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整个执法体系沦为既得利益集团

周永康祸国殃民、为鬼为蜮期间,党天下的整个执法体系在总体上沦为赤裸裸的既得利益集团。该既得利益集团年年瓜分几千亿、高于国防开支的“维稳”经费,回馈给党国的却是个赃盈恶贯的烂摊子,不但导致了人权状况和法治面貌的全面倒退,而且造成了互害社会相安指数的直线下滑。

“闷声发大财”的旗旛下,党国的各枢纽不记得了该有的走向,只记得行业利益至上、部门利益至上。有些部门在所有的汉字里,就只认得两个字:搞钱。周永康“领衔主演”过的整个执法体系,尤其生财有道:巧立名目年年加码,单从国库中抱走的“维稳”经费,每年就高达数千亿之巨。

自谓“强大”的党国,竟会小题大做,一年花费六千多万元的民脂民膏,如临大敌去监控一盲人。这就是国贼周永康们,将整个执法体系变异成既得利益集团后,所奉行的“维稳”之道。年年高达几千亿元的“维稳”经费具体是怎么消耗的,不甚了了。其间所衍生的腐败,谁知?天知地知。

“能操一天算一天”的掠夺集团和分赃集团,既招致了外部的群起抵抗,也遭到了内部既得利益集团的步步胁迫。连年几千亿元的“维稳”经费,在本质上也就是对有名无实的整个执法体系的一种分红。执法体系不是经营单位,却在坐收渔利,兜售“维稳”的同时,掳走了最大份额的红利。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于是有了年年加码,有了党国“维稳”经费的不断高企。自谓“强大”的党国,“强大”得终于得向自个旗下的某既得利益集团年年缴纳巨额“保护费”。党国或敢苦了别部门,但不敢慢待周永康们所在的码头。党国的存在,其要诀是得先把鹰犬给哄好了喂饱了。

这般分赃模式,削弱的不只是国力,削弱的也是天职所在,动摇的是国人对执法体系的整体信任,破坏的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损毁的是原本神圣的职业操守和荣光……选择性执法、钓鱼性执法、制造冤案、吃受害者……凡此种种层出不穷。“执法”壤壤,原来是皆为利往。

看清了整个执法体系已沦为既得利益集团的现实,荒庙外堆积如山的问号也就不难得到拉直。为何就连杀人、抢人的事都没人管?为何冤案剧增?为何正义不得伸张?为何公安总成公害?没有种种“不稳定”的因素,缺失了各种立项的口实,你让“维稳”者们还怎么去得陇望蜀、东食西宿?

该千刀万剐的不只是恶霸周永康。“法治国家”,“法治”至此,对许多只顾既得利益的助纣为虐者而言,其实也一样是罪孽深重。法治的虚无或沦丧,不单单是祸国殃民,也必贻害著同恶相济者的本身。只要你的后代还得在法治废墟上生息,你就迟早会有协同作恶后,种豆得豆的那一天。

巨贪周永康肆虐政法领域长达十年,使整个执法体系蜕变成了既得利益集团。周永康多行不义已自毙,各种恶霸仍无处不在,并不时以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方式,给新政和法治蒙上了厚重的阴影。无有效制衡和监督,整肃不清楚该既得利益集团,仁政、善政和法治的建设,就永会是空中楼阁。

写于2014年9月3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赒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297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272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