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18大转阵地战 进入权力决战阶段

【新唐人2012年6月22日讯】(新唐人记者王海天报导)作为最后一个召开的地方党代会,中共北京市党代会于6月21日开幕。此前,6月18日开幕的中共重庆市党代会也因为延迟召开而广受关注。据外界评论,重庆和北京党代会将成为中共十八大前一个重要的阶段分野,这不仅意味着为31个中共省级地方党代会召开划上了句号,更标志着从7月1日起,中共高层的权力博弈将进入十八大前的阵地战阶段。

21日,《世界日报》发表评论文章称,召开中共全国代表大会的筹备,分为地方和中央两大部分。在中央层面,有两大部分,一部分是中央机关和中央各部委的党委党组换届;另一部分是中央对大会的直接筹备安排,包括文件起草、人事准备等。

在地方层面,从最基层的乡、县、市三级中共地方党委换届,到最后一级的省级地方党代会召开组成新党委,来为中共全国党代表大会作好准备。按此前的规定,中共四级地方党委换届,由2011年年初起,到今年6月底前结束,用时大约一年半,其中最关键的当然是由去年年底开始的省级地方党委换届。

文章说,由于中央层面的筹备规模较小、范围较窄,方式也较为直接,所以在中共十八大前,最大的工程就是中共地方四级党委的换届,尤其是省级地方党委的换届。这一工程完成后,中共十八大的筹备,即转为“阵地战”。

所谓“阵地战”,即在相对固定的战线上,进行相应的攻防。这个阶段防则有完整的防御体系,攻则有纵深的兵力配置,是较为规范有序的战事。之所以称其为“阵地战”,有三个原因。

首先,中共十八大的人事配置,已完成基础性工程。这个工程分两方面,一方面是地方党代会换届全部完成,意味着中共十八大代表(除军队武警以及中央机关、中央企业等特殊代表团外)出席十八大的主体部分已经产生。

另一方面,中共中央委员会的产生(即中央领导机关)已初具模型。这当然是因为中共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与职位有相应联系。一般地方省委书记和省长铁定是中央委员,另外副书记和市级地方,还有代表性的中央候补委员。因此,一个省一般有四名以上中央委员会成员,在200多位中央委员、160多位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中,31个省级地方会占去半数上下。以人事而论,这可谓兵力的基本配备和列阵。

第二个原因,是中共地方党代会的召开常以不同形式为全国代表大会试水,这就类似小规模的运动战,为大规模的阵地战摸索战法一样。这次中共十八大,由于试图推动党内政改,不少地方都有新试验,其中广东和江苏算是其中代表。

据大陆媒体报导,广东和江苏省党代会,都试行了省委常委差额选举。该评论表示,在中共中央委员会已实行差额选举下,这次地方试验显示主持者似乎有意推行更高一级的,也就是中央政治局的差额选举。而地方人事名单多采用“三上三下”多轮推举方式,似乎也意味着中共最高领导层推举,要以较多层次,以最高的党内支持度来定盘。

最后一个原因,在政治纲领层面。中共的全国党代会,通常要对指导方针、路线和行动纲领进行适度调整,这次十八大还要修改党章。

文章分析,这次中共十八大政治路线调整,一是因应胡温退出领导层,要对其政治理论作出总结,即所谓“科学发展观”。另一方面,以习近平和李克强为主的第五代领导层,也有必要为自己的新政治主张,埋伏台词,预留空间。观察家相信其在党内民主、从严治党等方面,将有新提法。

文章最后指出,由7月开始到预定深秋召开中共十八大间,约有三至四个月时间。这段时间的阵地战,也有两层涵义。一是前期的各种试水测试、台下暗斗等都已展开,有的已有初步战果,如薄熙来的垮台。另一层是到最后的摊牌关头,不同的派别阵营,势将“三军杀气凝旌旆”,进入权力决战阶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