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洋:“空谈误国”所指是哪个?

【新唐人2012年12月3日讯】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又特别强调“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我想,这话至少在当前语境下,有多重含义。

不能不承认,由于历史的现实的原因,使我国自觉不自觉沦为“崇尚空谈”的国度。所谓“空谈”的有特定物件的。最起码,不会是工人农民等,所谓“工农商学兵”,他们的“空谈”意味着“下岗”“粮荒”“赔钱”“交白卷”“打败仗”等,这都是“立竿见影”“现谈现报”的。他们的“空谈”不仅“误国误民”,关键是“误自己”,他们根本“空谈不起”。他们就没有“空谈”的资格或条件。“空谈”应该指的是“官僚阶层”,他们属于“上层建筑”,“意识形态领域”,是“顶层设计”者,是“务虚”的。封建社会自不必说,“皇家天下”,说到“顶层设计”,“纯属家事”,大臣们自然须“仰人鼻息”“一呼百应”。尽管有“千人之诺诺,不如一人之谔谔”之说,毕竟属“一小撮儿”,螳螂挡车而已。大多数的“参政议政”无非是“人云亦云”,所谓“应个景儿”“空谈”。

如果说这是历史的必然。那么较封建社会,如今虽说“时代进步了,发展了”,但由于制度的不完善,特别是监督制约的“先天性缺陷”,封建社会的“残渣余孽”的影响还很大,在某些领域,封建势力甚至起著某种“主导作用”。当然,如果在时代理论上讲,这种现象根本不可能存在。这种现象的存在无疑应该是“开水里面养活鱼”。但在社会实践中,这种现象却相当普遍。如只有封建社会才可能存在的“以权谋私”“卖官鬻爵”现象的十分猖獗,导致只有封建社会才可能有的“官官相护有牵连”,“官大一级压死人”。领导随便讲一句便是“重要指示”,便是“圣旨”,便要“认真学习,深刻领会”,便要“举一反三”“组织研讨”,因为是表演给领导看的,是讨好上司的,无非是“应景儿”“应付”,不可能“入脑入心”,更不可能“落实在行动上”,注定“沦为空谈”。

如果不是“空谈”,“政治体制改革”喊了几十年,为什么几乎还是在“原地踏步”?“反腐败”喊了三十多年了,那“腐败”咋就愈喊愈厉害了?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原厅长董永安受贿2000余万被判无期”。(2012年11月30日大河报)仅这河南交通厅长,已经栽了四任。也忒不像话了,也忒恁个啥了。

总书记高调反腐的同时,又强调“空谈误国”,必有所指,而且大抵和反腐有关。言外之意,你反腐败再不能“空谈”了,你“政改”再不能“空谈”了。你再不能动辄“拍案而起”,动辄“吹胡子瞪眼”大喊大叫“不管涉及什么人,职位有多高,坚决一查到底”了。

又如下面这则报导,“广东公安副局长谈举报局长: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2012年11月29日新京报)从今年3月份,人家就开始举报,一直拖到11月份,这事才有了一点着落(当事人被纪委立案检查),尽管副局长感叹,“对于这么长时间的举报有了眉目感到高兴”,(引文同上)是否也意味着,让我们的副局长“提心吊胆”了这么长时间?不然,他怎会说“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有关部门的“反腐”决心,“反腐”效率,又体现在哪儿?“副局长”的万一不幸倒下,自然意味着“正局长”的“我自岿然不动”。显然是代表正义一方的副局长的“提心吊胆”又意味着什么?正不压邪啊。起码他对你反腐部门的信心不是“完全”“十足”,他怕你反腐部门是“摆设”,在“空谈”,甚至“倒戈”!否则,他怎会时刻准备去“牺牲”呢?

我国的“崇尚空谈”已经体现在各个层面。

不妨再看一则报导,“河南万里路桥集团公司清洁工、中牟县狼城岗镇曹寨村62岁的孤寡老人任如河上班途中被狗活活咬伤致死,血迹散落40米”(2012年11月29日中国青年网)

这使我想起笔者所在市的公园,尽管公园时常有宣传车“巡回”检查,不停播放“严禁带宠物入内,违者罚款”的录音,但带宠物的似乎越来越多,从而使所谓的“检查”“宣传”沦为“空谈”。心里话,你除了“检查”“宣传”,除了“空喊”,就没有别的根治办法了?你想没想过,这“空谈”的可怕后果?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