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洒血雨 安居韩国鲜族家庭谈10年腥风

【新唐人2017年06月26日讯】文革从1966年到1976年共延续10年,涂炭中国,让无数家庭因此支离破碎,无数知识分子被关入牛棚,无数孩童被剥夺正常受教育的权利。根据各地县志的统计,文革因迫害死亡的中国人在50万到200万人之间。

文革期间,一个朝鲜族家庭也惨遭屠戮,险些被灭顶。如今安居在韩国的一家人,想起当年,仍悲从心底来,感到痛苦难忍。

“我太苦了,太苦了!”姜明(化名,男,64岁)哽咽著,双目噙著泪花。时光仿佛又把他带回到了那个硝烟四起、刻骨铭心的少年时代。当时正值文革初期。

姜明,朝鲜族,出生于吉林省吉林市,他是当时学校里第一批加入中共少先队的学生。据说那时要想加入少先队,不仅要学习好,家庭成分也要好。当时他的母亲是某供销社的所谓“三八红旗手”,老中共党员。据姜明说,全力以赴拚命地给共产党干活,不管家庭、孩子饿死也不管的人,才能成为所谓的“三八红旗手”。

“但是好景不长,没有多久,我母亲被以贪污犯的罪名,打成了反革命。瘦小的母亲脖子上被挂上大牌子,先是用麻绳,后换成钢绳。上班时抬头示众,下班后站在板凳上挨批斗。”

“共产党当时反复审问她,为什么你家有四大件:父亲的上海全钢手表、母亲的上海半钢手表、苏联产木头匣子收音机、木头手推车。”而他父母所拥有的手表是姥姥家一年辛苦的钱买来的结婚礼物。
ADVERTISING

一夜之间母亲成为“反革命分子”,家里的人全都受到了牵连。

姜明在学校由“光荣”的少先队员,一下子坠落到人人都可以欺负的反革命后代了,这种反差在姜明幼小的心灵上刻下了深深的伤痛,直到今天,一谈起那段往事,他仍然悲痛不已、伤心落泪。

“那时一出家门,谁都踢我一脚,我敢吱声吗?有时一天也吃不上一顿饭,没有饭。”一天他实在饥饿难忍,偷偷到一家茄子地里想摘茄子充饥,结果被主人抓住。

“共产党因此更加有借口了:反革命子弟,他就这样。贫农孩子不偷,就他们偷。”为此事,他被勒令在学校全体学生面前反省。生性倔犟的他,经历这件事后,自尊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不久,身为当地教育局党政干部的父亲受到母亲的牵连,被下放到了农村插秧,还不到三个月就遭人欺负,被打成半身不遂。

面对家庭突遭的惨变,奶奶悲愤交加,上吊自杀。

“我想奶奶啊,我是长孙,奶奶对我太好了。”对奶奶的深深思念,让他至今仍常常垂泪。按照朝鲜族的习俗,奶奶对长孙特别好。

奶奶自杀前,担心姜明的安危,劝他:“你快走吧,说不好你的命也都得搭上啊!”当时15岁的他就这样离开了家乡,全国四处闯荡,饱尝苦头,历尽人生艰辛。

中韩建交后,姜明全家移居到了韩国。姜明的爷爷和奶奶、父亲原本就来自朝鲜半岛,为谋生于1945年去了中国。如今,姜明在首尔的一家公司做管理工作。他表示,目前在韩国的生活富裕自在,比较满足。

50年过去了,他的头部和手臂上依然留有当年作为反革命子女而挨打的伤痕。肉体上的伤痛随着岁月的流逝可以变得越来越浅淡,可是精神上的创伤,却似乎依然流淌著痛楚的鲜血。“这些年我太苦闷了,一直想把这些事揭露出来。共产党太坏了!”

他说:“现在吉林的老家还在,等报导出来,我打算把老家卖掉,再也不回老家了。”

他似乎试图想通过卖掉老家,从记忆中抹掉那段伤心的历史,毕竟这份痛苦压迫了他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任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