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最后一支毒针

出生在山东省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一户普通农家的柳志梅,自幼聪明过人,学习成绩十分优异。一九九七年,在一次选拔测试后,十七岁的柳志梅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被保送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读书。但因为她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三月遭学校开除;随后在北京被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转至山东省女子监狱。在监狱,她曾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柳志梅的父亲将她接出监狱。在火车上,柳志梅告诉父亲,临出来前三天检查身体,检查结果说她后牙上有个洞,要去打针,说一个洞眼打一针,花了近六百元,后来没要钱,免费给打了针。

可是到家后的第三天,柳志梅突然出现精神异常,并且一天重似一天。她显得躁动不安,开始胡言乱语,手舞足蹈,胳膊做出跑步的姿势不停的来回抽动,整夜不睡觉,有时一天只睡两个小时。很快她就失去了记忆,说话语无伦次,而且大量饮水,每天要喝六、七暖瓶的水,睡在尿湿的被褥上也无知无觉。经观察,柳志梅牙齿上并没有洞,亲友们一致认为是柳志梅出狱前所打的毒针药力发作所致,监狱所称的“洞”只是为了注射毒针找的借口而已。

一个有着很好的前程的才女就这样被中共摧残了。对于中共的阴毒,人们真的很难想像的到,她不就是坚持了自己的信仰吗?至于如此的让她疯掉吗?而从柳志梅受到的迫害及其它披露的资料来看,狱警下这样的毒手,是怕她将狱中受到的虐待,包括受到的性虐待曝光出去,所以才下此毒手。

然而,柳志梅受到的迫害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单就出狱前打毒针这一点上来说,还有许多的法轮功学员受到过这样的毒害,我们举例来看。

湖南津市品元宫法轮功学员郑世福,在被绑架到澧县看守所时,被打得遍体是伤,叫声凄惨。后被枉判七年,先后在津市监狱、沅江监狱、郴州监狱、株洲监狱遭到六年多的非人折磨。在他冤狱期满前,恶警给他打了毒针,使其身体极度难受,几个月后在家中含冤去世。

我们再看两例发生在劳教所的这类案例:

辽宁锦州农妇陈亚霞,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二零零一年五月的一天,陈亚霞被叫到楼上办公室,一进去头疼得像要裂开似的。办公室里有个人,头上戴着防毒面具,拿着喷壶正往一摞摞信纸上和书上喷药,恶警所长苏境一边捂著口鼻一边说:“多喷点,都给她们呛迷糊了。”这些被喷过的信纸是给法轮功学员往家里写信用的,被喷的那些书都是谎言书,是专门用来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同年五月,冤狱期满前,陈亚霞等法轮功学员被狱医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五月二十四日,陈亚霞的老伴儿去“马三家”接她时,门卫对她老伴说:“将来这些人(指法轮功学员)出去,不用多长时间都得残废了。”看来门卫知道内情,强行给法轮功学员注射的就是毒针。

中共恶徒在做这类伤天害理的事情时,不但门卫能知道,他们有时还通知地方政府。例如:家住山东泰安市泰城石化公司宿舍,今年七十二岁的谷静老太太,二零零零年三月,曾被劫持到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她被迫害得不停地咳嗽、吐血,出现生命危险。同监室的人怕被传染,劳教所又怕承担责任,决定将谷静保外就医。保外就医的前一天,被恶警注射了毒针。劳教所给谷静注射毒针后,以为她必死无疑,就把这情况告诉了泰安市公安局。第二天,谷静女儿的一个朋友,从在公安局工作的亲属那里得知谷静已经去世,出于关心,特意过来,安慰劝导她女儿不要难过,要节哀,弄得她女儿莫名其妙。后来谷静家人得知她在劳教所被注射毒针的情况后,才明白原委。

同时被保外就医的还有一位滨州市的法轮功学员刘春香,那天上午,一大队的警察韩新带着她俩到了劳教所医务室,让一位医生给她俩强行注射了一种液体药剂。打过针后,谷静感到心脏部位憋得难受,喘不上气来,肚子剧烈地疼痛,不停地呕吐腹泻;刘春香立时就不停地、严重地呕吐起来,样子极其痛苦。刘春香先被送出了劳教所。谷静回家后,给她联系过,后来就没了音信,也不知她是否还活在世上。

监狱、劳教所,是中共摧残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场所,为了掩盖罪恶,它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打毒针。可是在一些拘留所,这种恶行也同样存在着。我们看下面这个案例:

法轮功学员张春林原是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白依拉嘎乡红光农场一分场的场长,因坚定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而且还被撤销了分场场长职务。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在红光农场一分场书记臧宣传的恶告下,白衣拉嘎乡派出所所长卜玉峰将张春林强行绑架到前郭县拘留所。八月五日又欲将他绑架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因张春林血压过高,劳教所拒收。卜玉峰等恶警又将张春林拉回到前郭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在将张春林放回家的前两天,也就是在九月一日,拘留所借口张春林有高血压,强行给张春林静脉点滴了不明药物。

据知情者反映,给张春林注射药物时有好心人在看守人员不在时将药瓶中很多药物倒了出去,致使药物没有全部注入到张春林的体内。九月二日,恶徒再次对张春林进行了强行点滴,由专人看管着打针,不许拔下。

回到家以后,张春林整日昏睡,醒来后精神不正常,说话语无伦次,失去了记忆,大脑和身体反应迟钝,一条腿走路不好使。

在法轮功学员将要走出冤狱时,还要给他们注射一支毒针,企图使他们失忆、致残,甚至致死,中共的阴险、毒辣与卑鄙真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