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06月28日讯】近日,中共喉舌媒体披露了习近平有关权贵阶层与“白手套”合谋垄断资源获取巨大利益的言论。那么,刚刚被“带走”接受调查而已经不能“履职” 的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究竟是谁的白手套,引发外界猜测。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号“学习小组” 6月20日发表的一篇短文中,引述习近平有关要警惕“权力游戏”的论述,引起了海外舆论界的特别关注。

据披露,习近平曾经这样说:“每一个权力中心的周边,都聚集了一批仰其鼻息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人因为接近权力中心,得以垄断资源,获得巨大的利益。他们可能是权贵阶层,也可能是‘白手套’,他们游走在边缘,与权力完成合谋”。

适逢中国保险业中的万亿资产帝国安邦集团的现任董事长吴小晖被抓,安邦保险业务遭金融监管机构严厉整顿之际,海内外舆论都在高度关注,吴小晖的背后藏匿著的,究竟是哪些权贵家族呢?

近日,大纪元梳理安邦集团的起家及发展过程中的股权构成情况指出,从安邦成立之初到2011年之前,掌控该集团实际控制权的“大股东”其实就两家——江绵恒操控的“上汽集团”和曾庆红、周永康的山头“中石化”。

长期控制安邦的两大股东是上汽集团和中石化

据公开的资讯,安邦2004年在上海附近的宁波注册成立时,名称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安邦财险”),主营财产和意外保险。该公司从成立之初起,其最大的发起股东就是上海汽车工业集团(简称“上汽”),当时该集团占股20%,掌握了安邦的实际控制权,而安邦财险的首任董事长就是上汽集团时任总经理胡茂元。

胡茂元长期担任上汽集团的总裁,同时又一直担任安邦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到2014年后,安邦的法定代表人才变更为吴小晖。

中石化则是在2005年安邦首次增资时加盟其中,出资3.38亿元,成为安邦公司中占股20%的新股东,与此同时,上汽也增值到3.38亿元,同样占股20%。

也就是说,安邦集团的初始资本来自中国最大的两家国有企业:石油巨头中石化和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上汽集团。

众所周知,上汽集团最著名的董事会成员就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而且江绵恒还是上汽控股的公司“上海联投”的董事长。

而安邦另一家初始股东中石化,则是曾庆红和周永康的地盘,曾、周二人在中国坊间均被称为“石油帮帮主”,中石化的董事长陈同海则是替曾庆红和周永康掌管石油能源行业的得力干将。

之后,安邦集团经历了一系列令外界眼花缭乱股权变更,直到2011年5月安邦第五次增资到120亿元时,上述两家国营企业股份已被稀释到仅剩9.1%;然后,等到安邦进入快速发展和盈利周期之后,这两家国企居然以低溢价退出。

针对上述情况,香港《东方日报》 6月16日曾发表评论文章分析说:“这些国企在安邦风险最大时坚守,在摘果子时却毅然退出,将成果拱手相让给吴小晖。”

这种令人费解的现象背后,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些国企只是“充当了权贵家族的垫脚石”。

安邦集团的发展轨迹表明,当初筹建这个公司的实际控制者采取的策略就是——“国企出钱搭平台,这个平台如果赚钱,国企就找理由退出,转让给权贵或其代理人;如果这个平台亏钱,亏的也是国家的,与权贵无关”。

周永康的钱袋子李春城曾助吴小晖“蛇吞象”

在安邦集团的发展过程中,最关键的一步还是2011年入主原本由成都市政府企业控股的成都农商行。

在时任四川省委副书记、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的支持下,2011年注册资本仅51亿的安邦,获得了成都农商行35%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同时,安邦的人马大举进入农商行管理层,囊括了董事长、副董事长、行长的职务,并占据董事会一半成员,成功控制了这家资产总额达1603亿元的国有企业。

这笔典型的“幼蛇吞象”的收购,让安邦资产规模从几十亿冲到了千亿级别。

这桩交易当时就被指有“贱卖国有资产”的嫌疑,一度在成都的政界、商界引起争议。李春城在这笔交易完成后即卸下了成都市委书记的职务,转而兼任省委民工委书记。

陆媒《南方周末》当年在报导这笔交易时,曾引述成都市委一位官员说,安邦收购农商行这桩涉及上千亿元国有资产的买卖,“都没有上市委常委会讨论”。

此后,从2012年12月李春城落马起,当年在这桩交易期间主政成都的几位主要官员纷纷落马。其中,安邦入股之前成都农商行时的成投集团董事长吴忠耘, 2014年12月一审被判处死缓;时任成都市委常委、秘书长邓全忠于2016年12月被判无期徒刑。

而李春城被法院判定的罪名中就包括“在担任成都市长、市委书记期间,在周永康的授意下,为他人谋取不当利益提供帮助,致使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

针对上述情况,大纪元判断:“从安邦上述起步和发展的轨迹来看,它不姓邓,不姓朱,不姓陈,最可能姓江(绵恒)、姓周(永康)。”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