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从香港警察滥用私刑说起

15日凌晨,香港警方再次手持警棍、盾牌、喷雾剂对和平示威者进行暴力清场,期间,警察暴力殴打市民和学生,并拘捕数十名集会人士。更有甚者,七名香港警察将参与集会的一名香港市民制服后带到一暗处围殴4分钟。施暴全程被媒体拍摄,视频上传网路后,引发全港人公愤及世界关注。

早前的香港警察不是这样,他们一向以公正廉明而为人称赞,他们曾经是香港市民安全的保护者,今日已经赤化的港警滥用私刑与中共大陆警察尤其是国保、国安们的行为倒极为相似。相比之下,大陆警察的暴行远远比香港警察更甚,并且已成为常态。而早前的大陆警察也不是这样。

记忆中大陆警察的大面积迅速匪化是从1999年开始。1999年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为了澄清事实,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漫漫的北京上访之路,而负责拦截、遣返的恰恰是中共警察,警察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过程中首先和经常利用的暴力工具。

我第一次见证中共警察施暴是在天安门广场。在法轮功被中共抹黑、污蔑、镇压后,来自全国各地的数不清的法轮功学员涌向北京上访讨还公道,或走向天安门打横幅向中国民众阐明真相。天安门广场布满了警察、便衣和特务,那场面以前只有在电影或电视中看见。特务们身穿黑色风衣,戴着黑色礼帽、墨镜,沿着天安门广场四周走来走去,眼睛不停的盯着去往广场的人们,时不时的盘问著过往行人,当被问及是否炼法轮功时,稍有迟疑或回答是,便不由纷说、连推带拽的往广场上已准备好的依维柯警车上拖。警车上拉着黑帷幕,车上很多警察,每个被拖上车的法轮功学员一上车便被一阵拳打脚踢,那些善良的人无一还手,或好言相劝,或严厉制止,这时往往遭致一阵更恶劣的暴打:揪头发、打耳光、连踢带踹,警察凶神恶煞,与这些善良的人仿佛有着深仇大恨。表情之恶、出手之狠,让我见识了什么是暴力工具。今天,当我看到香港警察面带仇恨暴力清场、将和平占中人士拖至阴暗处滥用私刑的场面和报导时,我很震惊红色暴政对自由、法治香港的侵蚀和渗透,此次香港政府、警察和媒体的表现与中共大陆已经很近很近。

天安门广场上的警车很快就被塞满了人,这时,警车开到离广场较近的派出所,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由户籍所在地驻京办事处带走。到驻京办,往往还要受到警察暴打,因为上访会影响地方官员的政绩,江泽民一开始迫害法轮功就使用株连政策,用利益挑动与法轮功学员相关的单位和个人仇视法轮功、仇视法轮功学员。而有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为了不牵连地方官员,往往不报姓名,这样无法遣返回当地。这部分学员因不报姓名除了少数幸运者能逃出魔掌外,许多被一直关押,以致后来被中共活体摘取器官,迫害致死。

记得当时有一位老人被带到驻京办后,警察解下皮带暴打时,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看到作恶而不自知,造业而不计后果的警察太可怜,当时哭了。警察很诧异,问为什么。法轮功学员怜悯的说:如果前世真有什么深仇大恨,那你就打吧!制止恶的大概只有善吧!警察没有再动手。

还有一个曾被利用的很顺手的警察,去大牢里打法轮功学员,当皮鞭高高举起时,被法轮功学员喝住,警察问为什么?学员说:请把你的孩子带走。再问为什么?学员说:当有一天孩子长大,知道他的父亲曾暴打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孩子会鄙视这个当爹的。高举著的皮鞭没有落下,从此这个警察没有再打过一次法轮功学员。

然而,在中共以奖励和提拔作恶警察的诱惑下,尚有人性和良知的警察并非多数。在江泽民对法轮功迫害的步步升级中,甘愿成为作恶工具的人趋之若鹜。警察刚开始作恶时,似乎还要遮遮掩掩,时间长了,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打出手已经不在乎了。在明慧网上曾经登载过大量的天安门广场肆意抓捕、殴打法轮功学员的照片就是铁的证据。

当光天化日下作恶无所顾忌时,在阴暗处,在见不得人的地方迫害程度更没有底线可言。尤其监狱、劳教所、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精神病院等中共黑窝都沦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狱之所。毒打、电刑、老虎凳,各种酷刑、性虐待、精神折磨……无所不用其极,罪恶罄竹难书。

被誉为“中国良心”的著名律师高智晟在代理法轮功案件的过程中,震惊于中共警察令人发指的恶行,曾三次公开致信胡温,在对中共彻底绝望后,公开声明退出中共,高律师在退党声明中写道:“15天来我看到了我无法用语言文字来述清针对我们善良人民的罪恶!对王玉环这样的一位老人,数百人次的警察,党的干部,可在6年里只是去没完没了地去反复在肉体、精神方面,用一切令人发指的罪恶手段去对付一个平和的老人。每一次20多名警察,连续折腾24小时以上,一群警察每次累得精疲力尽,有的暴跳狂嚎不止,对王玉环老人的那套全套大刑折磨最多17天进行3次。有一次三天两宿没下老虎凳。这就是我们的党每天都是站在政治的高度所做的事!”

“它,中国共产党!它以最野蛮、最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们的母亲、折磨我们的妻儿、折磨我们的兄弟姐妹,当成了它党员的工作任务,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着我们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

2005年11月,高智晟与妻子公开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随后,高智晟遭到中共的报复和迫害。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高律师全部遭受了一遍。高律师在《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中,披露了他在2007年遭到秘密警察戴黑头套,进行残酷的殴打,扒光衣服折磨、被电击、竹签捅生殖器等各种酷刑,令他多次有濒临死亡的感觉,酷刑残暴程度震惊国际社会。

经历了监狱的折磨和摧残后,现在的高智晟部分丧失语言功能,即使出狱,亦没有自由,也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还在遭受着中共警察没完没了的上门骚扰折磨。高律师和法轮功学员的遭遇向全世界昭示了中共这个警察国家有多邪恶!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和高律师的酷刑迫害没有吓倒勇敢的中国人,反而使更多的优秀律师涌现出来,使更多的中国人醒悟过来。他们非常清楚中共是怎样邪恶,他们更清楚中共警察是怎样没人性。律师们知道他们的当事人经常被刑讯逼供,他们自己也经常遭到中共警察的刁难、恐吓、殴打及酷刑。被中共控制的国家里,没有任何人的权利有保障。

2013年在大连“安锅案”中,律师程海被大连警察殴打,今年在黑龙江建三江黑监狱,唐吉田、王成、江天勇、张俊杰四位律师被打断24根肋骨,中共警察甚至威胁律师,要将他们活埋或者活摘,这样的罪恶,中共警察早已习以为常。

今天,当香港警察由服务者变成打人工具,拿着纳税人的钱对纳税人施暴时,人们质疑:这还是香港警察吗?人们怀疑香港政府已经赤化,怀疑香港警察已经赤化,甚至连警犬都已经赤化?这正是香港学生最担心的,也是香港市民们最不能接受的,也正是香港虽面临巨大威胁而必须坚持下去的原因所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