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长子”频频告急 习李遭遇另一枚“炸弹”

【新唐人2015年10月06日讯】(新唐人记者李静报导)去年开始,中国东北经济频频告急,三省的经济增速在全国排名中均垫底。今年上半年,东北的经济增速再度令人“揪心”。曾经在中共计划经济时代起到犹如“长子”般的顶梁柱作用的东北经济,如今呈现出已然被掏空的危险信号。目前,中共体制下的中国处处有危机,衍生出的各种问题如“炸弹”密布,随时爆发。有学者认为,“中共长子”告急可能成为了中国经济“区域性塌陷”的样本,就像一枚已经点燃了导火索的制约中国经济增长的炸弹,横在了习李当局面前。

《艳粉街》场景出现 东北经济告急并非危言耸听

独立纪录片导演王兵在10多年前拍摄的纪录片,《铁西区》第二部《艳粉街》中所展现的1990年代末的场景,在2015年9月下旬的一个午后,在艳粉街头演绎著。

“现在啥也卖不动,车该修了也不修,舍不得花钱。”39岁的汽车维修点老板刘厚生向《界面》所说惨淡的行情,已经持续了将近两年了。与前两年相比,他现在的生意几乎减少了一半。

不仅是刘厚生的汽车维修点,艳粉街两边的五金店、建材店一样的生意冷清,或干脆关门“转租”。

王兵拍摄的《艳粉街》所展示的是1990年代国企改革对东北老国有企业以及下岗工人造成的痛苦冲击。当时,大量老国有企业倒闭,几百万工人下岗失业,东北经济陷入一片萧条之中,社会动荡不安。

而艳粉街的现状,可以说是最近两年来整个东北经济萎缩、GDP增速出现严重下滑后的典型缩影。

据统计,2014年东北三省的GDP增速全部处于中国后五位。今年上半年中国31个省(市、区)GDP排行榜上,东北三省仍是最低迷地区,辽宁、黑龙江、吉林分列中国经济增速倒数第一、第三和第四。增速最慢的辽宁省,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速仅为2.6%。东北地区经济增长速度远低于中国平均水平,在中国四大区域板块中经济下行压力最巨。

英国老牌杂志《经济学人》今年1月称,对于这个居住着一亿一千多万人的老工业地带而言,这些数据传递着令人不安的讯号。

看来,中国东北经济告急并非是危言耸听。

中共“长子”被“掏空” 计划经济失败典型案例

《经济观察报》有一句话说的很到位:“当下中国,如果要找到一个体制桎梏最齐全、体制坚冰最深厚的样本,东北毫无疑问是最好的选择。”

老一代的东北人谈起东北,常常会流露出这样的心态,计划经济时代鼎力中国经济的东北,好比家中顶梁柱的“长子”。如今,这个长子已经被掏空了躯干。

中国的大规模工业化起于东北。1953年至1957年中共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多数重点项目都落户东北。那时候中共投入大量资源建设东北,也从东北调拨了大量资源。长期以来,东北担当着中国重要原材料、装备制造、重化工业的生产基地,被称为中共“长子”。

曾有生长在沈阳铁西区的网友发帖说,当时的东北,谁在工厂当工人,找媳妇轻飘飘。一是城镇户口,二是有稳定收入,三是工人属于所谓社会主义核心阶级。那些年里“进厂当工人“就是所有人最美好的愿望。

“整个铁西区全是工厂,工厂挨着工厂,挨着工厂,挨着工厂……就是这么密集。工厂之间有各种小铁路连接。那时的铁西区,空气永远是浑浊的,天空永远是灰色的。”

但随着石油等资源的枯竭,尤其经济重心的转移,到1990年代,曾经风光无限的东北国有企业已经举步维艰。大量国企倒闭,将近1000万工人下岗。下岗,其实就是中国特色的“失业”。下岗工人面临两大问题:明天怎么吃饭?今后怎么生活?

《界面》认为,这无疑是计划经济失败的典型案例。

“振兴东北”计划投资 拉动模式带来十年表面繁荣

2003年,中共提出了“振兴东北”的口号,期望让东北再次成为带动中国经济发展的“火车头”。政策出台的当年12月,中共国家发改委即批准了“振兴东北”第一批100个项目,总投资额610亿元。此后中央的项目投资难以数计。

“振兴东北”计划暂时把东北三省拉出了经济衰退的“泥浆”。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2003年到2012年的十年间,东北三省地区国内生产总值翻了两番多,年均增速达到12.7%,而全国同期的年均增速为10.7%。

数据看起来非常辉煌,2013年,黑龙江省的GDP增幅就回落至8%。2014年和2015年东北三省更是集体失速。

原因何在?

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认为,东北经济是典型的投资拉动模式,而投资拉动就意味着产能扩张、增量扩张的增长模式。

界面新闻认为,沈阳、辽宁乃至整个东北,在过去十年高投资、高耗能、高污染的经济增长模式下,大兴土木带来的只是表面繁荣,其中一些深层次的矛盾也被掩盖在高增长的表象之下。

由于计划经济的体制和思维都最先在东北生根,当市场经济起于大陆东南沿海后,东北三省欲市场化就显得尤为步履沉重。计划经济就如一个胎记,成为东北三省的深刻烙印。

对于2014年GDP增速排在倒数第二的黑龙江省,《中国新闻周刊》曾报导,其省长陆昊分析原因时说:原因在于工业结构的不合理。10多年来,工业对全省经济增长贡献率始终保持在50%以上,其中能源工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最高为72.9%,最低为53.8%,增速最高为13.1%,最低为6.3%,2013年回落到0.1%,2014年为负增长。

陆昊进一步分析说,黑龙江省工业中能源工业比重过大,非公经济比重小,市场营销、与资本市场合作、市场化方式配置资源等方面均存在差距。

辽宁和吉林的问题亦与黑龙江相似。作为中国工业化最早、重工业程度最高的区域,如今却成为了计划经济体制的束缚最根深蒂固的样本。这被普遍认为是东北经济失速的深层原因。

东北经济告急“塌陷”蔓延 严重制约中国经济增速

作为中国四大经济板块之一,东北经济增速远低于中国平均水平,《镜报》分析,东北经济已经拉响警报,释放出一个危险信号,该地区很可能成为中国经济“区域性塌陷”的一个样本。

产业结构单一,易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东北并非孤案。《镜报》报导引述观察家观点指,近年来,随着东北资源不断减少,能源经济带西移,西部的能源地位逐渐抬升,煤炭、石油等资源同样丰富的山西、陕西、内蒙古、新疆等地开始崛起,但它们在不久的将来或将面临东北现在的考验。2014年全年的经济增速排名中,山西垫底,仅为4.9%。今年一季度各地发布的经济数据看,山西、钢铁大省河北GDP排名再次印证了这一点。

山西省会太原一季度GDP同比增长仅0.1%,2013年却是8.1%的GDP增速,两相对比,不可谓不惊心。

从某种意义上看,东北经济这个“区域性塌陷”样本,如处理不慎,甚至会产生连锁反应成为全域性问题。

文章发出警告,当前,区域经济失速已成为制约中国经济“稳增长”的定时炸弹,避免其他地区出现蔓延式塌陷和经济断崖下跌,已经是习李当局许胜不许败的硬仗。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9月29日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认为,三季度中国经济总需求下降,GDP预计增长6.9%左右。报告并同时预测四季度中国经济有从“主动调整”变为“惯性下滑”的风险,需要实施防御性宏观政策。

该报告预测2015年第四季度中国GDP增长同样为6.9,全年GDP增长7.0%左右。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