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系列片】真实的江泽民(十一)

【新唐人2014年07月05日讯】历史真相系列《真实的江泽民》第十一集 因妒生恶的世纪迫害(上)

1998年长江洪水爆发,政府号召群众捐助。在电视上显示捐助者名字时,很多法轮功学员捐钱不署名,只用“法轮功学员”的名号。江泽民在电视上看到“法轮功”的字样,脸就沉得厉害;江泽民到抗洪前线去视察,看到一队人马昼夜不停地在抢险,叫随行的人去问问他们是不是共产党员,结果一问原来是法轮功学员。江的心里是五味杂陈,可是在大庭广众下又不好发作。

早在1993年,“李大师”的名字就在北京传开了。江听不得在他面前对别人的赞美之词。 钟桂春曾在北京公安系统工作,他讲述了这样一段经历:

“1992年我们都在大会堂开会,江泽民接见北京公安的警察。所有的警察都看着他从里面出来的一个动作,就是走路的姿势,人家出来都是举止正常,他不是。鼓掌的时候手五个手指头是张开的,肚子是挺著的,都是亮白吧,就亮着这样姿势出来。当时我们感到很奇怪,他的手都是乍著,身体就是这样。有些个警察,甚至有些个老百姓看了电视的就说了,他是蛤蟆。后来我们一联想确实是那个动作。”

因为反映到他耳朵里面,他也觉得自己动作不雅观、不好看。他就问身边的工作人员,现在当今全国谁最有名啊?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就告诉是李大师。法轮功的李大师最有名,说李大师往那一站,洋洋洒洒讲上几个小时从来不用稿的,出来就可以编出书来了,说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去学照着去做,就是拥护,就是尊敬了。江泽民听到这个以后,就受不了” ,又犯老毛病,对法轮功的李大师开始妒嫉。

中共领导人都热衷于搞一个什么理论来为自己树立威信,号召全国人民都来学习。江泽民在1995年也搞起了一个所谓的“三讲”运动,这就是后来的所谓“三个代表”的前身,搞了两年也没弄出什么名堂。江泽民受不了这种冷落,于是从1998年11月起,江泽民决定用三年时间在全国县级以上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中用整风精神开展“三讲”教育。江的这种走过场的东西,并不能从内心改变一个人,对于改善社会风气根本不起作用。

相比之下,法轮功学员不追求任何权力,都是自愿修炼,是明白了人生真谛之后发自内心的愿意按“真.善.忍”去做好人。自从1994年遇到公安等一些职能部门的骚扰之后,法轮功学员就用亲身经历,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祛病健身和道德回升的情况。这恰恰触动了江泽民的那个敏感神经——为什么人心向善的这种事不是归功于自己的那个“三讲”而是归功于法轮功,归功于那个“李大师”呢?

法轮功创始人平民出身,不仅在国内,而且在世界各地讲法时,各路教授、专家、留学生云集,许多博士、硕士甚至不远万里飞去听法。江泽民平时总好在人前露两句外语什么的,或不分场合高歌一把,以显示其能耐了得,可要出口成书,那是哭也没门的。这令虚荣、妒嫉、心胸狭窄的江泽民无法忍受。

江的夫人王冶坪也跟人学过法轮功,七个政治局常委的家属都有人学习法轮功。这哪还能忍受得了,他的说法是:“连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谁还来信我这个总书记!”

看到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创始人发自内心的尊敬,这令江泽民无法接受。经过40年中共的灌输洗脑后,竟还有那么多人,包括共产党员,转向法轮功的修炼中去。江泽民妒火中烧再也忍捺不下去了。

1997年邓小平去世之后,江泽民感到儿皇帝熬到头了,更是急于树立自己的个人权威,江泽民一直寻机发动一场运动来为自己扬威立万。

1999年“四•二五”法轮功学员上万人上访的当天,到下午3点多时,江泽民坐着深色玻璃的防弹车绕中南海一周,观察上访人员的情况。他看到了几十位肩挂头衔的军人,竟然也在门前上访,这些军人不去追随他这个军委主席,居然也去信了法轮功。

当晚,江泽民写了一封信,题为:一个新的信号:“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

这是江泽民第一次提出共产党要战胜法轮功。当时中共中央其他的六个常委都不认同。

《美国之音》2009年9月10日援引香港人权民运资讯中心的报告说,“朱熔基两次在政治局常委会上同江泽民进行了争辩,认为如果对法轮功问题不谨慎处理,就会激化矛盾。江泽民认为,‘六•四’十周年来临的非常敏感时期,一定要采取强硬措施对付法轮功,否则会亡党亡国。

2011年2月,香港《前哨》杂志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副标题是“江泽民终身后悔的两大事件”。这两大事件分别是美国“误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和迫害法轮功。对于后一件事,《前哨》杂志的文章的描述很具体:“封杀法轮功的决定从一开始就在政治局常委会内部引起争议。朱镕基、李瑞环就认为对于一种‘功’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大动干戈,更没必要搞成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除了政治局常委,江泽民还在自己的家里遇到了反对,因为他的老婆王冶坪、孙子江志成都曾经修炼过法轮功。”

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1999年2月的一篇文章中说,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为国家节省了很多医药费,当时的总理朱镕基“对此很高兴,认为国家可以用省下来的那些钱干别的事情”。其实,法轮功是在“六•四”之后普及开来的,强身健体,提升道德,有力地稳定了社会。

不少学员是干部,但不贪不腐,在中共官场堪称奇异。还有的学员是下岗职工,但从不参与下岗群众的“闹事”,对当政的中共来说,实在有利无害,这正是其他领导人都反对镇压法轮功的原因。但江泽民坚持己见,强行推动政治局通过了取缔法轮功的决议。邪劲一上来, “我就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他恨不得把这句话说成“我就不信我江泽民战胜不了法轮功”。

中共自从成立以来,即使在四面是敌的弱小时期,就一直伴随者内部的清洗和屠杀。建政以后,又通过频繁的政治运动对内部不同的声音和观点进行残酷打击、批判甚至肉体消灭。

被清洗的主要原因是政治上站错了队跟错了人。能在中共政治绞杀机器生存下来并进入最高权力圈子的官员,在面临对重大政治决策需要表态时,首先考虑的是自己不要因为站错了立场而影响了自己的仕途。而在各种类型需要做决策的事件中,最不可能出面据理力争的决定就是关系到普通民众的基本权利,尤其是信仰的权利。

从1999年4月25日江泽民的信到6月7日的讲话,江泽民用于迫使政治局常委同意镇压的手段,就是把法轮功问题提到了对中共挑战的高度。他提出的主要论点包括:围困党和国家权力中心、组织严密、和中共争夺群众、争夺阵地、西方敌对势力、幕后黑手等等,并且把法轮功上访和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相比较。这些说法,在中共的话语系统中,都是在中共历年政治迫害中最严重的指控和罪名。在中国的政治生态环境中,即使是党内最高领导人,一旦对这类问题态度立场不明确,也逃脱不了被清除的命运。于是,当江泽民把法轮功问题提高到党的生死存亡的高度后,他一个人,一个绝对少数的意见就变成了此后十多年中共最重要的政策。尽管江泽民没有前任党魁的权威,政治局常委们虽然不同意镇压,但谁也不会为一个群众性的修炼群体去真正挑战江的地位和决定。

多少年来,人们都在问,江泽民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是因为修炼的人太多了吗?修炼“真.善.忍”的人再多,中共多数领导人也都看到了对稳定社会有利无害,不是越多越好吗。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真正原因,就是他个人的妒嫉心。对法轮功,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妒嫉,埋下了江泽民1999年7月20日对法轮功由妒生恨的杀机。

待续

真实的江泽民》写作组新唐人电视台联合制作
2004年4月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