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消息,中共召开十八届四中全会的时间又要延迟了,由原来的10月中旬推迟到10月底。原因可能是周永康案的定性高层未能达成统一;另一个原因可能跟习近平在四中全会要调整一部分人选上位有关。在江派人马看来,四中全会如果让习近平达到预期目的,这对江派现任三常委(刘云山、张德江、张高丽)及整个江泽民利益集团来说,都可能是致命的。因此,四中全会似乎成为了一个可怕的节点,令江派人马十分恐惧和敏感,要在四中全会召开之前使出浑身解数与习李王公开对抗,以期改变习当局对周永康案的定性及有关人事的调整、任用。

江派现任三常委是当前中共内斗的局中人,他们非常清楚,在江泽民被监视居住、曾庆红被限制自由的情况下,周永康案在四中全会的定性意味着什么,江泽民和曾庆红的结局会是什么,刘云山、张德江、张高丽这三个江派现任常委的最终结果又会是什么。他们或许不会有更多的机会同习近平博弈了。同习近平公开撕破脸斗,拚命一搏,或许会带来转机。于是就发生了81岁的大陆老记者、作家铁流以“寻衅滋事”罪遭到拘捕、大陆敢言政论杂志《炎黄周刊》遭整肃、原《新京报》首席编辑、首席评论员曹保印9月24日遭到警方刑事拘留、《21世纪网》总编沈颢、总经理陈东阳25日下午被警方带走等事件。

当然,对于江派现任三常委的疯狂反扑,习近平除了让王岐山死死“咬住”上海帮,将江泽民二个儿子在上海的小爪牙悉数抓捕,对刘云山、张德江和张高丽的疯狂反扑及时还以颜色,予以反击。一时间,中国大陆被搅的风生水起,尘土飞扬。

对于江派现任三常委的不断反扑和习近平的及时反击,新唐人记者王海天如此概括道,近日,全世界媒体都在关注香港局势之际,大陆媒体界却频现罕见异动,分属不同阵营的媒体接连有重要人物被抓,传媒界现状足以用“混乱”一词概括。外界观察指,中共极为看重的“一个声音”局面已经被公开打破,高层拉锯已久的博弈,似有摊牌的迹象。

其实,中共“一个声音”的局面早在“十八大”召开不久后的2013年元旦,就有开始被打破的迹象。《南方周末》2013年新年献词,因提到了习近平的“中国梦、自由梦、宪政梦”,因而遭到了刘云山的亲信、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庹震的全文删改,将“三个梦”删的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中国梦”,从而引起其他亲习中共媒体的极大抵触,最终发展成为了全球关注的“南周事件”。从此,中共“一个声音”的传统遭到挑战。

江派现任常委刘云山向新任党魁习近平发动的攻击,是围绕着“中国梦、自由梦、宪政梦”的敏感问题而展开的。刘云山是靠管意识形态发家的,所以他有敏感的政治嗅觉。他借《南方周末》2013年新年献词发动对新任党魁习近平的攻击,用中共的话语体系来讲,这体现了两种不同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斗争。只是,因囿于中共“一个声音”的传统观念,不同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斗争才暂时未能得以扩大化、公开化。

从那时起,刘云山开始利用中共“一个声音”的传统手段加强对大陆媒体的管制,绑架习近平向“左”转。

然而习近平阵营似乎有意要制造“两个声音”。开始打破“一个声音”局面的,当属亲习近平和王岐山的有着“中国最危险的女人”称号的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2013年起,胡舒立就在废除劳动教养问题上为习近平发声,不断利用她所掌控的财新网发表与刘云山不同调言论。尤其在2014年中共北戴河会议后,胡舒立在财新网旗下刊物《新世纪》杂志发表了题为《舒立观察:什么是对邓小平最好的纪念》的社评文章,文中称,中国现在面临社会、经济、政治体制转型带来的严峻挑战,“纪念”邓小平为思考如何“超越邓小平”提供了机会。她以周永康和薄熙来为例,称“左”与腐败有着相辅相成、一表一里的关系,认为“左”可成为腐败分子的护身符。并声称,要真正实现“依宪治国”、“依法治国”,使所有公民的权益得到平等保护才能“超越左右”,因而提出:“一切不合时宜的条条框框都应冲破,一切阻碍民主与法治进步的禁锢均应摒弃。”

胡舒立的文章,矛头所向一目了然。她不只是在挑战刘云山的“一个声音”,更像是在向江派现任三常委和整个江泽民利益集团下战书、发警告——一切不合时宜的条条框框都应冲破,一切阻碍民主与法治进步的禁锢均应摒弃——包括摒弃江派现任三常委,摒弃整个江泽民利益集团。

事实上,《舒立观察:什么是对邓小平最好的纪念》一文,有着很大的信息量,绝非下战书、发警告这么简单,文中将“政治体制转型”、“依宪治国”、“公民权益”、“民主与法治”等带有意识形态色彩的敏感词摆上了台面,可以理解为这是习近平阵营在向江泽民利益集团摊牌,同时为习近平下一阶段的改革营造舆论声势。

然而,近期刊登在《红旗文稿》上的一篇文章,似乎是在向习近平阵营打出了一张狠牌。大纪元报导,9月23日,《求是》杂志社旗下的《红旗文稿》刊发了中共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的题为《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的署名文章。文章高调重提中共1978年前的“阶级斗争”,并称“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被认为是在呼唤“二次文革”。王伟光鼓吹“阶级斗争”,与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大搞唱红打黑、主导“重庆模式”、复辟“毛左”如出一辙。而这不过是一张过了时的牌。

据报导,王伟光曾经因工作与刘云山多有交集。王伟光此时跳出来发表“极左”言论,可以感觉到王伟光背后刘云山的影子。无疑,王伟光不过是刘云山用来对付习近平的一张牌。在中共四中全会即将召开、周永康案面临定性、江泽民和曾庆红面临中共内部清算之际,王伟光对习近平的叫板,可视为刘云山等江派现任三常委下台前的最后疯狂。

不过,王伟光煽动“阶级斗争”的陈词滥调立刻就遭到了反驳。据报导,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在A3版刊发一篇题为《最根本的拨乱反正: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文章,作者是韩钢。文章借用邓小平1985年9月在中共全国代表会议上说过的一段话,指“以阶级斗争为纲”是“吃了一个大亏”,而彻底纠正这个“极左”的错误,才是“最根本的拨乱反正”。文章特意强调,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把工作的着重点和全国人民的注意力“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才实现了“转折”。文章最后还强调,“以阶级斗争为纲”应当被“永久终结”。

这意味着,刘云山用来对付习近平的这张牌,不过是一张烂牌,不但达不到攻击习近平阵营的目的,反而使江派现任三常委和江泽民利益集团陷于更加被动的境地。外界注意到一个现象,即,中共“十八大”以来每当习近平政府推出“新政”,每当江泽民利益集团出现危难,刘云山不是绑架习近平“向左转”,就是打出“极左”的牌来制约习近平,藉以脱困。这说明,江派除了打“阶级斗争”这张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牌可打。这次习近平阵营打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永久终结”“以阶级斗争为纲”这张牌,应该是彻底陷江泽民利益集团于万劫不复的境地。

邓小平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永远终结”“以阶级斗争为纲”,证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在30多年前就已经走到了尽头。他的“猫论”和“摸石头过河论”,都证明了中共执政已完全失去了道统的支撑。这一点,从近期习近平高调出席孔子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开幕式可以看出端倪。

孔子诞辰2565周年之际,来自中国和世界各地研究孔子和儒家思想的专家学者齐聚北京,举行国际学术研讨会。中共党魁习近平高调出席开幕会,并发表长篇讲话,大量引用儒家典籍中的故事和经典词句,引发外界关注。新唐人援引外界分析指,目前在中共马列理论破产,习近平当局在没有“道统”支撑的背景下,是否想在传统文化中寻找出路,习近平当局未来的政治取向有待观察。

习近平高调尊孔重儒,或许是向外界亮出的另一张王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