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系列片】真实的江泽民(九)

【新唐人2014年06月21日讯】历史真相系列片《真实的江泽民》第九集 跨世纪接班人的由来

阳奉阴违

1991年8月24日,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宣布了两项震惊世界的消息:一是“苏共中央不得不采取自行解散这个艰难但又是唯一合理的决定”;二是“我不认为我本人今后还能够完成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职责,我将辞去自己的所有职权”。

12月25日,克里姆林宫总统府圆屋顶上苏联国旗悄然落下,苏联自此成为了“过去时”。当时除了苏联解体外,柏林墙倒塌、波兰团结工会获胜、捷克斯洛伐克发生了天鹅绒革命、匈牙利完成了民主转型、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被推翻和处决、保加利亚完成了第一次全国大选……共产世界土崩瓦解。世界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冷战正式结束。苏共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解体,让中共和刚登高位不久的江泽民惊恐不已。

江泽民当上总书记的头三年,改革实际上处于中断状态。因“六四”事件,中共被国际社会实施贸易和武器禁运,在国际上非常孤立。

1989年7月1日,江泽民在党校发表的第一个七一讲话,强调的是“反自由化,反和平演变”,是“姓社”或“姓资”的“两种改革观”。甚至从理论上声称“改革开放中也有路线斗争”,直接把批判矛头指向了邓小平。

邓小平虽然在名义上没有任何职位,但是仍然牢牢地控制着军队。杨尚昆和邓小平是1932年认识的老朋友。杨白冰的上将军衔是邓小平于1988年亲自授予的。另一位军委副主席刘华清是邓的老部下,也对邓忠心耿耿。

邓小平看到“第三代领导核心”的江泽民妄图阻挠改革开放,因此痛下决心利用手中的军权做最后一搏。

邓小平筹划由乔石替代江泽民,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邓曾就这个方案向杨尚昆、万里征求过意见。同时,为了表示对乔石的支持,邓小平对乔石在各地的讲话予以了高度的肯定。

邓小平还准备再次起用被软禁的赵紫阳,让他担任全国政协主席。邓并不怀疑赵紫阳坚持改革的态度,关键是“六四”是邓晚年的最大心病。邓小平于是派人捎话给赵紫阳。赵紫阳说:“我为什么下台不作检查?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觉得自己没有错,何必检讨?一检讨就不能说明事实真相。”听完汇报后,邓小平心中五味俱全,长时间地沉默不语。

1992年1月17日,邓小平以88岁高龄再次南下,在夫人、女儿和老朋友、国家主席杨尚昆的陪同下,从1月18号到2月21日,开始了他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之行,史称“邓小平南巡”。

1月19日,列车到达了深圳特区。一向比较沉默寡言的邓小平发表了长篇讲话,明确地向江泽民发出最后通牒:“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得到了全党全国人民的拥护,谁不改革谁下台。”同时,邓小平让杨尚昆、万里负责筹备1992年底的中共十四大“人事班子”,拟定包括总书记在内的新的人事班子名单。

2月20日上午由江泽民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传达了邓小平的讲话。在把邓小平的一系列谈话作为中共中央文件正式向全党传达的时候,江泽民以“容易引起党内干部思想不稳”为借口,删去了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大量内容。其中邓有两句话,被江封锁了20年。

一句是“不要搞政治运动,不要搞形式主义,领导头脑要清醒,不要影响工作”;另一句是“年纪大了,要自觉下来,否则容易犯错误。像我这样年纪老了,记忆力差,讲话又口吃,所以我们这些老人应该下来,全心全意扶持年轻人上去”。

1992年3月20日至4月3日,北京召开全国七届人大第五次会议,搞不搞改革成为了大会的焦点。

面对江泽民扣压邓小平南巡讲话内容,中共历次政治斗争中的王牌──军队说话了。在人大会议上,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秘书长兼总政治部主任杨白冰率先喊出了:“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

3月26日,《深圳特区报》一版头条刊出了长篇通讯《东方风来满眼春──邓小平同志在深圳纪实》,披露了邓小平南巡及发表重要讲话的事实。

解放军的支持,极大地震慑了反对改革的人马,使得形势急转直下。江泽民惊呆了,感到部队的锋芒直逼自己。

见风使舵

1992年5月22日,邓小平不顾北京的酷暑高温,亲自到首钢视察,而且当着在场所有干部工人的面发牢骚说:“对我的讲话,一部分人马马虎虎,应付我,一部分人很沉闷,其实是反对、不同意,只有很少部分人真正动起来了。”邓小平当时要求陪同前往的北京市领导人李锡铭和陈希同“给中央带话”。这个“中央”自然就是江泽民了。

在这期间,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中央党校校长乔石多次指出,对邓小平的讲话,不能只停留在“大话、空话”上,批评江泽民。

6月9号,中共中央党校戒备森严,如临大敌。江泽民在乔石和大批军人及警察的簇拥下进了党校礼堂。江泽民在乔石的逼迫下,在党校表示支持邓小平的南巡讲话。

1992年春夏之际,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政治行情是一落千丈。6月21日,李先念在北京病死。江泽民被形势所逼改变了态度,言不由衷地声称,支持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但还是比其他人晚了很多。江泽民后来对自己可能下台的消息越想越怕,寝食难安,更担心什么时候老账新账一起算。于是江泽民又偷偷去找邓小平,做了“深刻”检讨,鼻涕眼泪地表明,誓死紧跟邓小平。

清洗杨家将

1992年8月,邓小平中风病危,住进了医院。8月下旬杨白冰召聚了高级将领四十六人,在北京召开“碰头会”,商讨军队人事安排,重点是江泽民能不能胜任军委主席一职。这些人毫不留情的数落江泽民反对改革而又平庸无能,对军事是一窍不通,没有魄力,无法胜任军委主席的职务。

江泽民得知这一消息后,惊恐失措,此后一直想置杨氏兄弟于死地。

9月7日至10日,中央军委召开了会议,讨论军方在十四大上的人事安排。杨白冰列出了提拔100名中高级将领的名单,交给了刘华清和杨尚昆批准之后,交给江泽民审核批准。

江泽民和曾庆红觉得,这是离间邓小平和杨氏兄弟的大好机会。一方面在暗中鼓动扩散杨白冰所提“100人名单”事件,另一方面在私下叫人散布谣言。通过多方渠道把杨氏兄弟要“夺军权”和“平反六四”的消息,从四面八方传到了邓小平的耳朵里。

邓小平觉得问题严重,意识到要对后事进行安排。加上陈云和薄一波的反对,只好放弃撤换江泽民之意,并且废除了杨氏兄弟的军权,举荐刘华清、张震等老军头辅佐江泽民执掌军权。

但邓小平内心深感江泽民靠不住,只能作为过渡人物。要从长远打算,挑选年轻的“跨世纪接班人”。给接班人安排接班人,在中共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在1992年底的中共十四大上,邓小平出人意外地给江泽民安排了接班人──四十九岁的胡锦涛。 江泽民和他的女人们

2009年香港出版的《中共高干情妇档案》一书,披露了江泽民和宋祖英丑闻的来龙去脉。1997年,一位借调到北京的女歌手,乘坐宋祖英的车一同去中央台录音棚录小样,在车上赫然发现了一张“中南海红卡”。有消息说,那位女歌手回天津不久后,她就被人从凉台上推下楼,灭了口。

在江泽民得势的年月,宋祖英不但是年年春晚不容置疑的出演者,更是军衔最高的艺人,享受一级演员(师级)待遇的罕见红星。2001年宋祖英与一些知名女明星聚餐时,趁著酒兴大谈她与江泽民的风流艳事,被前《央视》文艺部主任、多年执导《春晚》的赵安传了出去,结果赵安被判刑了10年。

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吕加平,2004年2月21号写信给中共中央领导,指出江泽民经常看宋祖英的演唱。有一次演出完后,江泽民在与宋祖英握手时,偷偷递给宋祖英一张小纸条,纸条上他自称“大哥”:“以后有事找大哥,大哥可以帮助你解决任何事情。”

2002年的夏天,宋祖英到四川举办专场演出。经江泽民的亲信、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批准,当时的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给了宋祖英以副总理级以上的国家领导人才有资格享受的一级警卫待遇。

这次演唱会,四、五万名观众的体育馆挤得座无虚席,都要来看看江泽民的情妇。(待续)

真实的江泽民》写作组新唐人电视台联合制作
二零一四年四月
All Rights Reserved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