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叶剑英等高层支持气功研究的内情

提起叶剑英元帅,我首先想到的是他在抓捕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时的关键作用。1976年10月6日,时任中共军委副主席的叶剑英,坐镇中南海怀仁堂,将在“文革”中把无数人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毛泽东妻子江青等人,一网打尽,统统关进秦城监狱,进而结束“死了两千万人,整了一亿人”的十年“文化大革命”。

叶剑英晚年还做了一件事,对当代中国乃至于当今世界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对13亿中国人来说,知道这件事的人可能不是很多,但是,值得大书特书,那就是叶剑英对于人体科学研究的支持。当代中国最著名的科学家钱学森将“人体科学”称之为“可能导致一场21世纪的新的科学革命,也许是比20世纪初的量子力学、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人体科学在中国刚刚起步、面临一些思想僵化者反对的关键时刻,叶剑英以他在中共最高层的威望和特殊地位,对人体科学给予肯定和支持,为20世纪80年代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气功热,以及20世纪90年代法轮功在全中国的迅速传播,作出了重大贡献。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报导了一个叫唐雨的小朋友“耳朵识字”的新闻。这则消息在极左的十年“文革”之后,无异于一声惊雷,在中华大地上引起轩然大波。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代表性的人物张宝胜,拥有多种特异功能。许多最高层官员正是在对他进行测试后,彻底改变了长期固守的观念,变成了人体科学的积极支持者;当然,反对者也大有人在。在这场纷纷攘攘的争论中,1982年5月18日,叶剑英在北京西山寓所亲自对张宝胜进行了特异功能测试:他从衬衣口袋里摸出一张折叠得十分整齐的纸条,放在茶几上,请张宝胜辨认。张宝胜用食指和大拇指捏住纸条,放在鼻尖下嗅了嗅,拿笔写下“三笑”两个字。叶剑英的儿媳吕彤岩打开纸条给大家看,果然是叶剑英亲笔写的两个字“三笑”!时年叶剑英85岁!

叶剑英是个可以随便欺骗的人吗?张宝胜敢在元帅府里骗元帅吗?测试结束后,叶剑英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对日后中国人体科学的发展和气功的普及推广产生了重大影响:“你自己写了字,又没让他看,他认出来了,这就证明存在着这一现象。有人承认它,有人不相信,这是个矛盾。自己写了,别人认出来了,开始相信了,想一想又觉得是假的,这不又是一个很大的矛盾吗?怎么解决呢?如果一口否定说特异功能是假的,便不会再继续努力,有所前进了。我想,还是应该对此进行科学研究。”当时,参加这次测试的还有叶剑英的警卫、秘书、保健医生、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筹委会秘书长朱润龙,陈赓大将之子陈知健,叶剑英的儿子叶选基和儿媳吕彤岩。叶剑英对张宝胜特异功能的肯定,也为日后张宝胜正式调到国防科工委配合专家进行人体科学研究开了绿灯!1987年,国防科工委507所经过数年研究,终于证明人体特异功能是客观存在的,该成果被评为国防科工委科技进步二等奖。

对人体科学和气功在当代中国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第二个人,当数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的岳父张震寰将军。张震寰毕业中国最著名的高等学府——北京大学。1949年10月1日后,历任马列学院教务处处长,总参谋部装备部副部长,国防科工委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参与组织并指挥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第一次原子弹空爆试验,第一次原子弹、氢弹结合试验,洲际导弹、潜地导弹、通信卫星试验,中国银河亿次计算机的研制试验。张震寰的女儿张志凯,正是俞正声之妻。

20世纪80年代初,一些人体特异功能被报导出来后,立即引起对新生事物异常敏感的张震寰的重视。在亲自测试之后,张震寰成为中国人体科学最坚定的支持者和领导者。他请许多最高层官员、最著名的科学家亲自测试人体特异功能。原中国科学院院长、国务院副总理方毅,看过之后,对钱学森说:“这可是不能不看,不看就不会相信,看了就相信了。”原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副主席胡绳,看过后笑着说:“可真是,可真是,但是解释不了。”曾经根本不相信人体特异功能的著名科学家严济慈,亲自测试后老老实实承认:“看到的是事实。”原国家副主席王震,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谭震林,原中央书记处书记王任重,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宋健,中科院资深院士、著名生物物理学家贝时璋,中科院资深院士、“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王淦昌,中科院资深院士,中国核物理学家赵忠尧,中科院资深院士、法国声学学会最高荣誉奖章获得者汪德昭等,都看过、相信并支持人体科学研究。

1985年12月,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成立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张震寰当选为理事长。1987年5月,国家科委批准成立中国人体科学学会,张震寰当选理事长。1987年12月,张震寰第一次到广州主持“中国气功观摩交流大会”时说:“我们要把最美好、最真实的奉献给人民,搞假的就是自杀”!他多次强调:对气功宣传要真实、要严密、要严格。晚年的张震寰全身心地投入气功和人体科学,成为这两个领域最著名的领军人物。1994年3月23日,张震寰在北京逝世。3月24日,83岁的钱学森发信悼念。这封信情真意切:“惊悉震寰主任突然辞世,我不胜悲痛!我等相知三十八年矣,不但在国防科学技术工作中长期得到他的领导与帮助,近十多年来,尤其在气功、人体特异功能和人体科学领域同心合作,我深受教益。今皆不可再得矣!悲夫!”张震寰戎马一生,为当代中国科技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具有严谨求实的科学态度。他对特异功能、气功、人体科学的认识,可能是盲从或者迷信吗?

对人体科学和气功在当代中国的发展作出最大贡献的科学家当数钱学森了。美国海军次长金布尔曾说:“钱学森无论走到哪里,都抵得上5个师的兵力。”钱学森是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航空、数学双博士,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曾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等许多国内外大奖。20世纪80年代特异功能和气功在中国刚冒出新芽的时候,钱学森就像插头插进插座,马上就通上电了。为什么?其一,钱学森19岁就炼过气功,亲自体验过气功袪病健身的好处。1930年,钱学森上大学二年级时,因患伤寒病休学一年。请一位中医看,命是保住了,却留下病根。那位中医没办法去根,就介绍他找一个气功师调理,结果除了病根。其二,钱学森是在美国最自由的学术空气中成长起来的伟大科学家。早年留学美国时,他跟一批最顶尖的科学家一起从事科学研究,思想火花的碰撞,结出了丰硕的科研成果。他的博士导师冯•卡门教授是当时全世界最著名的空气动力学家,最欣赏他的是:“想像力非常丰富,既富有数学才华,又具备将自然现象化为物理模型的高超能力”。敏锐的思维、超前的意识、始终站在科学的最前沿,是钱学森最显著的科学品格。

钱学森认为“人体科学”包括三个组成部分:人体特异功能、气功和中医,而气功又是中医的核心。1980年6月4日,钱学森访问上海《自然杂志》,从开发人的潜能的角度支持人体特异功能研究。他特别指出:“一项新的科学研究,在刚提出的时候,总是有人反对,带头的人也总是要受到反对,因此要有勇气。要挺住腰板。”谈话中,他首次提出“人体科学”这个概念。1982年5月5日,钱学森给中宣部副部长郁文写信,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1983年3月14日,钱学森在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作了“关于科学道德”的报告。至1987年10月5日,他在该所共作了100多次报告或发言,涉及气功、中医、特异功能和科学革命等问题,这些讲话后来整理成《人体科学与现代科学纵横谈》一书,对人体科学研究影响很大。1987年4月18日,钱学森在致清华大学气功科研协作组负责人陆祖荫等的信中写道,当时的高层“认为气功和特异功能非常重要,要抓紧研究,开发利用。气功是我们国家的国宝,它有很高级的功能表现,有很深奥的内容,中央认为对此非但不能怀疑,而且要大力支持。”钱学森论述人体科学最全的一本书,是上海交大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约108万字。钱学森功德无量的科学成就,皆源于他是一有大德的人。钱学森在美国生活20年,没有买1美元的保险;100万港元的巨额奖金支票,他看都未看,全部捐给中国西部的治沙事业;在航天大院一幢老式红砖房里,一住就是50年,政府要为他建别墅,他坚决不同意;一只木制茶几用了43年!

对人体科学和气功在当代中国的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高级官员中,伍绍祖的名字,应载入史册。伍绍祖是中共最后一任国家体委主任和第一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兼任国际气功科学联合会主席。伍绍祖对特异功能也经历了一个从根本不信到完全相信并大力支持的转变过程。他在致时任中共中央主席胡耀邦的信中写道:“纵观科学发展的历史,当初哥白尼提出日心说,伽里略坚持地球转动说,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摩尔根提出基因论,都遇到世俗势力的严厉抨击,拥护新说的人甚至丢掉了性命,如布鲁诺。苏联正式把基因论封为‘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的伪科学’,而事实却恰恰证明,他们的李森科学说才是伪科学。从以上所举的例子可以看出,一些旧理论所不能解释的现象,往往是科学跃进的先声,一旦被发现并上升为科学的理论,就有着十分重大的科学意义和实用价值”,他呼吁中央对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和气功开绿灯。胡耀邦综合考虑了支持方和反对方的意见后,对气功提出了“不宣传,不批评,不争论”的三不政策。

伍绍祖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期间,对法轮功做过认真的调查研究。1998年5月15日晚10时,中央电视台在第一套节目《晚间新闻》和第五套体育节目中,分别报导了伍绍祖视察长春数千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的盛大场面。1998年10月20日,国家体育总局气功注册评审调研组组长邱玉才说:“关于法轮功问题,国家体总委托我和管谦、李志超,到长春对法轮功做一个了解。”“通过调查了解,长春有十几万人在炼法轮功,而且层次较高,有十几所大专院校的教授、博士生导师、高级干部,还有从工人到知识分子各个层面上的都有,确实功效很显著。这一方面没有疑议。”“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著的,这个要充分肯定的。”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伍绍祖受到巨大冲击,2000年4月,被免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职务。

对法轮功在中国迅速传播作出特别贡献的高级官员中,还有一个不应被忘记的名字:原解放军总医院院长李其华。李其华1931年参加红军,离休前曾任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校长、解放军总医院院长等职,到过日本、德国参观、考察,救治过成千上万的病人。李其华的老伴赵丽彬炼法轮功前,患冠心病、青光眼、高血脂、多眠症、肝炎等,脸色青黄,嘴唇黑紫,靠药物和吸氧维持生命。李其华写道:“老伴的亲身变化,对我心灵的震憾太大了。我不得不思考:我所在的解放军总医院,技术、设备虽不敢说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但也是国内外数得着的。就这样也没有治好老伴的病,而他学法轮功那么短时间,不用打针、吃药就全好了,这是为什么呢?这些问号不断地在我脑中翻腾。事实胜于雄辩!我从怀疑、观望、关心到想亲自试一试,就这样我也走进了法轮功的修炼行列。”

从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李其华自己一身的病也不药而愈了,身体越来越好。亲身经历的法轮功袪病健身的奇效,使李其华心服口服,他写道:“就我所知,我所在的北京老年学法组,人均年龄70多岁,80岁以上的就有好几位,……许多是被称之为‘老革命’、‘老干部’、‘老科学家’、‘老教授’的高级领导和高级知识阶层,这些人也都不是盲目的,不是头脑简单的,而是经过认真思考后,才走进修炼法轮功队伍里的。”这是李其华老人在没有任何外部压力下内心深处真实想法的自然流露,是完全可信的。他的这个心得体会影响很大。

从20世纪80年代初发端的人体科学,在1999年“7•20”之后,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压,但真理之光终将穿过层层乌云,照射到无垠的心灵世界。在中国大陆,一个又一个气功师退场了,一个又一个特异功能者退场了,一场又一场让观众叹为观止的好戏落幕了。为什么?只要读者静下心来认真看一看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经典著作《转法轮》,就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曾经名满全国的特异功能者张宝胜销声匿迹了。但是,另一个人至今仍在国际舞台上可以看到他矫健的身姿。这个人就是当年受人敬仰的“大师”,如今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虔诚弟子李有甫。

李有甫曾获全国民族体育比赛武术冠军,世界杯武术金牌奖。早年师从当代中国第一位武术教授陈盛甫,精练了长拳、底功拳、八卦掌、太极拳、刀、枪、剑、棍等功夫,还继承和研习了老师独特的功夫--山西鞭杆。练武之余,老师也教他静坐气功、站桩、八段锦、易筋经、五禽戏等气功养生法。后来,师从山东济南武术协会主席、山东武术馆馆长陈济生,练习“静功太极108式”、“活步太极拳”、“游身八卦掌”、“迷魂掌”、“闪剑”、“点穴”等高深功夫。

之后,李有甫从武术进入中医和气功领域,逐渐成为中国响当当的大师级人物。他攻读了大量中医书籍,如《黄帝内经》、《伤寒论》、道家的《云集三千》等。1987年到北京参加钱学森主持的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后来,成为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李有甫的特异功能突出表现在遥诊上,即不接触甚至不见面,就可以诊断出别人的病。先后在北京积水潭医院、262医院、中国科学院民族所、清华大学等单位,对包括国家主席、部长、将军在内的约4000人进行过遥诊,准确率几乎100%。

1993年,李有甫来到美国,曾任美国萨姆拉中医大学教授,在佛、道、中医领域,上下求索,达到相当高深的层次之后,再往上突破,就非常难了。直到1996年,他的山西老乡、著名歌唱家关贵敏推介法轮功之后,他才终于找到了苦苦追寻的高德大法。他回忆说:“当我第一次拿到《转法轮》时,我一口气读完了全书,一边读,一边流泪。48岁的我激动得泪水直流;我寻觅了半辈子,结果终于在美国找到了答案,我突然明白了,我过去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为我今天理解法轮功而做的准备。”其实,人体特异功能引起的巨大轰动也好,气功热遍全中国也好,人体科学的突然勃兴也好,都是为法轮功最后弘传于世奠定基础。甚至上下五千年的中国历史,纵横八万里的人类文明史,都是为法轮功最后弘传全世界奠定基础。

李有甫写道:“我从来不要停留在口头上或理论上,如果没有实际修炼中的体会,身心的变化和境界的变化,我是不会肯定的。就像我以前练太极拳,别人练半个小时,我练三个小时;别人练一遍,我练三遍;站桩有时要站2至3个小时。为了尝试炼功的全过程,我还练了走硅、走桩、穿林、走冰等方法,以期真正了解其中的内涵。原来,每一种修炼方法都是一把把血汗,而没有尝试和修炼的人就没有资格对其品头论足。”不仅仅是李有甫,全世界的法轮功真修者,都是在实修苦修之后,认准法轮功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正道大法。

李有甫说:“1999年3月,我参加了洛杉矶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会上和大家分享了我初学法轮功的经历。交流会那天,我感觉到了师父要来,感到了很强的能量。一想到要亲眼见到师父了,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以前我见过很多名人,再高级别的人都见过,从来没有这种激动的心情。这是千万年的缘分,这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殊胜的事。”“我常感叹人类还能有这样美好的修炼机缘,还能有这样纯正高深而又实实在在的高德大法,能修炼法轮功,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那种幸福美妙的感受难以言表。”

曾几何时,中国大陆有3千多种气功流传。如今唯有法轮功一家,经历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长达17年最邪恶的迫害之后,传播到了全世界114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经典著作《转法轮》,已被翻译成40种外文,在中国大陆以外公开出版发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亲自创办的神韵艺术团,在全世界120多个城市,最顶尖的艺术殿堂,巡演近2000场,将“真、善、忍”的福音甘露洒遍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吴承恩在《西游记》中写道:“夫人生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人生难得,我们得到了人生;中土难生,我们生在了中国;正法难遇,我们遇到了正法。这正是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不顾千难万险将法轮功真相传播到千家万户的真正原因所在,也是在中国大陆受尽酷刑折磨九死一生的法轮功学员到达海外后不改初衷坚修到底的真正原因所在,也是海外法轮功学员坚持向社会各阶层讲清法轮功真相十七年如一日的真正原因所在。

李有甫写道:“法轮功这样正的法,假如中国多一些人学炼法轮功,中国就会成为君子国,神仙国,法轮功百利而无一害,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是干了件最大的蠢事,不但害了百姓,害了国家,也害了他自己。”如今全世界已有20多万法轮功学员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实名控告江泽民,已有160多万海外民众签名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举报江泽民,“法办江泽民”的呼声响彻全世界。这里,我再次强烈呼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立即抓捕江泽民。

文章来源:作者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和陈述。新唐人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