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8,是有姓名可查、经民间核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人数。由于中共对资讯严密封锁,确切死亡数字难以统计。经调查分析,中共活体摘取器官杀害的法轮功学员就有数十万至百万之众。因此,总的迫害致死人数或达几百万之多。

4018,只是冰山一角。在和平时期的中国大陆,这些法轮功学员被镣铐、电棍、毒针等各种刑具虐杀。4018个生命,是家庭的一员,社会的中坚。他们的故事,你知道多少?

赵金华,42岁,山东省招远市张星镇抬头赵家村人。1999年9月27日,赵金华正在自家的花生地里干活,被张星镇公安派出所非法绑架。在派出所,几个男人揪住她的头发,拳打脚踢,再用胶皮棒子狠抽打她身体的要害部位。打手们打累了,把她拖进值班室用手摇电话机施以电刑。赵金华被电昏过去,几个壮汉上前对她一阵猛打,问:“还炼不炼?”她说:“炼。”于是再通电、再打。10天后,10月7日,赵金华停止了呼吸。她是全国传出来的第一例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李希望,49岁,天津河北区法轮功学员,个体业主。他诚恳忠厚,乐于助人。因为不放弃修炼,李希望曾被非法判刑8年,在天津港北监狱受尽酷刑。恶警曾经把李希望的双手铐在柱子上,人趴在地上,两脚戴着最重的脚镣,一脚高一脚低、人呈半空式、被绑在两个柱子上整整28天。

回家才一年多,李希望又被非法绑架、判刑8年。在港北监狱,从2011年7月18日至2011年7月29日,仅仅10天,李希望被中共警察的“地锚”酷刑迫害离世。“地锚”就是把人的两腿横向劈开,成一个大字型,地下有两个洞,有两个铁环把两只脚锁住,再把两只手从一个脚腕底下用手捧锁住,人的头贴在自己的一只脚上,动弹不得。普通人一般只能承受2个小时这种酷刑,而李希望竟被“锚”了10多个小时。到7月29日凌晨,发现他已经停止呼吸。妻子见到他的遗体时,发现这位二百多斤的壮汉,被迫害到皮包骨,头上、脑门上都是脓包,双目圆睁,张著嘴,表情极其痛苦。

李希望的遗孀陈丽艳于2012年2月在明慧网发表文章,控诉港北监狱的恶行。她表示不能沉默:“我的沉默何异于对犯罪的默许呢!何异于与那些犯罪者,掩盖犯罪者同流合污呢?”“以为用金钱的诱惑,用压力的胁迫,就能使受害人屈从于他们的非法意志,这是这个社会的黑暗,也是这个社会的悲哀。”

两个案例,都是在关押10天后即被酷刑致死。高墙铁网内的恐怖,仅仅是文字呈现,即令人不忍卒读。但是,蒙住双眼,噩梦便会消失吗?充耳不闻,只会让罪恶得逞。面对悲剧,同胞啊,我们不应沉默!社会的黑暗,是文明的耻辱;对邪恶的默许,是对人的称号的亵渎。

曾经看到新闻,在一场天灾或恐怖袭击之后,在公众的悼念仪式上,西方某国的政要手持长长的死难者名单,一个一个地读出他们的名字,庄严肃穆。亲友和公众站立于侧,为失去亲人和同胞而深感惋惜。那时,抛开党派之争、政见异同,人们手挽手、心连心,在悲哀中重新出发。那一份真实的情怀,是对同胞的关爱,对生命的尊重,凝聚成强大的民族动力,为明天祈祷。

在当代中国,这样的景象,从未出现。个体的尊严、生命的意义、信仰的价值,在中共的党性、谎言和暴力下被湮灭和践踏。一个公民,是统治者手中的筹码、工具,是他们眼里的数字、号码;或者,什么也不是。刽子手江泽民说过,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

自1999年开始的对法轮功的镇压,是中共统治下的最大的人权侵犯案,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反人类罪行。对中国人的戕害,关乎所有的中国人;反人类罪,关乎所有的地球人。

法轮功学员的坚持,到底为了什么?为了自由信仰的权利、说真话的权利、在蓝天下看书的权利、在绿地上炼功的权利、在生活中实践“真善忍”的权利。捍卫民族的精神,守护宇宙的真理,付出生命的代价,铸就永恒的丰碑。

迫害致死的学员档案,是抗争的故事,是迫害的罪证。善良的人们在呼吁: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停止迫害法轮功。严惩罪犯,法办元凶,伸张正义。

今天,我们尚不得而知,究竟有多少美好的生命,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消逝。他们的名字,闪闪发光,写在民族的史册。每一年,烛光点亮,寄托思念。每一天,我们同行,迎接光明。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