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08月01日讯】原北京工业学院(现北京理工大学)化学系的副教授钱晋,1963年参与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制造,并作出重要贡献,但却在文革中被活活打死。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我们来看看这位鲜为人知的科学家。

1988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中国原子弹的制造》(China Builds the Bomb)一书。在纪录了“中国核武器计划的关键人物”的附录中,有这么一行:“钱晋副教授,他改进了第一颗原子弹的高爆炸药、电火花引爆装置的制造技术;在‘文化’革命中受迫害致死。”

钱晋,这位被美国人记住的科学家,在中国几乎不为人所知。

公开资料显示,钱晋是浙江海盐人,194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应用化学系。1954年后,历任北京工业学院副教授、第二机械工业部第九研究院副研究员。

民间历史研究人士朱韵和:“钱晋一路是国内培养出来,研制成功多种炸药啊,为中国核武器研制方面都作出了贡献的。而且61年,中国原子弹的研制进入关键时候,他也在技术上作了很大的贡献。”

1963年陈能宽、钱晋等一批科学家乘专列前往原子弹实验基地——西北科研基地221厂。钱晋分到生产部,在基层担任主任。在他的指导下,实验组改进了高能炸药和电火花雷管制造的技术。

据他的同事魏世杰回忆,钱教授非常热爱工作,在本专业中是权威,但他谦和恭谨人所皆知,有时竟像仆人一般,有次和他出差,发现一路上买饭打水都是他“承包”了。而钱教授又很沉默寡言,开会时不是非说不可的话,他从不开口。

在科学家们的努力下,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1964年10月16号爆炸成功。但两年后,核武器研制基地221厂也受到“政治核弹”的巨大冲击——文化大革命爆发了。

1969年11月, 原海军副司令、国防科委副主任赵启民,和原空八军副军长赵登程,以军委工作组的名义进驻221厂,被称为“二赵”。“二赵”受中央军委委任,放手查办所谓的反革命案,于是在两年的时间内,制造了“国民党反共救国军西北派遣军案”等数十起冤假错案。

朱韵和:“赵登程、赵启民担任国防科委工作组负责人,就说了,说221厂特务,反革命一伙一伙的多,不杀人打不开局面。所以就布置什么抓后台,抓反革命集团。私设监狱40多处,光自制手铐就有200多副。”

据魏世杰回忆说,钱教授很快就被关进了“群众专政”的小屋里,罪名是“特务嫌疑”。据说在刑讯逼供之下,钱晋先是被迫认罪,但过后又坚决否认。

朱韵和:“赵登程逼迫当时是第二生产部主任,副教授的钱晋交代‘国民党西北派遣军’的问题。拷打要他承认是特务,他坚决不承认。结果钱晋是被活活的打死。”

魏世杰引述一位当年验尸的医生说,钱晋“身上多处伤痕,肋骨断了好几根,致命伤在头部”。还有知情人透露,钱晋屈打成招后,又在军管会企图把他树成一面旗帜之际彻底翻供,打乱了军管会的机会,才遭毒手。

据说当时还有两个口号:“会英文的就是美国特务,会俄文的就是苏联特务”,221厂和902地区的干部、科技人员和工人4000多人被非法隔离审查,300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50多人被打死和被迫害致死。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评论