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起名字,是很有讲究的。

不管是起人名,还是起地名,和作诗差不多,都是在营造一个意境。

就拿北京来说吧,比如颐和园,听着端庄,有皇家气魄。
再比如杨梅竹斜街,清新,文艺,驻扎画廊书店咖啡馆再合适不过。

但中国幅员辽阔,面积大,地名也多,其中某些地方的名字可就不是诗意这么简单了…

3月中旬,知名大V马伯庸的微博盘点了中国真实存在的“阴森地名”,其中包括阴魂镇、死人湾、阳泉路…

阴魂镇

位于辽宁本溪的“阴魂镇”是一个乍一听让人汗毛直竖的地名。

据说因为此地风水绝佳,历史上许多有权势的人慕名而来,为求一块好墓,搞的当地坟头众多,百姓不厌其烦,总觉得“阴魂不散”,久而久之也就这么叫开了…

阴魂镇不仅是风水宝地,还产“神仙”,有传言说“王母娘娘”就是当地出生的…


辽宁本溪阴魂镇。(马伯庸的微博)

大迷魂阵村

“阴魂”固然可怕,但至少邪不压正,可要是遇上传说中的“迷魂阵”,那就有点力不从心了…

在山东阳谷县,有一处能让你从早转到晚都未必找到出口的村落——大迷魂阵村,到了这里,人们会产生时间和空间上的错觉。


山东阳谷大迷魂阵村。(马伯庸的微博)

如果没有当地人或是导游指引,你便会陷入“迷魂阵”,走不出来…

大迷魂阵村是战国时期著名的军事家孙膑智擒庞涓的古战场,至今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被称为中国军事文化的“活化石”。

有机会大家可以去亲身体验体验…


山东阳谷大迷魂阵村。(马伯庸的微博)

死人桥

位于成都市双流县的“死人桥”看起来是一座有故事的桥,自带阴森恐怖气息。

更绝的是,旁边还有狐狸埂、裤裆堰等一系列奇葩地名。

除了死人桥,中国还有很多“死人湾”、“死人沟”等“死人系列”地名,正可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也有死人……


四川成都死人桥。(马伯庸的微博)

坟头

有死人,就有坟头,这是老传统了,而这个“坟头”位于南京市江宁区…

听说还有“三座坟”,听起来真扎心,然而对于身处大北京的朋友来说那也没什么,毕竟在北京,很多时候就是从一个坟,到另一个坟,比如“公主坟”等地名。


江苏南京坟头村。(马伯庸的微博)

性命沟

位于汉中市镇巴县的“性命沟”,不甚有名,但它的名字足以引起所有路人的注意。


山西汉中镇巴县性命沟。(马伯庸的微博)

杀人岭

说起山大王,“当年谁是杀人岭的岭主啊”?

除了“杀人岭”,中国还有“杀人山”,这简直就是亲兄弟啊~


在中国多地都有名叫“杀人岭”的村落。(马伯庸的微博)

斩断腰

说起古代杀人,“腰斩”一定可以名列前茅!

位于河南郑州的“斩断腰”,简直令人听了想要抖上三抖…

穿心店

和“腰斩”而死同样恐怖的大概就是“穿心”(位于四川什邡)和“断头”了吧…

断头河

位于贵州的“断头河”也同样令人后背发凉…


贵州六盘水盘县的断头河。(马伯庸的微博)

吊颈湾

影视剧中古人最常见的死法,应该就是“上吊”了,这个方法上到王公大臣,下到丫鬟仆人,都经常使用…

陕西汉中市城固县有个地方便叫“吊颈湾”,大家路过这里千万要记得保护好自己的脖子哦…

其实“吊颈湾”是文雅的说法,它还有一个比较接地气的的兄弟地名:吊死鬼沟。

挂人头

“挂人头”?不是“挂羊头”?确定没有听错~

这时脑海里突然浮现影视剧中,取敌军将领首级挂城头示威的画面…

棺材坳

难道有僵尸?夜里路过这里记得带个护身符…

除了棺材坳,还有棺材坑、棺材梁,值得一提的是,棺材梁附近还有一座死人山。开个玩笑,感觉生活在这里的村民压力不比“北上广”小,没有两招降妖驱鬼的本事是不敢在这儿住的。


浙江金华武义县棺材坳。(马伯庸的微博)

跌死狗

除了人,动物也无法幸免!

注意!这个地方请勿带爱犬进入,因为这个地方叫做:跌死狗…

晒死鸡

竟然连鸡也不可幸免,还要被“晒死”…

黄泉路

生命来来往往,结束或许是另一个开始~

但是,你还得先走完“黄泉路”…

鬼门关

走了黄泉路,便不得不闯下鬼门关了。

也真是贴心,这俩地方竟然距离还很近。

阴曹沟

重庆市有个阴曹沟!

阴曹湾

甘肃庆阳市有个阴曹湾。

地府

有阴曹就一定有地府。

阎王殿

反正地府都来了,再来个阎王殿也就能接受了。

阎王鼻子

叫“阎王殿”也就算了,内蒙古竟然有个地方叫“阎王鼻子”。

鬼跳岩

闯了阎王殿,竟看到了“鬼跳岩”的奇观。

鬼叫岭

看了“鬼跳”,那当然也会听到撕心裂肺的“鬼叫”!是这个道理吗?

广东、浙江各有一个地方,叫“鬼叫岭”。

僵尸湾

四川内江市有个僵尸湾。

孤魂庙

最后是一座庙,庙里供著的却不是神仙,而是…“孤魂”。

我们大中国地大物博,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风俗和历史,有些“吓人”的地名自然也无所谓啦~

毕竟跨过“那边”,我们还有“好地方”嘛!


中国25个最“吓人”地名,看完都被吓笑了!(Pixabay.com)

——转自《读历史》

(责任编辑:任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