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6年06月10日讯】(新唐人记者宋文华综合报导)今年的大陆高考刚刚结束,“高考状元”将再度成为学子们的至高荣誉。外界发现,曾经风光一时的央视记者芮成钢,当年也曾经是高考状元,然而仅仅九年的时间,却演译了一出类似《红与黑》中于连的悲剧。究其原因,是中共当今的教育体制酿成的恶果。

芮成钢1995年参加高考,成为当年合肥市的文科高考状元。到他2014年7月案发前,芮成钢在人生路上仅仅风光了九年。

有海外媒体曾爆料称,芮成钢曾在审讯时供述,遭令计划之妻、57岁的谷丽萍性侵。同时,至少有20多位中共副部级以上高官的夫人与芮有染,年龄普遍比他大20~30岁。而芮均通过这些高官的“枕边人”获取大量中共内部机密。

报导更引述消息来源称,芮被查之后这些高官夫人纷纷致电中纪委,张罗著“捞人”。而芮成钢在被审讯初期,态度极其嚣张,竟威胁审讯人员说:他手上有与这些高官夫人淫乱录影带。

报导称,被戴了绿帽子的一众中共高官得知妻子红杏出墙后十分震怒,但碍于家丑不敢外扬,又恐被夫人泄漏的机密被供出,于是纷纷借出卖中共情报之事指控芮是“间谍”,要求当局将其处决。这并不是出于爱国义愤,而是想借此杀人灭口。

中国人大政治学教授张鸣对此评论认为,如果上述传闻属实,那么芮成钢多半是自愿做了《红与黑》里的于连。

张鸣在他的署名评论文章《芮成钢的桃色诱惑》中提到,芮成钢的悲剧与当今中共的教育体制有着极大的关系。今天中国的大学里,依旧在培养这样的漂亮学生。“越是顶尖的大学,这样的漂亮学生就越多。靓男俊女,英语流利。各种辩论赛,伶牙俐齿,反应机敏。各种公开活动,表现抢眼,会说各种滔滔不绝的正确的废话,讨得从学校到社会各色大人物的欢心。”

作者说,“这样的绣花枕头,不管肚皮里装的是什么货色,却都有一颗急于成功的心。如果出身贫寒,那么,多半是一个又一个的于连,不,芮成钢。只要成功路上有需要,可以出卖能卖的任何东西。”

作者张鸣担心,今天的中国大学教育体制,“不管培养出来的产品外表多么光鲜,只要没有让他们学会思考,最终还是免不了变成芮成钢。芮成钢只是这些光鲜产品的一个代表,最抢眼的一个代表。”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1989年上台后,把其姘头、时任上海宣传部部长陈至立在1997年调任中共国家教委党组书记,1998年又让其出任中共教育部部长、党组书记,掌管中共教育系统;2003年出任国务委员、统管中共全国及全军的教育。

在江的支持下,陈至立开始了所谓“教育产业化”改革,把教育作为一种赚钱的产业来搞,导致教育界全面走向腐化堕落。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链接: 芮成钢病危是假消息?另一说法再流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