比亚人民之所以有武装起义,并能坚持到自由的胜利,并且宣布8个月内进行全民大选,是千年信仰伊斯兰教的文化传统及其人民力量。西方古代,古希腊以民主权力剥夺代表全希腊的良心良知的圣哲苏格拉底的公民自由,丧失自由两千年,至今还是尾巴国。传说时代,中国黄帝“修德振兵”,尧、舜、禹禅让,联姻文教治天下,舍弃权力寻求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共存,自由选择修道。从夏商周三代到春秋战国,自由推广到整个贵族阶层:为官、为奴、务农、经商、做工匠,都可以自由选择。汉武帝独尊儒家之后,文官政治主导中国历史两千年,社会大半时期和平、少半时期战乱,实现了官民自由换位。辛亥革命之后,除了工农选举,中华民国实现了所有自由。中华民国的国民非理性的偏袒毛泽东的暴力邪恶,在国民政治伦理尚未建立之际急切追求民主宪政,不禁毛泽东及其苏俄组织蛊惑性结社和言论自由,给了毛泽东以民主谎言煽动工农暴乱夺权,最终剥夺全民自由的可乘之机。毛泽东以“新中国”的极权专制,灭了乡绅自治、义士揭竿、正教导航、文人谏言等自由传统,连带党内的自由批评。

知晓上述史实之后看中国,所谓“新中国”剥夺全民的言论思想政治自由,帝王修道、皇帝专权、国民共和时逐渐扩大的个人选择完全丧失。这才是中国人真正的不幸历史和现实。民国以前“治乱循环”的不幸如同黄河、长江流畅前行中新水流闯入时有的喧嚣,地形变化中的回流,都是自然的,如同树的枝叶枯败。但“新中国”却是马列社会主义运动输入的结果,是人为。

辨析“自由民主”的倒置,弄明白新文化陈独秀们和五四愤青们激进推动的“民主自由”运动究竟失误何在。“新中国”这个词,一直是蛊惑人心的谎言文字。中国大陆之“中华”实质是引进德国马克思的斗争哲学,“人民”是引进苏联的整治文人的工农舆论,共和即由一把手或幕后一把手个人独裁。所谓的“新中国”,准确地说应属于政治奴隶制社会。

中国人在中华民国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时期被蛊惑,以“民主”宗教宽容苏俄共产在中国的存在和言行,削弱南京政府保护自由的力量,成为政治奴隶。中国大陆的政治奴隶,空有“公民”、“人民”之名,毛泽东从1927年到1949年能坚持22年直到胜利,主要靠暴力加谎言的思想政治蛊惑,对军队思想教育、文艺宣传、忆苦思甜的洗脑催眠,拉拢想民主的军民,以创建真正的谎言国家。

“自由民主”和“民主自由”,看似四个相同的汉字词的不同组合,其实代表着截然不同的两种历史政治的诉求及其后果。自由民主,是今日世界所有民主国家和地区自由先行的循序渐进,到宗教公民政治伦理(例如英国、美国、法国)、礼教国民政治伦理(例如日本、韩国、台湾)形成之时,水到渠成的自然达成。而在“新中国”的党国里争取民主,根本就是党政治历史教育的骗子游戏。历史和逻辑都告诉人们,政治奴隶首先要的不是民主,是自由,是文明,是走出思想政治囚笼。可今日不幸的中国大陆,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政治奴隶,不知道“新中国”是个自己首先要千方百计挣脱的思想政治囚笼,以为中国大陆现在还不能实现民主,是男女老少的阿Q、祥林嫂、华老栓、华小栓太多,是这些中国人被五千年的太监、小脚文化束缚住了思维。

这就是今日大陆论坛里求民主的人的基本状况,不知道自己所说的是20年前民主人士就在课堂和沙龙说的陈词滥调。活在21世纪了,头脑里还装的是17世纪霍布斯的狼人哲学,是18世纪狄德罗的战斗唯物论,是19世纪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和恩格斯的民主社会主义,是20世纪上半期五四新文化运动杂拌的愤青思维。

头脑被愤青思维引导的人,你同他说毛泽东的罪错,他说“人跟人像狼一样成王败寇,毛泽东当年不灭地主,恢复不了大陆的和平”;你说做事说话不能率性而为,要讲天道,他说“天道是什么,能让我看见吗?”;你讲要在传统文化的基地上,像日本、韩国、台湾那样尊重自由而实现民主,你说中国文化悠久,才有从炎黄到华夏、汉族的历史传承,他说“文革还不够,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民主愤青是党文化学校教育和媒体、文艺宣传造出来的。他们讲理通常是这样的:“我想你只会论证大便也是好东西因为里面有豆瓣,就犹如中国那所谓优秀的文化”;“我的党史课是靠抄袭混及格的,除此之外我没看过任何党史”;“中国就有无数你这样的老鼠形成的老鼠会”;“错,我不是攻击,是恰如其分的描述而已,不是比喻而是描述,在我眼里国人大多数就是老鼠”,“无论你看过多少书,无论你用如何华丽的辞藻,你记住这些都代表不了的自己独立的思考。这是你最欠缺的”;“只有吹嘘中国文化意淫的人才是独立思考的人”,“中国传统文化如此优秀为什么我们这个国家是如此的不堪?你心里和多数国人一样,这是你们永远的痛”。听人说话断章取义、歪曲意思后批驳,基本不用归纳论证,演绎论证也用的是虚假的前提。多数时候是堆砌一个个自以为正确的结论:民主要启蒙,启蒙要反传统,公民意识觉醒了独裁就完了中国民主就实现了。这些人缺乏论证能力,基本上是鲁迅思想的奴隶,主要靠诗意想象和跟别人论战来阐述自己的观点,分不清论战和论证,没有对中国历史文化的经验描述和文献阅读的能力,整个思维和话语跟毛泽东如出一辙,带着从幼儿到今日全部的党史教育的痕迹。中国的历史文化在书籍里,鲁迅的粉丝却把鲁迅的文学和杂文话语当真理的标准。

愤青思维充满红卫兵“大批判、大辩论”等“粪土王侯”的匪气,缺乏独立思考,说话基本拾拿来主义者鲁迅的牙慧:破帽遮沿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横眉冷对孔夫子,俯首甘为马列猴。他们有的人还反共,却只反不搞竞选,而不反当权者对自由的禁锢和迫害。

中国从黄帝修道,尧、舜、禹禅让的自由选择,到辛亥革命之后的中华民国,实现了除了工农选举的所有自由,“新中国”则是创建马列极权专制的政治奴隶制社会。剥夺全民从修道成仙到结社建党的思想政治自由,是马列社会主义运动输入的结果,是国人在中华民国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时期被蛊惑。“自由民主”,则是普世自由先行的循序渐进,到宗教公民或礼教国民政治伦理形成之时,民主宪政水到渠成。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不经西方哲学、科学的缜密研究,凭著一个那时代的愤青作家鲁迅的文学批判,就当成真理宣讲到今天。“民主自由”的诉求者跟“自由民主”的诉求者,思维差异如同胡适和陈独秀:胡适能够让思想走到杜威;陈独秀则只能停滞在18世纪法国狄德罗时代,还进入不了19世纪德国康德时代。陈独秀创建中国共产党以后,中国人在大陆由此进入“小人欺压君子”的魔性大发时期。党中国的政治奴隶诉求民主如同逗鸟玩,谩骂中国古代自由文明的传统文化,钻进“新中国”思想政治囚笼,说着五四运动那代愤青的陈词滥调,头脑里杂拌狼人哲学、战斗唯物论、斗争辩证法、唯物史观(强盗历史观)和民主社会主义等混乱思想,听人说话断章取义,歪曲其意后批驳,狂妄自大地把鲁迅的文学和杂文话语当真理的标准,说话基本拾拿来主义者鲁迅的牙慧:横眉冷对孔夫子,俯首甘为中国大陆执政党猴,思想停滞在康德之前。

“自由民主”,是个人自由先行的循序渐进,到宗教公民或礼教国民的政治伦理形成之时,民主宪政水到渠成。“民主自由”,是中华民国国民在国民政治伦理未成之前的急功近利,企望推翻所谓蒋家王朝,实现多党竞选的民主宪政;是大陆政治奴隶受列宁极权专制奴役时的心浮气躁,企望骂醒国民实现民主宪政。而中国台湾人今天也未必思维都很清晰,但两蒋时代的国学教育使他们讲“礼义廉耻”。“新中国”的人们从小到大的学校教育和媒体、影视宣传中,不敢独自面对“礼义廉耻”,主观臆想,臆想鲁迅是勇敢的,学习鲁迅,自己也是勇敢的;从没学会理性思考。鲁迅谈不上什么勇敢,他只是敢利用中华民国时代的自由民权骂君子、骂政府赚钱。人们可以想一想,如果今天在中国大陆骂毛泽东可以成为百万富翁,会有多少鲁迅?!鲁迅活在今天大陆会是什么样子?看鲁迅的台湾传人李敖来大陆清华北大演讲中恭维大陆执政党统治中国将有一千年的言论,就知道大概了。这些人活在中国大陆,却连英国人费正清、比利时人雷震远对中国历史的知识都没有。

“民主自由”,激进读书人倒果为因,谩骂古代自由文明的传统文化,钻进“新中国”思想政治囚笼,头脑混乱。没有民主宪政之前,全世界大多数地区先有国家,先有自由和文明。因为没有这么长的时间,现代科技工业文明无法创建,世界各族就无法在今天由越洋电话、国际互联网连接起来的“地球村”和平共处。众所周知,希腊和罗马的多神教文化曾经消失一千年,欧美国家今天有谁谩骂和否定《荷马史诗》和苏格拉底、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欧美人怎样反思国家民族的?反思自己就是反思国家民族?个人不反思自己能反思一个民族国家吗?不能。日本、韩国从没个体出声去骂祖辈,他们才有今日自由民主的宪政。日本和韩国从没根本否定传统文化,只是以西方科技工业和民主管理的技术补充传统文化的不足。这才是真正的“西学为用,传统为体”。台湾实现民主也是这样。

在“新中国”,很多人却以为洗脑教育时间太短,还不够,还没有把中国五千年的道德传统的教育“流毒”肃清。的确,美国人写了《丑陋的美国人》、日本人写了《丑陋的日本人》,台湾人写了《丑陋的中国人》。除了台湾柏杨有些轻微偏激,日本人、美国人都说的是当代人,没骂祖宗传承给今人的文化。

中华民国在国民政治伦理尚未建立之际追求民主,给了毛泽东以民主名义煽动工农暴乱夺权,夺权之后最终剥夺全民自由的可乘之机,也就是说,民主自由运动使国民党丢失了中国大陆。中华民国撤到台湾之后,实行针对共产蛊惑的党禁、言禁,保护日本殖民时期未受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玷污的自由传统,1966年更大力推广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创建起国民政治伦理。当台湾经济起飞后,1980年代再开放党禁、言禁,实现民主宪政,自由民主运动完成。

“自由民主”,是个人自由先行,循序渐进到国民政治伦理形成时,多党竞选的民主宪政水到渠成。“民主自由”是大陆政治奴隶企望骂醒国民实现民主宪政的浮躁活动:断章取义、歪曲其意地设假想敌战斗,不分论证和论辩、独立思考和独断批判、先验独断的演绎论证和经验描述的归纳论证;借“民主自由诉求”侵犯个人言论自由,充满谩骂诽谤的粗俗,不是诚实勇敢是懦弱:不敢独自面对中国大陆执政党,臆想学习鲁迅就是勇敢,批评鲁迅就是懦夫;不敢质疑鲁迅的“国民劣根性”命题的真伪,以小人陋习骂人,是说理无力或理屈词穷后的焦躁的鲁迅邪术,欺软怕硬,说五四愤青的陈词滥调,头脑混乱地谩骂古代自由文明。没有民主之前,国家先有自由文明几千年,这才有“地球村”的和平共处。

个人不反思自己的粗俗,决不能反思祖宗文化,只是魔性发作的党文化斗骂。天主教神父雷鸣远逃出被囚禁的太行山区后说:在中华民国尚未建立国民政治伦理时,以追求民主宪政为名煽动农民造反夺权之后剥夺全民自由,以马列邪说改造中国人崇尚和平、儒雅的天性,仿鲁迅作品的小人物制造的在大陆以假乱真。雷震远1952年在《内在的敌人》中谆谆告诫人们:终结红潮赤祸,必须恢复中国传统和中国人的天性,必须恢复孔教、道教、佛教力量。毛泽东则怕儒道佛的中国文化,达到了战天斗地以毁灭自己的方式毁灭中华民族的目的。今日中国大陆人,须恢复中国传统和国人的自由天性,不被假“公民”、“人民”帽子蒙骗,应首先争取心灵出埃及的自由,做真正的中国自由民。

文章来源:《大中华思想门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