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6年06月25日讯】原中共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首任团长张耀祠少将,在中共前党魁毛泽东身边负责安全保卫工作40多年,被外界称为毛的终身保镖。近日,有港媒曝光了《张耀祠回忆毛泽东》一书中被中共中央审查删除部分内容,还原了毛比较真实的一面。

香港开放网6月14日公开了《张耀祠回忆毛泽东》被删除的部分内容。据称,20年前《张耀祠回忆毛泽东》一书成稿后,中共中央在审查这本书时删除部分声称有损毛“领袖形象”的内容,仅留为档案资料保存。近期,网络上曝光的部分被删内容,就出自《张耀祠回忆毛泽东》的初稿。下面为读者选择介绍其中的部分内容。

毛:我的大字报是阳谋

1966年8月5日,毛泽东命人把他写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贴在了中南海第一食堂的墙上。当晚,毛泽东对汪东兴、江青和张耀祠说:“我的大字报是阳谋,是对准派工作组的阴谋,是对准《三和一少》、《三自一包》总后台的阴谋。”

毛所谓的“阴谋”,指的是时任中共中央委员会副主席的刘少奇。

汪东兴每月为毛的开支做假账

每到月中,毛有个习惯,要查看上个月开支多少。为此,汪东兴每月初都做好一本假账给他看,因为如果按毛的开支照实上账单,“那可是一个天文数”──例如:缝补衬衣袖口、领子的账单列出六角五分,织补毛料衣裤列出一元五角,是按当时市面上价格报的。但毛是指定要送上海锦江饭店织补的,要有专人乘专机送上海,再由专机接返。毛要吃武昌鱼、钱塘江鱼、太湖鱼,冬天由专机运载返京,鱼按市面价记在给毛的账单上,交通运费算入中央办公厅开支。毛抽烟,一包成本要十二元,账单上按中华牌每包五角六分计。

毛:抓不准亲密战友在想什么

1970年3月2日傍晚,林彪到中南海主席书房交谈近三个小时,第二天毛泽东告诉张耀祠:“昨天,我的亲密战友给我上了课,说文化大革命要告结束,现在各地形势都不好,都在放空炮──我还抓不准这个亲密战友在想什么?”

七一年林彪事件发生后毛变得狂躁、猜疑、恐惧

1971年9月13日,林彪事件发生后,毛变得狂躁、发怒、猜疑、恐惧,常常失眠,饭量减少、常常在梦中呼叫,叫“耀祠快来,东兴人在哪里?”

毛曾要两支手枪放身边自卫

毛曾让汪东兴给他搞两支手枪,一支放在床边,一支放在书房沙发边,说要保卫自己,要自卫。汪东兴向周恩来作请示,周指示:要照办,但子弹不能给,要加倍小心注意毛的情绪。

而汪东兴也差不多一、二星期就要叮嘱张耀祠和张玉凤说:“你们在主席身边,主席发怒骂人、摔东西、撕文件,要牢记:一、不能还嘴,二、人不能离开,三、不能劝阻。”

毛曾与身边人讨论自己死后谁当主席的问题

1976年2月3日,中央发出文件确定华国锋任国务院代总理和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后,当天晚上毛问汪东兴、毛远新、张玉凤和张耀祠:“人事安排了一步,下一步我驾崩了,谁来当主席?”

大家沉默了一段时间,汪东兴说:“听主席安排,我们照办”。毛说:“在问你们,不要说我太独裁。”大家还是沉默着。毛远新先开口:“江青、华国锋、王洪文以及汪东兴、纪登奎。”毛接着又加了陈锡联的名字。

毛担心自己死后会发生政变

周恩来逝世后,毛多次问起,一旦他自己死后,会不会发生政变。张耀祠和汪东兴都说“绝对不会”,但毛仍然坚持说,“会,你们也要做准备。”

事实上,当毛真的死后,张耀祠和汪东兴都参与了抓捕“四人帮”的政变。

责任编辑: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