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快评】巴拿马文件促使习近平重击江派

【新唐人2016年04月18日讯】闹得沸沸扬扬的“巴拿马文件”,重点是不是中国,大家可以分析。但至少,这并未撼动习近平反腐和清理江派的进程,反而促使习近平连续出击,重击江派。今天我们通过三件事情来具体分析一下。

观众朋友大家好,现在又到了《李天笑快评天下事》,今天跟大家聊的题目是以巴拿马文件为杠杆,习近平延续重击江派。

闹得沸沸扬扬的“巴拿马文件”这件事情,重点是不是在中国,大家可以继续讨论分析。但至少,这件事情并没有撼动习近平反腐、打江的进程和力度,反而促使习近平重拳出击江派。今天我们通过三件事情来具体分析一下。

第一件事情是,习近平用瑞士银行来打击江派。就在4月3日“巴拿马文件”出现以后,瑞士联邦主席阿曼4月7日至9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在这期间,他与习近平除了首次建立“创新战略伙伴关系”外,还签订一个重要协定,就是瑞士将向中国出示中国贪官的银行信息。我觉得这点对江派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因为我以前反复强调过:贪官不一定是江派,但是江派一定是巨贪。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在一点一点证实这一点。

其实,中国贪官大部分的钱都通过秘密渠道进入到瑞士银行系统,或其它国家金融机构,而进入到所谓“离岸金融中心”的只是一个零头。中国人在瑞士银行有高达三千多亿美元存款,而在“离岸金融中心”的才只有几十亿美元。两者之间的差距非常大。据悉,江泽民和江派成员主要的钱财可能都是集中在瑞士银行系统。所以我觉得这次跟瑞士达成的协议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知道习近平上台以后,先后跟美国和澳大利亚都签订了有关财产或引渡协定。这次习近平跟瑞士签订这么重要的协定,实际上是一个打江的重头戏。换句话说,如果说“巴拿马文件”真是江派搞的,实际上这是空的、是虚的,因为习姐夫的账户本身就是空的。但是习近平跟瑞士这次签订的协议是实的,是一个点穴式的重击,因为可能江泽民的钱就在这里面。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点穴式的重点出击,谁输谁赢,一目了然。这是第一件事,就是习近平用瑞士银行来打击江派。

第二件事,习近平是借用“巴拿马文件”这个杠杆连续发表文章谈“家风”问题来打击江派。4月12日和4月16日中纪委机关报连发两篇重头文章都是强调“家风”问题。4月15日,新华网又重新补发李克强在去年年底一次国务院会议上强调的家风问题,这也是明显针对江派的。

4月14日,习阵营新媒体《学习小组》发表长篇文章,传达习近平对政治局成员的严格要求,并概括为五大看点,其中强调“核心意识”和“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其实就是针对江派成员。

那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集中强调“注重家风”的问题,实际上我觉得是对江派发出严重的警告,因为习近平打江三年多以来,就是先从家属入手,然后集中到本人,这个跟这一次强调家风的问题实际上是一致的,一脉相承。

这里我觉得释出了至少三点信息:第一个,这是直接针对江派家属成员犯罪的问题,包括江泽民家属、曾庆红家属、张高丽家属、刘云山家属、贾庆林家属等等。第二点,这可能预示著下一步要对江泽民家属犯罪的问题下手,包括江泽民的两个儿子:江绵恒、江绵康。第三点,这也表明习近平对自己的家教和家风有相当的自信,否则他不会这么做。这就是第二件事情,用谈家风问题来打击江派。

第三件事情,直接抓捕江派的高官来震慑江派。4月16日,河北省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落马。张越他的提升实际上直接就是跟周永康有关,他步步高升都是周永康提拔他的;而且张越跟国安部原副部长马建、北京地产商郭文贵之间有着密切的经济利益关系。这些东西报刊上都讲了很多了,我们这里就不详细再谈了。

其实张越还有两段很特殊的经历:第一个经历就是2003年到2007年这4年当中曾经担任过公安部第“26局”局长。这“26局”实际上就是专门为了迫害镇压法轮功而成立的。当时周永康任公安部长,所以张越是在周永康底下犯下了直接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而且沾有血债。

第二段特殊经历,“十八大”以后、2015年北戴河会议前,张越和周本顺(当时的河北省省委书记)一起搞了一个《河北政情通报》,这个通报直接递交江泽民、曾庆红,实际上是想在北戴河会议上向习近平用这个通报来发难,把习近平搞下去,通过政变的形式来把习近平搞下去,但是事先被习近平破获了,周本顺被抓。

但是张越,我觉得这个当中说明他是跟随着周永康犯下了两件非常大的罪行,第一件就是迫害法轮功;第二件,就在“十八大”之用政变形式来针对习近平。此时,习近平在这个时候抓捕张越,实际上我觉得就是直接针对江派的一个重拳出击。

总而言之,以上三件近期发生的事情足以证明:习近平打江步伐并没有停,而且是有条不紊的按照原来的既定部署在进行;而“巴拿马文件”反而促使习近平加快打江的步伐和打江的力度,对江泽民、曾庆红围剿正在步步紧缩。而且这些表明习近平好像表面上并没有回应“巴拿马文件”,但实际上是用加紧打江来有力的做出了回应。

好,这次节目就到这儿,下次节目再见,谢谢大家收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天琴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