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国股市持续暴跌:谁是祸首?

【新唐人2015年07月09日讯】【热点互动】(1332)中国股市持续暴跌 谁是祸首?中国股民正面对着极度恐慌的时刻。中国股市在过去三周狂跌,当局出手救市,起初收效甚微,周四沪指涨约6%,周五收升4.5%,延续报复性反弹,终结连三周跌势,未来尚无法预知。千百万股民倾家荡产,忧心如焚。中国股市为何会有如此大起大落?“公安”进驻证监会“救市”又是为了什么?股市大跌与中共宣称的“境外敌对势力”相干吗?中国股市暴跌与救市,背后又有着怎样的博弈?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最近有两件事引起全球瞩目,一件是希腊的债务危机,另外一件也是华人更关心的,就是中国的股市。

股灾”、“暴跌”、“抛售”是近两周描绘中国股市的常见词,就在昨天,沪指又大跌近6%,半数股票停牌,连带香港股市也下跌近6%。在中共政府不断推出各种利好消息,甚至采取国家级措施救市的同时,为何中国股市持续下跌?究竟谁是祸首?何时到头?今晚我们请三位嘉宾就大家关心的问题进行评论和解析。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好。

杰森: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两位是在线上的台湾中华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吴惠林教授和香港《亚洲财经》特约记者黄金秋先生,谢谢二位。按照惯例,节目开始,我们先看一段新闻短片之后再展开讨论。

大陆股市近来暴跌,仅三周时间就下跌了近30%,蒸发掉将近17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希腊10年的GDP打了水漂。

荷兰合作银行亚太市场主管Michael Every:“非常糟糕,可能还会更糟。我没看到任何中期稳定的迹象。实际上,我认为这波从去年夏天开始的牛市,全部涨幅都会被抵消。事实上,在12个月内,股市暴涨能让我们冲上天,再暴跌回地面。”

据大陆媒体报导,大约1/4的中国股民已经亏损超过一半,甚至到了不敢再看盘的地步。

上海股民Meizhen Heh:“我开心?当然不开心!我一看(股指),浑身都紧张,我太担心了!股市怎么会跌成这样?”“股市没有跌成这样的,我炒股这么多年,从没看见过这么暴跌的,从来没有。”

中共这几天投入1.7万亿元人民币救市,但他们买入的基本都是蓝筹股。当占据市场4/5的散户发现,自己所买股票不在被救助之列时,恐慌情绪只会增加,市场抛售再次蔓延。

截至周三(8日),大陆A股市场又有660家上市公司申请停牌,停牌公司总数增加到一千四百多家,占沪深股市股份总数的一半以上,规模前所未见。

有外媒分析,大规模停牌造成封闭市场,是最糟的因应措施,因此新的停牌申请可能会遭到拒绝。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天是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随时打电话发表您的观点或向嘉宾提问。先请问杰森一个问题,我记得一周前我们谈过中国股市,我问的几乎是类似问题,可是我还是要问,最近几天,中共政府采取国家级救市措施,但是昨天又跌了6%,为什么市场几乎全无反应?

杰森:上一次在周末中共提出降息、降准之后,第一次中共非常明确地“赤裸裸救市”,当时我们在节目中谈论时,中国股市那边已经开盘了,我自己当时感觉,如果星期一开始涨,那么股市可能就救回来了;如果星期一没涨成,就如我们那天说的,很可能中共会出一系列其它政策接着救,果然如此。

没让我想到的是,中国股市却根本毫无遮拦一路下跌,而且在这几天又跌了百分之十几,我看这个过程唯一的解释是“兵败如山倒”。当星期一股市没救起来的时候,几乎老百姓的信心已经开始颤动了。

中国股市是“政策市”,历史上一切问题都是,只要股市有点风吹草动,那都是因为有政策。现在政府如此明确发布政策,结果股市在当天并没有好转,而后面一个个政策更加强股民对政府的不信任。政策越强,其实是进一步证明政府恐慌,或者政府以前的救助无力,所以就成了变本加厉强化恐慌,最终结果就是像这样,不可思议的政策一天天出,每天晚上都出,第二天股市最多是开盘涨一下,然后就一路下走,这是中国股市前所未有的事情。

主持人:是,等一下我们进一步分析。我想请问线上二位嘉宾,先请问黄金秋先生,对于中国股市过去三周的暴跌和中共政府的救市,您有什么看法和感受?

黄金秋:中国这一次的股灾是前所未有,也可以说是世界唯一。我们知道,过去三周,看大盘可能只是跌去大概1/3左右点数,但实际上,包括我本人以及很多炒股的朋友,大家的股票其实是跌去了60%以上。

主持人:这么多!

黄金秋:对,实际上跌去60%以上。因为中央政府拉抬的只是那些权重股,那些股没有跌到这样的点数,但是大多数其它股票基本上都跌去一半以上。

主持人:简单说,您认为暴跌的原因是什么呢?

黄金秋:暴跌的原因我想有几方面,首先,牛市的起因本来是非常自然的,因为去年没有起。到了十八大习近平上台,打虎之后,老百姓对政府可能是有点信心了,这个时候中央政府希望有牛市,但是中央政府有一个错误是什么呢?它希望“慢牛”是对的,但是它过于迷信政策,过于迷信自己,认为我的权力魔棒就是非常如意的,想让它涨一点就涨一点,让它涨慢一点就涨慢一点,但是现在这个局面是它没想到的,有的时候会失控,它控制不了。

其实说实话,这也就和中国的社会一样,以前可能共产党都控制得比较好,它觉得它要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是可能有一天它会发现,如果改革太缓慢,有可能像满清末期一样,可能会失控,社会也会失控。

所以我倒觉得中共确实要引起警惕,不光是股市,其实整个社会改革也是这样,不要太慢,慢到有一天可能会失控,这是我的感受。

主持人:好,等一下再请您进一步分析。我想请问吴惠林教授,对于中国股市,您在台湾可能也比较关注,这种暴起、暴跌您是怎么解读?

吴惠林:我觉得那是非常正常的!其实在2000点的时候,大家就已经说中国要崩溃了,从经济开始。为什么没有?其实都是政府在后面拉拔,可是泡沫经济早就成形,而且是全球最大的泡沫。大家一直在预测,一直预测。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其实中国也受到很大的打击,但是靠政府继续撒钱,虽然泡沫中间有小破,可是它又把它吹起来,但是不可能!那是由政府驱动的。

其实我们都看见,中国泡沫经济早就形成,用什么方式看呢?外汇存底。它的外汇存底很早就累积全球最高,已经比第二名的日本高出二三倍,趋近4兆美元。钱太多的话,一定是对股市造成炒作,股市又到房地产,这种金融资产的炒作会变成一种非理性的繁荣。在全球历史上我们都看到过好几颗像这样的泡沫,非常类似,而中国的这种泡沫,比过去各个历史性的泡沫其实更大。现在这种情况,政府已经没有办法再用什么方法压制,它自然爆破,现在从股市开始了。

其实我常常讲,台湾在1980年代中期到1990年,股市暴涨,然后来个暴跌,由类似情况可以看中国的泡沫经济。我们在好几年前就已经提出警告,中国泡沫经济非常严重,可是很多人不相信。

主持人:好的,下面请您进一步分析。杰森,我想吴教授是说,泡沫吹大了终究要破。但是这一次暴跌,很多人说“不太正常”,现在有一种基本看法,说是有人以巨额资金恶意做空。前一阵,中共暗示有外资做空,但是现在不太提了,现在很多人提到什么“内鬼做空”,你怎么看这方面?

杰森:刚刚吴教授谈的是经济泡沫,当然吴教授暗意经济泡沫引带股市泡沫。

主持人:由股市反映出来。

杰森:但是这次暴跌的情况还不一定是泡沫爆裂的破灭。上一次,2008年,当时从6,000点跌到2,000点是缓慢过程,可能跌30%也花了三四个月;这一次只三个星期就跌了百分之三十多。刚才黄先生也谈道,其实这还是指数。

事实上指数跌得很少,毕竟中共出台政策让国有企业不要抛售,而且自行买股,一千二百多亿的救市资金,也都是买的国营大型企业如中石油、银行等企业,事实上很多小股像黄先生说的,可能已经跌得超过60%,这不是一个地方的反应,都是这样的情况。

为什么能在三个星期跌到这份儿上?有人从技术层面上解释,2008年,当时中国股市没有这么复杂的杠杆,比如融资、融券。

主持人:就是借钱买股票。

杰森:借钱买股票,或者没有股票就抛股票,就融券,这样就会加大股市上冲下跌的因素,而且股市下跌的过程中,前面融资的人很可能被强制平仓,所以抛售比较厉害,但是这些都不足以解释暴跌的剧烈程度。所以确实出现一系列的阴谋论,从表面上看,是有很多人做空中证500期货指数,而且大量资金做空,是系统性的。

这个过程无论谁都看到了,这就是为什么中共最近出台政策,必须降低做空权重股指数、期货,最多只能3倍做空;做多可以10倍。某种程度上讲,中共看到了做空有这个因素,但是真正让人感兴趣的是,操作是这么操作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什么动机?当然我们可以善意理解,可能是现有拿了高危股票卖不出去的人,他用做空来对冲资金,使自己的资金相对损失少一点。这是善意的理解。

恶意的理解就是真的有一群人,从经济角度来说可能他想赚钱,就借着“兵败如山倒”人心散漫的趋势,拚命发股市财、股难财。当然还有一种说法,包括前中南海智囊吴稼祥、包括香港的一些媒体谈到,也有可能是政治博奕。确实习近平前一段时间反腐、打虎打得很凶,已经抓了几只大老虎,而且直接奔著有人说是曾庆红,有人甚至说江泽民都被控制住了。

奔这几只终极老虎走的过程中,谁在社会混乱中最能得益?其实想想也是有道理的,江派如果这时候能把整个经济面搅乱,让老百姓对习、李政府失去信心──政府连股市都救不了,这样的情况下,很可能江派有反扑的机会,不然的话他好像就完全没有机会了。

从政治面考虑,可能也有这样的因素在,不然真的非常难解释,怎么能在三个星期里头,政府显然是出台了不可思议的政策,居然股市能跌到这个份儿上。

主持人:我请问黄金秋先生,对于刚才杰森的分析您有什么补充吗?有关政治还是经济方面博奕也好。

黄金秋:我觉得刚才杰森先生讲得非常好。确实咱们也可以想一下,习近平、王岐山反贪打虎,肯定可能触及到体制内许多前高层包括现高层的许多利益,他们肯定是不甘心束手就缚!在这种情况之下,反贪也好,打虎也好,他们从党内无法反对,也无法形成制约习近平或王岐山的力量;但是如果经济或者社会动荡,他们就可能用作借口,压迫习近平或王岐山,要么就是停止反贪打虎,要么甚至可能被逼宫下台,也有可能会出现这种局面。

中南海很多政变戏码都是我们外人事先不可能知道的,有的时候他们争斗的激烈程度,也许会超过我们的想像。

主持人:吴教授您怎么看,您认为股市暴跌的背后会有政治因素吗?

吴惠林:其实现在全球都有政治因素,在中国,政治因素更加严重。我们都知道现在是所谓“全球化”,全球资金都有一定的流动,我们看到有很多非常大的基金也在各个市场做投机,现在最大的机会点当然就是在中国,因为它的量非常大,机会很多。像ISIS、以前的宾拉登他们也都是在从事股市的炒作。

不过我要讲一点,当然也不能够怪人家,因为他们的工作是要做这个东西。那你市场一定是自己先腐败了,所以他们才有机会来,物必自腐而后虫生,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所以你怪人家那也不好。这是国际上的政治因素。

当然中国国内政治因素也非常严重,刚刚二位都提到了,习、江博弈,今日中国的经济可以说是掌控在江派的手里,然后习近平一上来就打贪,所以形成了互相对峙,股市是一个非常好的战场,江派也希望在股市把习打趴,让中国人民对习近平不信任,股市现在已经变成所谓的“信心指标”,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可以达到一种政治目的。中国现在的市场,经济面跟政治面都非常严重,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泡沫,破爆已经近在眉睫。

主持人:谢谢吴教授。杰森,刚才吴教授提到一点我觉得非常有意思,他说,不管有人要怎么弄,首先是因为制度与操作有先天缺陷。这方面有您有什么补充?

杰森:中国股市,历史上我们把它叫作“空中楼阁”,因为它的上涨、下跌跟经济面脱离。我们知道2008年,中国经济在全球来看可能还是不错的,2009年涨得也很凶,那时候股票反倒暴跌!因为当时中国股市的改革政策引发股市下跌,就看到经济面增长、股市下跌是因为政策。

2008年到2014年之间,中国经济还不错,到了2014年,反倒经济开始放缓的时候,它就开始暴涨了,为什么呢?是政策。因为习李看到实体经济面没有亮点,希望股市能抬起头来帮着实体经济,不管是拉动内需,还是解决大企业的融资问题和小企业的融资问题等等,都可以用股市问题来解决,政策一出来股市就开始暴涨。

这个暴涨的过程中,我刚才说了,脱离经济面,它是个政策市,政策市其实就是一个比较虚无缥缈的东西,因为政策嘛!谁都把握不住。在这样的过程中,它就是先天基因不足,换句话说,这个人不是在地上走路的。

主持人:它是没有一个经济规律依循的。

杰森:对,挂着绳子在空中飘的,这种过程中就非常容易被打压的。

而另外一个现实因素,在一年多的时候上涨了150%,暴涨迅速,这个叫疯牛,这不是中共想看到的慢牛,是疯牛,其结果是非常容易走跌。一方面你本身是空中楼阁,另一方面你又是疯牛,在这样的情况谁先出来做的?事实上在高点接近5,000点的时候,是大中型企业老板、拿了很多资产的老总,他们在大量的抛。

在五千多点最开始跌下来的,你看那段时间抛得最多的、一千多亿,是那些企业老总把他手里的股票抛了,是大股东在抛。那个时候是真正中共最得利的阶层,他看到股市已经开始有问题了,他开始抛。事实上在抛的时候,就使股市进入一个拐点,涨得不是那么厉害,开始往下走了。

这个时候大家开始反复说股市有危险,这时候中共救市的过程中又比较缓慢,当它第一次救市政策出来不足以有利,只是一个形象的,我们叫降息、降准,事实上降息力度很小,降准力度佷小,结果情况就是,第一次一出手它对自己非常有自信,它觉得我只要稍微给你一个暗示,我给你一个眼神,这个股市应该涨起来。结果没想到这个眼神没人理!一旦第一个眼神没人理,以后你就是下跪求饶都来不及了,是因为这个股市太在空中了。

主持人:黄金秋先生,对于杰森刚刚讲的这个话,您有什么补充吗?

黄金秋:首先,我觉得他刚刚说得非常对,但是我想说一点我自己的体验。大家知道去年这个时候,股市大概是1,800点到2,000点左右,真正开始涨起来大概是从去年的10月份之后,然后涨到现在,这过程应该说也不是很短,有半年多的时间,指数大概涨了差不多1倍以上,五千多点。

我们知道,今年过了年之后,其实中央政府是把股市当成一个改革的加油站来定位的,咱们看一下那时候的《人民日报》,政府通过媒体不断在唱多、在唱好,目的是什么呢?就是通过股市,希望给国企改革提供资金,通过股市希望给“一带一路”提供资金。说白了一句,就是因为世界经济不太好,希望把中国的经济发展通过股市让全民都来投资,进入股市之后,让企业有钱、发展,发展之后再给他分红,是这样的思路,所以它希望“慢牛”。

在这个过程中,管理层认为是可控的,所以一开始跌的时候还说是“正常调整”,但是后面的发展我们就知道其实已经不是正常调整的范畴。

主持人:中共政府对股市的调控,在很多外媒和外界分析看来是有非常大的风险。我想请问吴惠林教授,当然我们谈了很多股市本身的缺陷,但是对于炒股的人来说,比如刚才黄先生提到,他和他的朋友们,很多股票已经跌了60%了,所以很多人被套牢,也没有办法卖,很多股市一开盘就跌10%,然后就停止交易了。吴惠林教授,对于散户们现在该怎么做呢?您有什么建议吗?

吴惠林:只有一句话:凉拌(办)!

主持人:什么意思?

吴惠林:因为我们晓得,暴起暴落这样的市场,最后倒楣的都是散户,所谓的“小老鼠”。你要追来追去,最后你一定是被舍弃、被害者,但是你说你被害,你也是自己害自己呀,因为你是太贪嘛!

现在我们看到股市已经是所谓的“全民皆股民”,这是非常可怕的;对股票市场完全不了解的人也进来了。过去,当华尔街的擦鞋童都进股票市场的时候,那个市场一定是乱了。

现在各行各业通通进来了,表示这个市场已经炒作得非常厉害,所以我们看到暴起暴落是非常正常的,可是你不晓得什么时候会暴起、什么时候它会暴落,内线、大户说不定他们知道,这是少数;可是小户你根本通通不知道,你不知道的时候你最后当然就很惨。

现在更惨的是什么呢?这些散户他们不是用自己的钱,很多都是借来的,看到他们什么融资、融券啊,等于被骗了,借钱进去的,所以现在非常惨,不只是你自己的钱亏掉了,你现在欠了一屁股债,到最后就还不起呀,所以就会造成很多人自杀。

主持人:我们现在没有办法继续就这个问题讲。现在股民可能只有观望和等待。但是我想问一下杰森,刚才新闻中我们也看到,有人分析很可能会继续跌,甚至跌到牛市以前的起点。您怎么看?

杰森:这谁都不敢说,因为预测股市永远不是我们人能做的事情。

主持人: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杰森:但是确实这一点来说,未来中国政府该怎么办?现在中国政府已经把绝招出尽了,最近不是又出了什么高管6个月不许卖股票,甚至外国企业只要拥有某个公司超过5%的股票,你都不许卖,造成全球对于中国股市这种政策市的怨气更重了。

有人说,二年前中国政府还说股市要还给市场力量,结果现在政策力量看来是在做作造。其实中国政府也没有办法,因为股市如果再这么跌下去的话,它会影响实体经济,我们知道,现在有一千三百多家企业停牌了,为什么呢?是因为它们用股票作抵押贷了很多款,如果股票再跌下去的话,银行会强卖,它们的股票就更跌得一钱不值了。再这样,股市就会延伸到实体经济,就危险。

所以某种意义上讲,控制股票下跌,已经不是可不可以让股市自由落体般跌到它该跌的价位,事实上政府可能要想尽一切办法,甚至有人开玩笑说,是不是一星期咱们都不开市了,让大家缓缓劲。

主持人:是。我想最后一点时间留给黄金秋先生,请您也谈一下,就著杰森的话,如果股市继续下跌会有什么影响?

黄金秋:其实做空中国股市的主要原因有三点,一是做空股指;第二就是配资的爆仓、强平;第三,还有这些上市公司的高管不负责任的减持。现在如果股市继续跌,我个人是不建议割肉的,因为中央政府放出这么多利好,其实我觉得目前股民你可以暂时不理睬股市,但是你不能一直不理睬,就像当初宋高宗给岳飞发出12道金牌一样,前面11道你不听,但是总有一道你会听的。

我觉得大盘也会很快止跌,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现在可以让所配资的账户已经基本上都爆仓的情况下,已经没有更多做空的动能。其次,现在政府又开始限制做空,其实也失去了更多的杀伤力。最后一点,政府肯定会竭尽全力打击它,只能胜不能败的一场战争,因为一旦败的话,肯定影响实体经济,社会陷入混乱,是习近平政权绝对不希望看到的。

主持人:谢谢,非常感谢今天三位的精彩评论,我们节目时间又到了,谢谢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